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101種方法] 林皇耀 - 浪浪樂活媒體設計培力實務

主辦單位:國立中興大學USR浪愛齊步走-流浪動物減量與福祉實踐計畫
協辦單位:國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弘光科技大學動物保健學士學位學程、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國立嘉義大學獸醫學系、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
活動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thought.of.animal/photos/1327944404264386


 

 

前言
今天很高興來這邊跟大家分享,我們只有一個小時時間,我的簡報很少大概只有十幾張,影片大概就五十分鐘,所以我講的部分不多。

但我還是會講,我先介紹一下,我是高科大文創系,我們系上大概就是文創,你想得到的文創大概都是跟我們有關。我是屬於影像製作還有動畫製作的專長,所以我在投入USR的時候跟荀龍老師,那時候在討論的時候,就想說我們怎麼用媒體的方式。我們是同時跟雲科大一起合作,像浪愛齊步走、USR這個粉絲專頁就是由雲科大他們一起協助,裡面屬於平面圖示或是網路媒體行銷的部分是雲科大,屬於影像媒體或是動畫這些衛教影片宣導就是由高科大這邊來協助。那我們跟雲科大配合工作不重複、不重疊,然後我們怎麼樣把這個媒體面做好,這是我們在這個計畫裡面可以做的。

因為我們的專長都不在於這個節育的部分,那現場我有看到獸醫師,很高興這次有獸醫師來參加。我們的專長不是閹狗狗的蛋蛋也不是去動手術,去到現場我們能幫的有限,所以我們就想說怎麼用媒體的力量,讓他們去看到。這幾年這個粉絲專頁我覺得整個經營還蠻成功的,包含分享的部分。當然,我覺得這樣子的議題大家會喜歡啦!會喜歡這樣的方式,以這樣圖像的方式去宣導。還有一點我覺得我們USR計畫,有一個很很強大的力量就是這些動物們、這些毛小孩們。因為這些毛小孩們的圖像出去,其實力量都會比其他相似的USR計畫還要好。我剛剛有剛宗憲老師聊,現在很多學校都有做USR,但是USR都很像,大部分都在偏鄉服務、社區服務或是做類似的東西。那有一些可能是做到一些比如說偏鄉問題、偏鄉小孩這些,那我們的對象大部分就是毛小孩,當然我們跟平常(在做的事)有關啦。

毛小孩就是一個很好的立基點,就像我們在廣告行銷裡面一樣。廣告行銷裡面,如果你要把一個東西打得好,你只要找兩個角色出來一定會成功一半,一個是小朋友、一個是狗貓,這個是很好利用,所以我們有一個先天的立基就是狗貓。等於說我們的角色讓我們在做媒體的時候,用狗貓的角度去想。說實在,(為了)創造這些媒體,我們過去用這些狗貓來作主題的形象。

好,那我先簡單講一下我們這些做連接概念的東西。那USR的部分應該昨天林荀龍老師有提過,就是我們怎樣有社區的部分、有USR團隊的部分,那最後我們一直強調的就是上次跟林老師討論到的其實場域、社區、流浪動物跟自然生態,這中間串接的部分就是人,就像人的那個比劃一樣,把這三個部分串接出來,然後我們只要把場域跟流浪動物連接在一起,還有自然生態,因為這個環境跟這個場域,它本來就屬於動物的,那我們人介入之後,不應該是限縮,不應是約束謀生,應該是協助讓牠們在這個地方活得更好,所以就有這樣的計畫產生。這個計畫我們走入很多偏鄉,獸醫師應該知道我們到很多偏鄉去做,前陣子才剛從小金門回來。我們上次開會一直期待有機會可以到南部來,其實南部有些地方還蠻需要(幫忙)的。

