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講座] 潘忠政 - 桃園藻礁的召喚


桃園藻礁的召喚

王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午安。很高興有機會來分享藻礁的議題。這個圖的左上方,就是我們正在搶救的大潭藻礁現場。中間有五個圈圈,這裡面其實就是一些生物。譬如說,最上面的那個,他是一級保育類的動物,叫柴山多杯孔珊瑚。第二個是凶猛酋婦蟹。第三個叫裸胸鯙(一種鰻魚)。第四個是今年七月,我們才第一次在台灣出現的紀錄,叫小丘多彩海蛞蝓。最後一個圖就是今天的主角-藻礁。上面其實是有一種造礁的藻類。

這是今年10月9號,在8號那天環評通過了。這天也被稱為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為整個環評的過程是非常粗魯的,完全不尊重程序,也完全不按照原來專案小組的決議去做,就是一直強勢要過關。這個案子在很早,2012年開始投入關注這個議題之後,到10月8號環評通過,可以說是最令人頹喪的一天了。

今天來這裡報告這個議題,其實有特別的意義。環評通過了,開發單位就可以去動工。那我們還能做什麼?在這之前,我們又做了些什麼?2013年有一位很有名的導演,在去年離開我們,他叫齊柏林。在2013年的時候,齊柏林就出了一部看見台灣這部影片。這部影片有一個畫面,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桃園的海岸,有一段是這樣黑漆漆的一片。不適我們一般看到的,像我們台南的海邊大概都是沙灘。我們這一帶的海岸是黑漆漆的一片。但是不同季節,或不同時刻,他會有不同的顏色。其實就觀察生態、環境的人來說,這樣的黑不代表它不好,也不代表它髒。反而它是很多生物聚集的地方。

我們今天談的藻礁,跟珊瑚礁可能比較有關係。因為我講珊瑚礁,大家馬上可以感應到。左邊這個圖是珊瑚礁,這是荒野保護協會他們特別用來介紹珊瑚礁的一個樣本。在這個圖片,你可以看到珊瑚礁有非常奇特的形狀。非常非常多的顏色,旁邊就有很多的生物在那裏,被稱為海中熱帶雨林。它的生產力非常的豐富。可是你看我們右邊這個藻礁,不起眼。右邊這張圖是退潮後你看到的藻礁。可是就算是讓你有機會深入到水裡面去看藻礁,你也看不到像左邊這麼清楚,生態很豐富的畫面。不過如果你要看珊瑚礁,你可能要穿上潛水衣,可能要帶上氧氣筒。那看藻礁不必,你就在夜邊,這邊有一個一個小水池,我們稱為潮池的。你就在這裡就可以看到不少的生態,很特別。

珊瑚礁是動物造礁,藻礁是藻類造礁,就這麼大的差別。一個是動物,藻類我們有歸類為植物的,我們稱為植物造礁好了。他們就有這麼大的差別。珊瑚礁大約平均一年可以成長一公分,因為他們是用骨骼造礁。那藻類的造礁就不是,它就是在礁體或一些堅硬石頭的表面,是像地域的方式成長、擴散。簡單來說,它就像你在牆壁上塗油漆,一年塗一次。那要累積20幾年才能累積一公分來。所以藻礁之難得,這是第一點──成長的速度非常的慢。跟珊瑚礁不同的是珊瑚礁是動物造礁,它是藻類造礁。

各位看到右邊這張圖的綠色的藻類,它不會造礁。如果你們有到北台灣,東北角那邊有看過老梅石槽,你會發現那邊的這種藻類長的非常好,但是它不會造礁。會造礁的是這樣的東西。我們看到歷史上面,有這樣紫紅色的,這個就是會造礁的殼狀珊瑚藻。看它好像一層蛋殼一樣,這個藻類現在活的正旺。可是一陣子之後,週期到了它會死亡。牠死亡之後會留著這個,你看到的白白的。這個東西就是碳酸鈣,我們說的珊瑚礁,它的骨骼也是碳酸鈣。碳酸鈣這個東西在什麼地方還有?鐘乳石是碳酸鈣,我們的牙齒、牙結石裡頭有碳酸鈣。這些東西,都是會凝固成一個固體的。他們就是這樣,活著的時候是紫紅色的,週期到了死亡,留下碳酸鈣。這個碳酸鈣的上面,可能到了隔年,或另外一個週期又來了。他們就在上面著生,又是一片的紅。然後又死亡,又變成白色的碳酸鈣留下來。然後我們在關心大潭藻礁,桃園藻礁比較靠近乾潮的地方,靠近退潮的地方。我這裡說的是低潮線附近,你就會發現一整片都是紫紅色的,這裡好幾種啊。這是一種顏色,這是一種顏色。東海大學的劉少倫教授,它是做植物。它特地到這裡來做調查。他說他在這個地方,就發現四個植物的新種。其中還有兩種是新屬,所以各位可以想像說,藻礁是一個多麼神祕的地方。既然他這麼一去就找到新種,多麼難得啊。

齊柏林也在2013年之前,拍到了這張圖。這張圖大概是每年4、5月的時候,我們殼狀珊瑚藻長的最好的時候。可以把我們的海岸邊,抹成像擦上胭脂的海岸邊一樣。這樣的海岸奇景,可以是世界自然遺產。這個自然遺產,不單是這樣看去是一個很自然的景觀。包括藻類造礁的結構,加上全球要建造出27公里長的藻礁,是非常不容易。也就是珊瑚礁,通常在熱帶的海岸,你只要有足夠硬的基底,牠就有辦法長出來。水質大概也不會太差,那藻類要造礁的時候呢,就要等珊瑚礁長不好的地方,才有辦法跟牠搶地盤。珊瑚礁長的好,一大片都是。那少部分,比如說環境特殊的,有一些沙子的、水質比較濁了。這時候珊瑚礁長比較不好了,藻礁才有機會在那邊開天闢地的意思。

所以你到珊瑚礁的海岸,一樣可以看到藻類造的局部礁體。但是那都很特殊,局部的點。那我們桃園市27公里連綿的藻礁。這一點就非常難得,可見牠一定有非常特殊的原因。我們跟學者請教後,他們的看法是桃園因為有沙丘地形,讓海浪打上來在退回去,這時候沙子會往海裡面流。所以沿岸附近的水質,就會變的非常的濁。這樣的濁不是髒,牠就不適合珊瑚礁生長。所以早年是珊瑚礁,也很活躍。後來沙丘越來越發達,藻類造礁就越來越強勢。最後建造出27公里的海岸來。

這種會造礁的藻類,分為有節的跟無節的珊瑚藻。會造礁的藻類都稱為珊瑚藻。但是真正能夠把礁體累積起來的,反而是這種無節的。因為這種上面有節的,他們成長之後呢,即使牠碳酸鈣鈣化了。牠是一個突出物,所以海浪很容易就把牠沖刷,變成斷裂,牠無法累積起來。下面這種殼狀珊瑚藻,比如說你剛才在石頭上看到的那種,牠就是黏在石頭表面。牠甚至還有能力,把別的東西也一起交節起來,所以我們在藻礁的結構裡面,有時候剖開來看,裡面可以看到各種貝類,也可以看到像牡蠣的殼。甚至文明世界來臨之後,我們可以在裡面看到保麗龍、酒瓶。這個是有節跟無節殼狀珊瑚藻的分別,可以建造出像各位現在看到的這麼壯麗的藻礁。

那牠到底有多少年的歷史呢?台大海洋研究所的戴昌鳳教授幫我們做了一個研究,那是因為2007年中油對我們的藻礁開腸剖肚,結果被特生中心的劉靜榆博士揭發,揭發了之後全國人民開始譁然。那時候,台灣的人民開始正視藻礁。那因為事情鬧太大了,他們被賦予要做藻礁的調查。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就確認台灣有27公里的藻礁地形在桃園。這張圖上面,大家可以看到北邊這裡是桃園大概竹圍的位置,最南邊這裡是另外一個漁港,叫做永安漁港。那自己在上面看到,有深藍色的,還有紅色的這幾個標示。你可以看到這些都是一根根的柱體。就是他為了要探測這裡的年代,把藻礁鑽探出來去送碳14碳檢。他最後發現到,把它做成這一個圖表。深藍色的這部分,成分是珊瑚礁比藻礁多。淺藍色代表的是藻礁的成分比珊瑚礁要來的多。那深紅色的代表通通都是藻類造礁。所以我們現在來看齁,深藍色這裡看起來都比較長。但是這些深藍色的,大概只有3000年的歷史。那為什麼淺藍色的藻礁為主的,會比較短,而年代反而會比較長呢。那就是我剛剛跟大家報告的,因為藻類造礁的速度非常的慢。

