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手營] 朱淑娟:環境與寫作


講者:朱淑娟
講題:環境與寫作


 

 


 

 劉老師要聽嗎?可以休息一下,還有章得,還有幼綸,都是動保界真正的寫手。那其實宗憲老師找我的時候,我就問他「你真的要找我嗎」?因為我的專長其實不是動保,我的專長是環境。然後他就說,那你要不要就…後來我就很清楚動保也是環境學,我就以我自己專長的例子,來談一下我寫作的過程。我後來有看一下今天學員的資料,我就嚇一跳,大家都是動保專業領域,好像還有美秀老師的學生是不是?是哪位?好,講的不好請不要跟老師講(笑)還有動社的同仁對不對?那沒關係我今天想要分享是以我的專業為主,就不要裝內行。真正內行的是廖靜蕙,還有幼綸,從以前在民生報開始就是,劉老師就不用講了。

那我先自我介紹開始,我以前是在聯合報,在聯合報之前我做過很多工作,那我本來以為我已經是台灣最老當記者的,那我發現還有比我更老的,就是這位小姐,廖靜蕙小姐(笑),所以這一生其實真正想要做的事情什麼時候都不嫌晚,還沒有找到就繼續找,有一天老天就會告訴你。

我的專長是神經醫師,我的學校是對面,我在台大校園問說「那個獸醫在哪裡?」,「噢不不不我是台科大的。」我就是台科大的,就是以前都從台大穿過。那在做過不同工作之後,我後來有一天就去聯合報,就是1998年的9月1號,記者節,我是當記者才知道有記者節這種東西。好那在九年前,就變成獨立記者。那到今年,也就是我當記者20年,那二十年我到底做了什麼,我就做了回顧一下,剛好今天跟各位分享。

各位同學可以看一下我的報導,就是在環境報導部落格。就是當時我當獨立記者成立的部落格,那時候剛好抓到那個網路時代興起的時代,所以因為網路興起,所以有獨立報導的空間。所以各位同學現在想要報導,你就不用先變成報社的記者,或是你不是記者,你想要對一些公共事務發表意見,你就不用去投書,投書還擔心他會不會給你分,等到十二點來電,趕快丟給另外一報。隔天自由也登、中時也登刊。就常常發生這種事情。那各位可以看到我們的報導,是有獨立記者的優點,就是説你可以選擇放你這篇文章,最能夠發表力量的媒體,所以我有在和一些媒體有合作的關係。

那我會把所有的報導都放在我的部落格,然後分門別類。所以以後如果希望長時間的紀錄報導,其實各位也可以成立部落格。當然有臉書,以後有部落格的同學也變比較少。那其實,部落格有很多臉書所沒有的優點,包含他可以很清楚的呈現,可以放影片,可以分門別類,如果一個人無法成立部落格,也許宗憲老師可以成立一個,讓大家可以一起寫報導的地方。那我曾經得過這些獎,我覺得我的得獎見證了,網路時代有獨立報導的空間,甚至你的報導會更大,不必受限於現在媒體有很多問題,像是我覺得媒體,應該全部打掉重練,包含你選題的方法,包含你請記者去跑新聞的方法,都有很多的問題。 那其實簡單講,他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脈動。那,我有出兩本書,右邊這本是我,今天也有帶,晚點可以有獎徵答。我從不是本科系,然後變成記者,再變成獨立記者。然後現在二十年,我又在想未來要做什麼。所以我剛剛一直在強調一件事,當記者已經不是新聞科系同學的專利。那甚至,甚至各位同學有一個優勢,其實我們現在看報導,報導能不能發揮影響力最重要的是什麼?就是你對這件事情的理解跟專業,最終就是這樣。那當然技巧很重要,那你寫了半天,大家也有印象會想要學法律對不對,每一天都會想拿一本六法全書書起來看,然後大概翻一頁就睡著了。所以寫的好看是非常重要。

然後我覺得,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你也可以鎖定你要報導的領域是什麼。然後關於領域,你也要想一下什麼叫領域,你覺得…你也許專注在一件事情上,我去年到東華大學,全部都是法律科系非常專業的同學,我說你們要學什麼、為什麼叫我來,他說因為我們專注在保育那一點,可是我會以爲,專注在那一點就幾個問題,可是不一定喔。比如說我身上長疹子,那你說怎麼辦,一定是我有些地方出了問題才會長疹子,所以在解決那個疹子可能不是去把那個打掉,就是你看別人…

那當然這些專業呢,不是我一下就會他每一點都是專業,就是我二十年來每次遇到、就學到,遇到就學到,所以就是說你遇到不會的東西不要跳過去。有時候你遇到不會的東西或是怪怪的,你就去問那個作者:誒那,這是什麼意思,那他講了半天最後就會跟你講「阿我也不知道」(笑)那當你不知道的時候跳過去,那你就沒學到。那,寫作跟專業的累積,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說,你遇到不會的東西不要跳過去,不要跳過去跟跳過去,最終累積的東西就會不一樣。