那過往、協助跟共犯,共犯其實是這個計畫最重要的精神,就是怎麼樣用人去串起來;協助是我們可以用團隊帶給他們甚麼協助;那過往可能流浪動物的問題、不一樣的問題,我們怎樣把它串在一起。今年度我們先用浪浪的角度來看我們USR的努力,怎麼用浪浪的角度?這個部分操作我必須承認我們今年有點失敗,先介紹一下這隻狗好了。我們有一隻浪狗,今年本來想要用牠來做主題,牠叫做Mikasa,牠就是一隻有故事的狗嘛,昨天有老師介紹到牠嗎?(沒有)。牠是四月或五月台中有一個繁殖場,那邊有個警察局,我有一點記憶沒有很清楚,就是有個警察一直覺得那個地方怪怪的,好像是一個繁殖場、一個狗場,所以他就去勘查,(發現)真的是一個狗場、繁殖場,然後在裡面把這些狗狗救出來,其中有一隻就是Mikasa。

牠就是繁殖犬,牠被救出來之後,因為長期被關在籠子裡面或是比較不好的環境,所以牠非常不喜歡走路。牠在被救出來之後呢,就都一直呈現這種狀態,很慵懶、癱在那邊的狀態,所以我們今年就是希望用牠的故事,因為牠本身有一點故事,牠被救出來。牠其實很乖巧,牠是一隻母犬,長期下來一直被當作繁殖犬,牠也很少機會到外面跑跑,所以我們就是希望以牠作為一個故事主軸,去介紹牠,希望用牠的角度來看我們這個計畫。

為甚麼會知道我們等一下講,今天的操作一開始的想法是想說那應該很有趣,但後來失敗。所以我們這一次的主題,我們就畫了一些以牠為特色的一個圖像,其實這都是牠的故事,一開始被關起來,後來有人協助,然後希望他可以大奔跑,可是牠其實很難做到奔跑這件事情。所以我們需要用牠的角度來看我們今年的努力,這是帶牠出去,讓牠在很多服務的場域用他的角度來看,我們今年去過幾個場域,在拍得時候發現其實很多毛孩都是一個家庭連結,那家庭就關係到社區。這個部分是我們實際上去到那個場域去拍攝節育過程的時候發現的一個部分。獸醫師很忙,他們都在很努力地在切蛋蛋,所以他們可能觀察到一些東西,而我們在旁邊紀錄會看到這些東西挺有趣的,所以我們希望一定要把這個東西記錄起來。

那我們故事不是只有毛孩喔!是場域跟社區的結合,因為有很多社區都有不一樣的故事,希望把這個做連結,就好像之前雲科大黃老師一直在講的那個故事,不知道是黃老師還是哪個老師講的,他們去原住民部落做節育動作的時候,如果閹到狗狗的蛋蛋,那邊有原住民的話就會說:「拜託這個東西留下來!」因為那個東西很補,他們就拿下來吃,每個地方都不一樣的故事。所以我覺得每個場域都會有一些很有趣的東西,我們希望把它做紀錄。那我們在紀錄過程其實很有趣,我們看到很多獸醫師很努力(在想)怎麼樣去把這個工作做好,那像我昨天就分享,(開始播放影片)其實這個片段我有把它紀錄下來,本人在現場(觀眾笑)。

我一看到這些片段就覺得這些獸醫師好厲害喔!有一些血的部分我盡量帶遠一點,獸醫真的好厲害,這就是我記錄過程的一小段片段,這獸醫師看著手術過程吃東西,我當時就覺得:喔!真的是不簡單耶(觀眾笑),而且他在吃的可能是甚麼?你們已經切那麼多內臟還可以吃內臟真的是很厲害。我就覺得真的是蠻好的,這是有故事點的喔!其實我們工作就是把這些故事把它展現出來,(獸醫師)真的是很辛苦喔!(講者看影片)看得目不轉睛我故意把鏡頭帶過,為甚麼可以看這個畫面努力地在吃便當,那獸醫師他們很努力,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這個部分帶出來。好,剛剛講到那種情感,就是動物的情感跟人做結合,我就做一片這是沒有剪的片段。

這個片段很有趣,我就特別紀錄,因為在場觀察我不可能去問他。這隻狗狗的飼主是這個男生,這個男生一早(我)就看著他開著貨車,感覺是做土水的(台語),用貨車載這隻狗狗過來,這隻狗就像那種工地狗,工地都會有些狗幫忙看。這隻狗我記得是母犬,他就載牠來,我想說那麼粗壯的男生全程都很呵護,過程之中這隻狗在這邊叫,他在旁邊陪伴,(我)就想說這樣的一個男生怎麼會這麼疼惜一隻工地狗呢?那種情感是不一樣的,這隻狗已經手術完,坐在地上等著麻醉復原,他就全程一直跟著。那當然前面我還有拍一些片段,是他怎麼跟狗互動的部分,所以我就會覺得這樣的東西很好,其實狗跟人的情感是我們比較難去了解,他們也是真情流露情感面的東西。