那這一根就是我們過去搶救的觀新藻礁,這一根只有3.35公尺,他也有7500年的歷史。所以你把7500除以3.35,你會發現到20年還長不到1公分。這張圖就是告訴大家,在前幾天,即使我們覺得滿好的天氣,天色都還是藍色的情況下,我們的海邊還是這樣。這裡是沙,在退後之後是沙丘。這些海岸打著上來,然後沙子往裡面帶。所以你們看到,我們沿海的地方,都是濁濁的沙。這樣的環境,珊瑚礁不喜歡。所以這裡珊瑚礁長不好,藻礁才在這裡形成一大片的。

那麼台灣也不是只有桃園有,表面上看到的是藻礁。其實東北角的三芝、石門,台東的三仙台、杉原,墾丁有一個地方叫風吹沙,澎湖外島也有。也就是你有珊瑚礁的地方,有一些地方多少都可以看到一些藻礁。但是要像桃園這樣,整個表面甚至好幾公尺後都是藻類造礁。成分超過百分之50的,就只有桃園。其他的地方,像是三芝石門,表面上看去是。它的寬度可能只有100~200公尺,只有小小一片。厚度大概只有幾十公分。下面其實都是珊瑚礁,因為那裏的水質比較乾淨、比較清澈。只有桃園這個地方,累積了幾千年下來,因為我們這裡有沙丘,就發展出藻礁地形來。那現在確認我們這地方的藻礁,是全球最獨特的藻礁生態系。

在藻礁生態系裡面,連生物學家、研究螃蟹的專家,靜宜大學的一位教授叫做劉烘昌博士,他走遍全球超過10000公里的海岸去做蟹類的調查。他也在墾丁國家公園連續蹲點20幾年。每年都要去那裡反覆的做紀錄,他一直認為桃園的藻礁這一片,不可能有什麼生物。因為他偶爾來看一下,整片都黑漆漆的。第二個他想到的是桃園是工業大縣,聽到的都是污染。這些污染要讓這邊再存有什麼生物,他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他每次想到來這裡,偶爾望一望,大概就是回頭,也不想再踩進去。可是去年六月,我們發現了柴山多杯孔珊瑚之後,他覺得很奇怪,怎麼這樣子的地方會出現保育類動物呢。特地找我們過來陪他,連續3天蹲點在那個地方。最後他下了一個結論,大潭附近海岸的藻礁,這裡的螃蟹豐富度遠高於墾丁國家公園的潮間帶。很驚人吧!我們這個地方30~40年汙染之下,不管是數量還是種類,都比墾丁國家公園的潮間帶還要多。這裡可以說是生物的天堂啊,現在各位看到的有八種螃蟹,是那裡常見的螃蟹。劉烘昌博士從去年到現在,他已經在這裡找到33種螃蟹。

在地有一位姓葉的先生,他說已經找到60種螃蟹了。光螃蟹的種類就有這麼多,非常驚人。那左上方大家看到的,就是凶猛酋婦蟹,是那裡比較強勢的物種。你去到那個地方,白天不太容易看到牠,白天的光線很好,牠很快就可以感應到你,就可以躲到洞裡。少數有一些來不及鑽到洞裡的,你就有機會去逗牠、玩牠。但是到晚上,牠們就會沒有警覺性。我們去年大概辦了7場的夜觀。每一次夜觀參與的人,都是驚叫。因為他們要在生活裡面,看到這麼豐富的生態,大概是太不容易了。這是凶猛酋婦蟹,如果是夜觀的時候,剛開始看到第一隻,你會很驚奇。看到第二隻、第三隻、看到要走回來的時候,好像隨時都可能會踩到牠們的時候,你就會覺得很厭煩,好像家裡廚房的蟑螂一樣。他們就是這麼大隻,比牠大。

上面這隻叫做黑點綠蟹,寬度大概是0.6到1公分那麼大。非常的羞澀,等一下應該是有個影片。右邊那個叫肉球皺蟹,左邊這個叫達氏短槳蟹。短槳蟹就是我們說的蟳仔,我們常常吃的蟳仔。中間這一隻很特別,2012年6月8號,我那一天是到縣政府跟副縣長見面,結果約要見面,沒見到面。我太太跟另外一位當地的葉先生,他們發現到了這隻並拍了下來。就問我,這是什麼螃蟹。我馬上去查台灣螃蟹的書,一查也查不到。我們就問劉靜榆博士,是劉靜榆博士帶我們去認識藻礁的。劉博士也說他沒看過這隻螃蟹,再去問台灣現在在基隆海洋大學的螃蟹權威何平合博士。他說這隻我們曾經抓到,在墾丁的海岸。我們也做了標本,可是我說,為什麼我們就查不到台灣的物種呢?他說,我們就只有那一次抓到。我們也不敢保證牠在台灣有棲地,有繁殖的紀錄。因為你要說這隻螃蟹是台灣的物種,你不能說遠遠一隻船丟下一隻螃蟹,你抓來就說是台灣的物種。你也不能說你到海鮮店,隨便吃了一隻螃蟹,這就是台灣物種。你必須要確認他有棲地,有繁殖紀錄。那我們就開始很認真的去找牠。可是當年我們每一次,甚至動員一次10幾個人,結果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有人突然叫一聲說我看到了。後來他就說不必來了,因為又鑽到洞裡面去了。牠就是躲在狹小的洞裡面,然後只要稍微有動作,牠就鑽到洞的更裡面,讓我們根本都找不到。

後來第二年開始,我和我太太、還有葉先生是用非常慢的速度,一旦感覺有可能是他們居住的洞穴,我們再放慢腳步,再把燈光更慢的移動,我們在某一個晚上終於找到他們。在一個晚上終於看到了30隻,有大隻、有小隻。原來牠叫做細足鈍額蟹。全身的八肢都非常的細長,右邊那個是正直愛潔蟹。左下方白紋方蟹,中間下方那隻叫日本岩瓷蟹。日本岩瓷蟹也值得介紹,現在在我們那個地方要找牠,一點都不難。在消波塊下面,石頭一翻開來,就好多在那邊爬來爬去。牠很特別,我們一般螃蟹的大螯腳是用來吃東西,用來打架的。上面的那些都是用來吃東西、打架的。這一隻螃蟹,牠的螯腳大到舉不大起來。舉不起來,行動非常緩慢,所以牠不可能用這個大螯腳去找東西吃。那要跟人打仗,因為都舉不起來了,要怎麼跟人打仗,所以幾乎是沒有什麼用途。這麼大的螯腳,到底用來做什麼呢?我們用一個影片來跟大家介紹。右上角那個是唐白鷺,牠是國際二級保育類動物。本來在我們桃園觀心藻礁附近都很常可以看到。曾經有一個攝影家說,他一眼望去,超過300隻唐白鷺在他的眼前,就在那裏覓食。可是這兩年我們再去看,大概看到的都是0隻。也就是說,我們那裏的生態確實是急速的下降。這幾年我們桃園的工業汙染,確實滿嚴重的。

這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劉烘昌博士,他後來在臉書上寫下,大潭附近海岸藻礁的蟹類豐富度遠高於墾丁潮間帶。那這裡有很多的螺類,像整個上面那一排叫珠螺。珠螺就是牠這個孔蓋往內縮了之後,會像一個珠子一樣。那右邊這張圖,是當地的葉先生,東抓西抓之後就抓了這麼一堆給我們看,非常的多。左邊中間這隻叫蚵岩螺。蚵仔,岩大概就是指牠們的生活習慣在岩石上面。蚵岩螺就是專門吃蚵的螺。蚵就是我們說的牡蠣,那個牡蠣的殼其實是滿厚的。這種螺是專門吃牡蠣的螺。這就有意思了,我google上一打蚵岩螺,我看到了一串字嚇一跳,那時候我還沒真正的認識牠。牠說蚵岩螺會發出一種酸性的物質,配合牠鋸齒狀的舌頭,把牡蠣殼鑽出洞來。鑽出洞還是吃不到牠,牠那個酸性的物質,會繼續的滲透進去,把裡面的牡蠣肉化為果汁狀,然後吸食。我當然不信啊,沒有看過的實在難信。

