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 王一匡:虱目魚淺坪養殖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邁向一個友善動物與生態的農業生產模式
主辦:國立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南方食農教育聯盟、臺大永齡-「關懷生命 愛護動物」專案、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
協辦:台南大學守護台江山海圳USR計畫
相關連結:https://ppt.cc/fSjjjx


 





今天我要講的內容,以淺坪的這種養殖的季節性,來養虱目魚的方式,是沒落的,甚至算是非常非常少的養殖方式,我們談這個問題可能要牽涉到不同平台,我們以前和台江公園,在合作過程中嘗試來推動。在政府單位要推動一件事情,可能沒有像我們想像這麼容易,尤其牽涉到農業、漁業,生產到事業端,所謂行銷的力量沒有那麼強大,在許多過程當中都是採用委辦案,交給其他團隊來幫忙,需要相當一段時間,牽涉到動物保護、友善環境的養殖方式,牽涉到很多團隊的理念等等……。經過一段時間努力,有些人知道但無法堆廣出去,再宣導一次有沒有可能保存?

我今天沒有什麼新的內容,因為接觸到的網絡並不多,可能把這套再講一次。我們整個的想法因為台南整個海岸地區 ,往北延伸到嘉義,往南到高雄的虱目魚產區,是不是能有一個裏海的倡議和願景?南部區域非常多的養殖魚塭,是不是和大自然能有和諧共生的關係?在里山倡議裡面,所提到的淺坪養殖是在地傳統的文化,體驗到它的價值和重要性,甚至有沒有可能從傳統走出來,有新的做法?新的技術想法是比較困難的部份。在過去談到,我們先從黑琵一個鳥類來看,一般來講,基本上在魚塭是不容許鳥類存在,所以各式各樣捕鳥的方式,炮竹嚇鳥還有捕鳥網。但是在水稻田,從上世紀開始有很多人和稻農合作,有沒有機會和候鳥共生?中文稱站水,北部有一些水稻田開始嘗試這樣的事情,讓它在農業保留一些水,看到許多鳥類利用的狀況,推廣過程中包括有機的方式,甚至找出棲息地,甚至把田埂重新施做過,讓鳥類更好利用。在美國加州每個人耕作面積很大,和當地組織政府單位合作,除此之外,農業部分像老鷹紅豆,詳細就不再多談。主要在台南地區有很多毒鳥的現象,怕收成被吃掉。

回到養殖的部份,還是要談到西班牙的地點。後面的照片是魚塭還有濕地,看到紅鶴低密度的養殖,也不放飼料,用天然食物鏈方式來養殖,讓鳥類可以自由捕食魚塭裡面的魚,這是一種特別的方法。這是他們產的蝦子,他們產量也相當大,用溼地自然的水位流動來生產產品,可以看到滿滿的蝦子。這裡面的鳥類一年可以高達兩百五十種,科學家在這裡捕魚灑網,紅鶴從非洲的火山湖飛過去,晚上再飛回去,牽涉到覓食的原因,這邊是他們比較好覓食的地方。有一個廚師在一個演講上面提到,他吃過的魚,有海味跟養殖味道的魚才是真正的樣子,所以他特別宣傳這邊的漁產品。養殖產也以火鶴(的數量為基準),鳥越多代表養殖越成功,和我們現在養殖的想法不一樣,我也遇到養殖業的教授,他說當初做的計畫不是一般養殖的做法和方式,對很多漁民來講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在歐洲,西班牙也做到了,我想我們人居所得應該超過西班牙。再來,在香港,他們用舊的養蝦法,把它重新經營成基圍蝦,自然基金會重新做經營。他們在養殖的時候水位很高,可以做水位調降,讓水位降低,在冬天可以看到滿滿的黑面琵鷺,數量當然比台南少。在春天採收基圍蝦的時候,也順道做環境教育或食寓教育,家長會帶小朋友過來。再來國際上有野生動物友善企業網絡,在柬埔寨的巨䴉(音同環),當地組織和農民合作,希望巨䴉能在農地生存,國際組織去採購當地稻米,賣到世界各地,這樣的例子還滿多的。像羊駝在當地有美洲的豹會去吃羊駝,常用的方法就是去獵豹,第一夜間管理做得比較好,白天還是放出去,當然還是會有犧牲的,就不去獵這個豹。

而大象是有記憶性的,誰殺牠牠會復仇,因為牠們要去覓, 就影響當地非洲農民的作物,美國年輕人去當地,不能引起人跟象的衝突,結果就種象不喜歡的東西,像辣椒,所以農田周圍種了辣椒,大象不敢靠近,然後他們就幫忙賣辣椒,在網路上,台灣也有人去買,稱大象辣椒,這樣的案例,在全世界都可以找到。

