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講座] 蔡嘉陽 - 從媽祖視角看台灣白海豚的棲息環境

主辦:社團法人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2019台灣白海豚保育教育與陸地觀測訓練]系列講座



 

蔡嘉陽:
謝謝,這是最後一場。那講了三四遍,不過每次都會調整一下演講內容,所以可能跟各位書面上的簡報,會有一些新增的部分。然後一個小時其實⋯⋯不太夠用,因為覺得講不完、很喜歡碎念,然後過去三場都是因為白天都有活動,所以就把這個部分安排在最後一堂,那今天剛好是有空,所以中午就過來,因為還要聽博士演講聲學的部分,因為這也是我們非常關心的,那前三場我都沒有聽到,所以今天一定要聽到。那也看到各位在公民咖啡的表現,我覺得⋯⋯感觸很深,公民的力量在目前台灣來講是不夠強大的,還是被政治人物、被政黨綁架,然後目前最⋯⋯讓我感到最憂心的就是意識形態的對立,就是分成兩派,只要你的意見跟對方不同,然後就要互相的毀滅、互相證明對方的不對,為什麼沒有中間折合的力量,比如說:我常常在網路上,以前在臉書,我現在把臉書關掉了,因為我覺得臉書浪費我太多⋯⋯,不是浪費太多,是花了我太多的精力要去跟別人討論這件事情其實是浪費很多時間,所以我覺得⋯⋯,在很多的議題上面,不是只有反核或支持核能、不是只有綠能就是核能,沒有這種絕對二分法。好,所以時間掌握,其實講話蠻多的。

那我是研究鳥類的、研究海岸的水鳥,然後又很喜歡拍照,所以這兩種結合起來就是空拍機,所以五年前剛上市的無人機,我就買了,從第一代買到現在第四代、第五代快要出來了。所以這五年期間就累積很多經驗,也摔過很多次飛機喔,大概飛行兩千多次,摔了大概有十次左右喔,所以走路都會跌倒了,何況飛機不會摔下來?但是每次摔下來都會讓你自己有更新的體驗,避免下次再犯錯,所以大概能犯的錯都犯過了,以後就會有更多的經驗。

那最近這幾年,無人機的技術還有普及讓大家都很容易地進入這個門檻,那我在兩、三年前大概是第一次空拍到白海豚,那台灣第一個空拍到是我拍到的。那最近半年,像海巡署、慈濟的志工還有台灣玻璃館,大家努力的希望用空拍來拍白海豚,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工具喔,因為聲音在水下傳播的速度比較快,聲音削弱的距離比較常,所以當我們搭船要去追海豚或是這些海洋哺乳類,其實船的噪音跟壓迫是很大的,但是空拍機,他從空中、從空氣的介質要進入水裡的介質,那個聲音是削弱很大的,所以最近也已經有學術論文提出來說,空拍機的噪音幾乎不會改變海洋哺乳類的行為,所以是非常適合未來作為很多鯨豚的研究跟觀察,所以這個是未來的趨勢,那空拍機的應用層面很廣,所以這個是大家可以好好的去運用,特別是NGO團體、公民團體都應該具備有這樣子的工具跟能力,去做很多的觀察跟記錄。

