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動物園]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動物園!保護野生動物,路殺2.0在幹嘛?

 

講題: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動物園!保護野生動物,路殺2.0在幹嘛?


講師:林德恩/路殺社創社人,洪佳如整理

 

    各位午安,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一頭霧水,路殺社怎麼會亂入來談動物福利?當初他們找我演講時,我也是馬上愣住,雖然我稍微知道動物福利在講什麼,可是你要我來演講三十分鐘講動物福利,我想我沒辦法。可是如果轉個彎想,當整個世界都是動物園,你不把動物抓回來,不在籠子觀賞牠的話,要不要談動物福利?牠沒有被關起來而是在野外生存,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是不是更好?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所以我就很勇敢地接下這次任務,想要和各位聊一聊,為什麼我們要用這樣的角度來切入。

    如果你看動物是直接到野外去看,動物沒有被關起來,所以牠不會產生刻板行為,不會有自卑、憂鬱症等等問題,的確不需要談動物福利。重點來了,野生動物在野外生存,或許不會面臨到動物福利問題,但牠面臨到非常多生存問題、生存威脅。

    動物到底面臨哪些生存威脅?首先,動物活著就要吃,牠需要面對生存的第一件事就是只有吃才活得下去,動物跟我們人類不同,吃一定是為了存活,每一個生物面臨非常多天敵的攻擊,很得面臨貪婪的人類,可能要剝牠的皮、吃牠的肉、喝牠的血,這些基本上跟生存無關。動物還得面臨天災,例如台灣位處在颱風頻繁地帶,每次颱風過後,急救站就非常忙碌,會有一堆根本不會到台灣的鳥類,被颱風從很遠的地方颳來,每次水災過後,不只造成人類傷亡,也造成非常多野生動物的死亡。因為極端氣候的關係,我們還會面臨很多乾旱,乾旱對動物當然也會有影響,這樣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廣泛。

    平常,很多生物可能只是飛個兩三下就被高鐵撞了,或是從樹上下來吃早餐,不小心被車子撞了,也許只是跟大家一起到田裡聚餐中毒死亡,還有老鼠藥會造成很多生物死亡,透過食物鏈往上傳遞,影響到高階動物。還有各式各樣的傳染病,例如犬瘟熱、禽流感等都是死亡率很高的疾病。確保農作物收成,在收割季節,農夫會架設非常多的鳥網,造成動物離奇的死因。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燕子被魚鉤鉤住,那是因為人們喜歡站在橋上釣魚,釣魚時,有時候不小心線會勾住橋梁的某個部分斷掉,就是這些釣魚線讓燕子離奇死去。還有當人在割草的時候,有些是用鐵片進行除草,沒有注意到有動物的存在,剛好有隻烏龜趴在那邊,一時不注意被砍成兩半,有各式各樣的死因。

    再舉例,當我們進入非核家園,要設劃好幾百隻的風機取代核能時,如果綠能不小心規劃、使用,會發生什麼事?很有可能候鳥來時會被風機打掉,蝙蝠光是風壓掃到骨折,這些相關研究在國外非常多,但台灣因為剛起步會影響多少?會造成哪些影響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值得我們持續關心。

    還有我們平常使用的塑膠袋、吸管,各式各樣的原因都威脅到野生動物生存。因為有了上述原因,所以讓詹醫師與工作群每天疲於奔命,三百六十五天無休息,即使過年時間也要輪班,因為有太多、太多動物受傷,需要我們幫忙、救治牠。也因為這樣的需求,讓國家廣設動物病院,雖然說廣設也設不了幾家,因為非常燒錢,遠超過大家想像,救一隻動物要三萬多塊,更重要的是根據我們估算四十到兩百萬隻的野生動物死亡,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死亡,根本救不完。

    拯救其實是很後端的事情,應該回過來思考,怎麼從源頭開始減少死亡,後面就不用花這麼大的精力,減少傷亡事件發生,才會是比較有效率的方法,重點來了,怎麼救、怎麼減少死亡?很多人說很簡單啊,叫林務局編人、編經費,派多一點的保育警察查緝,不要違法盜獵,我們的設施、環境,大家的行為可以友善一點,這樣就好啦,但是難不難?很難。