那我講環境議題的設計是很廣。早期我在聯合報跑新聞的時候,我們講,環境就是污染,空水廢毒,空氣、水資源、廢氣、毒化物。這個大家現在對空污都很有感覺,可是當我變獨立記者以後,就覺得現在報社的分線方式是有問題的,很多問題比如說環境議題出了污染的問題,你說叫環保署去解決這個問題,他們能夠寫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嗎?不一定喔。比如說污染、水資源,還有國土規劃,國土規劃跟水資源什麼關西?大家有看到,跟產業什麼關係?其實我現在號稱環境記者,其實各位同學知道現在最常跑的地方是哪裡?經濟部(笑)我覺得會造成環境污染的緣由是經濟部,不是在環保署。比如說台南,因為老師是臺南人嘛,台南是我們台灣水庫最多的地方,為什麼今年會缺水,就是台南在缺水,而且台南一向都是不缺水的,他居然有十個月需要抗旱,十個月喔,十二個月裡有十個月需要抗旱。那你繼續檢討,為什麼,原來就是南科,南科需要用很多水。那理論上,如果這個地方是個缺水地方,依照國土規劃來講,你就不應該把耗水產業放在那個缺水地方。可是我們常常這樣,就是我們常常去治水,跟前瞻計畫一樣,一千五百零七億,我是唸科學的所以那個數字、一毛錢都會記著。二五零七億,好治水。大家知道南科設在什麼地方嗎?就是淹水的地方。所以可以去看歷史,什麼高雄凹子底對不對,那個就是古早低窪,不然為什麼叫凹子底。可是現在你去凹子底你看看,就是繁華的大都市,那當然容易淹水啊,所以我再拿錢治水。

所以我對環境議題的設定就是這樣,我就會牽拖,不是牽拖,你就是串來串去這個事件就是一件事,就是串來串去就是一件事。好那這個,國土規劃與科學園區,講到這個禮拜最熱的新聞是什麼(觀眾:屏東)對對蔣議員,那大家看到蔣議員,為什麼我看到媒體比較喜歡報導他的英勇事蹟,當然很英勇,可是他為什麼會咬那個警察一口?背後又是發生什麼事情,因為就是土地徵收的事情。那動保我也有跑,那動保更是,那我最近才領悟到說,你跑動保新聞會是找誰,如果會有個動保科對不對,知道嗎?那動保科能解決事情嗎?不行齁。後來我發現科技部有一塊是研發嶺,所以有時候去抓源頭比你去報導下面的地方,更能夠解決問題。

那就今天切入要點,環境報導的要點。報導之前我覺得,同學要想一下,通常我從這邊衝到這邊要十分鐘對不對?那我通常會坐下來想兩分鐘到底要怎麼衝過去比較快。而不是說去撞牆再說。那你為什麼要寫這篇報導?為什麼要寫這篇報導?那你要採取什麼樣的形式?形式很多喔。最近這個同樣是屏東蔣議員事情,就有人開始批評媒體,為什麼?反正,台灣千錯萬錯都是媒體的錯,就是講我們這樣我們那樣,看,傳統的媒體遇到瓶頸了。你用制式的手法下去寫,還不如一個名嘴,寫了一篇描述就很動人。那這是可以被討論的,就是你現在到底要追求什麼形式。那如果去看很多新聞講的形式就是,即時新聞、專題新聞、調查新聞。可是我覺得現在的形式其實沒有那麼嚴格。就是我們以前報導常常寫到夾敘、夾議對不對,就會被批評不夠專業。可是夾敘夾議真的是不好的報導嗎?我覺得也不一定齁。因為,其實新聞有時候是要被檢視的,而不是你說,甲說什麼,乙説什麼,然後我就寫。有時候甲説太陽從西邊出來,那你就以為你的報導是有個依據的。是他講的喔不是我講的。可是你覺得,如果你覺得那句話不斷,沒有指出說話的引,你就沒有責任嗎?那傳統的新聞學會這樣告訴我們,你要必須要,指出出處。

那你要主張什麼?誰會看你的報導?我每次在寫報導我就會想像,這篇報導「大概」是要寫給誰看。那通常我的報導跟政策很有關係,所以有時候我的,像我的臉有跟報導的新聞就很多,就是官員,政府官員,然後我就想像他在看,他可能會看到什麼。