那最近大家去拍白海豚,很多人都拍不到,(投影片顯示位置圖片)但是這個地方,24小時你隨時去都可以拍得到白海豚,這裡有三隻,一隻、兩隻、三隻,還有兩隻小燕鷗,小燕鷗在這邊(講者以雷射筆在投影片上圈選位置)。其實這一張對我來講是很諷刺的,為什麼?這裡是太陽能板廠,這裡本來不是要蓋太陽能板,這裡在十多年前,曾經要蓋彰工火力發電廠,但大家都不知道十多年前我們把這個案子擋下來,還好沒有開發,不然中部的空氣品質會更糟;(太陽能板廠)北邊這邊有臺中火力電廠、南邊有麥寮火力電廠,結果居然在彰濱工業區,台電又買下這塊地,150公頃要開發火力電廠,我們把他擋下來,可是從去年開始,這邊不到一年的時間,因為綠能當道,所以台電、中華電信這邊他們合資開發了太陽能板廠,很棒對不對?可是我覺得很糟糕,為什麼?這裡本來是海洋、潮間帶、濕地,填海彰濱工業區要做工業使用、要賣地、蓋工廠、賺錢,這是我們希望的經濟發展,你既然已經填海造陸造出來了,可是台電買這塊地,他本來就不應該買啊,因為彰濱工業去過去二十年土地滯銷賣不出去,因為很多企業都到大陸去。所以政府呢,左手賣給右手,因為這是經濟部工業局開發的,賣給台電然後資金可以周轉,所以本來沒有要開發火力發電廠的,結果台電買下來。那當時我們跟林董事長,鹿港很多的文史團體、環保團體一起把他擋下來,結果現在居然蓋太陽能板廠。這塊土地,我們講說經濟發展,當時有講說五缺,缺水、缺土地、缺什麼,其實都是假議題,那這麼缺土地的情況下,你還可以用這麼大面積,這裡有130公頃去做太陽能板廠,一點都不划算、一點都不應該,國外在做這麼大面積的太陽能板廠是用哪裡?用沙漠、用那種沒有生產力、土地生產力很低的地方,結果台灣土地資源這麼珍貴的地方,居然去設這樣子的太陽能板廠。不是說我不支持太陽能板廠,你應該做屋頂型的、你應該在工廠的屋頂或雞舍屋頂、牛舍屋頂、家戶的屋頂盡量去設,可是這樣子的設置方式是非常不對的喔。

好,除了這裡,你看這裡有太陽能板廠(以雷射筆圈選位置),目前正在規劃的還有這裡。而且現在更糟糕的是,綠能現在開發都不需要經過環評,大家認為綠能是好的,所以為了要達到2025年,綠能百分之二十,所以這樣子開發,然後到時候土地不夠,工業用地再去填海造陸嘛,那這樣子方式就不對。可是我們現在電量每年百分之二的成長,大家都覺得我們好像會缺電、用電量不夠,其實我們不缺電,是尖峰負載,只有夏天特別熱的那幾天,根本不是再蓋電廠,而是你怎麼去控制尖峰的負載,結果我們現在要簡化問題就是說因為用電量一直成長,所以繼續開發天然氣、燃煤、再生能源,因為你的用電量、尖峰負載不去處理,所以你就是從末端⋯⋯,源頭的節流你不做,末端一直在開源,所以這些50(50%天然氣),你的母數越大,百分之五十(天然氣)、百分之三十(燃煤)、百分之二十(再生能源),那個量是持續增加,所以你應該是去解決源頭的問題,而不是解決末端的問題。所以我認為綠能可以減碳,要廢核必須要節能,結果現在的政策把它簡化了,叫作綠能等於廢核,因為我們不要核能,所以我們要更多的綠能來取代核能,這是不對的,因為綠能只能減碳而已,他可以減少一些燃煤、燃油這些產生的污染,但是只有節能,在這個源頭端去控制,不要讓用電量持續成長,這樣子我們才可以不用使用核能。所以我看到得比較悲哀的是,我們今天聚在這邊談離岸風機對白海豚的影響,其實都是因為錯誤的概念導致的,所以如果我們可以多花一點時間去了解這些工程或者是離岸風機,降低對白海豚……其實不只是白海豚,你把白海豚替代掉,很多的水鳥,很多比如說像柴山多杯孔珊瑚跟藻礁,一樣都是我們的能源政策導向,將來會面臨到更大的危機。

(換一張投影片)這裡是福寶,我想林董事長可能都很熟,這裡曾經有十間磚造的集合住宅,這個我們曾經在這裡做福寶市內園區的遊客中心,他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喔。

(換一張投影片)1999年921大地震之後這裡的老兵都遷出去了,但是我們很希望利用這樣子很漂亮的這種磚造建築物去發展遊客中心或是背包客,彰化縣政府也曾經跟退輔會租下來,我們希望做這樣子的一個發展。

(換一張投影片)結果這是我們那時候的福寶遊客中心

(換一張投影片)結果現在去看變這樣,全部變成太陽能板,這才不到一公頃的地方,你居然可以把一個歷史建物全部移除變這樣子,根本就……我覺得綠能根本就不是唯一的價值,你不能說綠能當道,什麼都可以毀掉,濕地可以蓋太陽能板、魚塭可以蓋太陽能板、農業用地可以蓋太陽能板,這些都是有問題的喔。