    我也支持政府要有SOP,要有編制內的人力做這些事,但是能不能做到全部,當然不可能。就算有了之後,也很容易產生偏頗現象,一定是優先處理保育類動物傷亡事件,但是這些傷害沒有等級之分,任何動物都可能因為這樣受傷,不要忘記,環境是我們自己的,唯有靠自己行為上的改變才是最有效率,怎麼改變?相信大家記得三年前的洪仲丘事件,讓我們見識到群眾參與的力量非常龐大。因為這樣的事情讓我們見證到只要大家願意,有辦法扭轉很多事情,但重點是這樣的熱血沸騰一天就結束了,怎麼讓群眾參與的力量可以一直延續?最好的方法就是進行公民科學!

     公民科學理念跟志工參與很類似,只是比志工參與門檻更低、更廣,簡單講,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參加世界上任何一件計畫,用他自己可行的時間、在可行的地點,針對他喜歡感興趣的動物參與調查,將資料蒐集起來提供給科學家,可以評估保育的等級,讓我們知道什麼樣的事情可以優先處理,節省國家經費,節省下來,才可以做更多有意義、有感的事情。

    也因為這樣,在2011年8月,我們在臉書成立了虛擬社團─路殺社,我們要做的事情非常、非常簡單,拜託大家只要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拿起手機拍下死亡動物照片上傳至社團,累積諸多量就可以知道,牠在那些地方容易死亡,那些物種特別容易受到威脅,有了這些資料,就可以做些改善。例如做地下通道、警示牌等等,透過這樣的方式,一開始滿擔心會有幾個人理我們?一開始只有十三個志工大家一起參與,臉書的渲染力非常強,因為一開始的念頭,後續滿順利的,兩年之後成長了兩百倍,五年後成長了一千倍,現在是一萬三千五百人,現在路殺社成為公民科學最多人的社團,大家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有這麼多人願意參與?拍攝死亡動物照片?

    老實說,大家的踴躍參與,完全出乎我們意料,過去我們總認為台灣人很含蓄,以前默默關心但不曉得該如何表達,但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共有三千兩百位的使用者,成為真正資料貢獻者實際參與,台灣過去被視為比較不重視保育的地方,但我們在短短六年內累積到三千兩百位,創下世界紀錄,第一個做路殺公民科學的國家在美國加州在2009年開始,8年下來,多少人參與?一千五百人參與,我們資料比較平均,大家一筆一筆慢慢累積,台灣包括各離島記錄五百四十六種五萬多筆資料,透過這樣知道很容易發生路殺的地方是海拔一千公尺以下的淺山、里山地區,這些地方以前被大家忽略,大家一直以為淺山環境很不好,不會有什麼動物,大部分的動物應該在中央山脈,中央山脈的確很多動物生存沒錯,但淺山開發中的果園、茶園,真的沒有動物嗎?錯,不但有還非常多,透過這樣的資料,才知道很多動物很努力的存活下來,只是牠們很不幸的面臨很多生存危險。

    透過這樣子才發現,原來死亡也有淡、旺季之分,在台灣,冬天是動物死亡的淡季,為什麼?因為冬天動物都躲起來,大家也比較少出門,車流量少不容易撞到動物。夏天隨著溫度越高急速攀升,到七月來到最高峰、十月會有第二個高峰,透過這樣知道動物死亡跟我們很多行為息息相關,為什麼七月會最多?因為放暑假,大家出去玩,車流量變大,更重要的是因為大家有空了,有更多人參與公民科學行動,所以七月數量比較多一點。死亡排行榜前十一、十二種都是蛇,還有兩種是保育類,大家看到蛇不會放過牠,一定要日行一善、送牠歸西以至於蛇的死亡率高居排行榜前幾名。

    透過這樣的方式也才發現,台灣路殺死亡的第一名其實是小到不起眼的小螃蟹,大家很容易忽略掉牠,這數字是很嚴重低估的數量,有很多地方沒有紀錄,目前已紀錄的數量高達七千多隻死亡,例如,在綠島短短五十公尺內,死亡了兩千兩百多隻,而且每一隻都是懷孕的媽媽,為什麼呢?這種螃蟹有一種習性,牠每年其實只有短短幾天時間會從山林裡出來到海裡產卵,以前這段路途相當安全,頂多在海裡會遇到一些天敵,可是我們為了交通方便,開了各式各樣非常多的環島公路,讓螃蟹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也因為這樣造成大量死亡,一次出來就是上萬隻。