那報導的原則,清楚不用講,正確也不用講。最近很多人在講,假新聞很熱對不對,其實我覺得假新聞,某種程度是你要有識讀的能力,就是辨別,我覺得假新聞你沒有辦法一一去,噢這個人寫的是假的或這個人寫的是真的,你沒有辦法。可是以一個讀者的立場,你怎麼樣去辨別他是不是正確的。所以對我們作者來講,你的新聞假不假、真不真,事實上是你長久時間,累積的報導給人家的意象。像我聽到最多的讚美就是說,只要你寫的我就覺得是真的。那我覺得,每個人報導都要追求這個,讓你的回饋覺得,誒只要你寫的我就覺得是對的,就不會錯。只是報導,為什麼今天要上這個課,報導一定要好看,好看不是說你採取一些奇怪的觀點,或是你覺得很炫,不是。我覺得好看就是,好看是一件困難的事,就是你要不斷追求那個東西的好看,如果你的書你可以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那你就成功了,那不管中間得到什麼,可以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這牽涉到寫作的技巧。那村上春樹就講,你如果不流暢的文章,是沒有辦法吸引人。那如果他沒辦法看完這篇文章,你文章想要發揮的力量一點也沒有,根本沒有機會發揮力量。然後你要寫出那個新聞的關鍵,剛剛蔣議員,大家都在講他過去的事情,可是這件事情的關鍵是什麼?那個現場發生什麼事情?大家看比較少,現場發生什麼事情那就是背後有一個土地徵收。土地徵收為什麼要拒絕?那就要回溯現在台灣在去年編了一個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有一大筆錢在做鐵路高架化,所以同學以後會看到以後的火車站都不會再是平面了,什麼古蹟啊沒有,都是高架化。高架化可以幹嘛?可以做都市計畫。那為什麼會引起爭議?原來就是土地徵收。那這個徵收正不正義呢?又可以牽涉到為什麼你公有地不用要用私有地?還有就是土地徵收賠償他的錢,跟他未來能夠再去那個房子的錢,可能差異是非常大的。

所以對我來講,我們用的關鍵是那個。那蔣議員的事情當然最重要是那樣,可是最重要是背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那像我,每個人觀點不一樣,那像我就會想寫出,為什麼這件事情會有那麼大的爭議?還有人要提出其他觀點嗎?還有證據、利益都很重要。

其實公共政策的報導上,都是非常複雜,一方面他有天生的複雜,天生就很複雜,你看氣候變遷嘛複雜度非常高;還有他有源頭跟末端,我剛剛講,很多事情都是源頭開始,他有複雜度。還有那個財團的角力很重要,你會發現越是會污染的,越有遊說的能力。全世界都是一樣。不是只有台灣,我們台灣最污染的產業是什麼?鋼鐵石化電力,這些都是大企業,常常會跟院長早餐的1746這些董事長,院長會跟我們早餐嗎?不會,早餐就會跟他講哎呀那個怎樣怎樣、哎呀這個怎樣怎樣…就沒事了,就會有五缺,就是,產業有五缺我沒有符合他的五缺。

那另外台灣是非常小,你其實在選擇上就有非常多的衝突。那現在就發生很多衝突,比方說太陽能,很多人的農地拿去做太陽能。當你這個農地拿去做太陽能二十年的時候,他二十年又是不可能再回來做農地,就沒辦法再回來做原本的農作。那這個在台灣未來農地會有什麼影響?我覺得大家有興趣也可以看一下農業的議題。那其實現在政府告訴我們台灣還有八十一萬公頃的農地,其實沒有!其實只有五十七,為什麼他算八十一?因為他把休耕地也算進去。其實休耕地有一天去種植,它就不是休耕地,可是有一天休耕二十年,他還是農地嗎?就不是喔。所以我們政府很多的數據是不對的。可是你看農委會,所有的研究報告跟他的推論,都是以台灣有八十一萬公頃農地去做基礎算的,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可怕。包含糧食。

你知道,講一個岔話,當時中國毛澤東請大家在做那個,大躍進有沒有,他背後的數據要注意,可能那個…或是當中央社董事長,就是要注意記者寫的數據到底對不對(笑)那他的故事就是説,鼓勵大家去生產,各縣市的縣長就要邀功,明明就種五噸的米,他就要説我們種五十噸、一百噸。然後那個資訊對流,現在都講資訊流,其實我覺得資訊流在這個國家風險是非常大的,然後就是報很多,後來發現都是虛報,所以那年發生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飢荒。很多人餓死,就是因為數據出了錯。所以你永遠相信數據管理就會非常可怕。所以當我知道農委會…我覺得農委會這件事情非常可怕,他所有的統計數字都是以台灣有八十一萬公頃去算的。那其實越複雜我覺得越要理智,為什麼我們不應該用十四隻米格魯去做攻毒試驗?我覺得特別是動保,動保議題我覺得很難寫,他的難處可能大家的觀念還沒有跟到那裏,還沒有跟到那裏。然後你就跟他說不行,不能用米格魯,為什麼不行?你就跟他說米格魯好可憐喔好可愛,這樣可以說服大家嗎?不行。我永遠記得2014年,動社非常了不起,在公聽會,誒章得好像也在對不對,他有一個公聽會,舉了非常多的例子去告訴他們,你如果要做攻毒試驗,你是不需要去用這十四隻米格魯去做動物實驗。

