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動物園--圈養野生動物的權利與福利如何平衡?]



《探索動物園的可能想像》活動說明:吳宗憲教授

揆諸過往的動物園歷史,並不難發現,人類最初之所以設立動物園,有時是為了顯示個人財富,向外宣稱自己能夠蒐集世界上的奇珍異獸,有時是為了展現國家權力,表示統領國界內權威的絕對性,因此越難以馴養的動物,越是動物園的最愛,也常用來作為國家之間餽贈的標的。

因此,儘管當代許多人們在不經思索之下,會直覺地宣稱動物園的存在,是為了大眾教育、科學研究而存在,但如果從歷史發展的脈絡來說,當初圈養動物以炫耀財富,及彰顯國力的目的,才是動物園所以創立的原因。

雖然現代社會中,前述那種炫耀性的目的已經消逝,但似乎逐漸被娛樂化與商業化目的所取代,我們不難發現,當代「為教育」、「為科學」的正向宣稱,還是一種為了使「存在即合理」所做的事後修飾,因為,這些之所以讓「動物園」存在的正向理由,實際上都禁不起嚴格的檢驗,因為,許多動物園中的動物,因圈養而影響了其動物行為,已部分失去了科學研究的功能,而實證調查也顯示,民眾赴動物園,多半是為了娛樂及家庭聚會,這點加上逐漸賦予動物園自負盈虧的任務,也產生將動物園向商業利益靠攏的結果。

所幸,國內近年來,在許多有識之士的努力之下,已經試圖將這種「名實不符」的動物園概念,從政策倡議到務實面,逐漸將動物園修正成為「合理的存在」,首先,將焦點由遊客轉移到動物本身,動物園管理者,必須對圈養動物的動物福利給予最高的關注,諸如擴大飼養空間、環境豐富化、餵食豐富化等設計,都不可或缺;其次,在教育面向上,過往刻板而形式的介紹,並需轉換成為具有高知識性及反思性的解說課程,動物園存在中所涉及的許多「人與動物關係」中的倫理問題,例如:過剩動物是否能屠宰、以動物餵食動物、是否能為了獲得知識而操縱繁殖等等的問題,如果能引起社會關注,也是很好的集體學習的機會;另外,在科學的角度上來看,動物園也必須一反過去被動地知識研究角色,擔負起更重要的保育或者救傷的角色。最後,如果全民都能夠開始習於關注野外動物的消逝與救傷,那麼,我們就幾乎可以把整個生態圈視為擴大的動物園了。

當前的台灣,因為過往的幾次悲劇事件,大眾已逐漸對圈養動物的議題展開反省,甚至引起了持續性修法的行動,值此時刻,我們希望能夠透過較為深入的論壇活動,邀請關切野生動物議題的專家學者,為我們提出一些可能的未來想像。從目前的動物園管理、動物園倫理、圈養野生動物的救傷、以及解決野生動物路殺等問題,共聚一堂,來引導大眾想像,對於野生動物的圈養,如何透過觀念的解放,產生可能的實際作為,使得野生動物政策能夠得到更好的展望。

論壇緣起說明】林憶珊理事長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從身為一個動物行為研究者來看圈養動物這件事】蕭人瑄研究員 黑猩猩行為研究暨保育推廣者

動物園中的凝視】黃宗潔副教授 東華大學華文研究所

 【處理傷病野生動物原則─以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為例】詹芳澤 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

整個世界都是我的動物園!保護野生動物,路殺2.0在幹嘛?】林德恩 路殺社創社人

【公民對話圈】吳宗憲副教授 主持人:台南大學行政管理系

日期:2017年8月13日 13:00-17:00 
地點: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二樓-第一會議室(台中市五權南路10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