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講座] 林明瑜 - 動物保護在美國:美國洛杉磯考察分享

主辦:臺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
報導:動物保護在美國 洛杉磯考察分享
延伸閱讀:

摘要圖片取自:臺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網站



 
01

我們這次臺中動保處在去年107年7月的時候,真的很幸運能夠去美國看一下,美國動物保護的狀況。以我自己來講,我參加動物保護的業務其實真的算資遣,跟在座很多前輩比起來。因為可能很多人都是參與臺灣動保很多、很多年的時間,了解整個發展歷程。但是我自己算是公務獸醫的背景,但是真的關心到動物做動保業務,大概就是轉到動物保護防疫處,轉到臺中這邊,可能104年到現在,也不過3、4年的光景。所以在出國之前,我真的對於國外是完全沒有概念,我只知道美國很好、歐洲很好,而且很多人去歐洲的收容所看,然後覺得「哇,國外可以做得這麼棒」,或者是耳聞說,欸,德國都沒有流浪狗,那邊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可是我其實內心是沒有概念的。然後那時候開始,去看一些美國的資料,然後實際上到美國去看之後,真的是,大家等一下看一下內容,會發現我當初想的,跟我實際上看到的,真的是差蠻多的。

那我們這次去美國大概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前三天,是參加一個研討會,美國好朋友動物協會的研討會。然後美國好朋友動物協會呢,他們是一個全國性的動保組織,他們是一個私人的動保組織。但是他們成長很快,而且也募集到了非常非常多的夥伴團體,然後他們一直在推動零撲殺這件事情。後面的幾天我們就是參觀了公立還有私立的當地的收容所,所以看到了蠻多不一樣的東西。那回到最前面,我們為什麼會寫──這是我們那時候一起去的時候──寫NKTW。因為他們都講NKLA,NK就是no kill,就是零撲殺。所以我們那時候看到研討會,我們自己參與了幾個,其實是希望,臺灣在這條路上目前可能碰到很多的挫折跟很多痛苦的事情,但是我們現在已經是no kill,已經是NK Taiwan了,所以我們其實已經達到美國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只是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政策面啦、或實際上實行的東西,有很多東西我們要去補上。這是我們現在要努力的。

我們這次幾天的行程其實就是非常的精實,然後這三天的研討會其實他們的內容真的非常、非常的多。我現在先大概跟大家講一下美國好朋友動物協會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動物協會,可以用一個私人的力量辦一個這麼大型的研討會。他們在最早期呢,在1971年他們其實是一個宗教組織,是美國的一個宗教分之,然後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亞利桑那州那邊的宗教組織。但是他們漸漸的就把他們的重心還有關注到的焦點移到了動物的身上。所以他們開始救援跟安置一些會被撲殺的動物。因為美國其實,大家知道,他們到現在都還是有執行撲殺政策。所以他們開始安置動物。到1984年的時候,他們把他們安置的動物全部移到了猶他州,他們現在的一個中心的很重要的據點,然後在那邊建立了一個動物的庇護所。到1991年的時候,他們正是的改名字叫做「好朋友動物庇護所」,然後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的組織。到了2003年的時候更名為「好朋友動物協會」。

那好朋友動物協會呢,這些照片都是從他們的網站上面擷取下來的,在1980年代的時候,其實美國社會對於沒有主人還有被棄養的動物,他們都還是採取全面撲殺的這個政策,所以用這樣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然後一年撲殺的動物數量是可能達到1700萬隻的。所以那數量非常非常的驚人。那好朋友動物協會他們一開始其實就是想要做一個no kill的shelter,就是一個零撲殺的shelter。所以他們不想要執行健康動物的撲殺工作,所以他們是想要做安置、醫療,還有永久的照顧。然後他們開始這樣的照顧及送養活動。那目前就是這些,猶他州其實庇護所安置大概1600隻的各式各樣的動物。然後在美國大家知道,地很大,度物的種類也很多,像臺灣可能目前都是以犬貓為主。但是他們收容很多沒有辦法有人再飼養的,像馬匹啦、鸚鵡啦、狗啦,他們就直接分區,有各種動物都在這邊收容。