我們後來就有一次的機會是這樣子,這是另外一個畫面,下面還有畫面。這周圍兩邊都是蚵岩螺,中間這隻是珠螺。我們那邊要看到牡蠣,要到消波塊附近。真正藻礁要看到牡蠣不太容易。所以他們有一些吃別的螺,這一次我跟幾個大學生走著走著就看到了,因為我們常常看到這種景象啊。就是牠們找不到牡蠣吃,就找其他的螺吃。下面這隻是海瓜子,蚵岩螺爬到牠身上,我們過去都是抓牠,還要撥開來,但是也沒看到什麼特殊啊。這次想要把牠撥開來,結果一碰到就脫落了,原來牠剛剛吃飽,驚人吧。像電鑽鑽過的洞一樣,再想一下,就像我剛剛說過的,牠們會釋放出酸性的溶液,配合鋸齒狀的舌頭,鑽出這樣的洞。牠們是這樣子在吃東西,我們才知道原來海邊有這麼奇妙的生物啊。

我們後來也常常會去google上面找各種生物,牠裡面也有一種,我們最近在大潭藻礁發現的芋螺。芋螺其實過去在大潭藻礁也很常發現。可是這幾年我們都沒有在藻礁附近看到。今天看到一次,據說現在如果有芋螺現在都要上萬元,牠就有那麼特殊,因為牠需要非常乾淨的水質。可是我們那裡就看到一隻。芋螺,芋頭的芋。牠們如果看到附近有牠們要獵取生物的時候,牠會射出像毒箭一樣的東西,算是神經性的毒素,讓對方瞬間麻痺、不會移動。然後牠的身體就會有一個膜狀的東西,把牠整個包覆,然後把牠吞掉。這你在google上面可以查,芋頭的芋,芋螺。因為有很多地方,人家都有拍這樣的一個影片,在實驗室也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現象,非常有趣。包含還有很多,中間那個叫笠螺,斗笠的笠,一看就很像。那右邊那隻叫花冠海燕,其實就是阿嬤都知道的派大星。因為阿嬤都會陪孫子看海綿寶寶。左下方這隻是蛋螺,中間下面這隻是石鱉。小小朋友眼睛亮,因為這個陽隧足很小,牠中間那個像圓形的身體狀,大概都不會超過一公分。所以牠的管足有一個細細長長的,不太容易看到。小朋友的眼睛亮,牠們就會找到。我們今年也看到了好幾次,這個是今年拍到的幾次-不同顏色的派大星。

那今年有一次是小朋友在夜觀的時候,每個人都找到,就通通把它集合起來。哇,一次30幾隻通通拍下來這樣子。這是我們那邊的特色,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海星。那這海星還不只有5隻腳的,你看這一隻是幾隻腳?6隻,我們曾經拍過10隻腳的。藻礁是有很多功能的,他現在被譽為全球最獨特的藻礁生態系。這是具有世界自然遺產價值的地方,我們認為他一定可以保留。為什麼我們會這麼強烈,政府會一直強調能源一定要轉型,我們還是堅持他們不能在這裡開發的原因。那他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那些多孔隙的環境,就是可以住很多小動物的地方。你到海邊一片的沙灘上面,你要看到生物不太容易。因為沙子被海浪打來打去,你要有魚在那裏覓食不太容易。但是你在藻礁這種多孔隙的環境,你就到處可以看到。後面我們還有一些影片。

他也是一個基因庫,如果各位剛剛有看到我說,一張圖上面可以找到四個星種,你可以想像這地方的環境是很特別、很特殊的話。世間各個國家的人只關心珊瑚礁,卻不知道有藻礁的。現在如果我們能夠把藻礁好好發揚,把牠的資訊傳播出去,將來會有非常多的國際學者要來這裡做研究。因為太特殊了,可是我們自己的國家不珍惜。也就是在這地方那麼特殊,有一些特殊的物種,你這樣的環境消失了,這個物種可能就在地球消失了,我們稱他為基因庫。那這個多孔隙的環境,也是天然的消波塊。海浪打上來,觀音有一個燈塔叫做白沙岬燈塔。一般的燈塔,像漁港的燈塔,都是在指引漁港入港。我們那個燈塔,是警告船隻不要靠近海岸。為什麼?因為這些藻礁是礁體。你沒有注意呢,漲潮的時候你看不到牠,是退潮了之後你才知道。如果你太靠近牠,你就會觸礁,會翻船的。

這個地方蘊含著很多地質、地層、氣候變遷的面貌。那它現在是很多國中、國小,老師會帶他們去做環境教育的地方。那就未來的經濟產生來說,我們認為如果這裡成為觀光休閒的地方,好好的去把它的資訊蒐集好,未來國際的學者要來這裡做調查,成為一個觀光的地方,前途不可限量。我只是在想台灣到底有沒有這樣的福氣,吸引世界各國的學者來?那就藻礁這裡的動物生態來說,2013年的一群學者來調查,這裡有129種動物,我認為是不止啦。光是螃蟹就超過60種的話,那動物絕對不止這麼多。至少有個數據我們可以感應,台中有個高美濕地,香山濕地在新竹,他們的調查,簡單來說,這裡的動物的密度是高美濕地的5倍,是香山濕地的8倍。如果高美濕地都是大家搶破頭要去看的,每年遊客超過40萬人,我們觀音桃園的藻礁,不是應該有更多人來嗎?但是我們在地就是一直沒有把這個地方推廣出去。這背後的原因,我們後面會交代。

我們來看一些影片,來看一下藻礁實際的樣子。讀影片慢一點,這裡放六個影片,第一個是藻礁,其餘幾個都是生態、動物的為主。這個等待有點久,大家忍耐一下。這個是直接在資料夾的影片,來了。各位現在看到的就是藻礁的表面,在這邊看到的紫紅色的,就是會造礁的殼狀珊瑚藻,這個是在比較低潮線附近。就海水跟陸地,藻礁交界的地方。你就可以看到紫紅色的造礁藻類,這裡大概就超過50%以上的覆蓋率。然後在中潮線、高潮線附近,這一些你可以看到的紅色、綠色的藻類,這個是不會造礁的。綠色的就是我剛剛介紹的石蓴,紅色的大概是一些沙菜,或者是真胞藻類,這些雖然不會造礁,但也把藻礁點綴的非常炫麗。這個叫六斑二齒魨,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河豚。到晚上的時候你去看,他們就是傻呼呼的。我們在拍著他們的時候,手就可以摸到它。這是我們當地拍到藻礁裡面的章魚,去年也發現到跟這個不一樣的章魚,還在判斷它是不是新種。沒關係,我就看下一個。

這個叫豹斑章魚,牠上面有藍色的星點。聽說藍色星點越鮮豔,代表神經毒素越強。所以當地漁民是不吃這樣的章魚的,牠是有毒的。那在這樣的海邊,會看到像這樣的角眼沙蟹,牠看到人類會躲,現在在躲天敵。牠覺得躲了不錯了,很安全了。然後在沙灘上,我們也可以看到像這樣的房間,我們叫雙扇股窗蟹,牠吃沙子表面上的有機物。那不要的沙子就滾到旁邊,形成一粒一粒的沙球。那個沙球我們稱為泥糞。現在在抓癢,大概是有沙粒去夾到牠的螯腳之間。這在打招呼,有人要來陪牠嗎?很多螃蟹都有這樣的動作。這真的要常常去海邊,你才能看到這種有趣的現象。這是一種管蟲,這種蟲我們後面會有影片。如果他在在水裡的話,這個黃色的部分展開是像羽毛狀的,非常美麗。我們最後一個影片會介紹。這是派大星,這是原來拍的影片10倍速度加快,你看到牠好像在移動。這支海參的口觸手,周圍你看到很多的小魚、小蝦。所以我們說這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中間這隻是蝦猴,中間下面這隻是海葵。這是海扁蟲,大概就是我的小拇指這麼大。非常奇妙的姿勢在前進,把一群大人通通都吸引了,忘情著驚叫起來。在這裡有兩種螃蟹,這是第一種,這個叫做達氏短槳蟹。我們現在看到牠身體下面,已經有一條被牠夾死了。然後牠的大螯腳,也夾了另外一條魚。照說這些其他的魚類,應該要把牠當兇猛的動物,要躲牠才對。可是這些魚為什麼還是繞在牠身邊呢?小小朋友會不會打我,牠們要救牠的同伴。然後小學三、四年級慢慢有食物鏈的概念了。他們可能會想到,這個可能是禿鷹在等獅子、老虎吃牠們剩下的東西。譬如說這隻魚被牠們吃著吃著,就有一些碎穴可以吃。可是這麼多的碎穴,真的會有這麼多的魚等的到來吃嗎?