    怎麼辦呢?我們發現這樣的狀況,決定跟當地保育團體一起做一件事情,這麼短的時間,要政府針對沒有經濟價值的動物要經費難度高不高?高。所以我們跟當地保育團體計畫公益旅行,讓有志之士自己掏錢到離島幫忙牠過馬路,讓在地人知道,雖然沒有使用價值,這個東西還是可以帶來觀光客,這些陸蟹產卵之後的小陸蟹是海洋生態重要的一環,去綠島最多人做的是浮潛,如果這些陸蟹消失,海洋資源還會存在嗎?多樣性相信將會大大受影響,透過這樣讓大家知道陸蟹跟經濟有關,另一方面也落實環境教育,在參與過程中真正幫助陸蟹達到保育的功能。在2014年剛發現沒有宣傳之下,意外的在當地引起迴響,很多民宿業者意識到問題,願意主動來參加,帶著房客與小幫手參與,也因為這樣成效後給我們很大的信心,一直到去年總共有一千兩百人參與幫助了兩萬五千陸蟹過馬路。

    辦這樣的活動不一定要靠政府,以前聽到護蟹第一個想到的會是墾丁國家公園,墾丁國家公園有資源,他用政府的力量協助港口居民護蟹,如果沒有資源有辦法嗎?我們用這個方法告訴大家,只要願意一定可以!這個效益終於在今年發酵,今年組了一個護蟹者聯盟在曾文溪口,由多個單位一起幫忙陸蟹過馬路。

    路殺社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幫動物處理後事。動物大體還有很高的研究資源,因為牠已經不幸死亡,如果我可以保留下來提供給研究人員,就不用犧牲野外活體來做研究,一開始只是這樣的目標,後來很意外的狂犬病事件派上用場,為什麼發生狂犬病是103年,但在99年就有紀錄?因為冷凍庫冰了許多還沒處理的大體,篩選過後才發現狂犬病在台灣存在已經三百年,從來沒有消失過,只是以前沒有被發現到案例。

    以目前國內的檢疫來源有百分之六十,都是來自路殺社所有參與者提供,社團在防疫上面占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除了用在疾病上面,也將這些大體做農藥的檢測,透過這樣的合作,可以做很有用的政策,確定高濃度的加保扶會影響生物,也因為這樣,防檢局規定自一月起不可以販售、使用和製造,也停止滅鼠週的舉辦,因為老鼠藥造成各式各樣動物的死亡包含貓狗都會,路殺社一開始針對路殺事件,但最後防檢、用藥都有非常好的成效,透過公民科學方式除了可以收到足夠科學資訊外,更可以收到民眾參與者的意見,如果可以形成政策決策,政策決策可以運用在自然資源管理上,其實會形成很好的正向回饋,也因為這樣讓原本不關心保育的人願意一起參與。

    參與路殺社的門檻很低,只要會拍照就可以,但容易產生行為偏差,例如很多人會有喜歡、不喜歡的動物,會造成我們的資料嚴重被偏差,也會有很多地方不會被調查到,所以我們需要透過系統化方式,讓大家變成高階公民科學家,進入2.0方是用系統化方式,選出固定的樣區,再用不同的道路型態做簡單的區分,同樣是省道選擇道路密度低的地方,選出一百六十個方格,讓參與者認養大家在每年不同季節任選一天,到認養方格調查、紀錄,參與這件事的人,無論他如何討厭某種動物都要拍下來,將資料傳給我們,我們的資料才不會受到人為偏差影響,拜託參與者紀錄貓狗數量,希望知道每年知道全台灣死了多少野生動物,這些死是因為非自然因素死亡嗎?經過我們努力後,死亡是減低還是攀升?哪些地方是真正熱點而不是我們沒有調查到。什麼物種受到威脅,可以正確排序出來,透過這樣的方式改善狂犬病防疫,最後邀請大家加入我們,我們一起用公民科學、公民參與的方式,改善野生動物路死現象,參與過程落實環境教育,珍惜自己的生命也珍惜跟我們共存的生命,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