那好朋友動物協會他們整個路程走過來,他們其實也參與了蠻多不同的事件。像2005年的時候,卡崔娜颶風,他們造成了災區很多的民眾流離失所。但不只是人類受到這個天災的危害,大家可以想像到,很多動物,不管是伴侶動物,犬貓、兔子、老鼠,甚至是一些家裡農場飼養的動物,其實也都是同樣受到一些傷害。所以他們那時候就參與了當時的災區動物的救援。還有到2007年的時候,也有一個事件是他們有參與的。這事件我那時候查了一下,可能臺灣也有新聞報導,只是臺灣可能對美式足球不是那麼熱衷,所以沒有是一個很大的事件。但是在美國本地來講應該是蠻大的事件。就是那時候有一個他們很有名的明星,美式足球、橄欖球的球員,四分衛。然後他涉及了一個動物事件。他就是直接在家裡開賭場,然後他有47隻的比特犬鬥牛,就被法院整個查扣下來。那美國當然也是一個很注重人的安全的地方,所以像這樣潛在有攻擊性的比特犬,當初應該就是要全部安樂死的。但是其中22隻就由好朋友動物協會救援下來,然後進行一些後續的治療啊、訓練,還有後續的送養安置。那其他的鬥狗就是尤其他的收容所分別安置。那這件事情呢,其實後來有被做成電視節目還有紀錄片。去記錄這些狗狗他原來可能是安樂死的命運,但是經由一段時間的訓練,得到比較好的安置過程,其實是有上電視節目,所以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到2008年的時候,他就開始了社區街貓的計畫,也跟很多夥伴團體展開這個計畫,也就是貓的TNR的活動。那這邊再跟大家講一下,美國LA他們目前的背景是,他們流浪狗的問題其實已經受到控制。就是你們在路上看到的遊盪的犬隻,大概比較不像是臺灣,有些是真的是無主的。他們只要是遊盪犬就一定是有主人的,就一定是跑出來玩的、或者是主人不小心不見的。很少是真正的流浪狗。所以他們現在的主要的集中資源都是在處理流浪貓的問題。所以像他們的TNR啦,或者像社區的一些各種結紮活動,其實都是著重在於貓。所以展開的就是街貓的TNR計畫。所以他們現在的最主要的任務,就如同他們一開始建立的庇護所,他們就是希望可以推動全部的零撲殺。他們希望在美國2025年的時候,全部的全美的收容所都是可以達到零撲殺的目標,而且希望動物不要再有動物流浪街頭。

那好朋友動物協會他們辦理這個全國研討會,一年一度,他們其實內容準備得非常豐富。他們一天大概分了六個時段,而且每個時段大概都有6到8個不同主題的課程可以去選擇。然後他們在會錢就跟大家講說,跟報名者講說,我們有一個app,你們可以下載。下載之後呢你們就可以看到我們所有的課程、所有時間、在哪個教室、老師的──講者是誰、老師的經驗是什麼、背景是什麼。所以我們在事前其實就可以做好功課說,欸我們對哪個議題比較有興趣,我們到時候就是去聽這些我們有興趣的課。那課程主要分成8大類。那我去之前本來也是想說,那這個課程主要就是跟照顧動物有關、跟動物救援有關。那其實不然。他們其實只有一半的,大家可以看到,大概只有一半的課程主題是真的跟動物有直接相關。他剩下的一半幾乎都在講一個團體的經營需要那些技巧。比如說,行銷溝通。非常非常重要,對一個非營利組織來講其實行銷溝通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還有資料的分析。還有甚至是,要帶領這樣的一個非營利組織,他們的領導、管理是什麼,要什麼樣子的技能才能夠把這樣子的一個團體經營好。所以他們其實也有很多時間跟很多力氣是在介紹這些東西。然後這是給大家看一下研討會上課的情形。就是真的人非常多,就是從全美各地,各州,甚至是一些比較內陸的州,都有派了一些代表。不管是私人、小型的組織,在做自己社區內的,或者是一些比較大型的團體,甚至像公部門,都有派代表去參加。這都是上課的情形。