我也是,剛剛老師說,其實很多研討會我也會去聽,我覺得聽動保很有趣,而且就是學到,那個觀念跑到那裏,你就會覺得,誒那是不行。可是如果你觀念沒有跑到那邊你就是不行,像我們女生都會用化妝品對不對,那有陣子你會聽到,這個東西經過動物實驗,你就不會覺得,這有實驗過了所以OK,你會覺得,誒原來現在全球趨勢不會這樣。就是、化妝品根本不需要動物實驗。可是我不知道對不對,那我有一天知道這個觀念後我就去檢查所有的化妝品,包含洗衣、洗髮精,全部檢查一遍。發現只有我手上那一條手霜,外面告訴我說他沒有做動物實驗。那這就是大家可以寫的啊,為什麼這麼重要的訊息,我們台灣是怎麼規定的?還有也是從動社學到的,很多的法令,比如說我們台灣,他是允許化妝品或是健康保健食品,是可以雙試驗,就是你也可以動物實驗,你也可以不要,你應該做人體…人體要用當然是人體試驗啊。不然你給他兩隻老鼠用一用,牠昏倒然後醒過來牠OK,那你就覺得人是可以、是OK的嗎?那我才學到原來,原來是可以不要動物實驗的。可是他如果標示不清楚,我們消費者又要如何發揮影響力呢?

好,那這個友善雞蛋也是,就是動社,我們很多團體,像是章得他們,推了好多年了。那你跟他講說,原來雞蛋有四種養法,蛋雞有四種養法,是這樣養太殘忍了我們應該怎樣怎樣…。好那這個我完全接受,我也覺得我們應該要支持這個,這樣養的雞蛋,那雞又可以很開心。雞不只開心喔,大家知不知道去年雞蛋發生什麼事?戴奧辛對不對,接下來是什麼,芬普尼對不對,接下來是禽流感對不對,喔光這個,我們現在是連夏天都有禽流感,這件事非常可怕。

好,右邊這是什麼?猜到有獎。對,可是我們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推動這麼困難?我那天就跟副執行長講,他們現在不是跟家樂福推雞蛋嗎?我就跟他說有有有,我就想說去…在家樂福之前你要想要買動保雞蛋你要怎麼買?要買一箱,五十顆,你就每天吃五顆蛋,然後把他消化掉。又是煮又是煎又是蒸,很痛苦,但你實現了保護動物的慾望這樣。那現在好不容易說要在家樂福,我就跟執行長説,你知道那個雞蛋八顆幾元嗎?他說,一百三。所以我打開那個冰箱看看又放回去。所以我覺得知道跟實踐中間會有很多,我就跟他說你應該跟農會去談一下,也許中間有什麼機制會有他更可以接受的價。

那,有時候我覺得,像我寫新聞有一點歷史了,二十年。所以我現在寫新聞比我寫的時候更早一點的歷史,我們現在會看,為什麼不行為什麼會這樣、你怎麼可以污染,怎麼可以這樣、那樣。那我就去看過去的歷史發生什麼事情,他有助於你去了解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知道過去現在過發生的事情,所以你知道未來要往哪邊走。比較有個脈絡,比如說去年十一月我就在追高雄大林蒲,大林蒲這個地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因為那時候的行政院長林全說,要給他們遷村,我就去做了一個調查報導,就發現,這個地方可以住人嗎?你從小港捷運站下車,你會這樣…穿越過一大片台灣的中鋼、中油、台電,然後終於到這裡,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去調查後才發現,這個是一個四百年的聚落,早期這個地方就很多外來的人,為甚麼外來的會來這裏?就表示這個地方是一個繁華的都市,然後有討生活。找到一個地方發現可以討生活,所以我們就住下來。好那,因為十大建設,所以他們土地被徵收,聽說他們一坪三百塊,土地徵收,良田沒有了。旁邊呢,海很漂亮對不對,沙灘沒有了。沙灘…我有時候站在那邊就會想説,為什麼這個地方搞成這樣,右邊更多是那個野狗,所以變成要去沙灘要帶一隻棍子,狗很多齁…野狗很多。

那環境污染,我們住台北的人,有高雄人嗎?我們台北比較難感受,那個所謂的污染比較難感受,那個所謂污染,是窗戶過幾天不擦就這樣,那不是沙塵喔,那是刷過去就是鐵屑。那如果有機會你帶小孩去公園,那個溜滑梯,抹過去就是一層鐵灰。那也許你認為污染嘛污染就是這樣,可是那邊一個老師就跟我講,就是,講到這個就是以後大家報導一定要到現場,你就會看到非常多,比如說你不去摸溜滑梯,你就不知道,什麼叫做這個地方有污染。那老師跟我講說,我們都盡量不帶小孩出去,因為很危險。那久而久之那個小孩子對這個土地會有感情嗎?就不會。所以他們從小的願望就是要離開他的故鄉到別的地方去工作,那這個久而久之,這個地方的文化就會斷裂。那交通就是這樣,你只要打開大門,外面就是這種車子,非常危險。