(換一張投影片)再加上你看現在這邊
(換一張投影片)今天正要把第三支葉片吊上去,這裡是永興魚塭,旁邊這裡是芳苑溼地,這裡是曾經國光石化要開發的地方,我們把它保下來,這裡是水鳥進出的路線,我們講說不要在這邊蓋風機,結果現在還是蓋了,那以後水鳥進出的路線被風機切割,撞死的機率、還有以後阻擋水鳥進去休息都會干擾到。

(換一張投影片)所以我這邊一開始要強調的就是說,綠能還是唯一的價值,不同的價值我們要去思考他共同存在的方式,在這麼小的地方你只設了幾支,你外面設了八百支離岸風機,為什麼還要在路上設這些風機,而且還要影響到生態?我們講很久,但是沒有人要聽我們講話,所以這是為什麼我一開始講這樣子很悲哀的是,我們在很多意識形態作祟之下,然後一直去推動錯誤的政策,所以我希望我們能有更好的公民的力量,去阻擋一些不應該開發的,尤其是綠能,他有很多錯誤的地方。

(換一張投影片)好,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有兩個段落,第一個段落就是空拍機的操作、使用還有一些應用的方法,對我來講它就是一個會飛的照相機,一般我們都是在地面上買的,但它可以飛到空中用不同的視角來拍攝;第二部分就跟大家分享台灣白海豚在台灣西海岸的棲息環境和面臨危機,大家在剛剛討論上也都知道,所以我們把它具象化,比如三月才拍到的,白海豚牠到了桃園永安、觀音藻礁這個地方,然後從苗栗的龍鳳漁港、白沙屯,還有台中的部分、彰化的部分、雲林的部分到最南將軍、北門一帶,從空中來看一下白海豚牠所棲息的環境是有哪些不同的類型、面臨到哪些不同的危機。

(換一張投影片)我們二十年以前開始用空拍,但是空拍是用什麼?直升機——它是用柴油的,然後用微波傳送,然後那時候的照相機是用底片、幻燈片,它沒有GPS的點位,所以當這些拍照下來的東西
(換一張投影片),你看直升機飛上去,相機掛在這邊,最後得到的圖很難用喔。
(換一張投影片)像這是我們直接空拍的,用幻燈片一張一張掃描回來
(換一張投影片)然後還要在電腦上一張一張拼出來,不精準然後又很麻煩、顏色色差也不對,所以拍出來的畫面其實很不好看。
(換一張投影片)另外後來就是齊柏林導演用直升機去拍,他們那個叫有人空拍機,我們現在那個小型的叫無人空拍機。有人空拍機的風險比較大喔,你看像齊導演三年前就不幸墜機生亡了;那我們無人機掉下來沒關係,只要不要砸到人,所以這個有人空拍機的風險確實是比較大的。

(換一張投影片)那現在無人機的技術很好、照片的解晰度很棒,所以已經不輸給像齊柏林齊導演的那種畫面喔,所以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的影像都可以透過這種小型無人機。這種叫做多懸翼,像我們的飛機是固定翼,那就是一個透過氣流的變化,那像這樣子的一個多懸翼呢,它就可以懸停,固定翼沒有辦法懸停,他一定要在天空一直飛,所以這個很方便的就是你可以固定在一個地方,在空中去做拍攝,它有四軸、六軸、八軸,然後有照相機的空能、圖傳的功能,將影片的影像傳到你面板的上面,讓你可以去做操控。

(換一張投影片)所以這就是面板喔,飛行的許多資訊都會在這上面顯示出來,那這個我們就快速帶過了喔。
(換一張投影片)這個就是監看畫面,連上飛機之後可以看到電量、可以看到衛星數、可以看到這些飛行的距離、飛行的高度,飛行的過程中都可以在畫面上看到飛行的位置喔,你在空拍的時候是看畫面不是看飛機喔,飛機在外面飛你根本看不到,所以你要透過監看的畫面去知道飛行的位置和你所要取景的角度,那也會有一些錯誤的訊息,你要怎麼去排除他。

(換一張投影片)好,那會有禁飛區,因為我們知道機場,像這個是台中清泉崗國際機場,這裡是台中監獄,所以在這個禁飛區裡面,飛機是沒辦法啟動的喔,他已經寫在韌體裡面了喔,所以你沒有辦法去變更

(換一張投影片)然後現在的禁飛區面積更大了喔,之前是圓形的,你看現在改成長條形的,因為飛機起降就是這樣長條形的,比較合理,但是他的範圍擴的很大,你看整個大肚台地幾乎是沒有辦法飛的喔

