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講座] 湛翔智 - 水下噪音減輕措施及監測方法

主辦單位:國家海洋研究院
執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
活動:2019台灣白海豚保育教育與陸地觀測訓練 系列講座
官網連結:http://twsousa.org.tw/?page_id=1305
報導文章:尋找離岸風機與白海豚共存之道——水下噪音如何監測與減輕


 






 

01


那當我們要去了解,牠受到什麼樣影響的時候,我會進一步來分析幾個項目。第一個包含牠有沒有聽到?牠聽到多大聲?然後牠聽到這聲音的頻率,跟每一種動物牠能聽到聲音的頻率範圍不一樣?所以像人耳我們聽到的聲音頻率範圍是20到20KHZ,可是鯨豚不一樣啊,年輕的時候,像這種靈敏度,年輕的時候聽覺會比較好,很小的聲音你就可以聽到,那年長可能我們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或者我們的聽力損失之後,比較小、比較細微的聲音可能就聽不到了。大部分我們都會用這樣的曲線跟各位解釋說,例如人類剛剛在討論這個紅色的曲線,那在西海岸發現的鯨豚都叫做齒鯨。你看牠的照片,牠如果嘴巴張開,就會有小小顆小小顆的齒型;比較大型的,你看不到細微的牙齒,反而是一排,那個叫做鬚鯨。所以在台灣的西海岸大部分看到的都是齒鯨,牠的頻率範圍都是比較高的,能運用的聲音頻率範圍都是大部分都比較高的。

那這張曲線,在這個橫軸是頻率,縱軸是聽力的門檻。你就想像大概到了30的分貝值,牠就可以聽到。只是牠的頻率大概就是在10幾KHZ。人類比較敏感的,大概就是在1K到4KHZ這個部分,聽覺是最敏感的。所以當我們要去保護哺乳類動物聽覺的時候,都必須要從最敏感的聽覺開始保護起,你不可能去保護比較不靈敏的頻段,必須要從這邊保護起,這是一個很基本的概念。當我們要去評估的時候要怎麼樣去做,那我還是要再次強調,鯨豚的叫聲行為對牠的生活、對牠的生存甚至是覓食、求偶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呢,其實牠怎麼樣去找食物,並不是像各位左邊那張圖是說,到了水族館,牠表演的很精彩,食物就會送到牠桌上這種,基本上不是這種覓食的方式。牠比較像是在水裡面,牠會發出聲波的叫聲。然後去偵測前面到底有沒有食物,就像這張圖,紅色是牠發出來的聲波,前面如果像這樣小魚,是牠想要覓食的食物,所以這個藍色聲波就會往回反射,牠就會聽到。牠就會認為前面有食物,就會繼續往前游。可是當牠失去像這樣子能力的時候,就會發現牠擱淺的時候,是不是胃裡面都沒有食物,表示牠都找不到食物,那找不到食物沒有辦法利用維生定位去找;那另外一種是沒有食物,像牠可以吃的食物是越來越少或是不夠。當我們要去做這樣的調查研究時,我們就會去想說,怎麼來了解鯨豚,就需要有像這樣的儀器。鯨豚會發出叫聲,答答答答答,或唱歌,那我們就會有儀器來做這樣的測量。像這樣儀器測量的時候,我們就可以進一步了解鯨豚到底多遠會開始叫,或者牠叫是什麼樣的因素,會有作改變。
右邊這邊字比較多,這只是一個例子告訴各位,當我們要去判斷鯨豚到底多遠,牠聽不到或者是會開始閃躲,就有點像這樣的概念。牠變化的因素,可能是因為聲音在水中的傳播的損失,環境噪音就是背景噪音,會遮蔽掉發出來的聲音而收不到背景噪音的影響。另外一個就是偵測系統的靈敏度,就好比說今天我們有兩個人帶著兩個儀器,那兩個人的聽覺不一樣,就是這個靈敏度不一樣。所以實際上要怎麼樣去測量鯨豚,或者在什麼樣的位置去做測量,都需要經過ㄧ些設計。另外一個是說,如果我們在評估的時候,都會用被動式的聲納來做進一步的計算。那簡單來講就是,剛剛各位看到,我們講的是只有一個綠色點,就是只有單一一個系統。如果今天我們在做測量的時候,要更精準的時候,就會變成三個,增加在這種接受上面的靈敏度或方向性的判斷,好比人的。如果你今天把ㄧ個耳朵遮起來,是不是有時候沒辦法判斷今天跟你講話的人,到底是在哪個方向?可是為什麼你常常可以知道是他在跟你講話還是他在跟你講話?那就是因為有兩個耳朵的關係。那就下這樣是,當我們想要去了解鯨豚到底從哪個方位過來,或者是有喬在某一個方位,要去偵測牠更靈敏的時候就可以放更多這樣的設被,那這個在學理上面,就叫做指向性的增加,所以像有這麼多的公式,基本上都是在作評估的時候,要去做很多參數的調查,資料的調查,才能做到這件事情。

