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疲勞研討會]03-動物保護工作者身心壓力及情緒困境評估與自我覺察照顧策略




講題:動物保護工作者身心壓力及情緒困境評估與自我覺察照顧策略

講者:陳利根、酆巧玲 (隨心沐語心理諮商所 諮商心理師)


利根老師:

因為有陪伴之後,情緒被接納了,新的情緒出來,可能內在的情緒就會慢慢出現,角色扮演了跟內在小孩對話,通過冥想之後等,內在小孩被看見,可能就會站起來。從內在生命力而出現的力量,開始也許會採納內在父母的意見,原本是一個很強迫性的要求,後來可能變成參考意見,內在小孩看到他可以提供一些意見,可以指使他做一些事情,或者運用去做一些事情,所以內在小孩就把內在父母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成為他的盾牌,武器,繼續往前,去做一些該做的事情,所以他們可以變成合作的關係。內在小孩的恐懼就不是因為擔心被罵,而是靠在一起,一起完成一些事情,或是創造一些可行的方式,但是這種力量的來源不是擔心的恐懼,而是我心中想出一個方式,這是我喜歡的,做的方式也是會讓我快樂的,創造出一個新的平衡。掌聲送給我們三位。


巧玲老師:

因為敘事治療好像沒有這麼多在裡面,但其實整個在團體的氛圍中,有幾個重點,這是一個多元的建構,意思是不是兩個領導者想怎麼樣就可以,而是每一場都有一些不一樣,我們是根據每場下來不一樣的狀況去評估,並且要思考知道怎麼樣設計去更適合大家,所以是我們大家一起來建構這個團體,他們是主人,我們是跟隨者。剛才說到內在小孩,我們看到他們的內在小孩是怎麼樣的,我們在旁邊看到,讓他們去感覺到。有的人是用比較強的職責,有的是比較強的理想,所以我們就跟隨他們,跟他們同在,這個就是我們敘事治療的多元。

第二個是相信他們是主角,我們跟隨他們。第三呢,譬如人碰到壓力,或者同情疲勞,或是什麼挑戰,我們就會跟這個人分開,意思是問題不等於我,不是我有壓力,我很糟糕,我們不會這麼認為,而是這個人在面對一個壓力事件,或是這個人在經歷一個事件有同情疲勞的狀態,比如說剛才有外在事件壓著他們,我們不會覺得這是他們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會有外化,也就是分開的,問題跟我不是一體的,是不同性的,所以是可以跟內在小孩結合的。譬如說這是他的內在小孩,這是他的父母,這些可能都是他的不同層面,我要講的是,內在小孩沒有越來越強壯,是萎縮的,黑暗的,憂鬱的,父母是在這裡,是這樣的狀態。

請同學演出來。我們看到的是不是給他們更大的壓力,也不是創造出理想中我很強,我沒事,也不是逃離。我們就看看他想怎麼樣,創造出團體的氛圍,他們代表的就不是他們自己而已,而是一個團體,想要怎麼樣都可以。就是我們從團體的不同角度去看,創造出一個接納,跟他同在。他怎麼樣都沒有關係。他可能是:我沒事啊,我是為了這個工作啊,好像自我感覺良好,或者是不行啊,事情都沒有做完,一直批評,也沒關係,還要罵自己做的不夠好,但其實我們都接受,透過這樣的氛圍之後在透過不同的方式去嘗試。

第四個就是去找到姿態。找到姿態跟定位,我們剛剛是找到自己的姿態,在壓力存在下,也就是剛剛的那三種;理想我,父母我,和內在小孩,那另外一種呢,就是如實的接受我,我剛才講到第四種,就是姿態,嘗試介入一種不同的姿態,就是跟他在一起。偷偷的透過冥想、畫圖,或者是小組分享。小組分享的時候對方怎麼說,我們都要去聽,不要給他太多的批判,太多的建議、指責,就是想要好好的對自己,先從團體的作法跟陪伴的方法,就是跟他說,這個內在的,透過冥想等都被允許,慢慢的他會覺得有人看到我了,我不用那麼辛苦,就原本低著坐現在可以慢慢的坐起來,然後可以站起來,跟另外的力量說,你們不要這樣對我,也就是正念,其實就是不斷的覺得自己怎麼了,他希望這樣嗎?他的身體舒服嗎?他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他感覺怎麼樣?感覺是在哪裡?在身體的哪裡?他是想說什麼?然後告訴他,沒關係,你告訴我,我在這裡。

我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帶冥想,利根老師他是內在小孩的方式,就是這個小孩怎麼了,然後還要去跟內在小孩說話,就是我們理想型父母你會靠近,當一個小孩很難過的時候,你就會靠近他,拉著他的手說來,我在這裡,你聽我說,你是不是有點害怕,因為我剛才對你很兇,你可以告訴我,對不起我剛才對你太兇了,我願意聽,我在這裡,你告訴我。他就是聽,陪伴,支持,最後他會感謝他,你好勇敢喔,告訴我這些。其實對我來講這就是創造一個新的姿態,另外兩個來關照他,告訴他,來,你不要再裝的很辛苦了,原本逞強的,我可以的,他們之間透過和解,自我的覺察,我需要什麼,接納,自我慈悲,正念。我們四場相互呼應,就是透過冥想等方式,透過團體的引導,覺察等很多方式,跟自己在一起,從對外的抗爭、隔離等一些回來到自己,最後照顧自己的模式。謝謝。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李榮峰: 很簡單,我們這種咖(角色)一看就知道,你跟我談法規我不懂,而且我認真看過之後,昨天看今天就忘;你跟我談政策,這更是我的大外行。我非常符合我的外型,以及觀眾對我的期待,我是一個執行端,我就是一個公部門在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執法有困難的情況下,我們這個單位去幫忙公部門,做這樣子的動作。 我告訴你,一個非法的繁殖業者有多難去起訴他、有多難讓他入罪。並不是你到一個地方,裡面有養非常多貓狗,狀況很慘,你只要通報動保處,他們到現場就可以裁罰他,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要經過長期的跟監、蒐證,還要有買賣事證。什麼叫買賣事證?就是我算錢給對方,他交一隻狗或貓給我,要有這樣的「影像」,包括錄音都不能採證,所以我們這樣跟臥底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就是臥底,像是要破獲那些販毒集團是一樣的,我們要培養弟弟、妹妹,因為我這種辨識度太高,去兩次就破功了,不然人家都說:「欸我好像認得你喔?你好像是館長喔。」所以,我一定要去培養很多這樣的演員,到現場去做蒐證。我告訴各位,真的是抓不勝抓。...

閱讀全文: [台版露西法案] 李榮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