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的講座有些嚴肅,但是我想鼓勵各位,大家還是可以做下去,雖然叫做寫手營,但其實現在除了可以使用文字之外,如果你是微電影的愛好者,你在學校學習了相關技能,或者你很會攝影,我覺得這些技能都是你可以使用的,所以我自己是文字使用者,是所謂的新聞工作人員,所以我的專長是在文字,但是你們看我的ppt,可以發現我現在越來越多將呈現的方式轉成圖片,因為我不曉得這裡有沒有wifi連結,所以我放了圖片連接不知道能不能用。但是我想告訴大家,你放心,只要你有心,你現在有什麼專長,我相信都可以使用。

用媒體推動保,你可以這樣做。

大家都認識他,珍.古德女士,是一位我非常敬佩的,不管是一位研究學者還是動保人。這段話,英文跟中文之間有一些落差,如果你願意看英文的話,我相信你體會更深,如果用中文解釋的話,是唯有瞭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行動,唯有行動,生命才會有希望。但是我們看一下英文:「Only if we care will we help. Only if we help shall all be saved.」我要講的就是,當我在籌備台灣動物新聞網的時候,或者說當我在做一些動保新聞的時候,我一直所設想的就是,我希望更多的人來瞭解動物保護是什麼。對於今天,不管是台上的講師,還是台下的您們來說,我相信我們都是行動者。那最後我們希望可以看到,當我們的行動開始一步步展開,或者是能結合的時候,最後能產生一個什麼樣的效果,這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所以我想要講的是,如果你把你的受眾,我為什麼講受眾,因為也許是用文字,也許是圖片、微電影、紀錄片等,你要想一下,你的受眾是剛開始瞭解,或者他已經是關心動保問題。我在這裡想要說明,我們今天有很多的協會,我覺得非常棒,因為我們的領域包含了動保和野保,我相信大家也能理解,動保應該也是包含野保在內,但是因為台灣是比較特別的,我們的動保法和野保法是分立的,所以常常會分為動保和野保陣營,但是今天大家都瞭解,大家都是因為關心動物,我們都是希望能夠為動物做一些事情,所以才有今天的動保寫手營,所以大家都是動保的行動者、動保的支持者。如果你把你的受眾設定到跟你一樣是關心者,我覺得你的文稿可能就會比較像今天早上的朱淑娟老師,因為淑娟老師,我們能看出來她的投入,她對於自己寫作出來東西的深度。今天早上她說她的目標就是希望政策可以改變,她的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讓官員第二天看看朱淑娟有沒有寫什麼報導,會不會被長官叫過去詢問,趕快開個記者會澄清。但是如果我們想做的只是,所謂的突破同溫層,讓更多的人來認識、關心動保的話,我們的層次、你寫的東西的內容和方式,可能就不需要到朱老師所說的研究背景等等,所以我想大家可以先卸下心頭的重擔。

那稍微介紹一下我自己,因為當我看到海報上的前台灣動物新聞網新聞總編輯的時候,我也有點汗顏。我在想大家會不會想,為什麼是前記者,前總編輯。我這個1995年的數字其實不是挺精確,因為我自己以往並沒有留我的報導和簡報。我剛剛有跟我們主辦單位(偉蘋、吳老師)講過,我經常是把我自己歸零,因為在寫動物新聞,或者在找關於動物的資料的時候,對我來講我的心靈負擔是很沈重的,那在我告別台灣動物新聞網的時候,曾發了一篇短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其實我就是講述到,在做台灣動物新聞網的這3年來,當然是有很多歡笑的時候,在看到一些動物是有一些好的結果的時候。但是很不幸的,大部分我們發的稿子(是不幸的),例如,我記得有一條犀牛叫hope,最後還是死了,變成了沒有希望,牠的犀牛角別盜獵者挖掉、刨掉了,多少獸醫師搶救他最後還是走了。所以我要講的是,對我來說,做動保新聞的時候,大多數時間可能不是一個很好的,如你所願的結果,這個我覺得大家一定要想辦法能夠承受,也許我們是這個階段的工作者,也許是透過承受這些,我們才能慢慢的把動保引導到一個正確的方向,讓動物不要再遭受這些苦難。