02
進一步有更多公式的計算,幾個重點就是說,今天在水裡面的聲音有大小聲,怎麼樣去做定義。從國外、國內很多的研究基本上慢慢已經制定了一些標準。包括水裡面聲音的大小,包含用聲壓值去做計算。那這邊有一些公式可以參考。那比較不一樣地方是說,空氣中的噪音在計算分貝的時候,它的參考值是20x10^-6PA。在水裡面是1*10^-6PA ,那這兩個的參考值,會在計算上面有些不一樣的地方。這是過去大家如果看馬路上有ㄧ個分貝值,可是實際上它的數值要轉換到水裡面會有ㄧ個26dB的差異性,這個是一般我們在做聲壓的計算。可是對於像海洋動物或哺乳類動物,因為牠聽到聲音的長短不一樣,所以另外我們會用這種聲壓質去做計算,就是把聲音的長短的這種時間加進去做計算。簡單的概念就是說,如果今天兩種噪音一個蹦~很長,一個蹦很短,那以生物質計算起來就不一樣。對各位來講,也許蹦~很長,你覺得聲音很長。但是如果蹦很短,它的聲音很尖銳很強,那你也不一定受得了。所以一般來講,我們會再加入這種時間的計算,這種更能夠去反映出海洋動物聽覺上的感受。那其他的計算就是說,聲音的大小做定義。聲音隨著距離(R)的損失,怎麼樣去做一個估算。可是實際上在海洋裡面,你會看到藉質的吸收,還有反射跟折射問題很複雜。那為了要求更精準的計算,因為這是理論公式,更精準的計算就會倚賴更多的電腦軟體或科學上面的假設運算法,讓這種計算更精準。

那我就以這個例子來講就是,紅色的虛線表示從一個距離為例子產生一個聲音。那隨著距離一直往下衰減,那一直衰減到這個藍色,我們就把它想像是背景值,就好像距離很遠的時候,你為什麼聽不到我的聲音,你只聽到你在那位置的背景聲音。就像這樣的概念,所以我們剛剛有強調說,當你要放一個儀器去測量到底能不能量到鯨豚,或者鯨豚牠為什麼不聚在這裡,是背景值太大,或者是這裡有在施工的噪音影響,我們就要去了解我們測量的儀器,到底能量到多遠的聲音。所以我們就舉了像這樣的一個例子,就是把測量聲音的儀器放在兩個位置,一個在台中,一個是今天各位比較靠近雲林區域。那這裡有很多的線就表示海床水深地形的變化。各位可以看到在台中、彰化這邊,本身線移出去之後,其實沒有那麼密集,就表示它的海床坡度是比較緩的;那在雲林這邊,其實你看到很多線是密密麻麻在一起的,這裡是澎湖水道,就表示這邊隨著地形變化是比較陡斜、是比較劇烈的。那我們放一樣的儀器,去估算到底能量到多遠的聲音,兩個就有差異性。基本上你就把它想像有顏色這部分是能夠量的到的,所以在雲林這邊大概是量到20、30公里這麼遠,這就跟地形的變化有關。那在台東這邊基本上就很短,大概就只有10幾公里。這是在一些學理的計算上可以這樣子去做估算。目的是什麼?你才會知道在這麼大的一個風場區或在這麼大的ㄧ個環境區域裡面,需要放多少儀器才能完全覆蓋、能不能偵測到海豚,或能不能分析水下噪音的變化。所以這是給各位一種概念,就是說一樣是一組儀器,同一種規格的儀器,可是在海洋裡面,放在不同的位置,那性能基本上會受到環境的影響,意思就是說不是那麼簡單,很像買個儀器丟下去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那最重要的概念是這張,就是說很多人或我們在探討這種問題的時候都會很想,這種上面這個例子就是說,你有ㄧ個時速表有一個速限限制,你操作的時候就會有測速照相機把你照下來。如果發生車禍,基本上就有這些證據,去檢查儀器是誰肇事的。那水下噪音界大家也想做這樣的事情就是說,我們剛剛有說過怎麼樣去量聲壓,然後慢慢的去制定出聲壓的限制性。就像紅色的這張曲線點就可以看,那綠色就是測量到的。那要有儀器,發生鯨豚擱淺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請政府單位或執法單位來釐清當時是不是有施工沒有通報,或者是施工的噪音超過標準。所以一樣的概念,慢慢在海洋的水下噪音被要求。所以,再給各位一個回顧一下就是說,我們剛剛講這麼多,放儀器要去做什麼事情?基本上就是像把儀器當成是海豚,聽到的噪音的大小,可以去了解現在牠接收到的噪音值到底是多少。

