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志仁/食蟹萌不萌

摘錄:沿著野溪上溯,生態調查員踩過溪石和湍瀨,循著之字型的路徑,目光不斷的在溪床掃射,搜尋著動物活動後留下的線索。偶爾聽到同伴一聲輕呼,快步前往,查看在緩流處泥灘上,一個個輕靈小巧的腳印。腳印新鮮兩兩成對,腳趾細長,在末端壓出一勾爪痕,依著腳步輕重和地面的粗細鬆密,在灘地留下3-5趾的印痕(圖一)。牠的腳步凌亂,方向不定,或許是凌晨時分在這兒覓食徘徊所留下。

龍緣之/中國:野生動物,繼續利用!

摘錄:中國流行病學首席專家鐘南山於2010年就表示,當代傳染病有60%至80%(更接近80%)與動物相關。儘管新冠肺炎疫情究竟起點為何仍無定論,但許多報導亦指新冠肺炎疫情由武漢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開始爆發。今年1月26日,中國政府宣布暫時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建議消費者遠離「野味」。2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衆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簡稱《決定》),野生動物無論是來自野外或是人工養殖,都不再能食用。但是,《決定》所指的「野生動物」是哪些?野生動物利用的問題,在公共衛生、動物福利、生態、經濟,乃至文化等面向中都至關重要,細節卻被經常被忽視。

黃重豪/「助魚好孕」:建設魚道、人工護送,北歐鮭魚復育之路

摘錄:要人類與其他物種好好相處從來不是易事,以台灣來說,漁船在遠洋各處濫捕,經政府耗費4年整頓,好不容易在2019年才摘除歐盟給的黃牌警告;另外在河川生態上,堰壩林立形成十八銅人陣,政府雖闢建不少「魚道」方便通行,卻不諳各種魚類習性而多以失敗收場。

同樣靠水吃水的北歐何嘗不是如此?鮭魚是當地飲食文化基因,外國人若跟團到瑞典、芬蘭旅遊,大多都經歷過吃燻鮭魚、鮭魚湯喝到怕的經驗。而河流除了是鮭魚的家,更是發電來源,如芬蘭有330座水力電廠,佔總發電量達23%。於是在當地人嗜吃鮭魚、水力電廠開發的雙重夾擊下,波羅的海流域野生鮭魚的蹤跡已從100多條河川遽減到30條。


李玟萱/特殊寵物知多少

摘錄:出身自生物系、昆蟲研究所的莊棨州,在畢業後擔任過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的動物照養員,也幾乎都接觸過市面上可見到的特殊寵物,對於民眾飼養動物的變化與玩家的質變有長期的觀察,對於貓狗以外的寵物有興趣的人,可以透過他的觀察,對特殊寵物有些概念,也進一步了解特殊寵物可能牽涉到的議題。

黃宗慧/不吃有「臉」的動物?——《愛的迫降》裡的動物彩蛋

摘錄:在南韓和台灣同樣掀起熱議的韓劇《愛的迫降》,敘述了南韓財團千金因滑翔傘事故誤入北韓,邂逅北韓軍官進而相識相戀的故事,揪心的愛情橋段與南北韓文化差異的呈現,成為吸引觀眾目光的焦點。

然而「職業病」相當嚴重的我,觀劇時發現的「彩蛋」,卻是女主角拒吃曾和她對視過的小豬那段情節。因為在短短幾分鐘的劇情內,竟然出現了許多可以延伸探討動物倫理爭議的對話。

蘇傑瑜/止不住的虐殺,加重處罰刑不刑?

摘錄:2019年10月,新竹一名彭姓男子虐殺多隻貓咪,並將虐殺過程以影片紀錄,事件透過臉書被爆出;同月在臺東也傳出知名麵店老闆摔貓致死事件。於是有民眾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點子「提高對於動物虐殺的責罰並建立認養黑名單系統」,該提案連署於一周內成案。針對本提案,農委會於2020年1月6日作成「部分參採」的決定。(略)

關於以修法方式來提高刑度,類似提案「動物保護法加重罰則」於2018年8月17日也曾在相同的平台上通過附議連署,農委會當時的回應同樣是「不予參採」。這其中涉及的法律問題,於刑法層面的思考為主要,刑法的苛責相較其他法律嚴厲,主管機關持保守態度可以理解,但就現行法關於「虐殺動物行為」,其刑度的合理性,似乎仍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既然講到「刑責」,那我們就先來聊聊「法益」這個在刑法上相當重要的觀念。

黃宗慧/人的「鼠」性(下):從藝術作品反思人鼠關係

摘錄:「人之異於鼠者幾希」,這大概不會是我們想聽到的話題,柏特所挖掘出的,人的鼠性,恐怕也可能被認為是動物研究者「欲加(人類)之罪」的結果。不過,卻有藝術家以視覺化的方式,印證了柏特的觀察。在英國知名動畫家庫茨(Steve Cutts)的短片《快樂》(Happiness)中,我們看到人類社會你死我活的競逐與廝殺,和老鼠之間的爭鬥、互噬,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展開更多文章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