(換一張投影片)但有APP可以查,你現在的所在位置,比如彰化幾乎沒有禁飛,因為彰化、雲林這裡沒有機場,但是嘉義這邊有嘉義機場,這邊的資訊還是不夠充足喔,所以在機場附近還有很多國防、空軍的這些限飛區都會有警告,比方說在飛之前要先去查一下是不是在禁飛、限飛的範圍裡面喔。

(換一張投影片)這是我的飛行紀錄。如果大家看我之前一、兩個月前提供的數字是有增加的喔,我之前剛看一下是2,199,所以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飛了將近60次了喔,所以你看我幾乎天天飛喔,現在變得沒有飛就會覺得怪怪的,就是一個習慣,所以這就是飛行的次數、飛行的里程數喔,這樣等於也是累積了很多飛行的經驗。

(換一張投影片)這是我飛行最驚險的一次喔,你看電量已經到零了,我還在外海上沒有回來,因為這裡實在是太漂亮了,這裡是烏石鼻,這個是中央山脈上岸,就是板塊運動撞擊中央山脈的第一個上岸點,就是這個地方,很漂亮
(換一張投影片)很像一條龍喔,因為太漂亮了,所以一直飛回不來喔,差點掉下來,電力到零的時候還努力地繼續飛回來,還好回來了喔。

(換一張投影片)所以無人機在環境和生態的應用上面有這些,他可以做地形、地貌長期變遷的監測,就是做影像圖,你看那個google earth、google map上面的垂直90度向下,你可以去算面積,你可以去做很多的長度、距離的測量,所以他很適合拿來做長期的生態變遷;重大工程建設的這些空拍、傾倒廢棄物、污染的監測都可以用無人機;森林的濫砍、風力發電機的火災事故或是鯨豚、鳥類的這些研究的應用……所以我現在是花比較多時間去想一些怎麼利用無人機去做鳥類生態的研究方法,還有很多環境運動的紀錄都可以用空拍機來達成。

(換一張投影片)那這個是我們在做正式影像圖,這是布袋鹽田在做太陽能板。所以你看以前我們沒有APP的時候,我們要去做正式的影像,要手動的去操控它,整個過程中飛行的直線都歪歪曲曲的,因為它不會正直線嘛,所以有的時候都要去微調,非常辛苦。但是有這個APP出來之後非常方便喔,你只要設定好要拍的範圍、設定好路徑之後,他就會自己起飛喔,你只要按啟動、起飛它就這樣定時的拍,你也不用一直按快門鍵,然後飛了二十分鐘再自己降落回來,等於是飛上去之後就可以開始泡茶,等到它自己拍完回來再輸入電腦去處理喔,所以現在要拍正式的影響圖非常方便。

(換一張投影片)這個是在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外面的新城鄉喔,就是亞泥。最近又說挖得越深可以養魚喔,我們問他說你到底要挖多久啊?他說盡量挖,挖到不能挖為止,然後還可以養魚喔
(換一張投影片)就是這個地方,這個是立霧溪喔,下面這個就是新城,那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飛了。亞泥很過分喔,他申請了限飛區,只能飛到六十公尺,所以從這邊起飛六十公尺大概只有半山腰而已,所以現在已經沒有辦法……還好之前還沒限飛的時候去拍了喔。這個有時候就是……,我們去對抗這些財團,所以還是要努力地盡量結合大家的力量。

(換一張投影片)那空拍最好就是一定要飛高,對不對?但空拍機的限制就是零加五百,就是你在任何地方起飛就是加五百公尺,你在三千二百公尺高起飛,就是可以飛到三千七百公尺,你在零公尺高的海拔就是只能飛五百,就是你所在地的位置加五百,所以你要拍得越漂亮當然就是越高越好。

那我最辛苦的一次就是去拍嘉明湖(換一張投影片),三千三百公尺,上山下山,很辛苦喔,爬了兩天然後拍照,拍到這樣子。所以你要拍很高的地方就是爬到跟它一樣高,你就可以再飛五百公尺,就可以拍到這樣子,你不可能在平地或在其他地方,所以你只能帶著空拍機去爬山喔。