那為什麼我們國家,旁邊有個臨海工業區,一年可以賺九千億產值的地方,變成一個你最後要把他遷村的地方?這個,是我覺得我們要想一下我們國家為什麼會這樣。那遷村合理嗎?條件合理嗎?那是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我剛剛講說,自己的主張對不對?我覺得環境跟經濟應該要共存共榮,好像很難對不對?我們現在行政院長最大目標就是拼經濟對不對?那同學有沒有想過經濟為什麼要成長?那個成長讓你生活更不安,可是經濟成長是沒有人可以抗拒。那你說經濟成長會破壞環境啊什麼什麼,大家知道空氣污染最長被提起的地方是哪?北京對不對,北京那個地方就有美國學校,美國學校跟一些相關設施,他們就花了相當多錢在去年,不知道哪一年就蓋了,所有建築物全部都加蓋,那所有有錢人家裏都有最昂貴的空氣清淨機。那就把自己包起來躲在裡面,那還是有錢人才做的到的。

所以經濟污染、環境污染,最終倒霉的是誰?就是一般民眾。可是你會問說,為什麼窮人不抗議?那,這個就非常悲哀,窮人也需要靠發展經濟給他工作機會,所以這一整串問題就變得很複雜。

那我們剛剛講的是證據例對不對,證據例我們一天到晚就聽官員講氣候變遷怎樣怎樣…我們也很容易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氣候變遷,包含今年一大堆水果盛產,因為雨水少所以氣候變遷所以他賣不掉(笑)你在講氣候變遷四個字時候我覺得你要講出證據例,就像我們對下雨比較有感覺特別有感覺,這一句我就會找很多數據,這是我找的:我們台灣平均雨量是兩千五,兩千五OK對不對,都OK,那你說每年都兩千五嗎?沒有,你遇到、其實現在最多跟最少有時候可以差一倍。那平均,大家還記得莫拉克嗎?莫拉克可能大家都還小齁,都沒有印象。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風城,因為那一年我在屏東,然後你知道嗎?所有交通全部中斷,然後所有的711都沒開,看到711就跟看到救星一樣。所以以後有人問我住哪,你就住711附近就對了(笑)突然看到有間開了就覺得活過來了。就是你要有證據例,為什麼我們有變遷,這就是證據例。

那我們常常看到有很多科學研究對不對,什麼叫科學研究?大家看到科學研究也要注意喔,沒有證據顯示,石化跟健康有絕對關係直接關係。可是你有看到他,什麼叫做沒有證據顯示嗎?那我就會去問他老師你報告怎麼做的,他就說「噢我採樣三千個人,然後怎樣怎樣,然後我是在夏天採樣」,我就問他說,老師夏天?夏天不是比較沒有空汙的時候嗎?你為什麼在夏天採樣?老師支支吾吾,因為他夏天剛好有空。可是夏天採樣是對的嗎?當然不對啊!你為什麼沒有在污染最嚴重的二、三月去採樣?好,所以我覺得我們台灣的學風很常…不好意思,我覺得我們台灣的學風真的很差,就是很多的學者會配合官方去做一些他要的報告。我剛剛講的黑人了嗎?噢黑人在下面,他配合官方去做報告,不然就是說、跟土地…所以我覺得説同學你在寫東西可以唸一下統計學。統計學很重要喔,你說這個螢幕呢,我採樣了土地有污染,然後去找個學者説去採樣了,他就大面積的全部採,採個十點,平均起來呢沒有超過標準值。那記者就照寫:喔~這塊地沒有污染啊。那我覺得寫作的人要多問一句,你就多問一句,別人沒有的訊息,你就問誒那老師你在哪裡採樣?他就說喔這裡、這裡、這裡、這裡,我說老師,不就是這一塊污染嗎?那你給我採那裡幹嘛?他說噢這個…大家聽得懂我意思嗎?明明就是這裏污染,為什麼要採那麼大片呢?