那除了課程之外,他們其實還有安排一些比較不一樣的活動。像其中一個活動叫做「請教專家」。請教專家呢,可能就是,可能就是他們也覺得上課蠻無聊吧,大家講一講、聽一聽,不一定有很大的互動。所以他們另外安排了一些時間,是我們可以去登記。比如說我們對哪個議題有特別的興趣,像是養殖場的議題,或是街貓結紮的計畫特別有興趣,我們就可以去登記。然後櫃檯的人員就會幫我們媒合說,欸哪一個專家,哪一個今天來的講者是這個經驗非常有經驗的。然後大家安排好時間,媒合好之後,就可以這樣子,一個一個小桌子,做一對一或一對二的訪談了,然後一次是20分鐘,我們就可以把準備好的問題,很詳細的了解然後問他,讓他告訴我們有沒有一些解決的辦法。我們那時候是問到,也是街貓結紮的計畫,然後是一個很熱情的美國女生,然後他跟我們做的,目前臺灣的結紮計畫其實做的事情非常非常類似。他們一樣就是先請志工現場去,真的是實地去數,實際上那個區域他們的貓隻常常出現的大概出沒的有哪些。然後標記在地圖上,把一些熱點開始做TNR,就是可能是真的是民眾抱怨最多的,或是那區數量真的是看起來很不可收拾的,就從那個區域開始做TNR。然後我們有問到說,因為我們在做這些工作的時候,相信現場如果有在做類似工作也是,就是難免會碰到不同民眾反彈。有很支持的愛心人士,也有愛心人士不支持的,也有一般不喜歡動物然後非常不支持的,希望你趕快就把動物移除,千萬不要再進來這種。那我們有問他說,他們會不會去宣傳啊、然後開說明會啊這樣子,然後他是說以他們的經驗他們是不會大肆宣傳,因為他們碰到的困難是一樣的。有時候大肆宣傳結果反而遭到很大的反彈。所以他們是會準備手冊,然後如果有個別的民眾是有疑慮的,他們會發手冊給大家,跟大家講解,看是有興趣參加還是真的有些疑慮的,就用這些跟大家說明。然後他們本身的志工是不參與餵食的,然後他們的貓咪一律是做剪耳來做為標記。

那在這次的課程中,我們印象最深刻的,我接下來會講兩個主要的題目是,我跟我同事惠雅兩個一起去的時候聽到覺得很震撼的。第一,這是從我們聽的一堂課叫「打破認養障礙」。那他們是跟一個很專業的調查公司去做一些調查,是針對過去一年有去購買或是認養犬貓的飼主去進行調查研究。他們想要了解他們是如何取得寵物的,還有他們去取得寵物中間有碰到什麼困難,然後這個困難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那他們做的調查首先會發現,在這些過去一兩年曾經取得動物的飼主當中,有85%如果你問他們說,他們要怎樣去取得那隻動物,大概有85%說,我可能會去養,可能會去收容所或救援組織領養,那我也許看看再用其他的方式。那這大概是85%都有認養動物這個概念。然後66%是很有可能,極有可能表示說我就是會去認養動物。但是再詳細去了解,發現他們真正有一隻動物之後,只有40%的飼主,他們動物是真的從收容所或是救援組織認養過來的。所以他們就很好奇說為什麼,這個中間的落差到底是怎麼造成的。而且他們覺得發現了這個樣的事實之後,我們的問題就不應該再是說,我們要在一直說服別人說要去認養,不是,因為已經有85%的人都知道認養這件事情。不需要再一直去呼籲了,其實大家都有概念了。那問題應該是說,我們要克服,從40%把它提升到85%,這中間的障礙是什麼。真正要克服的問題其實是這個。

另外他們也發現,就是相對於購買寵物的民眾來說,品種可能是相對來講他們覺得蠻重要的事情。但是其實不管動物來源是什麼,如果,對於他們去調查的話,所有的飼主,他們其實在意的其實還是動物的個性跟健康。所以有了這兩個背景的調查結果,他們就覺得其實我們要提升那個認養率,其實是大有可為的。