不是,這是一隻母蟹。牠一次試卵要釋放出20000-25000個卵。太驚人了齁,20000-25000個,那一次釋放出來,這個小魚吃這個是超級美食。所以他們就圍在這個周圍,我們繼續看,沒有好怕的,就是我吃你,我才能活下去。你也吃我,大自然界這樣子的現象是很常見的。那這是一隻達氏短槳蟹,牠在吃寄居蟹。牠的螯腳會伸到裏頭去夾肉。有個晚上,我們就當達氏短槳蟹的證婚人,好小的一隻,這個其實也是短槳蟹類。牠看到天敵應該是要躲才對,結果牠們很倔強的個性,就跟我們對峙。這個凶猛酋婦蟹的晚餐-是章魚。可見這個章魚就很小了,大概就我拇指頭大。那凶猛酋婦蟹現在正在啃食藻礁。藻礁上面有鈣質,可以增加甲殼的硬度。所以我們現場聽到牠吃東西的聲響,剛剛那是一隻蝦虎。這隻凶猛酋婦蟹想要吃海參沒吃到,現在想吃牠。結果這隻蝦虎,從水裡面竄到空中,劃過我的腳毛,那時候我穿短褲。把我整個人都震驚的嚇了一跳。把我整個人嚇的差點倒過去,但那一剎那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我就覺得那就叫天人合一吧,非常美好的感覺。我們在海邊就是因為認識了藻礁,整個生命都有不同的感受。這是一種叫正直愛潔蟹,牠是有毒的。剛剛跟大家介紹的叫日本岩瓷蟹,大螯腳。螯腳大到比自己的身體還大。沒辦法吃東西,沒辦法靠牠打架。那牠大螯腳要做什麼呢。原來螃蟹不是只會橫著走,我們小時候如果老師考試要考螃蟹怎麼走,那只要不是答橫著走的,都要打屁股了。現在慢慢知道螃蟹也有會直的走的,那這一隻螃蟹牠會倒退的走,牠這個大螯腳是有特殊功能的,如果一旦碰到很緊急的時候,牠可以瞬間往後用力彈跳之後,把自己的大螯腳割斷。那樣的割斷呢,大螯腳會強烈的抖動,獵殺牠的會去追逐那個大螯腳,然後牠自己就偷偷溜走了。牠是用這樣的模式,來躲避牠生命的危機。牠有點像蜥蜴的斷尾求生,是很有趣的。

這是日本岩瓷蟹,這是剛剛跟大家介紹的黑點綠蟹,我們蹲在那地方拍牠,因為牠很羞澀。才剛剛要拍牠,牠就鑽到洞裏面去。那只好蹲在那邊等,三分鐘之後再拍。沒有出現,再拍,沒有出現。最後終於出現17秒鐘,這是那其中的17秒鐘。這是當年拍到的細足鈍額蟹,那句話是他講的。很難得看到這麼漂亮、鮮豔的螃蟹啦。這還不是台灣物種,後來我們有請何平合博士來查,牠那一隻拍到了半隻身子。這是唐白鷺,你看牠吃東西的那個型態,很特別齁,牠是偎著頭在吃。2012年7月23號,那一陣子呢,也就是2012年從3月開始,我們請劉靜榆博士來教我們認識藻礁。他幫我們做了兩天的研習,白天研習就是認識藻礁,然後討論、播影片。晚上就去夜觀,我記得當天是10度的低溫。那當然在那裏看不到什麼生物。第二天早上又去晨觀,因為潮水如果晚上今天晚上是乾潮,明天大概7點20,7點25分是乾潮。所以只要晚上去,隔天一大早一定又是乾潮。第二天一大早又去,去完回來又馬上上課。連續兩天一夜,經過那樣之後呢,我們開始發現原來我們藻礁是這麼有趣的東西。大概只要碰到傍晚是乾潮的時候,我們就會去夜觀。

 

7月23號的晚上,那一次6月8號我缺席了。他們拍到了細足鈍額蟹。7月23號的時候,我要去,他跟我說我今天累了,我不想去。可是後來我回來把這個影片給他看到了之後,他就後悔了。因為我們真的在比賽誰看到的多,誰看到的更有趣這樣子。我們那一個晚上就把燈打在一個比較大的潮池裡面,那燈一打下去,就發現有一些像魚的游到那邊去,後來仔細看是蝦子。一群一群的蝦子就圍攏過來,我們的燈往哪邊移,他就整批的往哪邊靠。他們就有趨光性,後來就發現到了,我們固定著燈,他們就一直繞在這個地方。因為太多了,擠來擠去就擠成像你現在看到的這樣子-像颱風的雲系一樣。所以我們後來稱這個叫做蝦雲。我們大概拍了9分多鐘,拍到手都痠了。我們手其實常常,隨時都一把去撈,一把去撈。一把撈就好幾百隻、好幾千隻的蝦子。那大概整池的蝦子都跑來那裡,太過癮了。那前面看到的大概都是藻礁比較美麗的那一面,我下面跟大家報告的就是牠的哀愁。

有世界遺產價值的地景跟牠的生態系,在台灣是不被重視的。從早年就被開腸剖肚這件事情,這是2007年5月14號,特生中心的劉靜榆博士,他們其實在4月就去到那裡,看到他們要開工了。就跟他建議說,你不要在這裡開啦。你往南150公尺,新屋溪河口的舊河道。舊河道因為河流不斷的沖刷,那地方藻礁長不好。那地方正好有個缺口,你們把路線南移到那個地方,就不會影響到藻礁。結果工程人員跟他說,好,我們會向上報告。可是過了兩個禮拜來看,已經挖成這樣子了。那就是整個被開腸剖肚,整個被挖掉了。所以那件事情引起全國的公憤。中油後來只好道歉,再請台大的教授來做藻礁研究。我們確定今日桃園有27公里的藻礁地形。這個到底是因禍得福嗎?我想不是,就是藻礁要再被人類認識之前,牠要經過的劫難就是這樣子。這是劉靜榆博士最早來搶救牠。2014年,我們桃園縣政府又准許一家叫做亞東石化的去開,牠們為了在這裡做一個簡單的碼頭,他們為了要載送這麼大的器械,他們說由公路進來可能會影響交通什麼的,後來縣政府就准他們在這裡做一個臨時港口。然後這裡就要做一個河道、航道,讓船可以進來。結果這裡一挖開,下面都是藻礁。

這件事情,我們當然抗議縣政府。我們抗議縣政府的時候,當時還在當市長候選人的鄭文燦跟我們一起來抗議。所以,我們一直把鄭文燦市長當成我們的夥伴,那後來我們當了市長,當然就可以高枕無憂了,這是後話啦。前面那兩個,一個是開腸剖肚,一個是直接活埋。像現在這些海岸的建設,原來這裡都是藻礁啊,現在你用混擬土把牠埋掉了。一埋了,這些多孔隙的環境就消失了,就不再是動物的家了。那整個生態系,也因為這幾個突堤就被隔斷了。但是即使被隔斷,我們可以說這裡的蟹類豐富度,還比墾丁潮間帶高。可以想像,如果沒有這些去搞壞牠,沒有汙染這樣去傷害牠,那這裡的生態會是多麼豐富呢?

我要說那個豐富呢,當地人說他們小時候吃龍蝦是當零食在吃。你信嗎?你要信,真的。經常抓到啊,抓到賣不出去要怎麼辦,那就隨便炒一炒,小孩子吃啊,就是這樣子,當零食。他們小時候也常常看到馬糞海膽啊,各種奇奇怪怪的海馬都有,現在要去看不太容易。不過今年看到了另外一種海膽,叫冠棘海膽,後面有影片。那這個是活埋,除了這樣的建設把藻礁給活埋之外,這個我們稱為突堤的,向海裡面伸展進去的堤防,我們稱為突堤。突堤會造成另外一種效應,如果海流,譬如說我們那邊東北風比較強,海流是由北向南的話,這一邊會淤積,然後南邊的會侵蝕。不管是淤積或侵蝕,其實對我們的地形都不好。可是人類為了要有港口啊,可能有的時候還是不得不啦。可是我認為在藻礁去做這個,絕對是不好的。那下一個就是工業汙染,各位看到的,我們沿海的工業區有這麼多。這些工業區,如果沒有控制好,這些汙水就直接排到大海裡面去。我們桃園還有很多小溪流的邊緣就是工廠。那些工廠就把髒水排到大海裡面去,排到溪裡面,流到大海裡面去。桃園根據環保局的長官跟我們說,登記的合法工廠超過一萬家。他們說,不合法的比合法的還要多,所以你看,如果我們有超過兩萬家的工廠,其中只要十分之一,不按照正常的排放,每天晚上超過2000家在偷排廢水。所以我們的海岸,怎麼好的了呢?