(換一張投影片)另外我很喜歡拍九九峰,如果你注意看齊柏林的《看見台灣》,它的第一幕就是九九峰,很漂亮,山形、光影的變化,如果你只在旁邊,你只在下面拍,起飛到五百公尺你大概只比它高一點點而已,你完全沒有辦法拍到這整個大的畫面,所以你要怎麼辦呢?你就要爬得比它更高,所以要到對面的山上,當然不是爬,是開車上去喔,開車可以開到大概跟九九峰一樣高的位置,所以等到我跟它一樣高,我可以再起飛五百的時候,你就可以拍到這樣的整個畫面喔,很漂亮。

(換一張投影片)這是另外一個角度,你可以到這邊的山上,這邊有路可以開上去,你再從這邊飛過來,你就可以拍到,所以這就是你突破五百公尺限制的一個方法。所以能夠飛得越高,當然就拍得越漂亮。

(換一張投影片)這個是三年前的武嶺,這個是濁水溪的源頭,叫做佐久間鞍部,那這邊有一個廁所,所以各位如果以後在這邊上廁所,下來的水都流到濁水溪去了。
(換一張投影片)好,佐久間鞍部
(換一張投影片)因為高山杜鵑開得很漂亮,塞車塞在三千二百公尺,你看塞了十公里喔,很恐怖。

(換一張投影片)(空拍機)另外一個限制就是風很大,沒有辦法飛。現在的小型機大概這樣、大型的無人機大概這麼大,所以最大型的就是消費級的無人機,大概也只能承受每秒大概十二公尺的(風速),那小型的大概每秒八公尺、十公尺都很難飛喔,所以風速、風的影響很大。

(換一張投影片)那這一張就很珍貴了喔,你看這一張,風很大才有揚塵喔,濁水溪揚塵,這就是在六輕,因為今天早上在這個許厝寮,海巡那個地方觀看,就是這個地方,所以我是用大型的無人機,比較大台的才可以抗風,才可以拍到這個樣子的,不然你一起飛那個風大概就把空拍機往後帶,那後面就是魚塭,所以如果掉下來其實是很危險的喔,這一張就是我特別要去拍濁水溪揚塵.用這種比較大型的無人機。
(換一張投影片)那風速可以預測喔,APP裡面有,三天之內的風速大概還蠻準的喔,你可以透過APP,如果你明天要去哪邊拍,查詢一下就會知道你到底該不該去,如果風速太大你其實是沒有辦法拍的。

(換一張投影片)再美的景也經不起霧霾的摧殘,這個空氣污染其實在中西部是很嚴重的喔,所以你看
(換一張投影片)我很喜歡去烏山頭水庫,我五次去大概有四次去都是霧濛濛的,所以再怎麼樣漂亮的水庫,你的霧霾很嚴重,你還是沒有辦法拍
(換一張投影片)那去六輕也是一樣,今天空氣很不錯喔,所以今天各位看到六輕應該是蠻清楚的,但大部分時間(換一張投影片)六輕飛上去都是這種霧霾,所以有霧霾的天氣,再怎麼拍都不會漂亮。

(換一張投影片)這是兩個月前六輕發生了大爆炸,我接到消息,一個小時之內就到現場,然後就去拍了(換一張投影片)結果拍下這個畫面,我本來分享在一個空拍的群組,然後就有人說:「蔡老師,你要小心喔,小心被六輕告(換一張投影片)這樣飛進去他們廠區這樣拍。」我說:「有什麼好怕,被告?他已經爆炸成這樣子、空氣污染成這樣子了,我們公民團體、環保團體最有資格飛進去拍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狀況嚴不嚴重啊。又不是平常說我去做商業間諜,我飛進去看他有哪些設施、有哪些裝置,這是工安事件、公共議題,所以當然我們需要進去飛啊。」所以我照片拍完、影片拍完之後,公共電視就引用我的畫面,被大家集中報導喔。很多時候,你看像這種公民的行動力就很需要、很重要,這樣子可以讓大家知道說裡面的情況多嚴重,你看都炸成這樣子了,你還擔心我空拍機掉下去嗎?所以根本不是我去干擾你的商業行為,而是你的爆炸污染了我們的空氣,我必須要進去了解,所以萬一未來如果有這樣子的事情,請你毫不猶豫的就飛進去拍喔,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啦。