那可能存在的障礙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會讓85%掉到40%?然後可能會發現,有一些民眾一開始他們想要去收容所認養,那往往可能會碰到一些問題是,比如說我們聯絡了收容所,但是一直都沒有回覆,或是好久才回電話。另外就是他們在網路上搜尋的時候,發現有些救援組織或收容所,他們資料其實是比較緩慢的。比如說已經發現一隻動物了,然後覺得欸很有興趣,結果實際到收容所之後,那隻動物已經沒有在那邊,已經送出去了。還有就是,美國他們那邊有些申請的流程是,你要先登記,你要先送出你自己的表格之後,我才能得到相對比較詳細的動物資料。另外就是臺灣其實也會碰到同樣的問題,就是收容所通常因為鄰避設施的關係,會在比較人跡罕至的地方,所以距離是比較遙遠的。另外因為很多是流浪動物,所以他們的背景資料不一定是很完整。另外申請的程序可能很冗長,可能篩選的機制非常嚴格,或者是可能因為工作的時間,還有因為一些居家環境的原因,就被收容所拒絕了。另外還有就是等的時間可能很長,比如說可能要再安排家訪啊、一些機制要篩選等等。所以讓整個過程不是這麼迅速、簡單,然後不是這麼的友善。

那麼克服這些認養障礙的方法有什麼呢?譬如說可能有些人會很希望,我們去收容所的時候,是有一個地方,是可以讓我跟我想要領養這隻動物,有一個區域我可以跟他去單獨去互動,我可以花一點時間,了解這隻動物的個性,而且我可能可以知道一些統一的資訊,比如說這隻動物觀察起來,他的行為上有什麼問題,我要注意什麼。或是他健康情形,有什麼我要注意的。另外,民眾其實也希望,當天就可以帶動物回家,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去。還有就是比如說在第一階段要上網查詢的時候,就有很好的資料庫可以查詢。比如說我希望有一些什麼樣的條件,我可以用一些很好的篩選機制,我就可以找到我比較投緣的動物。另外收容所或許可以直接有獸醫可以跟他們討論動物的健康情形。甚至是提供試養期。那但是總括來講,就是他們是希望,民眾其實希望認養是可以更容易的,而且排除這些不確定性。

所以好朋友動物協會由這些調查之後,他們就分別跟兩個夥伴團體,分別去做一些簡單的改變跟測試,看會不會得到很好的結果。第一個是一個地方型的夥伴團體,他的名字是這個。然後他們做的改變。第一個是要讓申請表格簡化,從兩頁變成一頁。就是讓整個認養是更簡單的。其實我們聽到這裡都嚇一跳,想說這跟我原來預期到的是不一樣的。因為大家知道臺灣現在是希望可以比較嚴格的去篩選認養人,然後去確保每個送出去的動物有一個好的歸宿。但是美國顯然他們目前的想法不是這樣。他們其實是希望用一個開放的態度來對這些認養人,然後要把整個過程是簡化的。所以他們不斷強調說:千萬不要超過兩頁,表格一頁就夠了。而且他們要移除不必要而且冒犯性的問題。比如說很多他們可能原來設計一樣就是會問說,「欸你的工作時間大概多長?你一天工作超過8小時嗎?那這樣你陪你的動物大概每天不超過2小時你這樣不行。或是說你一年出差幾次?蛤超過3次?你超過3次的話你都誰幫你照顧你的動物?那你這樣不行。」所以他們都把這些比較有冒犯性的問題都移除掉了。另外也就是使用比較口語化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表格的內容。比如說像公部門也是,我們其實公部門也是,有時候設計一些表格的時候會用比較制式或是比較硬的口氣去敘述,想說顯得比較正是一點。但對一般民眾來講可能就覺得很有距離感,而且不知道到底想要問什麼。所以他們儘量不用那樣的方式而是用比較口語化的表達方式。甚至他們還加了一些題目是說──因為有人會說,欸我一直跟收容所聯絡,可是都沒有下文──比如他們就加了一題說,那你什麼時間是最方便讓我們連繫你的?用這種方式去改變這個隔閡。