我們順便把這邊有一些片段跟大家說明一下,這是一個節育貓狗的過程,獸醫師很辛苦,當然我們在拍的時候盡量避開這個血腥的分,不會去特寫那些血腥的部分,這些貓狗都是在有意識的狀態下接受節育的。這樣子的貓跟狗,每個都是呆滯、舌頭吐出來的狀況。這個過程之中還會有一些人,一些抓的人會做一些協助。會有一些志工,比如說他們會全場抱那些狗;比如說節育的場域跟會場不一樣,他們就抱著牠,打麻醉之後放進去,主要被麻醉後抱出來到恢復的地方。所以那些志工很辛苦,一直抱著這些貓貓狗狗來來回回,還要小心不要讓他們去撞到等等的,所以其實他們也是很細心的,這些都是志工。現在看到的是狗的部分,滿地的狗,然後另外一邊是貓的部分,那小隻的貓他還會特別細心,輕輕地把他抱起來。

其實這一整個節育過程,你在現場看,但是一般的民眾可能就沒有辦法進去整個節育現場,其實這件事很多人去架構出來的,甚麼獸醫師、服務台的人、現場的志工還有一些動保的團體一起去建構出來的環境,我會覺得如果去參與你會發現完全是不一樣的。好,那這是要跟大家分享的一個片段,那我們做的不只是這一個片段。我們這幾年除了我們去做影片拍攝之外,我們去記錄這些團隊的人之外,其實我們在107到109年,我們紀錄了一下,我們大概紀錄超過了160個小時,我們都把這些都記錄下來,那這些紀錄下來未必全部都會剪,但是有一些應該會做一個短片或是一個紀錄,也許10年之後再看,那時的節育過程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想法,那怎麼樣修會更好。

我們製作衛教影片大概10到15支,宣傳圖卡大概製作50張以上,還有一些年度的微電影。這是我們從107到109年做的部分,我們高科文創系做的部分,我們的架構大概是像這個樣子,我們跟雲科大、高科大一起合作,有一些事情比如說版面的設計,怎麼樣用紀錄、被敘事的方式跟影像的方式把它放在一起做一些整個社區的紀錄,讓它變成我們剛剛可以用的媒體。那108年開始,我們就做了動畫影片跟衛教,那108年我們那時候剛起步不久,所以那時候我們先畫兩個角色,一隻是胖橘、一隻拿鐵,這兩個角色是虛擬的並不是真實的,後來我們還開發一個簡單的AR讓大家去玩,展示的時候有展示出來,(它是)簡單的一個互動啦!那這兩隻我們做了甚麼呢?我們做了一些動畫的影片,你們可以稍微看一下,這是其中兩隻。

(影片播放)

好,這是最早的一個片段我們去做測試,那為甚麼要做這個測試呢?我們要了解整個架構他做出來到底好不好。後來我們有稍微調整一下,包含配音、包含裡面製作的部分做一點調整,讓它做的更精緻,所以我們有做了另外兩三支(影片),用這兩隻角色做為主體,然後你看這個配音,這是專業配音,這幾年我們在做影片一直在強調,配音是很重要的工具,簡單來說就像動漫裡面的聲優,聲優其實有一定的魅力。前一陣子發生了某某網紅做動畫,其實你去比較你會發現專業配音員是不一樣的,當然這個聲音你可能聽起來覺得沒甚麼,我們來聽一下專業配音員,我們後來就是有列一個預算請專業配音員來配做另外一個片段,呈現的效果不一樣。

(影片播放)

