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手營] 學員專訪:193縣道上的自然系女孩--唐欣/吳培慎

193縣道上的自然系女孩--唐欣
文/吳培慎


訪談開始前,也許是前一天密集的課程安排,讓戴著口罩的她,顯得些許疲累。但當話題討論到她很有感觸的路殺與自然資源議題時,明顯感受到聲調的上揚與情緒的振奮。這就是這次的人物速寫主角--國立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的唐欣。

桃園女孩 走入後山
從小在桃園生長的唐欣,就如眾多台灣年輕學子,求學過程中皆是學校與家庭兩地來回的直線生活,也因此對自己生長的土地並沒有太多的情感連結。而這個情形,一直要到考上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並且加入後山自然人社後,人生才有了截然不同的改變。

壯麗山路 心在路殺
時速40公里,獨自一人與一台機車,緩緩駛在有花蓮最美公路之稱的193縣道上,唐欣卻不像一般的旅人因周遭美麗的景色觸動所流連。這條自唐欣就讀大一開始,陸續走了無數次的路段,雖然有美麗的海岸與山脈相伴,但她的視角卻有很大的比例是鎖定在公路的雙黃線上。因為每次的出動,她還有一個隱藏的角色--路殺社公民調查員。

根據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的說明,路殺社全名為「臺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Taiwan Roadkill Observation Network)」,是有別於一般常見的公民科學(Citizen Science)計畫,其組成背景和起源很不同於一般組織。路殺社是2011年8月於臉書平台所創建的網路社團,成員全部依靠臉書強大的社群關聯能力,吸引關心此一議題的人加入。社團成員來自各式各樣的職業類別與人才,並非來自特定的實體社團、協會或學會,大部份成員彼此之間並不認識。更有趣的是,此公民科學計畫並非事先規劃、設計好才開始著手執行,而是在社團創建之初,透過社員彼此討論和凝聚共識後逐步成型,包含目前社團維護的主要團隊、目標宗旨、資料蒐集SOP、後端使用之程式工具、資料庫平台和為此所建立的官方網站。這些都是在協同合作下,逐步調整和修訂的成果。

路殺社的首要宗旨在於建構生態友善的道路,以改善野生動物路死的現象,並以此為據,進而衍生三個目標:推廣全民關心環境議題並加入科學研究的行列,以減緩野生動物遭路殺之比例為初始議題;推廣民眾終身且實際參與環境學習活動,建立所有物種生而平等、生命等值之觀念;鼓勵參與者協助撿拾和寄送路死標本提供典藏和研究,讓已逝的生命能發揮更大的價值。

當談到為何以193縣道作為調查範圍時,唐欣提及,一般認為省道台9線的車流量較193縣道高,動物路殺現象應較為嚴重,事實卻完全相反。她分析,也許省道上的多線道寬度以及搭配的高速限及流量,會自動造成動物橫越馬路的高門檻;抑或在高度開發的馬路旁邊,動物生態本就不易維護;更進一步的推測是,經過高密度的交通洗禮,即使偶有路殺,要保存完整的屍骨作為記錄,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工程。

目前路殺社已經與東華大學取得合作,不但參與調查有助於累積實務經驗,學生還能登錄服務學習時數,對於專業所學與興趣一致的唐欣來說,是將書本上知識與實務結合的最佳途徑。談到在調查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畫面,她提到有一次在路上採集到茶斑蛇的屍體,但仔細觀察才發現,被壓扁的母蛇身體下還覆蓋著八條剛出生的小蛇,卻因一場意外奪走一家九口的生命。這也是唐欣第一次目睹到胎生蛇類的路殺現場。

營隊增能 未來展望
訪談的下半場,聊到了這次參加「台灣動保青年論壇-2018寫手營」的契機與收穫。唐欣談到,暑假後即將升上大四的她,一直在思考如何能突破同溫層,將所學以更親近一般民眾的方式分享出去,而不是只停留在社團同好會的活動。透過這次的營隊,她認為在文案能力與講座規劃上都有了新的啟發,也許開學回到學校後,能跟社團其他夥伴討論出不同的可能性。畢業之後,她希望能留在自己認真走過每一吋土地的後山,在系上或相關機構服務,繼續貢獻自己所學,也能為這塊土地以及寶貴的自然資源多盡一份心力。

參考資料:
關於路殺社【部落格文字資料】。取自 https://roadkill.tw/about

延伸閱讀:
路殺社臉書社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roadkilled/

 


【2018動保寫手營】圓滿落幕!動物當代思潮將針對學員文章陸續展開成果發表,會於官網與粉專分批刊登,也歡迎好友分享學員們的作品、並給予支持鼓勵。非常謝謝!

本系列將於每周二、五於動物當代思潮官網、動物當代思潮粉絲專頁、關懷生命協會網站同步上線。

完整優選名單請見:https://ppt.cc/fzYA9x

主辦單位:台大永齡「關懷生命 愛護動物」專案、弘誓文教基金會、動物當代思潮、關懷生命協會(依筆劃排序)
執行單位:挺挺網絡社會企業
補助單位:文化部


摘要照片取自: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Photo credit to 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李榮峰: 很簡單,我們這種咖(角色)一看就知道,你跟我談法規我不懂,而且我認真看過之後,昨天看今天就忘;你跟我談政策,這更是我的大外行。我非常符合我的外型,以及觀眾對我的期待,我是一個執行端,我就是一個公部門在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執法有困難的情況下,我們這個單位去幫忙公部門,做這樣子的動作。 我告訴你,一個非法的繁殖業者有多難去起訴他、有多難讓他入罪。並不是你到一個地方,裡面有養非常多貓狗,狀況很慘,你只要通報動保處,他們到現場就可以裁罰他,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要經過長期的跟監、蒐證,還要有買賣事證。什麼叫買賣事證?就是我算錢給對方,他交一隻狗或貓給我,要有這樣的「影像」,包括錄音都不能採證,所以我們這樣跟臥底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就是臥底,像是要破獲那些販毒集團是一樣的,我們要培養弟弟、妹妹,因為我這種辨識度太高,去兩次就破功了,不然人家都說:「欸我好像認得你喔?你好像是館長喔。」所以,我一定要去培養很多這樣的演員,到現場去做蒐證。我告訴各位,真的是抓不勝抓。...

閱讀全文: [台版露西法案] 李榮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