[體驗式講座]01-搶救黑鳶大作戰

講題:搶救黑鳶大作戰-貓頭鷹、老鷹逗陣來幫忙

講者:林惠珊-台灣猛禽研究會研究員

林耀南老師

    各位大家好,我和動保的結緣,第一個毋庸置疑的,從小到大很喜歡動物,之後做學校愛狗社團的指導老師。我來和大家講一下今天的相關主題,社會企業。

    可以做到社會關懷或解決社會問題,又可以持續獲得盈利,永續經營的組織可以稱為社會企業。可是這個錢不是為了社會關懷,解決社會問題把大把的鈔票放進口袋,而是用這些錢做更多的善事,讓這個社會更好。但社會企業創業很難,並且就算我們不是社會企業的企業家,可是我們可以做一個社會企業的消費者。我這幾年常在說一個方向就是,給一個每天努力、誠實工作生產出良善產品的人一個誠實的價格。大家會發現,現在在世界上、在台灣黑心產品黑心食品到處流竄。到底是這些廠商黑心,還是我們不斷壓低售價,又不斷要求更多的品質後,讓一個生產有正確方向的農作,而被我們所謂的低價全球化造成的剝削造成了撥正反亂?請一些實務界人士給我們一些心得分享。

林惠珊老師:

    大家好,我今天要講老鷹保育,之後也會解釋為什麼會放上貓頭鷹。今天要介紹老鷹的其中一種--黑鳶老鷹。鳶是風箏的意思,它飛起來的時候就像是一個黑色的風箏。老鷹吃什麼?老鼠、蛇,不止吃活的,也吃死掉的動物、斑鳩也會吃。其實老鷹還吃昆蟲。首先我先講一下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裡。小時候大家都有玩過老鷹抓小雞,但是我爸爸跟我說,我爸爸是雲林人,他小時候跟翻土機翻過去的時候,後面會跟著一群鳥,一群老鷹。老鷹都知道老鷹抓小雞,但是卻很少人看到,這是我爸爸小時候(的情景),但現在卻想都不敢想,因為現在雲林一隻黑鳶老鷹都沒有。黑鳶老鷹是群聚性的,都是三兩成群的,我就在思考,為什麼老鷹會變得這麼少?那這是一首歌謠:「厲翼、厲翼飛上山,囝仔快做官/厲翼、厲翼飛高高,囝仔中狀元/厲翼飛低低,囝仔趕緊做老爸」。像這個我就覺得很有童趣,很有意思。那這是一幅畫,是一個媽媽背著一個嬰兒,當嬰兒滿四個月的時候,她就要到外面大喊、唱著上面的童謠,為的是讓小孩子看到老鷹訓練膽量,跟現在比起來真的是很難想像。

    我在2011年的時候,認識了這位沈振中,他帶我來做黑鳶的調查。他立志要做一個研究二十年,我們在第十九年的時候認識。我認識他是因為我寫mail給他,問他可不可以教我做調查,我說我研究鳥類已經很久了但苦無方法,可不可以帶我做調查。後來他就開始帶我做調查。這是黑鳶老鷹,群居性的猛禽,晚上的時候會睡一起,會相互通訊息。這是一個2015年的調查表,426隻。可以看到中部地區一片空白,在北部地區也是有的,翡翠水庫也是有一些黑鳶的,離這裡最近的就是碧潭可以看到黑鳶老鷹。我是屏東(來)的,也有老鷹的族群,這是2015年我們的調查。

     老鷹的需求是什麼?吃什麼?老鼠、蛇、昆蟲、死的活的動物都吃。老鷹活下去需要什麼?人活下去需要陽光、空氣、水、食物,和一個家,和同伴。老鷹活下去也是一樣,需要陽光、空氣、水、食物和同伴。老鷹活下去和人是一模一樣的。剛說到沈振中做研究做了二十年,在十九年的時候我跟他結緣,他帶著我做調查,他之前寫了一本書《嬰兒要回家》,裡面提到他紀錄老鷹的困境。這個是開墾(圖),原本這裡有三十幾隻老鷹,頓時流離失所,跑到隔壁山頭去住,這有差嗎?我把這的山挖掉之後,老鷹去睡隔壁山頭有什麼關係?如果這個山頭被開墾、牠搬離,最後有可能會變成無家可歸。所以在這本書裡面,記錄到了老鷹無家可歸。書裡還記錄到這一個。紅色的部分是捕獸夾,真的有人要抓老鷹。因為沈大哥,(所以)我們知道老鷹的困境有無家可歸、有人為的盜獵問題。