好,這是去年的衛教宣導影片,在去年的同時我們有做了兩到三支,放在不一樣的場域或是現場做一個說明。其實大家在場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學生,你們大概都知道很多觀念,可是很多觀念在很多地方不一定那麼清楚,所以有時侯你說衛教影片有沒有必要?,其實某個程度它報出來,會讓人家用比較輕鬆的方式去看,在看的過程中你會比較了解,因為社區很多阿公阿嬤,他們就會說「狗啊(台語)」,他們狗貓都不會叫狗貓,都(會說)「畜生啊,畜生啊遺棄就好了(台語)」,還是這種觀念,所以很多觀念還是要用一些方式來做一些加強。這種衛教某個程度放在現場,也許小朋友或是一些學齡前的孩子看,他們會了解之後有一些自此會進出,也就是做一個教育的目的。好,那這是去年做的部分喔。

那胖橘跟拿鐵去年結束就退休了,退休原因其實有很多,事實上它可以繼續再用,但是我們想說可以試著做一些不一樣。那去年結束之後,我們也開了一個簡單的、短短的微電影,這個微電影又做為我們USR的一個加註影片。我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從這個計畫一開始就去很多地方做紀錄,做紀錄完之後就是試著把這些影片拼湊起來,那我們今天放的這支影片,其實在做這個影片的時候,我們有遇到一些問題,所以我們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這樣子

(影片播放)

這是去年,去年我們做的,去年的一些簡單成果,做動畫啊、做這些衛教。我們還做圖卡還做展覽,那有些圖卡和展覽是因為跟一堆人合作,那個部分我就沒有特別提出,主要還是以媒體為主。今年開始到新的計劃開始,我們就思考要做甚麼?我們這種媒體可以做甚麼?我們就希望轉變,所以我就把胖橘跟拿鐵退休掉了,因為我覺得要做一些改變,不要在用這樣子的角色來敘事,可以改變(用)一些不一樣的方式。當然每年有不一樣的一些新的想法,所以今年我們就是找到一些,剛好有找到我們系上、我們自己班上的有些怪咖,有些人畫圖其實蠻有趣的,所以我就跟他說「你要不要參加這個(計畫),來畫畫看?」。

然後他就畫了一些很特別的東西,一開始他畫的東西很簡約,我覺得沒什麼,後來我發現他的東西會讓人家喜歡。這個(學生)他還只是一個大學生而已,他畫的東西其實線條很簡單,畫的東西又很有趣,他畫出來之後,一開始我就跟團隊的同仁討論,一開始覺得這樣子的方式很好,因為不流於俗套,也就是用不一樣的方式,我們貼出來之後發現開始有些人喜歡這種畫風,那是不是被圈粉了?所以我們就開始,陸陸續續很多人、很多的衛教影片都用這種風格去畫。看一下他用這種方式,然後用一些簡單圖片的方式去帶出圖跟文的一個敘事,那這是他的風格,他都用這種風格來做創作。

那這種圖就很有趣,我們要考慮說他的圖也許未來我們可以思考把它做成不一樣的東西,或者是把它弄成一個繪本。所以我們就一系列的主題都請他來畫。我們就很快看一下喔,他把貓咪畫成條狀,我真的是覺得很厲害,(他本人可能)就覺得貓咪本來就是條狀、液體的,他畫風就很有趣,就是這樣的風格然後畫一些線條感,就是你會被他的圖吸引,之後你開始就會去讀文字,其實就是圖像的目的,其實很多時候插圖並不是拿來敘事,插圖只是吸引人家的一個目的。

我們可以看一下他做的東西。好,他超級有自己的風格,而且他畫得很快,他大概一張圖十幾分鐘就畫好了。這些線條他就直接畫、完全不停,他就喜歡這樣子的東西,也有蠻有天分的。而且最妙的是他身上的刺青都自己畫的,他身上刺滿刺青,他都自己畫自己刺青,很有趣的一個人。因為他的線條真的還蠻有趣的,所以我們畫一些圖就請他來做,他的圖很有趣,所以知道一些觀念就蠻好的,像狗狗睡覺的時候其實聞不到吃的東西,也就是拿到鼻子前牠也是聞不到;貓的聽力是人類的三倍這樣,像這樣子的衛教圖就很好放在一些地方,讓人家更了解貓跟狗,那就會去去關注這樣子的議題。那他做了一系列,我們有把它做成動畫,我們還是要把它做成動畫,現在有些動畫還在製作中,所以我們稍微放一個小小的片段,這是我們現在做的一個小段落,給大家看一下。這個聲音很小,(播放影片)這個配音是我們預配。