所以,報導很重要,我覺得對我來講二十年,我覺得報導最重要的,就是識破表面上的說法。你有辦法識破表面上的說法,你的報導就會跟別人不一樣。就像以前有一本書叫做《人類大命運》,大家有看嗎?可以看喔。他假如當時人類不讓黑人投票,噢你看這個黑人啊…犯罪率高阿什麼,那可是所謂的科學研究是會有個前提的,是出於對黑人的歧視阿或是什麼問題…所以我覺得對那個表面的說法一定要提高警覺。所以我們每次要開科學園區,誒他可以創造就業,三萬個就業,或是石化廠,大家有機會去石化廠嗎?那個科學園區,進去有看到人嗎?沒有。那以後更慘,以後AI的時代,大家要選工作要注意喔,不要選那種機器人會取代你的。
像我每次去醫院抽血,都很想煞風景的跟他說「小姐你要注意你的工作喔」,為什麼?如果抽血只是說,彎曲、深呼吸,你覺得以後需要人嗎?不用啊,就是機器人就可。齁,要提高警覺,包含寫作,寫作也是已經有機器人在幫忙寫作,就應付很多參數,然後報導就出來了,更完整、更不會有假新聞。

好,就表現得手法你要提高警覺,這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台南,他們說,我剛講台南缺水。好那這個叫玉峰堰,玉峰堰就是每天來可以提供三到五萬頓的家用的水,因為水庫有分兩種,給家庭用的、給工業用的,或是給農業用的水。那最近他們突然說要做一條專管給南科用水,那這件事我有調查過啊,我就說其實你們要做這件事情的背後,不是因為做專管水資源會變多,而是因為什麼,你如果去看自來水法十一條,所以寫作要看很多事情喔,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法律是怎麼規定的。當他是自來水的水庫的時候,依照自來水法十一條旁邊就不能幹嘛、不能幹嘛,很多污染得產業都不能做。可能如果我把他變成專管,它就變成工業用水。那它就不必受自來水管得規範。所以,剛剛説住在711的旁邊,其實我蠻常逛711(笑)這個萬惡的711,成立一個統一夢世界,在山坡地蓋一個遊樂世界…

台灣有很多問題,真的希望以後大家…可是我不知道大家以後寫會寫到什麼程度。可是我覺得,現在會寫的人太少了,會寫關鍵事情太少了,如果更多的話,特別動保喔,我覺得動保在媒體應該是沒有位置的,除非有時候動社開開記者會,章得開開記者會,喔那個狗好可憐喔、又怎樣,明天又沒有了。就沒有了。碰到關鍵的修法,誒放煙火,沒有了。到底結構性的是什麼,會寫的人太少了,少到像宗憲老師他們只好自己跳下來寫,就是老師級的自己跳下來寫。

那你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還有我剛剛講到會揭露那個台灣事情的太少,我們現在台灣很多就是讓非法怎麼樣合法化,變成有公式了。我就在檢討說我跑了二十年環境,到底環境有改變還是…到底是變好還是變壞。比如說你山坡地不能開發,然後你申請水土保持,把這個山坡地變平,你就被逮到說你假借水土保持名義去把地弄平,這是違法的。那繳了一點錢之後呢,誒你就變好人了,就是我已經為我的錯誤付出代價了,然後從此你那個地又可以開發了,因為你是平地嘛。誒我覺得這是合法做,可是是不公不義的事情。可是變成這件事情,現在好像都可以。都變成說可以這樣子做…

那事實早於事,我剛剛是要,洞視官方說法下面的不對,有辦法洞視這件事情,你的東西寫出來就有歷練。我為什麼要那麼辛苦寫報導,就是想改變這個世界,你如果就是想改變這個世界、不想改變這件事情的不對,你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寫作是很辛苦的,你看我當記者以後都變瘦(笑)就是,寫作會特別容易餓,你有研究過嗎?住外面就會餓,因為你很激動(笑)把所有事情都發在電腦上喀喀喀喀…

社子島的開發他跟你講説「噢我們是為了防洪,所以我要全區的區段」,他們那時候說,就是、你現在看到房子全部拆掉、重分配,好可是你如果真的為了防洪,你需要做全區區段徵收嗎?不需要啊,所以他就會假借一個名義説要做全區區段徵收。那你如果做,有什麼不好呢?他就會說會發還土地給你,那你就要研究區段徵收。我剛剛講,看到不會的事情不要跳過去就是這樣,你看到區段徵收,你不要就寫區段徵收,你去google一下,什麼是區段徵收,好原來,你家原來三十坪,我全部給你收來之後,你家土地原本是一坪十萬,那因為收起來後變成都市化啦,所以我、市府就可以把土地的價格往上調,變成二十萬,所以呢,變成要更新過的地價,我只要發還給你一半的土地就好了,這是區段徵收的魔法。那我們政府的政策裡面有非常多的魔法,你可以去看。那剩下十五坪要幹嘛?它就賣給遠雄啊、然後什麼建蔽率什麼…弄一弄,他又有收入了。那有人說他又不是拿去幹嘛,他是補充市政的錢,可是補充市政的錢是拿老百姓的財產發財嗎?不是,所以就是你一步一步問下去,政府就會無所遁逃。