以上這些鋪陳,我可能不會講太多關於虱目魚收成的過程。簡單談到早期在荷蘭時代引進的養殖方式,因為我們屬於熱帶地方,養虱目魚除了供給食物外,還可以增稅也可以收稅,那早期的海埔地因為被圍起來,所以淺淺的,我們去看早期地圖,虱目魚塭是超級超級大,假如生四個孩子,地就越分越小。早期如果用野生魚苗就會符合有機認證,現在多半是人工魚苗,民國七十年左右的方式,現在的話是十一、十二月幾乎已經收完,他們會曬平施肥,他們不是很認真曬平,反而去注水,持續曬平注水的過程。

談到動物保護,他們還是會去殺雜魚,因為捕食性的關係會把他的魚苗吃掉,但他也有所謂的越冬溝,包括前一年的舊苗或者還有沒有養大的魚,到了四月份,或晚一點的時間,也許(舊)魚苗會便宜一點,這時放新的苗,再來捕捉,這是在夏天利用越冬溝方式。現在都沒有在養大魚,都在賣魚苗,這是深水的方式,所以才說冬天賣虱目魚,死掉也要賠償他。過去在冬天不養,因為冬天養會有風險,也是為了生計,多賺一些,所以現在都是淺坪養殖供給魚苗,賣魚苗。這是在夏天,水位降低,鷺鷥下去覓食,他們也不會去趕,唯一去趕的就是流浪狗,狗會去捕食這些鳥。

再來這是剛剛講的,收完之後,會留一些水,有些水降的比較慢,或者讓水慢慢流進去,就看到非常非常多的反嘴鴴的照片,這也是我們土城地區的淺坪虱目魚塭,看到這個景象就比你剛看到西班牙的景象,所以現在有種講法就是,在保護區以外的地方水鳥要比保護區以內的密度還要高,其中因為淺坪 的虱目魚塭。當然有一部分它可能不是養魚苗,是養比較小隻的,六七吋的魚去做垂釣使用。

這是另一個景象,鷺鷥密度相當高,對比因為很多淺坪魚塭都改其他養殖,像文蛤,會去降水位,有少數的會去感,感潮時間很短有的,不會一直去感潮,所以淺坪操作方式,大約從十一月延伸到明年三月,水慢慢乾掉,有的不會再進水,準備養殖,但是用的時間兩三個月以上,相當的長。簡單來講,我們也做過比較,比較特別景觀區的濕地、淺坪虱目魚塭、林澤還有一些棄養魚塭跟海岸,我們比較在度冬期,淺坪虱目魚塭的鳥類密度最高,會持續幾個月,有一部分會到棄養魚塭也會有相當高,棄養魚塭也很多是淺坪的。

比較大的問題是,過去台江國家公園的支持,目前跟水試所合作,因為水試所有比較接近傳統的淺坪虱目魚塭,但後來兩邊機關談一談,台江就把它收走了,否則之前是用便宜的方式賣給七股漁會。不同講法是,水比較淺曬得比較黑,油質沒那麼多,目前大多養文蛤,這樣情況要怎麼辦?有沒有辦法保留現在養魚苗或養小隻虱目魚的虱目魚塭?所有通路也有困難,牽涉到漁民年紀大,誰來收就讓他收走,這種方法能不能持續是我們所擔心的,看能不能保留。

在過去台江公園做成罐頭來賣,對於公家單位來講行銷是不容易做好的,陸續有一些民間單位來賣都做得滿好的,無法連結淺坪養殖的方式 ,目前台江公園也有團隊持續努力,想說和企業做結合,但需要一段時間的努力,想想滿容易但做起來真的不容易。

整體來講,最後用這張照片來說明:他們收他的魚,鳥要怎麼吃,也不會去管的這種方式,來突顯出魚塭的提案都是自然的草皮,有少數的樹也不去砍,維持自然方式,少數有地方我們也不知道有沒有在養殖,後來了解是有在養的,或許是比較粗放行的魚塭養殖方式,當然說淺坪只是一個模式,未來也許可能在里山使用新的方式,給予新的生命、新的精神。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邁向一個友善動物與生態的農業生產模式主辦:國立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南方食農教育聯盟、臺大永齡-「關懷生命 愛護動物」專案、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協辦:台南大學守護台江山海圳USR計畫相關連結:https://ppt.cc/fSjjjx...

閱讀全文: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