好,我們看一部份就好,這個配音還沒好,我們還在做,我們只是在抓那個節奏,所以配音不完整,是我們自己內部先配。我們也想說,那有另外一種衛教方式,跟之前不一樣,用這種圖示的方式去講,那這個要切成很多段落,因為一般來說我們做這種影片,會切很多段落在不一樣的時間播,現在大家看影片的時間不會太長,了不起幾分鐘,所以我們現在要用這種方式去切, 那這是屬於今年我們做一些衛教,還有一些動畫影片的部分。

 

既然拍了一支簡單的微電影,那我講一下我們拍這支微電影的時候,其實那時候想法是我們希望用狗狗的角度來做,但遇到了一個困難,就是這個mikasa,我們本來是說用mikasa的角度來拍一些影片,甚至我們準備了GO Pro讓Mikasa 背在身上, 在台中節育場的時候就讓mikasa背出去,然後讓牠去拍。我們遇到最的大困難是misaka非常的懶惰,懶惰到極點,獸醫師應該知道(牠)有夠懶,牠就是一直坐在地上、死都不動,要請牠拍就沒有拍到畫面,從頭到尾就看到牠躺在地上,甚至是倒的,那影像錄了四、五個小時,後來整個攝影機就倒了。

然後我們叫志工把牠牽起來、用死命去拉,了不起走個兩步又繼續趴下來,那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mikasa以前被關在籠子裡面,所以牠沒辦法這是習慣,牠可能也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或是牠(的)腳走路(時)會痛,但牠不會講,也許牠就不想走路。所以遇到最大的困難是,我們本來想要拍到狗狗視角的畫面,結果就拍不到了,那後來請了代打就是小黃。牠現在在醫療師旁邊,這隻狗真的很棒,去年牠就有出來了,我們就請小黃代打,那當然有錄到一些畫面,但是我們會覺得牠畢竟故事性沒有mikasa這麼好,所以我們後來也沒有用牠的畫面。

所以我們就在在思考今年一樣去做的時候,我們該怎麼去做轉變,我們可能會有一個問題,因為去年做的計畫跟今年做的計畫一樣是服務,只是服務的點不一樣, 但是我們有負責另外一個拍攝的助理在協助我這邊拍,我自己也有去拍,那拍完之後我們都會有一個共同問題是:「怎麼拍都是在節育啊?」,每個(片段)都是換個地方去切狗狗蛋蛋,好像全部都是一樣的,都是節育、節育、節育、節育,好像沒有比較特色的部分。那今年我也是本來想說我們再採訪一些人,比如說下一場講座,應該是姜副處長,現在是姜秘書,我們想說去採訪他,我們跟不點討論,就是我們的行政助理,他說:「可能去年講的話會跟今年講的一樣喔!」,我在想好像也是,因為剪去年的影片就好,我就想說「好啊,那剪去年的影片應該是一樣的東西」,那我本來是想訪問那個林老師、荀龍老師,荀龍老師也說「我可能會跟去年講一樣的事情。」,我想想好像也是。

所以我就想說今年東西應該怎麼做,還是要有一點變化,因為不能做一樣的東西,把這樣的(影片)做出來好像每年沒有特色。所以我今年做的時候,我就想說大膽用一個方式,其實我們整個計畫在走的時候,它就像一個故事線 ,同時間發生不一樣的事情,譬如說可能A團隊在這邊節育,下個禮拜他在另外一個地方節育,那同時間可能這邊會有敘事,或是這邊會有一個甚麼故事會跑出來。所以我們今年在試的就是我們把很多畫面都放在一個畫面裡,用同一個敘事的方式去講,有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方式,那中間串接甚麼呢?串接就是用我們最棒的女主角Mikasa,既然牠不想動,那就不要動吧!我就用牠來做串接,所以我們今年就用了這樣子的影片,我們來看一下今年做的東西。

(影片播放)