那要做這個改變,首先要改變的是團體裡面員工的心態。因為跟我們一樣,我們一定會產生疑問說,我們如果改成這麼簡單,這麼輕易的就把動物送出去,萬一很多認養人他就是很糟糕怎麼辦?就是交到不好的人身上這樣要怎麼辦?但是他們的說法是,其實我們要改變這樣的心態,因為這樣子的想法其實是在第一時間我們自己就先有一些刻板印象了,比如說覺得一天到晚不在家的人他一定就沒有辦法把動物照顧好;或經濟條件不佳的人他就一定沒有辦法把動物照顧好。這樣其實在一開始我們就畫地自限,然後把很多有潛力的認養人就隔絕在外了。所以這其實是我們自己主觀的問題。所以我們要扭轉這樣的想法。那他們做了這樣子的改變之後,其實最後發現,其實送養出去之後,很多認養人他們的回饋是很正面的。他們覺得整個認養過程變得很友善,然後他們也很肯定這樣的方式。

02

他們又跟另外一些夥伴團體去做一些改變,然後他們這個改變也是蠻令人驚訝。他們是直接想要把品種的資訊全部移除掉。我們現在其實都會把每隻動物他的整個狀況、整個資訊很完整的公開讓大家知道。那他們會決定把這個品種資訊移除掉,同樣的想法是,不應該扼殺這個動物被送出去的潛力。所以不要因為品種去標籤化動物,是希望認養人是真正知道他的個性跟知道他的狀況再去做認養。那他們得到的結果其實也是正面的,結果並沒有因為認養人最後因為品種的關係再退養動物。所以這堂課,那時候我們聽,其實一開始聽完之後,其實都是心裡得到震撼很大,一直想說我英文是不是太爛了,就是他們講的東西怎跟我原來想的東西不一樣,是不是沒聽懂。但是真的就是,待會會講到,其實我們有後來碰到一些團體,跟收容所,他們整個的看法都是希望用這樣子正向的態度去面對認養這件事情。首先就是認養真的不是一件這麼難的事情。很多一開始嚴格的條件篩選,可能就是我們主觀的就把一些人是拒之於門外。用開放的態度,每個人都有潛力是好的飼主。還有另外一個他們一直強調的重點就是,因為收容所,或者是救援組織,最大的競爭對手,有可能是寵物店,有可能是一些私人繁殖的,比如說親戚朋友的家裡的動物生的。然後就直接給,再分送給朋友。所以我們競爭的對手是這些。那我們一定要把握住,確保動物是民眾是從我們這邊出去的。那這樣民眾才能從我們這邊得到正確的飼養觀念。畢竟如果民眾被我們拒絕,他最後決定去寵物店買一隻動物,那寵物店只會跟他說,欸一隻多少錢,你付不付得出來。他不會再多問一句。所以,我們必須要確保動物從收容所出去,我們才能夠跟他們保持好的關係、連結,然後給他們正確的觀念。

而且,跟認養人維持良好的關係,有問題,他們就,歡迎回來找收容所。我們永遠會為你敞開大門,而且提供你們想要的資源。然後你們回頭來找我們的時候,我們也可以藉這個機會把握住動物送養出去的情形。而且甚至他們對於退養也是採取很開放的態度。因為他們覺得退養沒有關係,你們就把動物帶回來,OK。因為退養之後,你告訴我們為什麼退養,我們可能可以更了解這隻動物在家庭的狀況。他在收容所的情形、行為表現,跟在家裡可能不一樣。然後經由這樣子的了解,我們可以幫助這隻動物找到下一個更適合的認養人。