我大概是在民國84年那個時候開始主跑寵物新聞,那時候在民生報,我知道今天有很多都是聯合報出來的,也是非常的巧。那個時候,據說當時我是第一個台灣的寵物新聞記者,因為當時還沒有所謂的寵物新聞,即使到現在都沒有動保線,就是在報社裡面的分線。跑寵物新聞的時候,因為前無古人所以自己去找採訪的角色、採訪的對象,所以那個時候開始跑寵物店,那個時候開始街上越來越多的寵物店、寵物飼料商,所以像Mars,Hill’s這些很有名的飼料商,他們的總經理,其實是我那個時候就認識的老朋友,獸醫師也是。跑著跑著就跑歪了,因為覺得跑寵物新聞好沒有意思,那些東西寫一寫後,感覺好像沒有所謂的靈魂在裡面,所以我就開始報導半夜在馬路邊餵流浪貓狗的愛媽,跑去找到動物輔助治療的狗醫生協會,那個時候狗醫生協會剛剛在台灣成立。

那麼大家可能不知道,野柳海洋世界有個位陳德勤醫師在1995年左右,他已經開始偷偷用野柳海洋世界的海豚來做動物輔助治療,針對一些自閉症兒童。其實台灣有一些非常可愛的人,他們跟寵物的特殊的關係、特殊的情緣,他們也在做一些事情,那在我跑的過程中,我印象最深刻是我跟流浪動物之家基金會的汪麗玲董事長,那一年到樹林清潔隊踢爆「千犬塚」。所以我說,對你們而言,其實也許你們對流浪狗,或者動物所受到的際遇,可能還是會覺得台灣有很多改善的空間,我也承認。但是以我自己一路走來,當年台灣的清潔隊,被賦予抓流浪狗的責任之後,大家曉得在那個時候清潔隊那個時候真正的工作就是運送垃圾嘛,所以好一點的或許會弄一個狗籠子,三天四天之後看有沒有人領養。樹林那個時候很簡單,就是把狗丟到,因為那是一個很大的垃圾堆,裡面有沼氣孔,他們就直接把活狗丟到沼氣孔裡面,然後那些狗因為吸入沼氣就死了,死亡之後就會流出屍水,屍水是很毒的,所以活的狗再丟下去就是毒上加毒,那個時候他們是用這樣的方式。汪事長就是帶著記者,帶著我們到現場,我很記得那天有位獸醫師,因為有三個沼氣棚,我們從裡面把還活著的狗拉上來之後,再逐一的檢查,如果覺得那個狗已經回天乏術了,那就是由獸醫師在現場安樂死,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打針劑的安樂死,因為早期的時候光是在台北的動物之家,我們看到的還是用二氧化碳,就是一個大的玻璃室,把十幾二十隻狗放進去,你就看到用氣體的方式讓狗死亡。所以,那一次在樹林有一位獸醫師,我們一共去了兩位獸醫師,一男一女,一位女性獸醫師在當場安樂死大概十隻吧,然後她說她受不了了,事實上她真的受不了了,回去之後她就轉業了,沒有再當獸醫師了,大概可以從中理解到對心理的衝擊有多大。

那我在現場印象最深的是一隻黑色的母狗,我們把牠拉上來之後,大腹便便,有胎兒,獸醫師摸一摸發現裡面有六到八隻小狗,我們說那是不是可以讓牠生下小狗,獸醫師說不可能,因為屍水的感染,那個小狗一定也是感染了什麼問題,然後獸醫師打藥下去,其實一般的狗一針打下去,很平靜,那個時候才知道其實針劑的藥打下去是無痛的,就是狗狗慢慢放鬆,閉起眼睛,這是我親眼所見。但是那隻狗媽媽一針打下去掙扎,第二針牠才過去,那時候我才在那裡感覺到,動物也有母性。所以我們能說,動物和人之間真的有那麼大的差異嗎?如果以母性來說,在現場看到是真的感覺為母則強。所以這就是我在寵物新聞採訪生涯中最震撼的一件事。