我當記者的時候有立下一個志願,就是說,我的工作就是要讓那些官員晚上睡不著,(笑)就是我有一天聽到官員説,哎呀我們現在都沒什麼新聞,沒什麼在看,我自己很傷心。早期我們在跑新聞,官員都要早早六七點起床,然後四大報趕快翻開,為什麼,因為怕寫到我們,所以我那時收到簡訊,都是等一下十點澄清記者會。現在當記者會收到這種簡訊嗎?很少,那表示記者收的東西越來越多,可是你們寫的東西我越來越不care。啊其實現在,政府最害怕的是我們這種沒人管的,就是獨立記者跟獨立報導。他以前就是打電話給你長官,交代一下,可能你明天一個字都出不來了。現在沒人管,所以他每天都勸誘你說,哎你當獨立記者好辛苦啊,你要不要去哪裡工作啊?幫你介紹啊做什麼案子…勸誘你回去組織,他才好管理你這樣。

不過我覺得,我們獨立報導也是有力量,你看我們現在獨立記者,因為我們也很努力,不管行政院見到我們也說,我們歡迎你來採訪,這是在我們之前沒有辦法做到。你去一個地方他就問你,你什麼報啊、中央社、民生報…你才能進去。那現在不用啊,各位同學你報導不要被自己嚇到,你就明天跟農委會説,我要採訪,「蛤你是誰」我是誰我是獨立記者(笑)獨立記者在幹嘛,早期他們都要解釋三分鐘,現在都不用了,直接進去就好。

好那現在不是這空汙high嗎?要淘汰二行程騎乘,那其實可以給工場增加污染嗎?那官方就會跟你講一大堆…其實我覺得最會講的是政府誒,應該全部抓起來關一個…
所以我覺得要辨識真偽呢,最終就是要有專業知識,你就不會被他唬到。他講什麼你就寫什麼,你就被他唬到。啊你有辦法,你説新聞那麼多,有人寫了就會發揮力量,有人就沒辦法,為什麼,就是你寫到關鍵的地方,他才會怕你嘛。你如果罵了半天,沒有關鍵地方,就是,你知道官方在簡報會有兩個章,印說這是正面還是負面。然後我的新聞,被蓋正面,就覺得真是丟臉(笑)怎麼會被官方認定是正面呢?當然是負面啊!好,所以你要有專業知識,你要寫你真心認同的,那以前在媒體,你沒有辦法寫你真心認同的,所以為什麼要做獨立記者?就是,喜作某種程度還是要有心,現在特別是。因為以前打開聯合報,到底誰寫的文章不知道,誰在罵你不知道。現在寫那篇下面就有留言,罵的亂七八糟的,稱讚寫的很好、一堆東西。好就是我剛剛一直在講的,不要跳過你不懂的東西,像我常常對一個案子,會追出新的東西。我在寫中科四期的時候,我就學到水,我會水,後來會追,後來05年得到卓越新聞獎,就是寫水。那就是因為從中科四期的時候,累積到的經驗就會知道寫水。那從中科四期那個案子,就會長出,就是一個案例會長出很多支,就像樹枝一樣,那每個樹枝你都不要跳過,你就會學到那個領域的東西。然後就是,沒有人是什麼都會。

那當記者理論上你會覺得,好像去問會覺得不好意思,其實到了我這個年紀,我即時跑了二十年,我還是要常常跑去,問他說不好意思我可以問你一個很白癡的問題嗎?一般記者你會覺得開口很難,因為你覺得我是記者,理論上要是讓大家什麼都懂,沒有人什麼都懂。所以呢,你手上要有一些,可以給你意見的人,然後你要常常去問人家,有很多的專業,是不斷長出來,什麼叫pm2.5?現在有人去問你這句話嗎?沒有對不對,就理所當然嘛。可是我如果再問你為什麼是2.5,你答不出來對不對,為什麼是2.5?因為現在的機器只能測到2.5。就是這麼簡單,可是有pm1嗎?當然有啊,為什麼是2.5?有人再去問為什麼是2.5嗎?那為什麼以前沒有人講2.5,講10?因為那時機器只能測到10,就是微粒,只能測到10。像我是學工程,我以前是程式設計師,我就看這種東西就很有趣。你覺得記者是文科還是工科?我現在越來越覺得記者是工科,因為你要探究很多細的,你要懂統計學,你可能最好像我一樣要會寫程式,input 什麼output什麼,會怎樣會怎樣,可能那個寫出來的東西會更精準,理性感性不一樣。