    跟著他,我就從一個鳥巢開始觀察、做老鷹的研究。這是我追蹤的一個個體,叫做白小三,牠的翼標3號。我看了一本書,你要知道一個物種瀕臨滅種,你就從一個鳥巢觀察起,從出生、長大到最後死亡,就知道為什麼(牠)會瀕臨絕種了。我就從一個鳥巢開始觀察起,沈大哥帶我找到這個鳥巢,上樹標記了牠,開始追蹤牠。白小三,牠本來還是一個蛋,後來破殼,牠的媽媽餵牠。牠在二月的時候破殼,四月就這麼大了。七月的時候,牠離開了牠的鳥巢,結果十月的時候牠死了,還有牠的朋友。結果(我們)發現牠中毒了,體內有加保扶(一種農藥)。我去了解這種農藥,書裡有一句話,當一個國家用這種農藥在毒害動物的時候,會屍橫遍野。結果隔年十月,一個農田地上有上千隻的鳥屍體。第一天,一隻老鷹飛來,第二天,因為黑鳶是群居性動物,九隻一起來到農田,抓了斑鳩就離開了。我們騎摩托車去追老鷹,完全追不到。後來發現,這是毒稻穀,它們就在這片田裡。這是一片紅豆田,在紅豆田旁邊撒毒稻穀。農藥不是用在紅豆上,是用到稻穀上,這個斑鳩吃了以後,不用十秒就死了,接著老鷹就來了。田裡到處都是毒鳥,這些麻雀、斑鳩吃了這些毒稻穀,不用十秒就死了,這張圖有四百多隻、這片田兩千多隻。我手上這隻斑鳩,是唯一的倖存者。我後來幫牠洗胃,牠活下來了。所以我們就在這片田進行調查,發現這樣的死鳥事件並不是偶發事件,而是真的有人這樣做,並且是祖傳的。用好年冬(加保扶),放在路邊來誘捕鳥類。剛說到,老鷹也吃老鼠,毒老鼠死掉了,老鷹吃的都有毒;又因為老鷹喜歡吃死掉的動物,死鳥、死老鼠、被毒死的鳥和老鼠。這就是吃到毒老鼠因兒中毒而死的老鷹,甚至這個小老鷹,還沒開始追蹤就死在鳥巢裡了。因為媽媽餵牠,而餵的鳥裡面有毒藥。其實老鷹和我們人一樣,當看到田裡有一千多隻的斑鳩麻雀的時候,想的是有很多的食物,不會知道有沒有毒,就跟我們人買東西一樣,不知道食物有沒有問題。所以我們成立了一個「寂靜的秋天農田毒鳥回報社」,就讓大家來回報,發現全台各地都有毒鳥的問題,怕稻穀、紅豆幼苗被麻雀、斑鳩吃光,就在旁邊撒毒稻穀。全台各地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現在全台的有機產業不到1%。今天介紹的其實是食物鏈的事情,老鷹的食物鏈出了問題。人的食物鏈,目前的研究是還沒有這個問題。