我告訴大家,以我的見證,台灣的動保,在這二十多年間,其實是有很大的進步。但是我們早上朱淑娟老師所問的,環保呢,我覺得反而環保我們可能是退步的,第一個是限塑的問題,我不知道我們現在甘蔗吸管是不是真的百分之百可分解,但是我們的吸管問題,我們的塑料問題,或者是重新煤力發電的污染問題在台灣環保這一塊,真的遭遇了很蠻大的困難。的確,記者應該作為旁觀者,但是我在2000年左右的時候加入了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APA),歷任理事、監事、常務監事,我現在仍然是理事。我當時加入協會也有一個(原因),是因為當時的協會非常爛,到底有多少隻狗都說不清楚,說大約將近兩千隻,任何時間到保育場去都會看到有狗被咬死,被其他的狗咬的肚破腸流,所以那個時候現任的秘書長,到現在也是秘書長,我們就決議進去改變這個協會,至少要讓狗能夠有一個好的收容環境,所以我是在那樣的情況下,不計較我自己新聞媒體從業人員的角色,進入到這樣一個協會。

2013年底我負責籌備台灣動物新聞網,一開始我們想要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理解動物保護,2014年4月8號正式開站,我目前是中華民國保護協會的理事,還是世界愛犬聯盟WDA的團員代表。大家可能對這個聯盟可能就更不熟悉了,因為他很年輕只有四歲,但是他是有國際性的,在香港、法國、美國都有登記為一個慈善團體。它很特別,因為它不募款,它的創始人本身是一個富豪,他願意把他的財產拿出來,因為他很愛狗,他在世界三個地區一共養了十隻狗,經常就是到了香港想念美國的狗,到了美國想念法國的狗,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在世界愛犬聯盟到目前為止,其實只跟他們工作了兩個月,在這兩個月我看到了很不同於台灣的方式,大家都曉得我們當時在台灣推動保法立法的時候,都是我們關心動保的協會、個人都是可以透過國會辦公室求見哪位立委,或跟哪位立委開公聽會,這都很簡單。那這個世界愛犬聯盟最近在爭取在美國的立法,立法禁食貓狗肉,所以你們可以知道這有多困難,所以他們為了要推行這個事情,他們用了3家遊說公司,然後你就可以看到,即使你能看到很多動保團體HUSS,Marc Ching都在運作,那我們再看到南韓,其實他們也沒有完善的動物保護法,也是向台灣取經。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台灣這些年來,我不敢說歐美那些更先進的國家,但在亞洲地區,台灣的動保是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成績,我覺得是非常值得自豪的,這些都是你、我,我們一起努力爭取來的。所以對我來說,用媒體工作推動保,以動保為終身職業不亦快哉,到現在我還是在寫,只是現在的寫法很不一樣,現在的又不是太像純粹的新聞稿,夾議夾敘,很像作家,把動保的現象寫出來。

我不知道大家在講到動物保護的時候,你們覺得這個名詞它的內涵是什麼?對我來說,它不僅僅是替動物謀福利,也不僅僅是替動物爭取權利,同時也是你面對生命的態度。在台灣也基本上分為兩派,一個是動物福利派,一個是動物權派。最簡單的就是我在APA的時候,我跟理監事提議說能不能開會的時候都吃素食,就像今天像這種開會的時候吃素食,平時吃什麼無所謂。我可以跟大家說我是蔬食者,吃了15年蔬食,當然是為了尊重生命。然後那時候,我們的理監事說:「那是動物權的協會才吃,我們是動物福利的。」動物福利的意思,我們給經濟動物比較好的福利,但是還是要吃牠,所以台灣現在很好笑,動物福利派,照樣吃肉,覺得在殺動物之前,讓動物過的好一點,動物權好像就是Vegan,在飲食上是Vegan,不用任何皮毛製品。但是我要講的是,其實,至今,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是有動物權,動物權不過是在動保領域裡面一個理想世界,因為在法治上面,當然好一點的國家是把動物保護列入到憲法裡面,但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地區給動物真正的權利和地位。

這是台大法律系,參與動保法立法的林明鏘老師說到的,他們最近出了一本書,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叫做《台灣動物法》。他們就在講:動物有權嗎?大家看到這張照片應該很熟悉了,鬧了很久,從2011年開始,一個攝影記者把相機調好了之後,被黑冠獼猴拿去自拍,然後那張照片就被很多新聞網站拿去使用,那些新聞網站就說因為這個照片不是你拍的,所以你不是版權所有人,後來這位記者希望能夠爭取到版權,才可以從這張照片裡面賺到錢,結果沒想到就又有別的動保團體主張,既然是黑冠獼猴拍的,那這個版權應該就屬於獼猴,所以這件事情鬧了很久,一直到2016年在舊金山法院做了最後的決定,版權不會屬於動物,所以動物沒有任何權利在法律上面。