好那,最後告訴你就是學習的重要,我覺得記者跟寫作這種工作是永遠寫不完,永遠都有新的東西。所以我講一個習慣就是,只要市面上有在賣如何寫作的書,我一定會去買,那你一定會從裡面得到一些東西。這是我最近看的這三本,這本已經出很久了,這是史蒂芬潘寫的、那個村上春樹寫的那本,還有去年出的哈佛寫作課。像我從writting那本學到什麼?就是,剛剛講到勇氣對不對,我覺得我們常常用被動句,我後來檢討自己也是被動,比如說:這個研討會將在早上九點半開幕。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講說,你有主動積極的話語講說,「這個研討會九點開始」對不對?這句話改變我,應該往後十年的習慣,主動句與被動句。會議將在七點舉行,為什麼你不寫七點舉行會議呢?更簡潔更有力。

好那我從村上春樹也得到一些訊息,像我平常在寫作都是字句用的很精簡,可以就會寫「可」,可是當你寫一篇三千字或是一萬字的時候,你要讓那個讀者呼吸就很重要,呼吸,就是寫寫場景,讓大家帶回來,有高有低。寫作真的是太有趣了,有非常多東西。那哈佛寫作課,我發現、我常常我看同學好像有人希望得到採訪的能力。我就發現我常常在採訪時候會打斷受訪者的尾句,那這個習慣是非常不好的,表示什麼?他可能正好要講到重點了,所以你就急著把他咖斷。那我以前也做過公共電視的節目,我就帶著攝影去拍,我的意思是我以前都讓著他去剪,可是那個攝影記者就會挑戰我去說:你,回去這個人講的話,你只會掐一分二十秒,你為什麼要問他五十分鐘?可是你如果不問他五十分鐘,你如何挑出最精華的一分二十秒呢?對不對?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塞塞塞,可是那攝影記者就會不耐煩(笑)

所以,這是我讀了這些書,學到的。好那,大家有看到這本書嗎?湯瑪斯去年有出一本,突然忘記叫…總之這本書寫的不好,就是寫的亂亂的。那你知道嗎?有誰知道?去年,也有來台灣,好我覺得這本寫的不好,可是我很意外看到第一章,大家可以去書店看第一章就好,天下文化會把我打死(笑),看第一章就好,我覺得第一章在教大家怎麼寫專欄誒!我就覺得最好看是第一章。他說,你要寫純新聞的時候,你要揭露深藏在表面下的隱晦真相,不偏不倚毫無畏懼,要寫出來很難齁,會有什麼黑道…像我跑環境新聞接到黑道電話是很正常的,就是三不五時…所以我已經養成電話怪怪的就不接,然後有時候寫文章惡意的留言就不看,就是會影響你的心情,寫作也要有平衡的心情。然後不要太受網友的影響,他留什麼言你就七上八下..怎麼怎麼的,就是心頭要抓緊。

那專欄是什麼?老師有在寫專欄,跟詮釋手法又不一樣,像我在卓越新聞獎就常得即時新聞獎、報導新聞獎,那我跟你講我去報專欄獎就從來沒有入圍過。老實跟各位講,因為那個寫法就不一樣。那專欄就是說,每個專欄像燈泡一樣照亮,照亮那個液體。還有我覺得不能當牆頭草,因為發現很多知名的專欄作家,他第一時間不會寫,什麼呂秋遠…很紅對齁,可是你觀察他,他事件的一開始不會寫,他就看大家的反應,第三天他就會寫一篇好好看,就是主流意見。不然就是有個專欄作家寫了一千字,然後五百字說他好,五百字說他不好,就是平衡報導。那其實看完你覺得,他什麼也沒寫,他也好、他也好。所以呢,不要當牆頭草。

 

還有呢就是,怎麼樣培養你的寫作能力,就是要常常寫,那你說沒有地方報導,那我怎麼常常寫?也許你可以找一個可以報導的地方,給自己一個規定,像是每個禮拜、什麼時間點。像我們都當獨立記者,理論上是沒有時間跟截稿限制。像我每個禮拜一,就要交一篇專欄給風傳媒,所以每個禮拜一就會很緊張(笑)可是有個事情讓你緊張也好,你就會覺得你要寫那個專欄。

好,凡是發自內心的財團都很可恨,好,這個沒機會講了,有時候我覺得法令跟制度的進展你也可以觀察的。就是,你現在發現過去的法令跟制度是怎麼在走的,為什麼現在美國人、為什麼現在草坪跟游泳池是權力的象徵?誒這很有趣喔,我有去看過一篇專題報導,為甚麼家裏有草坪他是某種身份的象徵,他從過去沿革到現在。那為什麼今天的環境問題糾葛是這樣?法令的進程是什麼、環評法走到今天,我們還能信任國家的環評法嗎?甚至我們國家發明很多都市計畫發明委員會、區域計畫委員會、動保審查委員會,這些委員會都是可以被信任的嗎?那什麼人可以當委員,什麼人不能當委員…所以我覺得我們國家離真正的民主都還很遠齁,形式上是這樣。可是,很多的東西不是這樣,那就是我們寫東西的人的責任。

好,這就是國際的氣候變遷。好那今天就分享到這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