這個是觀音工業區排放出來的廢水,這一條溪叫做樹林溪。紅色的水來,藻礁是紅的。黑色的水來,藻礁是黑的。這一帶地區,我們幾乎沒有看到生態。這一帶的藻礁,雖然牠是多孔隙的環境,但你看不到生態。所以我們那時候就開始搶救藻礁,那時候叫搶救觀新藻礁,就是在被中油挖掉的這一塊附近。我們當時以為藻礁就是剩下這裡有生態,就是搶救觀新藻礁。這就是特生中心的劉靜榆博士。我們在2012年的4月24號,那時候就在立法院開了公聽會。這是國民黨的陳學聖,那時候就來挺我們。那時候的執政黨是馬英九沒錯。這是民進黨的田秋堇立委,當時中央是馬英九執政,所以民間的反對黨反而很積極的在守護我們的環境。這是民進黨的田秋堇,這是民進黨的吳宜臻。這是民進黨現在的文化部長,那時候也是當立委,她叫鄭麗君。這位是當時親民黨的立委,一位作家很有名的-張曉風。5個立委一起來共同來開公聽會,要求要開自然保留區。當時農委會林委會的保育組組長,還親自答應我們說,如果桃園縣政府不劃設為自然保留區,我們兩個禮拜內可以劃設。結果後來這件事情一直拖,後來發現中央不敢介入,地方的權限很大。那在狀況很膠著的時候,就有一件跟台南人有關的事情,非常感人的事蹟就出現了。那時候大概是2013年,我們大概已經搶救了一年,說實在的,我那時候已經筋疲力盡。因為我們對於公部門,到底有什麼樣的權力,而我們人民知道了這樣的困境,又要怎麼突破。我們都還沒有什麼方法,大概就偶爾發個新聞稿、報紙去登一下。結果有一天,一通電話打來。

「潘老師,我可以帶著我的小朋友,」他先是說,「你可以到我們學校跟小朋友做藻礁的分享嗎?」我那時候已經在桃園幾個學校去分享過,因為那時候有個桃園教師會,滿用心的,推介我去學校談這個。那時候頂多也只是三、五個學校而已。所以一聽到這個消息,我當然非常高興。我說,可以啊,沒問題。結果他說,我們在台南的南大附小。我這時候就真的是愣住了,台南耶,250公里外,你們確定沒有搞錯嗎?他們說,沒有錯。我們非常歡迎你來,我們學生非常歡迎你來,非常熱切的期待你來。

所以那一年大概6月4號還是5號,我到了台南的南大附小,幫他們的5年級學生上了一堂藻礁的分享。分享過了之後,這個學校的張老師,就是剛剛帶我來的張老師。他很厲害,我後來都故意糗他說,你很會操作媒體。他很厲害,他就鼓勵他們的小朋友發起一人一信,寫信給總統。他認為只有透過這個方式,把這個議題炒大,吵到連層峰都知道,才有可能解決這個問題。他就自己做了一些信箱,然後郵筒齁,全校那個時候有600個人,600多個小朋友,一個一個去投入信箱。他因為消息這些呢。他過去就做了很多,你不能說是操作啦。他到現在還是這樣。他們想要去哪個地方,做一個教學的活動。他就會把新聞稿發給那個記者,所以你經常可以看到南大附小張景傑老師在辦這些教學的活動。

那一次呢,連電子媒體像台視、公視、甚至TVBS都來現場拍了一些,這個消息一來,大概6月12號他們辦這個活動,總統馬英九就說「馬上辦」。這個「馬上辦」3個字,我們一聽當然很高興啊。我們也發現啊,原來姓馬的人可以說馬上辦。這個事情我們要求要劃自然保留區,桃園縣政府認為自然保留區的規格太高了。我們來劃野生動物保護區就好。我們就跟他們爭,就說這個一定要自然保留區。但是馬英九說馬上辦,但是又沒辦。所以他們發現到,六月有了這麼大的消息,中華日報頭版,也沒有好結果,他們決定發動第二次。他們就在10月20號、21號兩天,把他們的學生,大概湊了2個班,80個人左右。加上學校的校長、主任,他們說要一起看藻礁。他們也發新聞稿、報紙也發的很大。

那一次呢,出了一個小小的意外。因為當天的乾潮是傍晚和清晨,那他們一早從那邊來,不可能一早就去看藻礁。所以只有傍晚可以看到藻礁。早上時候要做什麼呢,早上時間他們就帶小朋友去看桃園大圳的灌溉系統,讓學生去了解那些水資源的運用。結果在其中一個很特別的環境裡,有一個小朋友跌倒,頭破了,縫了4針送到醫院去。其他小朋友下午通通都到藻礁區,到了傍晚,天黑了,也夜觀看到好多生物。每一個小朋友都好興奮。這個小朋友就躺在署立桃園醫院打點滴,到夜晚回到跟他們一起到民宿的時候,還是愁眉不展。老師當然很心疼啊,特地把他們從台南帶來,這個小朋友撞破頭。藻礁沒看到,要怎麼辦?就安慰他說,沒關係,明天早上我們會去石滬。新屋那邊有一個石滬,石滬那邊也有局部的藻礁。雖然不發達啦,還是可以看到。這個小朋友總算有一點點的喜色,覺得還有機會看到藻礁。那媽媽呢?是跟著去的。媽媽就說,你今天都沒吃東西,那我還煮個麵,你明天才有精神,一起去跟大家看藻礁。

誰知道麵吃了兩口就吐了,那媽媽就緊張了。是不是你腦震盪還沒好?這我不放心,我要先帶你回台南,這地方的醫師可能有問題。他們雖然把孩子帶回去,但老師就更難過了。本來還說明天可以看石滬,可以順便看藻礁。現在連這個都看不到了。所以,老師後來就跟媽媽講,媽媽,我答應你。過幾個禮拜,只要潮水適合,我會單獨帶小朋友來看藻礁。媽媽就帶著小朋友南下了。第二天,他們就去石滬,也是很快樂,那裡也是可以玩水、抓魚啦。第三天,也就是禮拜一上課了。每節下課,都有小朋友來問,什麼時候要帶他去看藻礁?這一節課來幾個,下一節課來幾個。老師都說沒空、等一下再回答你們。最後只好對全班公布,如果我帶小朋友去,願意跟他一起去的舉手。全班都舉手。老師自己也很感動,所以他們自己又設計了另外一個。

過去他們去看的是這一片,這個是有生態的,他們這次就設計在一個被污染很嚴重的,就是你剛才看到的被污染很嚴重的樹林溪口。被汙染的看不到生態了,他們還做了這一些看板。呼籲成立關心藻礁自然保留區,這個新聞稿一發出去,也是當地的報紙通通都是頭條。地方版的頭條又把藻礁炒了一次,那他們還很感性的把這次的旅遊,取一個名字叫愛與友情的藻礁溫馨浪漫之旅。很有創意的老師,等一下他大概還會來接我。我們就這樣成為好朋友,這幾年來,他們在兩個月內就來兩次,到藻礁。後來第二年,因為我們每年都有辦藻礁健行活動,完全民間的,沒有拿過政府一毛錢。第2年5月的時候,這群學生他們又來。他們在8個月期間,到了我們藻礁3次。我們現在桃園的學生,到現在還有人一次也沒去過藻礁,但是南大附小250公里外的溫情,我們永遠難忘。

也是因為有了他們的來,所以感動我們當地幾個學校。第一個就是復旦中學,復旦中學是私立的學校,比較沒有受公立、縣府的管制。所以他們改比較自主性的來做,他們捐款了10萬塊,學生、家長這一些自動捐款。那像中大壢中也是主動來幫忙。長庚大學一個社團知道了這個訊息,他們也把一些二手交流剩餘的款子寄過來。所以我們搶救藻礁,一直都不缺錢。像我們當地的一個中研院院士,就在大潭附近,我們每次只要辦活動,他就捐兩萬,所以我們一直都不缺錢。那後來觀新藻礁還是沒辦法劃為自然保留區,它是劃為野生動物保留區。大概行政單位想怎麼做,我們民間很難去抵抗他啦。不過現在回頭來看,不管是自然保留區還是野生動物保護區,其實他們有一個最重要的機制-劃了什麼保育區之後,這個地方已經不能夠再開發。這個很重要,所以我們未來已經不在乎大潭藻礁要劃什麼了,你只要給我法令保護就好了。