我想大家今天來,不管是哪樣的協會,接下來我就要分的是協會和個體戶兩種。因為很多是屬於協會的,哪些媒體可以運用,其實如果您是協會的話,協會的官網是最好的運用。我會用關懷生命協會來做一個展示,是因為我相信你們回去也不妨試試看,你去用關鍵字搜尋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會導入到關懷生命協會,也就表示關懷生命協會,它是民國81年成立的,它在資料保存方面做的非常好。敝協會,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是一個非常老的協會,民國49年成立,但是很可惜我們當時沒有認知到相關資料的保存,所以你怎麼樣搜尋都不會出現APA提出一些對於動保法的相關資料。我就發現,關懷生命協會非常的棒,留了非常多的史料是讓我們能看到,關懷到現在還在繼續的做,用一個議題一個議題的來做,做採訪工作,然後放到他們的官網上。我想除了協會官網,然後就是網絡媒體,其實季刊、雜誌這些平面媒體都是你可以去運用的。我今天的這堂課我覺得比較像是一個串場,等會兒我們下面的課還有網絡媒體跟社群媒體的兩位專家,所以我就是先把一些題目拋出來,讓大家可以先思考,也許兩位專家等等可以說一些我想講的事情。

也就是說現在的官網幾乎,其實也包含新聞網,都不會有人會主動進入去看網絡資料,現在當道的就是社群媒體,或者叫社交媒體。社交媒體,fb、Ig、line群組或者微信,這些都是社群媒體,也就是剛剛娉婷講的自媒體。是個人可以去運用的,所以現在所有的瀏覽者,大家都是要靠社群媒體帶入,才會進入到官網,所以這也是大家在經營官網的時候必須要瞭解的,不可能直接放一個官網,一定要用社群媒體把人引入。所以我想官網和社群媒體之間可以把功能區隔開來,因為大篇的資料當然要放在官網,所以官網平台是一個留存紀錄的好地方,社群媒體比較像一個摘要、一個宣傳的路徑,所以我要舉的例子是,我之前在查動物保護法的時候我就發現,關懷的資料庫保留了很多今天在官方的資料庫都沒有的東西,那也從82、83年就已經開始動物保護法的草擬。大家知道台灣的動物保護法的草擬是哪一位嗎?現在台灣很多動保人士會跳出來說,我當年參與動保法立法,我都會覺得很奇怪,畢竟我也夠老,可是當時我也沒有看到你啊。然而關懷的資料庫很清楚,當年的動保法立法的草案是由台大獸醫學院的葉力森老師所草擬,其實做參與的有哪些,其實也都是非常清楚的。我當時看到這個資料的時候我也是嚇了一跳,因為它上面寫84年11月6號,農委會委託台大獸醫學院籌劃三年完成動物保護法制定案,結果到報請行政院核定時,認為暫時沒有情迫性需要,予以刪除。大家還記得動保法是哪一年正式成立的?1998年。中間居然還這樣子延宕,而且最後卡關的居然是行政院,我就覺得這個裡面有太多好玩的事情,如果能夠找到一個瞭解史料的人的話,真的可以問出太多的事情。

那麼網絡媒體加社群媒體,怎樣應用組合。以台灣動物新聞網來說,我覺得跟我們比較平行的、當時跟我們有比較好合作的是「地球圖輯隊」,我所說的合作是交換新聞稿,我們還跟香港的一家「香港動物報」合作,大家交換新聞稿的時候,如果用一些方式大家可以把粉絲,流覽的群眾都可以互相結合,交流。我今天要講的是,如果是在網絡媒體的話,我覺得現在的鳴人堂就是很棒的,如果你有協會官網,你希望擴大你的協會官網影響力的時候,你可以去找一些網絡媒體合作,彼此交換稿子這樣的方式。那在社群媒體的話,我很愛看吳老師的臉書,但是他的臉書不單只是動保的議題,因為吳老師的臉書也相當有影響力,像是十二夜,在社群媒體大家也可以去找一些你可以結合的。你的文稿放在你的協會官網,你可以跟其他的網絡媒體,你也可以請其他的社群媒體當你PO文,這樣子就會讓你的觸及率會擴大,因為在剛開始寫稿,在做這些的時候,一定最擔心的是,誰看啊?即使是放在我自己的官網有多少人會看啊?這些實際技巧是可以運用的。