那在水裡面的噪音有很多啊,比較早期的都是自然的這種聲音,降雨啊、風浪啊,這個就好比說各位會走到森林裡面聽到風聲、樹葉摩擦聲悅耳。可是慢慢有些開發,包含像打樁還有船啊,這些都會產生聲音,就是橘色這幾個項目。那對鯨豚來講,水下噪音已經對牠們是一種壓迫。那這也會侷限到牠們喜歡生存的位置。

像這樣的一個量表,再給各位一個加深印象就是說,我舉的一些例子都已經快爆表了,就像海軍用的聲納,在整個的水下聲壓我們常用的範圍快爆表了。那船剛剛有提到就是說,如果我今天剛好在旁邊,聽到船的主機產生聲音,就好比在飛機場起降,然後打樁的聲音也很大。然後大型鯨的叫聲也很大,只是我們能聽到的機率是非常低的,因為你不可能游到牠旁邊,牠也不會剛好游到你旁邊。所以網路上有很多的資訊或資料,你可以去聽到一些大型鯨像大齒鯨這種叫聲,基本上就是靠我剛剛介紹的儀器去測量到,然後再分享給社會大眾來聽。所以像這些量表,我們就要進一步來做分析,它的訊號特徵是像怎麼樣。一般我們會用時間域上面,就是說你收到這個聲波,像這樣子一個波的形狀,有些特定的噪音,你覺得這裡的振幅比較大,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特徵、什麼樣的一個情況。會轉到這個頻譜的分析來作。轉換到頻譜聲音來作,一樣是紅色跟藍色,它兩個特徵可以看到比較清楚就是說,特定的噪音在幾個頻率上面,它的聲音能量特別大。那像這樣的概念,我們就會拿來講說,受到影響就是增加的這個範圍。我們後面會談到很多評估,就是像這種概念,需要先去量一個背景值,有點像大家家裡面,隔壁還沒開始施工你感受到是什麼;然後開始施工之後你感受到又是什麼,超出的這個範圍,是不是已經違反法律規定?還是你還是受不了,可以去檢舉它,請政府單位來做測量與評估,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影響。所以像這樣的概念,就會用到這裡面,這個就像是一個背景值,那在施工前基本上要去調查很多背景機械,了解在還沒有施工的時候情況是什麼。將來有這個施工,像這個打樁,這麼高,然後又有一些鑽取跟爆破,或者使用這種聲納,它的聲音能量各位可以看到差這麼多。那差這麼多,影響的不是只有在施工的位置啊,它到底傳遞了多遠?就有點像剛剛許執行秘書介紹的是說,離岸風場就緊鄰在白海豚棲息的水域。可是緊鄰到底多近?牠聽到的噪音有多少?就是在這個差異性,傳遞到牠喜歡生存的位置,到底還有多大的噪音?可能這個噪音是牠還能接受的,還是牠受不了就要搬家。所以像這樣子一個概念是,各位要去了解這個差異性到底是什麼,會不會促使牠去離開。

我們在做背景值調查的時候,要有一些科學方法。大概在2007年我的博士論文,剛好就是在做這樣子的一個題目。這個題目非常有趣,我們當時是開船開到南中國海,快接近東沙。第一天還滿開心的,就是風平浪靜;第二天就變成這種,基本上我就躺了一天半,爬不起來,因為海況就比你坐海盜船還要可怕。海盜船是這樣晃,坐船期間你完全沒辦法預期會怎麼晃,基本上是很不舒服的。我前幾天也還在海上暈,而且我最近應該看起來比較黑,不是因為沒有打光的關係,是因為在海上都會變比較黑。所以我們過程中會很辛苦,要去蒐集這些資訊。好不容易蒐集了6天資料,完成我的論文,才能站在這裡跟各位解釋。我們分成六種情況,可以從照片,風平浪靜、有一點點浪、這幾個是海況比較不好的,從雷達的影像也可以看出一些科學證據。風平浪靜就是這種雷達,傳送雷達基本上你看不到太多回波的訊號,等到有一些波浪的時候,可以看到有一些特徵出來。那在這種船上,還有波度計可以推算波高,噪音值各位可以看到其實也有些變化,從39dB到45dB。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在做背景調查的時候,沒有同時去蒐集這些反映資訊。其實你不曉得你蒐集到的是39、45還是42(dB)。假設今天在做評估的時候,你是先用45,而不是用最安靜的時間39,是不是已經差了6dB了?意思就是高估背景值,反而會去低估對鯨豚的影響。所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你必須要先得到一個最安靜的情況,來當你的極限。就是說我最安靜就是這種情況,最危險的時候就是這種差距,像這些很辛苦蒐集的資訊,我們就進一步去做分析的統計,才能進一步得到極限。