在這一個研討會裡面,我們有一個機會跟從德州奧斯汀那邊收容所的政府人員,做一個簡單的溝通跟了解,然後我們其實聽完課之後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們。那他們其實有講他們收容所的情形,因為他們因為在早期奧斯汀的收容所其實撲殺率是很高的。他們存活率,動物的存活率非常的低。但是他們經過一些努力之後,現在他們的存活率其實已經到達了99%。那我們就問他們說,為什麼可以達到99%,到底是什麼厲害的祕訣可以達到99%。那他們其中一個是他們不會再隨意的捕捉貓隻入所,健康的貓隻他們儘量去教育民眾說,欸健康的貓隻他們OK、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就不要再通報了,但是如果有需要一些急難救助,或是生病的貓咪,當然一定要送到收容所去處理。然後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他們也是跟我們強調,他們也是改成使用開放性的認養政策,然後他們儘量讓收容所在社區裡面的角色是一個,資源中心。我們有問他們說,你們有沒有比如說──他們有在推晶片絕育,但是都沒有強制性,他們就是鼓吹這件事情,但是並沒有入法。因為他們給我們的說法是,因為他們覺得用強制性的方式,比如說用一些,裁處,或者是用一些其他手段去,嗯,嚴格監督民眾,最後往往不一定得到好的結果。他們比較希望民眾得到收容所的幫助之後,會主動回來找收容所。甚至他們跟我們提到有一個例子,就是他們那一區,奧斯汀收容所負責的動物管制區其中一區,就是有一個地區是比較隔離的,就跟其他地方比較隔離。然後那種可能就是像我們比較偏區的地方,然後那整個鎮上就是一些,叔叔伯伯阿姨都是同一家人,然後他們養了很多狗,他們的狗就是一天到晚就是會跑出來。所以他們動物管制員就是要一直出去一直出去出任務,把動物再帶回給他們。然後他們最後去採取的方式,不是去罰他們錢,或是把動物……就流浪犬,就帶回去收容所,不是。因為他們說,你把他的狗帶走,他就會再去找一隻,再繼續養,所以還是無法解決問題。他們最後的處理方式是跑去問他們說,你們到底是什麼問題?狗為什麼一直跑出來?然後你們那個,比如說圍籬啊什麼是不是破了,那我們幫你修。我幫你們修好,你們就把動物管好。他們是用這樣的方式去想辦法協助民眾解決問題。然後剛剛講的就是開放性的認養方式是我們覺得跟臺灣非常不一樣的想法。

然後另外一個讓我們也是覺得很厲害的,就是他們的公私協力。他們每一個動保團體之間跟公部門,或是私人跟私人動保團體之間,其實都形成一個很緊密的聯盟,而且會互相幫助。像這一個是在波特蘭,奧勒岡州的波特蘭,那邊周圍的動保團體形成了一個聯盟,叫ASAP。那他們的範圍其實涵蓋了波特蘭周圍四個郡,大概220萬的人口。他們共同一起做絕育、動物後送、還有送養的事情。那這個聯盟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實故事一開始當然也是非常,非常,狀況當然也是非常不好。因為同樣的區域裡面大家就是各有各的看法,各有各的淺見,然後有大型的公立收容所。那公立收容所因為無法拒絕民眾送來的動物,所以他們光是要接受民眾的動物,然後去找回那些飼主到底是誰,或這些走失啊,這些事情,就已經搞得烏煙瘴氣沒有辦法再去做送養。所以他們的撲殺率非常的高。那也有一些小型的私人收容所,他們非常注重品質,很努力的在做送養,希望可以零撲殺,把送養率提到最高。那也有一些比較大型的組織其實是他們的經濟能力其實是非常好的,因為可能有一些基金會在後面幫忙,所以他們經費非常的充足。有各式各樣的動保組織。那其中有一個小型的收容所,他們就很想要改變。他們覺得說我們這麼努力提高送養率,政府單位到底在幹嘛,為什麼一天到晚撲殺,為什麼不送養。所以他希望可以改變公立收容所。所以他們就開始去找他們當面談。

在一開始見面會談的時候,因為他們之前可能有些接觸,所以他們一剛開始談,其實談得還蠻開心的。因為沒有想到,公立收容所其實是希望被幫助的,他們也不希望撲殺率這麼高。但是可能就是真的,面對民眾太多的問題,已經無力再做後續的送養。所以造成現在的結果。所以當有私人團體說要來幫忙的時候,他們其實很開心很願意合作。但是開始合作了之後,又碰到了一些困難。就彼此之間一定會有一些摩擦。所以從2004年到這3、4年的時間,他們都一直在磨合一直在磨合。甚至在2005、2006年的時間他們想要把更多的團體一起拉進來。結果,就是一個失敗。因為光是要決定要在哪裡開會都沒有共識。所以美國人,我們這次看起來他們都很正向很光明,他們也是有這種歷史。就是一開始大家都是非常的歧見。然後到2008年的時候呢,他們接受到了一個基金會的計畫資金,所以他們重新再把大家組織起來,然後就儘量的去共識,然後就開始往前走。就是不管怎麼樣他們都要跨出這一步。然後他們就把公部門、動保組織、還有一些私人的倡議者,就不一定是有收容所的,比如說一些很重要的,一些角色扮演的人,比如說一些倡議者、光做TNR的團體、甚至是一些獸醫的資源,全部把他們拉進來。到2010年的時候他們就一起加強一些絕育計畫,而且不再撲殺,這個聯盟裡面就不再撲殺一些健康的動物。然後他們完成了這個目標之後就得到了一個基金會100萬美金的計畫資金。到了2011年的時候他們又更進一步,去組成了一個委員會。他們每一個月開會,然後去協調一些運送還有分享彼此之間執行的方式。