如果你是個體戶,請問現場的在座不是屬於協會的,自己報名的有多少?很多,向你們致敬。如果是個體戶,你們怎麼運用媒體,早上朱老師講到獨立記者,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如果你是從現在開始要當一個獨立記者,我覺得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朱淑娟老師我跟他在聯合報系的時候,我們是有工作的重疊期的,我非常羨慕她,因為當時環保的議題非常的夯,他是環保線的記者,所以我們看到她得獎,看到她經常寫「獨家」,他最後的確不願意被體質綑綁,在這樣的前提下,離開報社,自己當獨立記者,但是當時她的知名度已經很高了,所以她當獨立記者沒有問題。如果今天我們這樣的個體戶沒有知名度,沒有其他的背景下,假如你說你要參加農委會的會議,說我是獨立記者,我要進去採訪,我要參加你們的會議,我不認為你能夠通行,不信的話,大家可以去試試看,因為當時在台灣動物新聞網的時候,我們要進入台北市議會採訪都被刁難,要求要有公文、要有記者證等等,是非常麻煩的,所以,如果您是個體會,會比較辛苦,我給你的比較牢靠的建議是,最好是去跟某個協會和單位合作,至少他可以出去一個名片給你,即使你要當一個獨立記者,你可能也需要這樣的方法。像早上的廖靜蕙老師,他是環資(環境資訊中心)的特約記者,特約記者同樣也有有個名片,這樣就會讓他去採訪的時候比較OK。環資也有志工記者,特約記者是有稿費的,志工記者就是完全沒有酬傭的,所以,個體戶的朋友可以再考慮一下。那體戶可以怎麼運用網路,其實現在的網絡媒體,因為大家都經營的很辛苦,其實大家都蠻需要稿子的,如果你的稿子的質量還不錯的話,我認為大家會採用,可是問題就是可能大多數不會支付稿費,所以如果你只是為了熱心來推動動保,你覺得有沒有稿酬沒有關係,我都可以,但是如果你想用一個動保的採訪者,還希望有一些收入的話,你就需要再考慮。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東森寵物雲的集新聞,他們大部分要的就是影片、短片,風傳媒也徵稿,公民新聞甚至台灣動物新聞網,我們台灣動物新聞網是一旦選用了你的稿子是一字一塊錢,是有稿費的,但是問題是今年協會的收入目前也是募款下滑很多,所以我看到更多的時候是在跟別人地方在換稿子,可能能夠負擔稿費的預算也是有限的。如果你要用媒體的話,你可以再去搜尋一下。