    剛剛提到的悲慘的事情,我們要如何從悲慘走向希望,解決這個問題。之前看到的書裡提到,解決辦法都是用教育推廣,但緩不濟急。但後來的調查發現,小孩長的很快,民眾認知的改變也是一直在變化的,如果我們一直告訴民眾事情的變化。我們發現老鷹的食安問題也是人類的食安問題,老鷹吃到有毒的毒,一個是加保扶,一個是老鼠藥。友善農業的發展就是希望,因為友善農業不用藥,農藥不可以放、老鼠藥不能放,因此這是個希望。我們因為老鷹的故事所以做了教育推廣,做了這個「老鷹想飛」的電影到學校播放,讓大家知道老鷹的故事和困境,給政府壓力,看政府有沒有辦法拿出相應對策。在學校裡面,大家一起看老鷹的故事,後來,防檢局在2016年宣布禁用加保扶,從2017年元旦生效。其實我們是在15年和防檢局陳情,那個時候覺得還要等兩年緩不濟急,不知不覺兩年也過了。現在是2017年8月,加保扶已經禁用了,不能買賣、不能使用,現在想要毒鳥也沒有辦法買到這種毒藥。變化是有的,我們逐年去調查毒鳥的數字,發現是逐年下降的。因為總是有庫存,但總有用完的一天,政策上的幫助對我們的幫助是很大的。後來防檢局也宣佈了,2016年宣布停止全國滅鼠週,以前有一個「里辦公室報告」,廣播說需要老鼠藥的民眾請來辦公室領取,在十月的時候廣播,大家一起統一在十月一起消滅老鼠,同時也消滅了老鷹。因此,在這個政策(禁用加保扶)宣布後,2016年回歸農民自主管理,保持彈性,因為目前老鼠藥沒有替代用藥。今年2017年10月台中市政府宣布停止提供老鼠藥。老鼠藥有多恐怖?在民國八十幾年的時候,每一年免費發放800多公噸,到之後變成500多(公噸),後來一路下降,到現在回歸地方縣市政府。現在我們看到了改變,從老鷹的困境到現在的改變,接下來介紹的是老鷹紅豆。

    圖中的這位,就是在他的田裡發現兩千多隻死鳥,但是後來他幫助了我們很多。他找來其他年輕農夫一起來做推廣,我們做學術的人說的話他們是不會聽的,他們只會聽隔壁的話。所以整個方式在改變,而且這些全部都是代耕業者,他們都是推廣代耕機,把紅豆的種子種深一些,讓紅豆長出來的時候幼苗比較強韌一些,這樣就不會馬上被麻雀、斑鳩拉扯到了,這其實也是有幫助的。所以這並不只是改邪歸正而已,也並不是幫忙種紅豆或推廣而已,代耕機其實也是有一些變化。

    這隻老鷹白小三。牠的標本。因為這隻老鷹的關係,那片田不再有殺戮事件,別的老鷹也不會有食安問題,政策也發生了改變,所以這一包老鷹紅豆象徵的是這整個故事。這片田不再毒鳥了,變成全聯的老鷹紅豆,在冬季也有老鷹紅豆湯圓熱情上市。而這是在里仁門市賣得有機護鷹紅豆。

    這樣農法的改變,這是植播機的推廣,我們也和農糧署配合,請他們補助這個農機具,推廣植播機,這樣吃紅豆的麻雀的危害就會降低,就不需要毒鳥了,是從根本的農法上去做改變。

    接下來從貓頭鷹來幫忙搶救老鷹。加保扶被禁用了,但是老鼠藥還是有,怎麼辦?我們設置了貓頭鷹槽箱架設在田旁邊,貓頭鷹進來住,貓頭鷹吃老鼠。之後,猛禽棲枝。這是鳳梨田,我們架了這種桿子之後(圖),黑翅鳶站在上面捉老鼠,全年無休。農民看到了,就很爽。因此,在我們一連串的推廣之後,族群數量漸漸上升,到了2016年已經上升到了626隻。推廣這條路雖然辛苦,但是不能鬆懈,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當翻土機翻過的時候,處處會有老鷹飛翔。這件事情,是我爸爸跟我說的,現在變成真的了。老鷹站在田裡,你看到牠,不會再緊張擔心牠吃到毒死鳥。搶救黑鳶大作戰,貓頭鷹老鷹逗陣來幫忙。希望大家一起來加油,希望農產品的生態,農田裏面的生態可以越來越多樣性,只要我們用我們的消費其實就是可以幫助到老鷹,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