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銘/從澳洲花貓,想到駱駝

摘錄:在墨爾本讀書時,我住在一個車房樓上,氣溫上升至攝氏38度時,酷熱難耐,半夜也要走到樓下「散熱」。一次當我在外頭喘著熱氣的時候,一隻花貓忽然從對面樓房走過來,在我的腳下徘徊,我就蹲身摸摸牠;牠似乎很愛按摩,感覺我撫著牠的頭,或許舒服,就翻過了身,要我按摩牠的胖胖肚子!

我當然照做,因為我也想跟牠談天做朋友。如是,偶爾我會在樓下碰到牠,不知道牠是否認得我,但只要見我蹲下身,就都會走過來要人按摩。後來我知道牠原來是對面的家貓,家人都任牠隨時出走,只道牠喜歡回來時,就會在家出現。

這已是十多年前的事,而那時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因為人文學科,走上動物與文化的教學工作之路,更不會因此知道,貓在澳洲被視為一種威脅,更沒想到,當下澳洲政府竟說要槍殺駱駝!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