(換一張投影片)風力發電機的火災,其實我還蠻討厭大風機的啦,就是只要大風機有發生狀況,我一定趕快跑過去飛。然後你看這個線西工業區裡面一支燒掉,我的車在這裡,前面有一台車,我在拍的時候,這個人就說:「欸,這位先生,你拍的照片能不能提供給我啊?」然後遞了一個名片給我——台電再生能源處處長,他就說:「因為發生火災,我們還沒有那個工具可以吊人上去喔,所以希望透過你的空拍照片,給我們來做判斷到底起火點在哪裡。」然後就把我的名片給他——彰化環保聯盟的理事長,環保團體的行動力其實更快喔。

(換一張投影片)然後其實也曾經發生颱風在高美濕地吹斷六根(風機)喔。這是四、五年前(被)蘇迪勒颱風吹斷,那天是八月八號。隔天我去跑去拍了喔
(換一張投影片)你看,如果沒有空拍機紀錄你根本沒有辦法,因為管制區這邊是進不來的,所以只有空拍機飛進來才可以記錄到畫面。
(換一張投影片)然後這是兩年前,又一次颱風把風機吹斷了喔,這也是在高美溼地,柱子沒斷,三根的葉片斷掉被吹到後面去
(換一張投影片)你看吹到後面,我用空拍機量距離,那最遠可以到兩百二十公尺,所以你看風機跟住宅是要有安全距離的喔,以前我們沒有安全距離的規範,但是從這個案例我們就可以知道,它至少葉片是可以被吹到兩百二十公尺以外。

(換一張投影片)再來這是我做埃及聖䴉的繁殖的巢位喔,以前我們沒有用空拍機,人走進去調查,鳥都飛走了,所以你也沒有辦法去算鳥有多少隻,結果四年前我們開始用空拍機、無人機,然後就發現埃及聖䴉都不會飛走喔
(換一張投影片)他對於空拍機的忍受度還蠻大的,你看連蛋都拍得出來,這邊你看兩、三顆蛋,幾顆蛋,所以我們第一次用無人機可以把埃及聖䴉的巢數很精準的算出來喔,這樣子後續才發現到原來埃及聖䴉的數量非常龐大喔,需要去做一些適當的處理。

(換一張投影片)這是三年前在嘉義東石、布袋那邊一隻擱淺死亡的抹香鯨,牠擱淺在好美寮那邊,因為南部的海岸是潟湖,那邊有沙洲,那牠擱淺在沙洲上,如果你人要到現場大概就需要一個半小時,就是你要搭膠筏,下來以後還要走路過去,我用空拍機飛過去三分鐘就到了
(換一張投影片)所以你可以很快地看牠受傷的部位、去測量牠的大小,是非常方便的喔,等你人到了,其實我的數位影像已經全部都拍下來了。

(換一張投影片)再來是如果大家有看過《血色海灣》,因為每一學期我都會放《血色海灣》的紀錄片給學生看,因為我覺得這是一部非常棒的紀錄片,所以看到最後受不了了,我就想說我一定要飛過去太地看一下,目前太地殺海豚的情況已經升級了喔,他已經不會在現場殺了,但是我用空拍機飛過去喔,你可以看(投影片影片播放)他們會把海豚趕進來,有四隻海豚、五隻海豚讓他們在裡面淹死,然後再把這個船拖去在漁港那邊殺,我們看《血色海灣》他是直接在這邊殺對不對?那現在他已經不直接在這邊殺了,因為他已經變成國際知名的景點,所以他就掩飾他殺海豚的行為,你看還用帆布把海豚遮在下面,這個海灣在外面是看不到的,如果你沒有用空拍機,你根本看不到裡面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就選擇這個地方把海豚抓進來,所以才會有《血色海灣》這部紀錄片,他去記錄這個海灣屠殺海豚的這個情形,結果他現在用帆布遮住,然後船開出去,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裡面到底殺了幾隻海豚。你看空拍機非常好用喔,可以拍到這個畫面,然後這個代價就是,我拍完以後四台警車把我圍住了,被日本的警察盤查兩、三個小時喔,那我總共去了四趟,這是第二趟拍到的,後來我們蠻野心足(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還有媽祖聯盟(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的有再去,我一下飛機的隔天,那個日本警察就在地點等我們了。我覺得這個很重要,有機會還是會繼續去記錄這些行為。