接下來就是從前年年末開始,我們搶救了大潭藻礁。這就是最新的、也是藻礁最嚴重的一次劫難。大潭藻礁它碰到的是什麼困擾呢?這個地方叫做觀塘,觀音的塘尾地區。這個地方早年,大概在1996、1997的時候,就被當時很有名的東帝士集團買下了這一片海岸的地。這是很奇怪的事情,國有地通常是只租不賣。但是東帝士的陳由豪政商關係好到可以把這一片海岸,232公頃的地買下來,買了多少我不知道。後來他轉手給中華開發公司,10億元左右。這個地方預計要做觀塘工業區,整個外圍是一個港,叫做觀塘工業港。工業區裡面,除了這裡有儲油槽之類的,這個地方是做石化專區。這裡通通都是藻礁。那這個儲槽,目的就是要把天然氣引進來之後,輸送到附近的大潭電廠。大潭電廠大概是從2006年開始運轉的。那他們就是期待能夠取得大潭電廠天然氣的供應權。1次25年可以有4500億的商機。當時他們企圖心非常強,可是呢,2001年開工了,2003年招標居然輸給中油。輸給中油,中油本來也可以利用這一塊跟他合作啊。天然氣接收站就在這裡不是很好嗎?可是中油不跟他合作,中油自己表示1994年董事長就有表示過觀塘地區海象不佳,潮差過大。天然氣卸收的日數過少。不適合,中油當時是因為這樣的理由不跟東鼎合作。後來東鼎就把它的股權賣給中華開發公司。中華開發公司在2年前,2016年的11月18日開董事會,把它賣給中油了。賣給中油22.8億元,超過一倍的價錢。你就可以想像這背後有多少的官商之間的糾結。

那如果是被它這樣全面的開發不得了,位置上我大概跟大家報告一下。這個是竹圍漁港,也就是永安漁港。那你現在看到紫紅色的區域是有保護的。這個是觀新藻礁,在2014年7月7日宣布為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那北部的這邊有一段叫做許厝港溼地。這是野鳥協會在2011年就已經通過,由內政部營建署通過為國家級的重要濕地,那其它就還有13公里左右,正好是一半沒有被保護。那沒有被保護的部分,我們現在正在搶救這一段深綠色的叫做大塘觀塘藻礁。如果這個地方被開發了,將來它的堤防可以做到這麼大。這個突堤效益會造成北邊的白玉藻礁會被沙子整個埋掉。原來的藻礁會完全被沙子埋掉。南邊會繼續的被侵蝕,這個死角也會持續的被沙埋。這裡的侵蝕,我們懷疑連永安漁港都會受到侵蝕,將來也可能都會受到破壞。但是這些所有的影響,在環境影響評估裡面,都說影響輕微。他們所有的答案都是這樣,影響輕微。然後就說要找成功大學的水工實驗所,數據一來,就說影響輕微。可是成功大學一位教授來跟我講,它把資料送去給中油的時候,中油跟他講說,這個資料這樣不行,你們要改。他們給我的資訊是這樣子的。所以你會發現台灣已經不是專業在決定我們的政策,而是政治在決定我們的政策。

那實際上大潭藻礁是怎樣呢?你現在看去這一片就是大潭藻礁。天氣好的時候,非常的美。遠遠看是黑漆漆的。走近看你會發現有很多凹凸不平,多孔隙的環境。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潮池,這潮池你們有什麼東西呢?你可以看到的是殼狀珊瑚藻,長的非常的旺盛-整片紅的。然後這裡光是潮池裡面,就有很多釣魚的人會去釣,這裡發現至少四種的石斑魚。上面那種體長超過30公分。然後他們發現了裸胸鯙,這是去年東海大學的林惠真老師的團隊。他們這樣做了一陣子下來,把附近的形式跟潮池的位置這樣做了評估。它們認為在這個地方,你可以看到1200隻以上這種叫做裸胸唇的。這個裸胸唇大概多長,我的手臂那麼長。比我的手臂還粗的,其實叫鰻魚啊。這裡面你看到的是一種、兩種、三種。那後來我們在地一位台大海洋研究所上戴昌鳳老師課的,叫做黃文騫,他今年9月的時候又再回頭去拍。他又發現到了三種裸胸唇。所以非常確認這個地方,這種頂級性的掠食性動物是非常多的。那頂級性的掠食性動物在這裡數量這麼多,代表的是什麼意義呢?代表的是這裡的生態非常豐富而穩定。所以藻礁該不該保護,絕對該保護。尤其是工業汙染這麼多年之後,他還呈現出這麼讓人驚訝的數據。我們實在沒有權利拋棄牠。這個叫凶猛酋婦蟹的,光是凶猛酋婦蟹,林惠真老師評估這裡超過58萬隻。一種螃蟹而已喔,單一的物種。這種螃蟹還不是那裡最多的螃蟹。那裡最多的,照我們的判斷,應該是像我們常常可以看到的,很小隻的,我想不起名字了。我們在那裡還看到軟珊瑚,比較少見的軟珊瑚。然後我們看到這個叫柴山多杯孔珊瑚,去年6月由陳昭倫博士發現。他真的是覺得很奇怪,這個動物會成為一級保育類動物,其實是在20幾年前,他在柴山、中山大學附近去找到的。最後經過20幾年這樣的醞釀,在去年的5月才由農委會公告為一級保育類動物。沒想到藻礁在6月就發現到了他們,而現在在柴山那裡的柴山多杯孔珊瑚呢,數量已經少到幾乎要消失了。沒想到大潭出現了,我們這樣算,已經有60-70個族群,每一個群體可能是幾百個,至少也不算多啦。但至少也是台灣柴山多杯孔珊瑚最大的集中地方。非常漂亮的東西,他大概是多大。他每一個個體大概是0.3公分,就這麼大而已,這個是水中相機把他放大出來的。這個叫做紅肉ㄚ髻鮫的,他是國際IUCN,國際自然保育聯盟被評為瀕危物種的。我們現在在國際漁業協定裏面,大概被列為黃牌。如果我們因為這件事情,今年6月發現牠的時候,大概都是40來公分的,就是幼鯊。到了9月份,一次捕捉上百條,居然都已經70幾公分了。很明顯這些幼鯊長大了。大潭藻礁就是這一些紅肉ㄚ髻鮫的育幼場。

這個在國際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訊息。但是我們把這些資訊給環評委員,所以環評委員在今年7月3日,牠們最後做了一個決議,專案小組把這個環評案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意思就是說不准開發。因為這個地方有一級柴山多杯孔珊瑚,你們所做的那些因應對策,都沒有辦法迴避藻礁和這些動物的影響。7月3日,專案小組是做這樣的決議。所以那一剎那我們以為打勝仗了。這是今年7月15日、16日,小丘多彩海蛞蝓-全台灣第一筆資料。過去從來沒有在台灣的沿海,出現這樣的海蛞蝓。那我們就來看一些影片。

這個是柴山多杯孔珊瑚,水在那邊搖晃,可以看到他們的觸手在動。一樣是柴山多杯孔珊瑚,但這個比較特別。柴山多杯孔珊瑚是腔腸動物,牠的嘴巴跟肛門是同一個。那這次正好拍到牠們張開嘴巴來的那樣子,我們看這隻,稍微動了一點點。在最後的時候,會有比較大的張開現象。記住喔,他們只有0.3公分大。看到了齁,很難得,我們在那裡拍了那麼多次,就是這次有看到他們有這樣的現象。關於藻礁,有很多人他們就一直說,藻礁表面看去黑漆漆的,實際上他可不是就那個樣子。你上面看到黑漆漆的,有時候是沙子埋了它。有時候是黏黏的土覆蓋住它。但是一次的大雨,或是某一次比較大的浪潮來,可能就把沙子跟泥沖走了。所以在這上面的殼狀珊瑚藻,其實常常牠們是活著。但是偶爾被掩埋,或偶爾露出來,只有這樣的環境才是藻類最適合生存的地方。因為牠們就是能刻苦耐勞,珊瑚礁就受不了這樣的環境。所以珊瑚礁在這裡長不好,桃園的藻礁海岸是因為有這樣特殊的環境。當時來這裡做調查,然後提供給中油的那個學者。他們就說這個地方的覆蓋率很低,不值得保護。這等一下也會有影片齁,牠們就認為不值得保護。可是陳昭倫博士來這裡刷給大家看,刷開了之後,紫紅色的殼狀珊瑚藻就出現了。所以你表面上看到沙子這些是黑的,那並不影響這個地方生態的原因就在這裡。這些藻礁還是繼續在成長。