像這種背景值在海洋上面,第一個我們會先去探討海浪產生聲音的變化。第二個會下去探討的就是船舶,這個船舶的聲音在海洋上面其實也是無所不在,再加上它的頻率大部分比較低,所以傳遞的距離會更遠。所以國外也對這樣子的影響問題非常焦慮,認為應該要去改善。所以美國大概就是從196幾年,196幾年我們都還沒有出生,那時就已經開始蒐集這些資訊。可是我剛才有提到,早期蒐集這些資訊,都是為了軍事、反潛作戰,他們就跟美國海軍借了這些數據來做分析。沒想到過了20、30年,不管在哪個位置,他們會去比較這兩個位置所量到的噪音值,都是在增加的。每10年增加3dB,3dB就相當於物理的一倍。所以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數據,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不再改善,像台灣海峽各位看到,像這個就是船舶密度,密密麻麻的這台灣海峽,那剛好這邊是要蓋離岸風場,可見在台灣周邊的水域,噪音值的曲線說不定是更劇烈的,增加幅度更大。所以某種程度就是說,風浪也好、船舶噪音也好,這兩種性質在做背景或機械調查的時候,都要進一步去做這個儀器。將來這樣做評估的時候才會知道說,例如說在打樁的時候到底增加多少。那後面施工也好,或者在運轉期,都會有很多船舶會開到工廠區。所以這些影響問題,都要進一步去做考量,就像這樣子,在像還沒有蓋工廠以前,那可以去放這種水下噪音的測量設備。所以當時我們也有建議,風場比較大應該要放更多的測量設備,就表示在不同的區域,它的背景值還是有所變動的。進一步風場蓋的過程中,或者它將來已經在運轉的時候,還是要持續去做監測。為什麼?因為在台灣,現在都還沒有這些數據去證明風機的轉動,它所產生的水下噪音對鯨豚的影響是不大的,現在還沒有證明這些事情。過去環評的時候,可能有引用一些國外的資訊,但是我們當時已經強調說,國外當時用的風機都比較小隻,現在在台灣裝的已經到6mega瓦了,比較大的風機。也許各位在海岸線海岸邊,看到那個風機已經很大了,可是到了海上,它的風機是你在岸邊看到的2、3倍之大,還要更大。我以前在這邊會放一張圖片表示,它的葉片的旋轉幅度,是相當於去搭空中巴士380的機翼,那個機翼展開就這麼大,那是一個很可怕運轉的機械裝置,所以它產生的聲音傳遞到水裡面,其實也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03
所以我們談了這麼多,接下來各位可以看到,我們一直提到今年2019年已經開始蓋了,就是在苗栗,是一個海洋示範風場,它的名字就叫海洋竹南示範風場,就是在這個橘色的區塊。那我另外標出來藍色區塊,就是現在已經獲得經濟部以及台電2025年以前會定案的風場。那意思就是說,至少從今年一直到2025年,接下來這6年,每年都會興建這麼多的風力發電機。各位去想像說,是不是你家接下來的6年,每天都有人在隔壁敲敲打打,你受得了嗎?如果受不了,可以有什麼樣的緊急措施防範機制?這就是接下來要努力的目標。

這個是國外在做打樁的一種情況,為什麼會有兩種?一種是單樁的打樁,就是它只有一隻樁,就蹦蹦蹦一直敲下去;另外一種是它的水下基礎,可能有三隻腳或四隻腳。三隻腳就有點像攝影機的腳架,四隻腳就好像在路邊有看到像台電的輸電電塔,那個就是四隻腳,會有很多交叉的桁架,它必須要先打入四隻樁。各位可以隱約看到四隻腳的樁跟單樁,其實它的大小會不一樣。基本上四隻腳的樁會比較小,直徑會比較小,長度也會比較短,會有一些差異性。可是這不代表它產生的噪音會比較輕微,因為它施工的時間可能會更長,因為它要打四隻,這個只要打一隻。所以會像這樣子有個差異性,在做評估的時候要進一步去做釐清。
那在做這樣子的評估,我們會習慣用這樣的概念來跟各位介紹就是說。我們會先調查將來要做開發的時候,在這個區域到底有哪些受體。受體就是說牠可能會接收到水下噪音的物體。我們笑說,你會去評估海草嗎?不會啊,因為海草沒有聽覺啊,所以你要評估的基本上就是動物,牠迴游的路徑有沒有經過這裡,或是牠剛好棲息在這邊,那就必須要去了解受體。然後這個傳播的路徑,聲音怎麼樣傳播,然後有多少的聲音源頭會傳播到受體上面。所以這些很複雜的行為,在環境影響評估的過程中,都必須要去把它做好。