好,這是今年做的。因為我會覺得它是動態化的腔調,它是動態的影片,牠是很扎實的躺在那邊。其實我們想要一直講的是我們在做這些活動、節育,或者是這些努力、團隊的執行過程,牠還是一樣會在那邊,也許被收容的動物還是在那邊,牠現在應該是回到動保處了,所以牠之後會去哪裡?我們也很期待牠有個新家。其實很多動物就會像這樣子,很多浪犬、浪貓都會如此,其實某個程度用那樣的方式來敘事,我們去了很多地方、我們做了很多努力,可是牠還是在這邊,所以還是希望有很大量的人來幫忙。

這個片段,我其實很喜歡這個阿伯(台語),跟這個(人)在拍的時候,就是台中大肚這個阿伯(台語),這一副就親生的樣子,就像他自己生的小孩一樣(播放影片)。那種互動很好,動物跟人的信任很好,在這樣的畫面很好。那剛剛我們前面講到的工地那個(故事),就這個大哥,比如說在剔毛的過程,有一些飼主就坐在那邊不管,全部都叫獸醫師跟志工,可是他是全程都陪在自己狗狗的旁邊,那我沒有問他,我一直覺得牠是工地犬(播放影片),就是他很擔心牠,牠進去絕育的時候,這隻狗牠麻藥退了,所以這隻狗發出哀嚎的聲音(影片播放)。


牠有發出哀嚎的聲音,我沒有拍到主人,牠主人就站在門口,就好像自己的小孩動手術緊張的感覺或是擔心的感覺。這種互動很好,其實我們自己在拍的時候,我們自己也會想,我們參與這個計畫這些年來,有(時候)自己這些觀念會傾斜,或是有些觀念的重建,其實(是)很好。如果我們明年度繼續再拍的話,可能又會換另外一個角度,我們可能會把一些東西再換回來,因為我們希望每一年都有新的(影片),也許我們再換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還是回歸於剛剛簡報裡面講的觀念,我們覺得要把它回歸來像一開始這張圖一樣,還是要把場域、流浪動物和自然生態結合再一起 之外,我們希望它去連結到家庭,因為家庭才連到社區,這樣才有意義。

因為我們在做社區,可是也許我們明年可以試試看用媒體的角度、用不一樣的角度,把它做家庭更多的連結,因為那些毛孩很多都跟家庭有關係。那有些是屬於流浪,當然用不一樣的方式。好,那這是我們這幾年做的部分,跟各位做一些分享,我們其實做了很多圖像,也做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希望大家有一些不一樣的建議,怎樣讓我們明年可以做更好,或是這些東西怎麼去改進,那怎麼樣把一些媒體可以協助的東西做得更好。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指導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辦單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贊助單位:財團法人全聯佩樺圓夢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團法人全聯慶祥慈善事業基金會活動連結:https://www.lca.org.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35   簡報內容未經許可,請勿擅自取用,如欲使用,請先來信詢問。...

閱讀全文: 林怡君 - 畜牧新世代

指導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辦單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贊助單位:財團法人全聯佩樺圓夢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團法人全聯慶祥慈善事業基金會活動連結:https://www.lca.org.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35                 欲使用內容前,請先來信詢問。...

閱讀全文: 王順美 - 動物保護議題教學法

指導單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辦單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關懷生命協會贊助單位:財團法人全聯佩樺圓夢社會福利基金會、財團法人全聯慶祥慈善事業基金會活動連結:https://www.lca.org.tw/civicrm/event/info?reset=1&id=35                     欲使用內容前,請先來信詢問。  ...

閱讀全文: 梁明煌 -...

主辦單位:國立中興大學USR浪愛齊步走-流浪動物減量與福祉實踐計畫協辦單位:國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弘光科技大學動物保健學士學位學程、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國立嘉義大學獸醫學系、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活動連結:...

閱讀全文: [動保101種方法]...

主辦單位:國立中興大學USR浪愛齊步走-流浪動物減量與福祉實踐計畫協辦單位:國立台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弘光科技大學動物保健學士學位學程、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國立嘉義大學獸醫學系、國立高雄科技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系活動連結:...

閱讀全文: [動保101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