我們今年6月的時候開始看到冠棘海膽,很奇特的身形。7月份發現第一筆小丘多彩海蛞蝓。牠大概就是兩公分到三公分的長短而已。像這些發現到,我們就把牠發新聞稿發出去,一下子報紙就登,電子媒體就來找我們要演變資料。但是這些都打動不了我們那些官派委員,大概就是這樣。政府開發單位牠們強調的就是說,天然氣一定要取代現在大家很擔心的燃煤發電。政府為了實現2025年非核家園,他們希望將來燃煤電廠減少到大概剩下30%。那這樣核電廠要完全都不用,非核家園。這個核電廠現在還佔大概10%左右。那這部分要怎麼樣來填補呢,就只有透過天然氣電廠擴增產能。天然氣電廠在2025年要佔50%,所以就是5-3-2。2是什麼,2就是再生能源。譬如說太陽能、風力發電這樣子。可是我們現在仔細來看,這個是天然氣電廠的需求。現在這是2015年,我們可能未來的幾年,到了2030年會是最大的需求,超過50%。可是之後呢,因為再生能源起來,我們未來的天然氣需求是逐漸下降的。到2025年,我們的天然氣需求會比現在還小、還少。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憑什麼來埋藻礁呢。你的需求是不斷的在縮減的,你這只是一個臨時性的需求。如果是臨時性的需求,你可以用臨時的特殊方法,你沒有必要把藻礁埋掉,這是我們的看法。但是呢,我們的中油還是強調非在這裡不可。可是去年柴山多杯孔珊瑚出現,他們原來以為去年6月就可以環評過關。所以他8月就可以動工,6月柴山多杯孔珊瑚出來了,一出來就卡關了,環評過不了關。所以到今年2月1日,經濟部長自己也坦承現在蓋三階也來不及供應大潭電廠2022年8號機組的需求。二月份就說來不及,現在又拖了九個月。所以等於說2022年完全沒有需求。他有辦法用調度補缺口,也就是他們有暗槓一些天然氣的需求。天然氣是足夠的,但是他們為了要蓋這個東西,為了別的目的,他就強調非在這裡不可。唯一的方案就是這裡,那現在來不及了,牠們就說這個缺口可以從調度面解決。可不可惡。

然後我們看看經濟部自己的資料,經濟部國內天然氣的供需概況表,剛剛前頭有提到的2020就是這一個。當年確實設備利用率是103%。超出現有的產能喔,那當然是不夠。可是你看2023年夠不夠?夠啊。2020年夠不夠,夠啊,多出一大堆來。2025年更多,2025年我們把他的實際的產能減掉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就是要在觀塘這裡蓋的,每年600萬公噸。應該是2670,2670還比2354還要多十分之一。怎麼會不夠呢?完全夠,所以我們的判斷是三階要蓋在觀塘是假議題。然後這是經濟部講八月份所提出來一個相關的資料,將來我們的電力的需求備轉容量率,今年比較差,大概是6.8%。現在沒有人在說缺電耶,因為現在的備轉容量率大概是6%到8%。今年5月的時候最慘,那時候的備轉容量率只有3%,真的稍微有一個機組出問題,就要停電。

那你看他明年開始,10.2%~10.6%都超過,甚至到了2023年,我們的備轉容量率可以到12.7%-15.2%,都非常夠喔。那你為什麼要來埋藻礁。我們的電力夠,天然氣也不缺,你為什麼要來埋藻礁。那原因就很多啦,前面是財團要解套,最後那塊地終於賣給中油了。中油要開發需要找學者,因為要環評啊。要重新做環境現況差異報告,要找學者背書,於是就出現了這些學者。我不好意思秀他的名字,但是你看看齁。看影片就可以知道他們當時說了什麼話。這些在國內頂尖的溼地學會的學者,他們就直接當中油的顧問。像右下方這位,拿了中油公司300萬的諮詢費。他們提供的資訊就是這個地方生態不好,生物不多。所以中油敢堂而皇之在這邊開發。這是我們的學者,真正的學者是這一些,陳昭倫,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研究員,他帶學者、團隊來調查。調查出很多資料寫在科學月刊上面,然後也寫到國際期刊,去認證說我們這個地方真的是全球最獨特的藻礁生態系。李遠哲院長也親自回復我,藻礁永存的問題就像深澳電廠一樣。那其實是台灣要往何處去的問題。他說目前的台灣喚醒政府的最好方法,就是經過喚醒民眾。他給予我們這樣的鼓勵啦,我們現在也是到處去做宣傳。希望有更多人來關心。我們認為即使他環評過了,我們還是有機會打勝這一場仗,那就是行政訴訟。整個行政系統是因為賴清德而一路要通過。我們還有司法系統去監督他的另外一個系統。我們要透過行政訴訟來打這一場仗。

其實有250位大學生命科學系的老師們來簽署了,這些都沒有辦法喚醒我們當局來對這一個案子煞車。你看去年10月26日因為調查資料不足,專案小組把那個案子退回去,要他們再去準備資料,所以那一次環評流廢。

為了這次的大潭藻礁,我們開了超過45場的記者會。我們也發現到他們提出來的對策,就是說這一次的環評是在評什麼。是評觀塘工業港這裡的現況差異分析。那我發現他也沒辦法去迴避藻礁岸、柴山多杯孔珊瑚。所以今年的7月3日,專案小組最後一次會議確定。把這個案子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意思就是駁回,不准開發。那照說這一個最後送到環評大會,環評大會是要針對這一個來看是不是要給他們機會再補件。絕對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說,他們把官派委員派來這個地方,開個會就決定通過。連專案小組這些決議都沒有考慮,就直接通過了。我們說那個叫做黑手環評。

這個黑手環評的第一個訊息,今年8月27號,工商時報說賴清德接受本報專訪強調,將縮小開發目標,迴避藻礁二大策略。力拼9月底環評過關。當他這一句話一說出來的時候,環保署、環評委員就通通都了解了。原來他說就一定要通過。他們就知道要怎麼做。我們再想說,環評應該是很專業的評審,不是的。10月5日的時候,賴清德接受民進黨的立委再問說,深澳電廠怎麼樣的時候,我們賴清德院長說,如果三階可以順利地通過環評,我們會考慮讓深澳電廠撤案。就這樣,10月8日真的就通過了。

可是我們回頭來想,深澳電廠跟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有什麼關係呢?深澳電廠是大家很痛恨的燃煤電廠。燃煤電廠會燒出很多的二氧化碳跟很多的有毒物質。可是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不是電廠啊。如果你現在做的要取代他的是個電廠,我還覺得這個有道理。結果不是啊,原來是什麼。原來是蘇貞昌在欣北市的選情告急,他可能會輸給侯友宜。如果你現在不趕快讓深奧定案,把北部那些因為燃煤電廠造成的民怨趕快化解的話,蘇貞昌完全沒有機會。他就用這個方式來換,可是換,全國人都覺得莫名其妙,就是三階一定很重要,三階一定要做。那如果能三階換深奧,至少北部的人不再吸那麼嚴重的空氣汙染。奇怪,三階又不是天然氣電廠,你怎麼去替換呢?他只是一個接收站啊。這種邏輯我覺得很奇怪,我們整個國家的人都不太去思考這個問題。然後我們看看當天在環評大會的現場,那些環評委員是怎麼一回事。鄭明修是學術委員,你現在看到這個綠色的,這個就是官派委員。就是所有環評委員裡面有21位,21位裡面7位是官派委員,14位是民間的學術委員。那學術委員有一部分他們可能有利益迴避問題。比如說這幾個,他們可能有一些在中油當理事的,有各種原因,所以他們必須利益迴避。如果必須利益迴避的話,扣除3個剩下18個。18個你要過半數才能開會。半數是9人,所以就必須要有10個人才叫做過半數,要來實際開會。現在我們知道有7位是絕對不贊成開發的,現在就是有7個鐵票部隊,就是只要進入到裡面就是要投贊成票的。他只要再配合3個人就可以了,他配合3個人就可以湊足開會的人數了。那這3個人進去,結果投出來的結果是7:2。那個時候是9票,中場主席還沒有投票。所以這7:2很明顯,有6個官派委員投贊成票,民間委員也有一個投贊成票。其中兩個就很虛偽,故意投廢票。這2個投廢票的,就我來看更不可原諒。你知道投廢票要挽救自己的面子,可是你實際上跳進去湊足10席。這就是你最不要臉的地方。我的憤怒是什麼,我不知道是這裡面的哪2個。