但是,我們就發現到一種情況太複雜了。有沒有用一種更簡單、更簡潔的方式來告訴各位。我後來就想到用這種數學的方式。如果噪音的變化,它的公式是N=X+Y,X就是人為,像打樁或船會產生噪音,意思就是X可能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大;Y是自然環境,也就是我們想要了解到,在這個開發的區域裡面,到底有多少背景值。所以我們就用這種方式來介紹。那開發前基本上還沒有X,那N就等於Y,就是你只要了解背景就好了。當你在施工打樁的時候,N=X/A+Y,這個X故意寫的很大,就表示打樁對海洋動物的影響是很大。那在環評裡面,會去要求要有一個減輕措施,就是這個A。我們過去的觀察是說,如果什麼都不做,A就等於1,就等於不用除;那如果今天環評的狀況對於像基線調查也不夠、減輕效果也證明不足夠的時候,現狀大概就是1.1,也就是除大概一點點而已。可是對於鯨豚,我們對於牠的經歷,到底是什麼樣的影響範圍還不明顯的時候,你要怎麼樣才能做到1.5?這就會非常非常吃力,要非常努力。更何況剛剛一直在強調說,鯨豚數量如果在未來幾年希望恢復到100隻,那就表示對母子對的保護要更嚴謹,要更重要。所以A就要做到1.8。那更重要的是像白海豚瀕危的物種,可能不到60隻,甚至2018的報告只剩50隻左右。那像這樣瀕危的物種,是不是A要先做到2.0?那我們也先不要看1.5、1.8、2.0,有沒有辦法先做到1.1先做好嘛。如果各位有看到這一、兩天的新聞,就發現好像也沒有做好啊,一些在環評裡面要求的減輕措施,好像也是要做不做的。所以這事提醒各位說,很多的環境影響評估過程中,一些減輕措施都必須要先落實,再去要求要做更好,才是一個比較務實的做法。但不管怎麼樣,應該要漸漸依照不同的保護的對象去做到更好。

那怎麼樣去做這種減輕措施的監測?以噪音來講,會至少有這三種,第一個產生的聲音大小,至少在旁邊量,做監測做評估,所以會有這個水下噪音監測。第二種是說鯨豚觀察員跟被動的持續監測,以下這兩種都是在觀察或探測,施工區附近到底有沒有鯨豚出現。如果有鯨豚出現,施工單位是不是可以暫緩施工或暫停施工,等到鯨豚游開之後再繼續施工。那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沒這麼做,打樁很大的噪音,就這樣蹦一下就產生了,就鯨豚可能都被嚇死了,而且它產生這些聲音的時候,也要有足夠的時間讓牠游走。所以這三個是做減輕措施的時候,最重要的三個監視、監測動作。那減輕措施有哪些呢?包含現在大部分會採用在這邊打樁,然後在施工區裡面會有幾個做法:第一個是放了一個減噪的圍籬,所謂的減噪圍籬就有點像說,我是一根樁,我在這邊打樁,我不要讓聲音傳出去,我就加了一個套管或加了一個複合材料,讓聲音的能量被這樣的一個裝置給吸收掉,所以聲音就沒有傳遞那麼多出去;那另外一種是使用減噪的氣泡木,也就是說搭一個管子在這個區域內產生很多的氣泡。那根據國外的研究跟調查,這些方法都對於減噪是有足夠的效果,只是還是要現場做監測,像剛剛講的要這種監測,鯨豚觀察員是用眼睛在這附近看,就是有沒有鯨豚出現,有進去這裡面,就請施工單位暫時停工。那另外一個是說,有些鯨豚牠可能不是那麼喜歡冒出水面來換氣,或者你剛好沒有看到的時候──什麼時候可能會沒看到?晚上、海況不好。那另外一種就是被動式的聲學鑑測,就是有水下聽力器在水裡面聽有沒有鯨豚的叫聲,如果有聽到,也可能是暫時停止施工。所以這些很多的監測任務,都是為了要保護鯨豚,不要受到打樁時候的影響。