個體戶自媒體的運用範例,我剛還特別謝謝陸子鈞老師,因為陸老師那個時候是泛科學的主編。我記得,我那個時候剛接台灣動物新聞網,我還特別去找陸主編,我們能不能換一下稿子,或者是你有沒有什麼好的作者可以推薦給我,後來我們就發現,他們新聞網的定位實在是跟我們不太一樣,台灣動物新聞網.是希望了解一些動保的人,但泛科學他們的層次又高一些了。後來陸主編告訴我說,有一位投稿者我覺得他的稿子不太適合泛科學用,但是我覺得可能你們可以用,所以我就用了這位作者,這位作者很有趣,他的筆名叫小陸但其實他本人不姓陸,他自己經營了自己的fb秀他的狗狗,一隻吉娃娃,叫做板鼻。我認為小陸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寫手,因為他的日文和英文非常好,他自己又對科普的東西非常有興趣,所以他之前給我們非常多的稿子。我就說自媒體和網絡媒體怎麼用,怎樣互相運用,例如我舉他的例子,他在今年的3月7號投稿,其實投稿應該更早,台灣動物新聞網真正登出來是3月8號,在他自己的臉書上跟大家分享,我覺得這就是作者跟新聞媒體之間非常好的互動方式,大家雙方都有很棒的好處。小陸因為通曉英日文,有的時候他自己去看到一些英文和日文的資料,他自己會翻譯出來,有的時候是我看到什麼樣的議題,或者日文無法完全理解的時候,我們就把新聞線索丟給他,請小陸幫我們翻譯,寫出來。所以,也因為他的語文優勢,他的動保視野是非常遼闊的,他從同伴動物到野生動物他都有關注,他自己的板鼻是一隻有癲癇的吉娃娃,所以他也寫過如果狗狗有這樣的疾病的時候主人要怎麼照顧,從他的文稿可以看出,他非常的頑強,他替他的狗狗花了二三十萬治病,然後好像不間斷在3-5年紀錄他的狗狗的狀況,以什麼樣的方式照顧他的狗狗,所以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我也記得他幫我寫一個摸爽爽動物園,是一個日本的動物園,講到是把動物當商品陳列,大家可以看到瀏覽率是非常高,所以大家如果想用媒體推動保,當然一種方式,就是今天講到的,真正的記者們說的採訪方式,但是如果你有特別語文能力,如果你會法文,我覺得也很OK啊,因為那邊的資料一定也很多,那麼你可以從文章、從你翻譯的文稿中,找到大部分的資料,也許你只要補一點點的採訪,它就可以是一篇很棒的文稿。所以我覺得大家也可以想想看,這樣的方式能夠讓自己採用,也不妨自我評量,然後再做一個媒體的策略。我覺得以文字來講的話,有的人的文字比較感性,有的比較理性,或者外語能力、攝影,錄像,你到底是擅長哪一部分,你可以自己先評定。你關切的對象到底是什麼,是同伴動物、流浪動物、野生動物、還是經濟動物?你也可以是全方位的關心,但是我的建議是當你要寫稿子的時候,最好是專注於一個特定的對象和議題,這樣才能寫的比較深,因為大家都寫的時候,我的意思是像東森寵物雲,有很多東西就是賣萌,那樣的文字那樣的議題也許大家都能寫,那你就很難在那麼多的候選人中勝出,但是如果你的議題、你的呈現方式是比較特殊的,即使你投稿都比較容易被採用。更何況,動保領域非常廣闊,以動物來說,150萬種,每一種動物其實真正在研究的大概就是學術界的教授們,所以我想大家最好是認領一個對象,再去深耕。我自己所期望的是透過大家各自的認領,深耕,最後可以完整的拼出一個動保教育的拼圖。

