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慧/從母鹿到母豬:化人主義,行不行?

摘錄:企圖透過拍攝野生動物喚起保育理念的布特格,曾在個人網站上說明這一系列照片所捕捉的是怎樣的瞬間。首先,在照片中被獵豹制伏的並不是鹿,而是高角羚,又名黑斑羚(Aepyceros melampus)。布特格在肯亞的馬賽馬拉國家公園拍攝到一隻母獵豹攫住高角羚之後,試圖教導牠的孩子如何撲殺獵物,但小獵豹始終不得要領,最後還是由母獵豹來終結這隻高角羚的生命,分而食之。至於拍攝這系列照片的動機,她表示是因為這隻高角羚在整個過程中展現了令人費解的平靜,儘管牠也可能只是因為過度驚嚇而麻痺了,但牠眼神中的反抗卻和無意自我保護的姿態形成強烈對比,像是決心至死都要保持美麗與驕傲。布特格於是說她希望透過照片讓觀者同情這隻高角羚,同時也與她一起見證這不尋常的、令人不安的獵殺場景。

其實,從布特格自己的文字描述中,可以讀出她的些許不忍——例如她形容母獵豹殺死獵物的短短幾分鐘如同永恆般無止盡的漫長——但「真實版本」和令人鼻酸的「為子女犧牲奉獻」網路版,畢竟天差地遠。事件被踢爆之後,自然湧現了各種針對先前以訛傳訛者的嘲笑,而其中有一種聲音頗值得進一步討論:認為這些動不動就受到撼動的「愛護動物人士」太喜歡「腦補」才會受騙,或說他們對於動物也有母愛等人類特質的想像,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想把動物擬人化來投射情感的願望。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主辦單位:台大-永齡「關懷生命、愛護動物」專案、動物當代思潮、關懷生命協會(依筆劃排序)報導連結:吳宗蓉/當綠能遇上濕地:衝突中協商,「環社檢核」的倡議哲學  **建議開啟字幕 我想既然大部份都是NGO的伙伴,我們面對的是一個變動的狀態,其實會有點現實上的差異。 今天我會就我這一兩年來做的議題工作的內容來和大家分享,所以我可能因為不是做動保議題,所以我分享的案子就不是和動保有關係,但是是和生態有關係的,所以搞不好對大家來說還是有一點感覺的。...

閱讀全文: [2020倡議營] 李翰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