那怎麼樣計算有沒有超標?目前採用的方法跟國外是一致的,就是德國的這個方法去計算。那這裡面算式很多,其實只是給各位一個概念就是說。水下噪音在監測的時候,數據一直進來,那變成說要去做很多數據的計算。在做計算的時候,像這個是有超過管制閾值的時候,例如說它已經超過160dB的時候,適時的讓施工單位暫停施工,去改善它現在的狀況,才是有必要的、而且才是正確的減輕措施;那監測的時候,以目前在現場都有監測跟過去,像我過去其實在做水下噪音的研究,所以這張圖可以給各位進一步去做了解,在離岸風場做的水下噪音監測,某種程度它都要依賴標準或規範去做。像我早期在做學術研究,可能是我的研究興趣,或者可能是因為這個議題是有科學價值,然後會依照研究目標去做,那它就會有這種差異性。說穿了,水下噪音的研究自由度很高,這個自由度沒那麼高,因為有很多方法也好,或者儀器的規格也好,都有依照一些標準去做。

那另外一個是像鯨豚觀察員,如果他看到鯨豚游進去施工區,是不是要馬上要求施工單位停工,一要求施工單位停工,它就會開始損失,因為它船在海上的路徑還是要繼續估。所以某種程度上,鯨豚觀察員的訓練也要非常專業、非常嚴謹,不要看到一個鯊魚你也說──當然鯊魚我們也要去保護牠──我們在這個觀察裡面,是要正確的目擊到牠是鯨豚,或者你不要因為看到一個垃圾,就舉手說我看到鯨豚,所以這種訓練要很嚴格,包含看到的時候要做紀錄表單、要做通報、然後要持續觀察鯨豚往哪邊游。那在這種情況下你還不能暈船啊,你要克服海上工作辛苦的地方。所以我們一定要做個比較表,如果各位對這種工作有興趣的話,你可以看說,前面像安全的訓練就要求的比較多,然後另外身心壓力非常大。我列了六點,最重要其實是要克服暈船,你要配合工期。今天你要做這種工作,今天要施工你就非得要出去,這沒有的選擇;那另外是說,很多的在海上的危害辨識或任務的指示,都要非常清楚。知洋科技今年有承接海洋保育署的一個試辦訓練課程,我們剛剛完成報名,40位的名額報了160幾位,所以是很踴躍,但是我們在第一批的名單裡面,大概有5位是放棄的。所以後來候補5位,這報到率算還不錯的,可見大家應該對這個工作很有興趣。但我不曉得40位訓練完後,真正會到海上工作還有多少,因為第一個會不會一趟船出去訓練完,暈船了就說我不要再去了。我分享一個經驗,我在海上暈船,曾經暈到我很想跳海,這不是開玩笑的,就好像如果你暈車,你會很想下車啊,可是在海上你怎麼樣下船?沒有啊,你只能撐到回港,或趕快祈禱海況變好,所以真的要忍受,因為我已經17、18年工作經驗了,那種心理已經可以告訴自己,那是一個過程要撐過去,所以各位可以想像在海上工作的常態。另外是一個簡單的例子,跟各位獎,如果看不到鯨豚,另外一種是用聲學監測的方式,就像這樣畫一個即時監測系統,如果有鯨豚的叫聲,可以從一些軟體去判斷出這些叫聲,那目視跟聲學的監測都是互補的。剛剛講了這麼多,其實各位已經把這張圖大部分都學完了。這個就是我們十幾年來的經驗,可以畫出這張圖,將來不管各位在工作上面,或者面對什麼樣的問題感興趣,像離岸風電會去評估打樁,聲波的測量方法,風機運轉測量,它就很像搭地鐵,你就沿著這條紅色線,你就會找到一些解決方案。那這一個很重要的路徑圖,是告訴各位說很多的問題點,在現在的解決方案裏面,已經慢慢有一些標準,就是我寫在藍色字這個部份。

那另外評估的方法,我再給各位一個比較加深的印象是說。這裡面有幾張圖,顏色的差異就代表是問題的嚴重性或密度的大小。早期還沒有開發離岸風電的時候,其實在台灣西海岸船就一直開一直開一直開,可是像這個離岸風電蓋好之後,船會集中到一個航道上面。那很明顯的,當船是集中的時候,它的噪音可能會集中,這是一個比較,等到它集中的時候,是不是對鯨豚又是另外一種影響?所以國外有一個例子就是說,在加拿大溫哥華港,他們發現很多的船要進到溫哥華港的時候,他們要經過這個峽灣的水道,那這裡剛好又是虎鯨,顏色越深就是紅色,表示虎鯨聚集越多的地方;會聚集在那邊,可能是牠喜歡那邊的水性或者食物等等。所以加拿大為了嘗試性降低船舶產生的水下噪音,他們就大概有2個月左右,要求經過這邊的船都要減速,降低到11節,節也是計算到船的速度。在當時有三家專業的公司,就像知洋科技這樣專業的公司,是在現場布這樣的儀器做噪音的監測。噪音量降低是超過3dB,那這裡面像這樣對水下噪音的干擾,就嘗試性去做。只要將噪音量有降低,明顯的是對牠在受到環境的壓力是可以減緩的。那在當時其實有很多的船,基本上都有配合,但是有些船基本上也沒辦法配合,因為它本身的ㄧ些狀況或理由,比如說它必須要趕時間,或者海況影響的因素等等。所以未來我們希望有更多水下噪音影響鯨豚的調查,進一步去了解這些鯨豚受到噪音的影響有多大,才能明顯知道說這些噪音要如何去做防範。