(你可能有)一個問題就是內容哪裡來?要寫什麼?拍什麼?當我們在寫手營在這裡上課的時候,我的協會在兩、三個月前,也開過一次類似的班級,是教那些動保處裡的人怎麼寫新聞稿,也就是說今天各縣市的動保處每天固定發稿,新北市發的最勤,幾乎是每天一篇,他們是輪流寫,越寫品質越好,台北市動保處比較不定時、台中市會固定、甚至是野生動物急救站也都會發、動物園現在也幾乎是每天都發,所以,你要怎麼樣也許用他們的新聞稿做一個基礎,然後再怎樣強化,晉級,這也都是你可以使用的,但要看他們的新聞稿其實也都不太難,打個電話去動保處,動物園,加入我的email地址就可以收到這些官方的新聞稿,這些新聞稿就是很好的新聞線索,因為我不鼓勵直接把他們的新聞稿po出來,直接這樣放在你的網站,其實也沒有什麼意義價值,但是會是好的新聞線索。所以,你到底要寫什麼?你是要採訪,還是要抒發感想還是要探究真相?這樣的工作難易度其實是不太一樣的,大家可以想想,你要鎖定台灣的本土問題還是全球的現象?我自己圳最近又重新在看賽鴿這件事情,我會再來看台灣的賽鴿是因為,我不曉得大家知不知道最近澳門跟香港有個比較大的新聞,是格力犬,我們叫做零提,就是那種賽狗,台灣動保法很了不起的是,在立法的時候就已經規定直接間接的把動物用作賭博目的的,這個是不可以的,所以台灣沒有賽馬場也沒有賽狗場,就這麼簡單。但是我覺得賽鴿,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明明大家都知道賽鴿是禁止的,為什麼大家在那麼瘋狂的賽鴿是因為有賭金,可是我們大概在兩三年大概就有檢查,會破獲一次賽鴿的賭局,但是我們從來不會去禁絕賽鴿。我這次在看,你只要Google,就會看到賽鴿的網站就一堆,會告訴你哪裡有比賽。因為賽鴿是利用鴿子的歸巢性,鴿子一定要回家,所以不管把它放到哪裡去,他就是要回家,利用這個的生物屬性在做這件事。他有分級,這樣就是第二級的比賽,我記得一共是有六級還是五級,在第一級的比賽,鴿子的回巢率大概是七成,到了第二級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一半,什麼意思?我想鴿子應該是不會翹家,他夭折了。因為我早年在跑寵物新聞的時候,我在接觸所謂的養鴿大戶,有些是電視台的老闆級的,裡面牽涉到黑道,賭金的問題,那個時候的賽鴿還OK,是南北對飛,台灣北部飛到南部,那個時候因為高速公路,電線的問題,所以鴿子是海上放飛,而且變成是兩岸放飛。你知道有時候海上的海浪有多大,有一次很厲害的時候,鴿子一放只剩下三成回來,七成就掉在海裡死亡了。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是鴿子,所以關心的人很少,但是台灣賽鴿這件事情真的很奇怪,動保團體也不太接觸。我在做台灣動物新聞網的時候,有一位瑞士的記者在一個英國的動保團體的陪同下來問我對台灣的賽鴿有多少的瞭解,我那個時候還支支吾吾的,他們就直接說:「你們這個就是賭博,他們說他們在歐洲就是賽鴿不會像這樣」,所以賽鴿是一個我很存疑的領域。如果誰有興趣可以做一個專題出來,我覺得會很了不起,我相信鳴人堂一定也會採用。

大家剛剛看娉婷丟出來一些新聞的報導,可能有人會說,你們怎麼會做貓狗的動物那麼多,有些動物那麼少,很抱歉,因為我們做的是新聞媒體,我們很在意每篇的新聞流量,我們要跟協會交出我們的成績。貓狗是最大多數人要看的,其他的野生動物大概也就幾個,石虎,幾種比較特殊的,金門水獺都還未必那麼吸引人,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還有一個是本土的事情關注的人多,國際上的關注的又少一些。我2014年就寫過日本的吃狗肉問題,但是那些都不太能引發我們這裡讀者的關心,可能還會覺得這是別的國家的事情。我最近有在看吳老師發的「世界的浪浪在找家」黃宗惠老師也有寫序,這裡就是講到,動保問題是沒有國界的,我也這麼認為,吳老師的臉書曾經也po過,美國的一則抗議,講道澳洲是牛羊的輸出最大國,講到綿羊的運輸和產量,一艘船有五萬或七萬的牛或羊,那是一個多壯觀的畫面,然後在運送的過程中死亡了多少羊呢?因為在運送的過程第一個是擁擠,第二個是不餵水、不餵飼料,因為數量太多,澳洲每年出口價值約8億澳元的活體牲口,所以現在有很多國家替這些牛羊所經歷的慘況大家就非常不忍。今年五月我剛好去香港參加了一個世界性的動物法律的研討會,裡面就有學者剛好講到他們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也包括穆斯林吃肉的問題,穆斯林國家在亞洲,印尼是亞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穆斯林有一個特別性是,當台灣的生育率越來越低,台灣的人口逐漸老化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全世界的人口還是在增加,那是什麼地區的人口增加最多呢?非洲,穆斯林的人口也在增加,他們的食肉量是很大的,為什麼他們都喜歡吃活體,是因為他們清真屠宰的方法,不會像我們這裡的電宰,他們吃的肉一定要割喉,放血,所以很多動保人士認為這樣的清真屠宰是讓動物在經歷一個很殘忍的經歷。我那一次在研討會裡面聽到有研究的學者說澳洲輸出穆斯林國家的牛羊,他們認為牛的可容許耗損率為1%,羊的可容許損耗損率為2%。但是你可以去算,運一次牛5萬,羊一次7萬的時候,那些耗損率其實真的也很可怕。我想講的是,這些都是別的國家的事情嗎,大家想一想台灣最近是在南向,有多少的企業現在要申請清真認證,大家知不知道清真認證有哪些關卡,穆斯林認為狗是很不潔的動物,所以他們對貓會比較友善,當然牠們更不會摸狗,更不會吃狗肉,雖然是這樣,但是他們因為狗很不潔淨,所以在做清真認證的時候你的工廠裡面不可以有狗,貨運不能接觸狗,非常嚴格。所以我想,我們一意南向,我們在申請清真認證的時候,其實很多東西也離我們越來越近,那後續我們的動物,動物福利會影響到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後續大家喔度可以去再去觀察,這就是「動保真的是無國界的」是互相被影響的。前段時間一直在討論的娃娃機,大家也都知道這句話,法律是道德的底線,我們這個案子很好笑,包括動保科的江科長都會說,依法行政,動保法管的是脊椎類的動物,所以娃娃機夾龍蝦,我們不管。經濟部就跳出來,說夾娃娃機裡面不可以放活體,但是再去問就發現不能放活體這只是個建議,並不是一個強制執行的法規,所以我們講說,這是動保法至今留下的一個很大的空隙。魚,沒有知覺嗎?世界上都禁止把龍蝦直接當入到滾水裡去燒,這都是我們承認他們都是知覺的,有痛感的,是一種死亡之前的凌遲。雖然我們說我們的法律都已經明定了,按照法律走,但是現時動保法還是有很大的空隙,需要我們大家一起努力的。大家都知道特定寵物業的管理辦法,如果你上我們的動物保護資訊網就會發現一些表格什麼的,好像規定的很嚴謹,但是事實上有沒有人去稽查,對不起,不知道,所以我說動保法還留下了一些問題。