然後美國他們有蠻多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因為彼此的緊密結合,所以他們的動物運輸其實也是很頻繁的。就是只要某個收容所他只要已經到飽和了,他可能已經沒有辦法了,另外一個收容所就會開始出手協助,把動物疏散到其他的地方去。那成功的祕方是什麼呢?首先第一個就是一定要放下歧見,第一個問題要問的是,我如何幫忙。絕對不是在想說,欸你為什麼這樣做?你搞什麼?你為什麼做這麼爛?就絕對不是在去質疑或是做什麼攻擊的舉動。因為這些其實都於事無補了。所以就是要問說,我要怎麼幫忙你?第二個就是,不要試圖去改變對方的收容所,因為每個收容所的經營、管理,就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場跟角度,價值觀一定會稍微不一樣。如果只是想要改變對方變得跟自己一樣,其實最後一定就是失敗。所以不要再去試圖要去改變對方的收容所。

還有就是確認自己的專長,因為大家都有自己厲害的地方,比如說小型的救援組織他們非常注重品質、很會送養,那我們就把送養這個事情做到最好。還有找出最需要協助的地方,最重要的問題第一個要去解決的是什麼?

統計資料也非常重要。統計資料是所有的,要做任何一個政策執行的一個依據,所以統計資料是要,第一個要收集起來的。另外就是任何一個單位遇到問題,聯盟內所有的成員都應該共同去面對解決。比如說有這麼多的聯盟,然後其中一個收容所他們碰到一個問題,就不應該只是這個收容的問題,而是整個聯盟的問題。另外還有就是納入外部的資源。像剛剛講的ASAP這個組織,他們就是這樣子聯盟起來。那在這一次的研討會裡面我們會發現,其實真的,每一個地區他們都有互相的協助,互相的合作,互相的聯盟。所以我們會很驚訝的發現,他們有一個下午啊,全部都是分區在做討論,大家可以想到,美國這麼大一個地方,他們居然每一州,他們詳細的,每一州的,每一的地區的零撲殺執行情形都可以知道資料。比如說紅色地方,就是表示他的撲殺率還非常高,然後綠色的是表示他們的收容所存活率已經達到90%以上。所以他們的詳細資料透過這樣子的共享出來,其實已經變得非常非常的清楚。然後整個美國,好朋友動物協會他們大概有2500個夥伴團體,他們都是在互相幫助的。所以這次這個部份真的也是讓我們覺得非常驚訝的地方,因為沒有一個團體他們是,單獨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他們都互相的合作,像我們稍後,我同事會提到,我們去每一個收容所去參訪。那我們這次參訪的主要兩個是美國好朋友動物協會旗下的兩個收容所,然後另外兩個是洛杉磯市立的收容所,跟洛杉磯郡立的收容所。那洛杉磯市立收容所這個系列呢,他其實就是跟好朋友動物協會在做聯盟、在做合作,所以3天的會議他們也有派人參加。那洛杉磯郡立收容所他們就是跟美國的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SPCA有做結盟跟合作。