那以國外的一個例子,當時蓋了8個風場裡面,就是在這個紅色的區塊。離岸風場是在德國大概這個位置,那它也放了很多綠色點跟黃色點,都是在放我們剛剛講到的聽音器,去了解鯨豚有沒有在這邊出現,或噪音值會有多大,所以他的調查目的就是因為在德國那邊有很多鼠海豚,鼠海豚就是更小隻,比白海豚更小隻。可是在那邊的數量很多耶,比白海豚多太多了。如果德國為了保護鼠海豚,都願意花了這麼多資源去做調查,甚至還做空拍,下下一場有蔡老師會跟各位介紹這種空拍,像這種空拍就是另外一個取代坐船去做目視調查的優勢,他花了這麼多的資源去做調查,他們就得到一些重要的結論,包含說像這個是打樁聲音的長短,它列出7個,有一個風場沒有列進來;打樁的分鐘數,最大有1400分鐘,1400分鐘是幾小時?20幾個小時,很長阿,如果在你家是連續20小時施工你受得了嗎?,最短有大概幾個小時就做完,那在台灣施工大概也是幾個小時做完,但未來有沒有那種樁比較難打,會不會需要到10幾20小時也很難說。

那另外這個是他做的噪音統計量,藍色是沒有做減噪的就是放氣泡木這種減輕措施,聲音量基本上都比較高,有做減輕措施基本上可以把噪音量降下來,所以這是它的調查報告。那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是說,他想要了解打樁聲音持續多久後,鯨豚才會回復牠的活動;像在靠近打樁位置、風場位置周圍5公裡,基本上打樁期間是很難偵測到有鯨豚的活動,一定要在幾個小時,至少6-12小時之後,才會慢慢再偵測到。我們最近有出海,剛好也有個經驗分享。打樁的隔天,其實漁民在打樁附近有拍到白海豚,意思就是說,你說打樁期間,白海豚有沒有在風場附近?其實是有的,因為隔天就看到白海豚出現在港口,還有迎向海浪,其實跟這個數據有點相像。那距離比較遠,大概30、40公里這麼遠,其實不太受影響,意思就是說只要風場跟鯨豚的棲息地距離夠遠,其實不太受影響,因為各位可以看到他發現偵測率沒有什麼改變,所以這是德國的一個研究結果。那台灣我們想要一直不斷地提醒跟倡議是說,防治其實需要更多的策略跟執行。你要用什麼方法?可是用這種方法以前,你要有背景跟機械的調查。所以呢,我們也是希望未來政府的計畫裡面,可以挪用一些資源,包含像這個是在彰化地區,有這麼多風場,是不是可以從今年一直到明年開始的未來幾年,可以長時間投入這麼多的測量設備、數據分析,甚至找出白海豚牠是在這區域?可是會不會在施工的時候,要往南或往北稍微移動,那在外圍也有其他的海豚,像江豚像抹香鯨都在擱淺紀錄、沿岸紀錄裡面都有發現。所以對白海豚的保護要更高,對一般的鯨豚在外圍的保護也要做到適當的措施等等。

最後再給各位一個加深的印象。我剛剛一直提到,如果打樁這個影響水下噪音的影響動作,這個X會非常大。希望透過像今天這樣的活動,讓各位了解到問題的嚴重性。然後各行各業我覺得都有機會去參與到,有沒有辦法是讓A這種減輕措施,讓它加大,減弱X的影響,讓台灣的海洋環境繼續朝向良善好的環境發展的提升機會,那這個就是我們提到水下噪音對鯨豚的影響。謝謝大家。


Q:現在法令有規定N應該是多少嗎?
A:沒有法律規定,但是這是在環評會議裡面會去討論的。意思就是說,像你聽到有點像空氣噪音,有一個噪音管制值。在水裡面,基本上大部分還沒有走到這個情況,大部分都是在環境影響評估的會議裡面去做討論。