這個回過頭來看,一個是講大家的寫作,第二個忠於事實不造假,有的時候未必是造假,是觀念的錯誤。台灣獼猴這件事情現場一定很多人關心,那台灣獼猴會在很多年前就有人說牠要被排除到保育類動物之外,很多人就講一旦它不是保育類動物,它就會被大開殺戒,我覺得也許是發稿人的錯誤觀念,也許是發稿人不清楚。就像這一次雖然林務局有跳出來說,即使獼猴不是保育類也不可以隨便殺牠,但是我們很多的農戶就是認為,它不是保育類,很多農民就認為因為不是所以不用報備,所以可以對獼猴採取一些手段,我覺得這個真的就是很大的誤導。所以我想說的就是,我們在寫東西的時候,要寫的完整,重點要寫對。

因為今天在場很多是動保類的,很多是野保類的,我記得曾經發生過的養兩爬餵活體,山羌被流浪狗咬,這些都引發了很多動保和野保朋友們的對立和抗爭。我想說的是,我們可以感性而不濫情,最終都是回到「尊重生命」,他們都是生命,只是我們儘量的一視同仁,在面對生命的時候。所以我很希望很多的問題不管你是關心野生動物還是同伴動物,我們都能夠冷靜的找出一個解方,因為牠們都是生命。我最後要說的就是,我希望各位朋友借著這一次的機會,藉著這個時間儘量彼此認識,因為香港動物報他們全部都是義工記者,在台灣我們還沒有產生這樣的狀況,我們好像很少有協會即使能夠跨不同的領域,也很少有協會能夠合作,我很希望在很短的時間內,也許一個關注野生動物的協會可以跟關注同伴動物的協會,能夠結合起來。我也很希望可以看到,其實因為現在要做一個網站不難,也許你本身就有這樣的能力,做一個簡易的網站,也許今天我們有這麼多的個體戶是希望有媒體來做動保的,可以就變成這樣一個形式來做出一份台灣版的動物報,可以把所有的動物問題都放在裡面,大家就可以一起來做這件事情。以我自己來講,我是一個永遠的動保志工,如果真的有這樣一個台灣版的動物報,我一定會參與的。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邁向一個友善動物與生態的農業生產模式主辦:國立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南方食農教育聯盟、臺大永齡-「關懷生命 愛護動物」專案、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協辦:台南大學守護台江山海圳USR計畫相關連結:https://ppt.cc/fSjjjx...

閱讀全文: [第三屆南方食農育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