後來也有很多人說,你們這些人為什麼不要通通進去投票呢?對不起,如果這8個人進去投票,還是10:8或9:8,這個比例就是深澳電廠那一次的狀況。也就是你不贊成他開發的那一批人,永遠會比他們少,少一個。那官派委員是什麼,我請大家看這一張圖就知道了。環評大會通過了之後,後來有立委開了一個專案小組會議。這是李應元,就是我們的環保署長。這是環保署副署長,內政部次長。這幾個都是官派委員的代表,這個立委請大家說說為什麼會投下贊成票。每一個都怎麼講呢,每一個都說因為這個開發案已經從232公頃縮小為23公頃了。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案子對我們藻礁的影響非常輕微,好奇怪喔。各位我要跟你說的是,我們這一次審的不是審這一塊喔。我們這一次審的是觀塘工業港的944公頃的環境現況差異分析。他們這六個委員,通通說已經從232公頃縮小為23公頃,已經縮很小了,所以影響很小,他們認為可以通過。可是他完全迴避這一次審的根本完全不是工業區好嗎,是審觀塘工業港944公頃,這也是為什麼專案小組要把他退回去的原因。可是他們就可以直接拿這個縮小來當作通過的理由。完全是狗屁不通,轉移焦點的一個決定。我說這份新聞稿不是抹黑,那什麼是抹黑。桃園市政府說當年預計要闢建232公頃,經過蔡政府上任以後,日前通過的迴避方案,已經縮小到23公頃。這是市政府發出來的新聞,他們也把這個當成是說,為什麼會通過,因為我們民進黨已經太強、太棒了。我們把開發面積縮小到剩下十分之一。然後有一個綠黨的在地召集人,他就說,我們的政府就已經做到了90分,我們的環保團體還是要罵政府,就是講我。你知道嗎?這個綠黨的召集人,當時還是跟我們一起簽下要把桃園藻礁27公頃劃為保護區的召集人。

他們一直強調,過去的政府收到改善、受到攻擊了,我們民進黨政府是仁至義盡,我們把他縮小了。但是我們省的不是這一塊啊,然後他們後來就不斷強調這件事情。強調馬英九政府強調三階站-決定232公頃。這也是含血噴人啊。馬英九的時代,其實已經縮小為剩下77.2公頃。另外,2016年的4月份,中油就來找我了。那個時候小英雖然當選了,但是還沒有就任。那個時候就告訴我是改為77.2公頃了。可是他們就這樣,寫這些假新聞。所以我看了真的非常痛心。然後他們就推說,那時都是國民黨跟地方政府配合怎麼樣。我跟大家報告,1999年通過232公頃,是在李登輝的時代。李登輝是中央政府的首長,地方首長是誰,是民進黨的呂秀蓮縣長。可是他們誰都一直強調當時誰怎麼樣、都是國民黨的。我說這些假新聞,我在臉書上不斷的發布,雖然我那裡也有幾百人按讚,但是我知道打不過整個大的媒體。

這一張圖是告訴大家你看看,1999年李登輝總統、呂秀蓮縣長,當時開發單位是東鼎公司。2016年4月,中油公司來找我,那時候是馬英九總統、地方是鄭文燦市長。那個時候是正在協商,到底要用多少。那之後他們就說已經收回23公頃了。我們來看看這位叫做鄭文燦市長,他當年說過護藻礁,永不妥協。保育藻礁,永不妥協。2014年8月14日,他也是候選人。你看他穿著候選人的服裝。你說我們氣不氣啊。他一當選了之後就裝蒜了。我們問他你不是答應我們要劃27公頃的藻礁嗎,他就左右而言他,說那是中央的政策。好奇怪喔,中央的政策你也可以不要啊。為什麼?因為去年本來有一個叫高原天然氣電廠。在我們桃園的龍潭,那也是台電很早就說要做的電廠。但是當這個電廠去年在地方辦說明會的時候,當地的議員開始跳出來反對。然後鄭文燦就到當地,跟他們說只要我鄭文燦在這裡一天,我一定讓這個電廠消失。後來這個電廠就消失掉了,就沒有了,今年你就看不到這個電廠要做了。不然這個電廠絕對就可以替代深奧那邊的電廠。因為它的發電量比它還多20萬。

你現在看看,當年跟我們一起去抗議的時候,那個時候挖的是這一塊。你看去像藻礁地形嗎?根本就不像。是挖了出來才發現下面有藻礁地形。那大潭藻礁是這樣子的,你一去退潮了就看到是這麼壯觀的藻礁地形。這個你說要保護,這個你卻不保護。有道理嗎?這是他當年說的。他開完了保護藻礁,永不妥協之前就說了,我們希望自然人地景也能夠暫時指定為自然保留區。那個是指全縣的海岸,這些話,我現在直接在我的臉書上寫拒投。沒有用啊,200多的人按讚,分享數10個人,影響不大啦。他也答應過我們,2013年4月20日我們也是辦藻礁活動,他到現場,劉靜榆博士帶他到現場看小動物,你看那個神情多麼投入。那一天他寫下了藻礁永存。可是我們後來跟他說,你不是應該要來好好保護我們的藻礁嗎?最後呢,當他通過了之後,總統府發布的新聞。他說我們當年答應你的是觀新藻礁啦,不是大潭藻礁。如果你當年答應我的是觀新藻礁,而我現在告訴你大潭藻礁的生態、景觀比觀新藻礁還要好,更值得保護。你可以迴避去保護那塊更好的嗎?你的總統的格局是這樣子嗎?當然不應該是這樣子,真的是我們非常難過的地方。所以我要說整個藻礁是照妖鏡,從財團要解套,那中油、國營企業就暗助,地方父母官背信忘義、學者也背棄了當時的所有良知。然後我們就看到賴清德的兒戲政策-深澳電廠大家還記得四個字嗎?他要用什麼樣的煤,乾淨的煤。天下有乾淨的煤可以燒,不會有污染的煤。當時他是非做不可,後來就可以不必做了,我要跟大家講,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趕快,它也是一個假的兒戲政策,背後其實是官商勾結問題。

我今天講的這一些可能對你們有些震撼,但是這是我親身的觀察與感受。最後就是這張柴山多杯孔珊瑚,這是上禮拜才拍到的。我們也看最後一個影片,這是我們去年有一位朋友介紹,我們做了這個藻礁之歌的影片。好像讀不出來,還有沒有人可以讀。我直接用軟體撥撥看。

這是空拍的大潭藻礁的現狀,這是在低潮線附近你可以看到的殼狀珊瑚藻,長的非常的好,所以春天你可以看到一整片的紅色的海岸,像擦了胭脂一樣,那裡也是小孩的天堂。這是傍晚的藻礁夜景,這就是還沒列為台灣物種的細足鈍額蟹。這個是管蟲。這個叫做太平洋長臂蝦,早年這裡的貝殼真的是多到不得了。我們被老師帶到海邊玩水,老師都會鼓勵我們要撿貝殼回去。現在你去那裡撿貝殼,大概有一點概念的人,都會告訴你不可以撿貝殼,不然寄居蟹會沒有家。不過在我們那邊還是很多寄居蟹,最近一位學者跟我們講,那裡的寄居蟹大概是全球能看到群聚的寄居蟹最多的地方。這是親子共學團的大人與小朋友,他們跟我們奮戰了3年。這就是那個裸胸唇,裸胸唇其實就是非洲你看到的獅子老虎。牠是頂級性的掠食性動物,牠在那裡會吃螃蟹,會吃魚。這是最早投入藻礁研究的劉靜榆老師,去年開始陳昭倫博士進來,讓我們搶救藻礁有一個新的局面。但是今年10月8日還是面臨被環評過關的情形,那我們未來就是走行政訴訟。我們希望這個國家還是有法律的,就算是行政院長也不是神。你做了錯誤的決定,國家的法律還是可以把你的決定改變。這是去年6月8號海洋日,他們在海岸邊做了這一個意象。這國外媒體也報導了,但是好像對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很大的影響。所以我們的政府還沒受到這樣的壓力,那我的分享就到這邊,謝謝大家。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