比如說,我們去參訪的一所收容所,市立收容所,他們的收容所門口,就有ASPCA的帳篷。我們也很好奇這個帳篷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就是ASPCA的人員有一位是直接派駐在裡面,然後,就是公立收容所嘛,就是無法拒絕民眾,民眾要送來就必須接收。那怎麼樣去減少入所量,就是靠ASPCA。他們的人員會第一線的跟民眾溝通,去了解民眾為什麼沒有辦法再飼養這隻動物了。是真的經濟有困難,還是沒有辦法復獸醫的費用,還是行為上有什麼問題。那他試圖跟民眾溝通了解之後,介紹一些資源給民眾,看是不是可以解決他的問題,就不要再把動物送到收容所,去減少這個入所量。還有就是像市立收容所裡面,我們其實沒有看到奶貓的設備跟人員。我們這次看到的收容所,只有一家收容所,有完整的,奶貓的一個奶貓室、哺乳室。其他收容所其實都沒有真正的奶貓。那他們的這些幼年動物去哪裡了呢?他們也是幼年動物移入所之後,幼年動物就會交由ASPCA的寄養家庭去代養,等到代養到一個比較OK的狀況之後再回到收容所。

所以這個也是,就是讓我們覺得非常驚訝,而且可以去學習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公私協力真的非常的緊密、非常的強大。而且也不只是公私協力。他們私人、私人之間的溝通都是非常非常密集的。為什麼要這樣子這麼密集的結盟,其實大家可以想見,就是不管在世界最重視動物保護福利的國家,歐洲,也好,任何一個地方也都是,其實我們是人類,所以我們主要的社會資源、整個行政資源,一定都會保護、放在人類這上面。那人類也有很多需要,弱勢的、各種問題要解決,剩餘的資源才會放到動物身上。我覺得這是無法避免的。那動物分到的資源本來就比較少,要怎麼有效的去整合這些資源,避免浪費,就變成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資源就這麼少了,大家再各自為政、再互相浪費的話,就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所以首先就是要避免重複性的資源浪費。然後就是,坦然面對問題所在,合作代替批評。就是像剛剛前面提到的,就是再去質疑或試圖改變對方,可能都於事無補,第一個要問的問題就是我要怎麼去改變、怎麼去幫忙你。還有就是,既然大家都形成一個聯盟,互相協力,就不一定要把功勞全部攬在自己身上。比如說我們拜訪的其中一個認養中心,他就跟我們提到說,如果民眾來跟我們認養,結果發現我們所內並沒有適合他的動物,那我也說「那就掰掰、下次再見」,就不用再連絡,不是,我是去問他的需求是什麼,然後我上網幫他找,看這附近有哪個收容所的動物有符合他的需求,然後去幫他媒合。因為畢竟只要有多一隻動物可以找到好的家庭,就少一隻流浪動物。這對整個動保環境都好的。另外就是他們都是採用非常正面積極的態度,然後每一個人都不要再成為問題的一部份,而是解決問題的一部份。

剛剛講到這兩個,一個就是公私協力,還有就是開放性的認養態度。我覺得這是跟臺灣目前的氣氛不太一樣,而且我們聽到以後,真的覺得很震撼。我覺得不一定講說,比如說像開放性的認養好了,是不是真的可以在臺灣實現?或是我們採用他這種方法?我覺得不一定,因為畢竟臺灣有臺灣的困難。但是我覺得大家也可以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比如說像是在動保法,其實是非常嚴格的,把一些人,只要有一些問題,我們把他,就是列入黑名單。也許有其必要性,但是有時候我們是不是同時也把這些人,完全的拒之於門外?就是這些人,我們就再也不把他納入,有可能被教化的一部份。所以這個也是大家可以去思考的。我們有沒有可能參考一下美國的想法,他們就是一個開放性,我們要把越多人拉入動物保護的圈子越好,最好大家都可以,接受我們的溝通,接受我們的教育,有任何一個機會我們都不放過。然後讓他們覺得我們是資源的一部份,然後不斷地回頭來找我們。這是他們的想法。所以,我覺得這個兩部分就提供給大家參考看看,然後如果大家對於臺灣的實行方法有什麼建議或有什麼思考點,就請大家很快,上吳老師剛剛的那個slido的app,給我們一些反饋。因為我們聽到其實覺得很驚訝,所以給帶回來給大家參考看看美國的做法。那這就是我現在,今天的報告部分。謝謝大家。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邁向一個友善動物與生態的農業生產模式主辦:國立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南方食農教育聯盟、臺大永齡-「關懷生命 愛護動物」專案、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協辦:台南大學守護台江山海圳USR計畫相關連結:https://ppt.cc/fSjjjx...

閱讀全文: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