Q:那打樁的聲音,大概會到多少dB?
A:聲源大概是230-240dB,很大。基本上誰聽到大概都受不了都聾掉。

Q:然後以剛剛那個數值去除的話,N是?
A:那是一個概念,不是真的數值。真的要計算的話是這個。

Q:如果說除以2,它的意思160db的話,剩下157(db),還是160(db)剩下80(db)?
A:沒有,那個數學式是一個概念。它不是真的去除以二,它的概念是我們要放多少資源跟人力進去,現在大概是1.1。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真的要做到2.0,1.1跟2.0說不定還要花9倍的力氣才能做到2.0的概念。那實際上如果真的要去算聲音隨著距離的傳播損失,是用這幾個理論公式去做計算的。也就是說,聲音的傳播它的計算方法在產業標準裡面是有的。

Q:一般觀察員,看到鯨豚的有效距離,大概是幾公尺外就不太看的到了?
A:看經驗。如果說他有經驗,訓練良好、海況好,大概500到1000公尺都還看的到。那大概有時候會協助使用望遠鏡。

Q:那500公尺外,聲音自然衰減大概會衰減多少?
A:1000公尺大概是60dB,500公尺大概是40幾dB。如果以這個公式來算的話,我想先認識你一下,因為你問的問題非常專業。請問你是?
Q:彰化縣野鳥學會。
A:難怪,應該是長期有關注這個議題。

Q:我想請問一下,因為你剛剛講到很多在做環評一定會有個背景值資料。這個背景值資料能讓我們知道仰賴長期的蒐集,甚至在還沒有要做這件事之前,照理來說,這個資料應該要先行了解,而不是說我要去做這件事情才去做這份資料。那我想了解的是說,背景值資料有很長期的在蒐集嗎?
可能前一陣子新北市政府也有在推廣貢寮鮑魚,十年前九孔的量就少了非常多,那時候大家發現一件事情,我們沒有背景資料,做病毒的時候變病毒影響,做藻類的時候是藻類影像沒東西吃,那做細菌的時候是弧菌感染,類似這樣子各說各的。那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其實我們長期以來沒有去做海洋分析的調查,近水的調查海水的調查,那同樣的,我想問老師是說,水下聲壓或水下噪音有長期的觀測資料嗎?
A:我分成兩個層面來回答這個問題,第一個因為就是某種程度還是有一些大學或研究機構在做測量或做蒐集,可是因為它可能是科學研究的興趣,就像我早期我可能測量了很多的數據,可是科學研究的興趣,他可能在做分析的時候,他不是為了要做機械調查在做資料蒐集,所以它會有一些環節的落差是說,他沒有足夠的資訊去回推機械調查的結果。就跟你剛剛提到的九孔,九孔就是像這樣子的一個情況是說,在養殖區的水質或者九孔適應的水溫條件到底是什麼,如果沒有及時的發現,先去做基本調查,等到牠都死光了,其實你也不曉得是什麼樣的原因,只能事後再做補調查。那像噪音這個問題,如果回應到水質這種問題,會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說,現在沒有一個標準儀器可以做這事情,因為沒有一個國際標準,像IEC或ISO一個標準或規範,它的規格應該是什麼?那我們這幾年像我們提供給客戶,在設計這些規格的時候,都會遇到一些問題,比如說客戶如果他是政府案的招標,他自己就會先列很多問題,來問我們可不可以啟動,就是你寫的規格裡面,有什麼樣的問題。那這就是延伸到因為沒有一個標準的制定規格,那空氣中的噪音計,就是量像我們剛剛舉例,如果你家隔壁施工,你覺得它的噪音超標,你可以去租借或買一個標準的噪音計,就放在旁邊量,超標就超標。水下噪音是非常倚賴製造商,像我們這樣製造商去提供他一個設備去檢驗,然後還要做校正等等。所以機械的測量其實他應該要長時間去做,可是偏偏在風場開發商在做環評的過程中,它有時間壓力,所以它在做機械調查的時候,我們不能說它沒有做,我們只能說它沒有做到更好,就好像我們剛剛在舉39dB跟45dB,如果不巧它都剛好量到45dB,那就會有問題。所以是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只能說像這樣的問題,要有再有資源去做投入,有些風場在還沒有開發前,一定要再去做調查,因為這對開發商來講,也是有好處,至少我有數據,我可以去解釋一些問題。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主辦單位:國家海洋研究院執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活動:2019台灣白海豚保育教育與陸地觀測訓練 系列講座官網連結:http://twsousa.org.tw/?page_id=1305報導文章:尋找離岸風機與白海豚共存之道——水下噪音如何監測與減輕     01...

閱讀全文: [專題講座] 湛翔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