(換一張投影片)好,再來這個是我用空拍機製作了一個小小的環境運動的紀錄片。這是馬頭山,在高雄旗山、內門交界的地方喔,這邊有一個青灰岩的地形,那這邊有一個峽谷,本來要做事業廢棄物的掩埋場,可是這個地方其實地質、生態蠻特殊的,所以很希望保一下,最後也是宣布停止這個開發計畫、停止這個垃圾掩埋場的開發計畫,那現在看一下我用空拍機做的紀錄。

(播放影片)這是登山要進去山頂的人。這邊是陳玉峰老師帶了柯一正導演跟王小棣導演上山去拍喔,所以你看用空拍機可以拍三百六十度,三百六十度的景觀很漂亮喔,用空拍機就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拍馬頭山的地形,這是陳玉峰老師、這是柯一正導演、這是王小棣導演。然後這很像一隻馬喔,棲息在這個地方,下面這是刺竹林,然後這些當時我號召當地的民眾,大家一起來關心這個議題喔。

(播放影片)好,這是另一個畫面,就是我們要拍攝那個陳玉峰老師,這是一個紀錄片的開頭,這是記錄陳玉峰老師在守護山林的一個畫面喔,我用空拍機跟著他們走進來,這是在新竹的鎮西堡,他的第一次在守護檜木林的一個起點喔,所以我在拍這個畫面的時候很緊張,因為旁邊都是樹喔,所以你又沒有辦法用空拍機,你只能看著畫面,所以必須要有另一個人在旁邊引導你說會不會撞到樹喔,如果會撞到樹的話就要閃開來,所以這是一個跟隨模式。這個很方便喔,比如說你有看到越野車,就可以跟著越野車跑,或是滑翔翼、風帆船,很多都是用這個去拍攝的。那也剛好拍到陳玉峰老師很調皮的一面喔,因為他不知道我已經開機在做了,跑了就要打我的空拍機,花絮。

(播放影片)那這是我墜機的一個畫面喔,這裡是阿里山的樹靈塔,那個導演是希望我這樣飛過去然後切過去,因為在樹林下漂移的很厲害喔,所以畫面要控制非常的不穩,那飛過去以後忘記這邊有電線喔,飛過去不小心撞上電線,然後就摔下來了,還好沒有太大的傷害,只是相機換一個軸這樣,沒有太大的影響,所以空拍機其實非常重要喔,你看像紀錄片、很多科學研究都需要用到,所以這個是未來很重要的一個工作喔,沒有辦法被AI取代的一個很好的工作選項之一喔。

(換一張投影片)好,接下來是時間我們就來看一下台灣白海豚的這個棲息環境喔,那前面大家都知道他的水深二十五公尺,曾經有一位台灣第一位研究鯨豚的學者叫楊鴻嘉,他曾經在一九五零年目擊到那時候紅毛港有一條白色海豚喔,就是目擊的紀錄,雖然我們現在不認為高雄那邊有白海豚喔,可能更早以前那邊是有白海豚的喔。在四月的時候,永安漁港的漁民也宣稱有目睹到喔,他們上個禮拜有開記者會,有正式對外宣布桃園有發現白海豚喔。好,接下來我們就從空中的視角來看白海豚的分佈、活動、棲息的環境喔。

(換一張投影片)其實台灣很像一隻白海豚,怎麼發現?恆春半島就是白海豚的嘴巴,那個Humpback ,有沒有駝背海豚,剛好台西、嘉義、彰化這一帶就是駝背的地方喔,連起來就更像了,台灣就是一個白海豚之島。

(換一張投影片)那這是我跟一位鯨片導演——簡毓群,他總共拍過兩部白海豚的影片喔,第一部就是《白海豚練習曲》、第二部是《海豚的約定》,那空拍畫面幾乎都是我跟他配合的喔。
(播放影片)那我們看一下過去,我們在花東,這是我在這邊拍。好,這個是大型的、比較大台的,所以它的抗風力比較強,但它電池的時間就比較短喔,大概只有十多分鐘左右,所以只能看到白海豚趕快飛出去,我們盡量要在十二分鐘內飛回來喔;那最近也有一台飛出去飛不回來喔,就是慈濟的志工他們有一次在海上迷航,從船的起點飛,船有時候會飄會動喔,你可能在外海已經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所以飛到沒有電的時候就掉到海裡了。

再給大家看一下我們那時候2017年6月空拍到的白海豚喔,我拍到七隻喔,你看飛過去的時候,至少他的游動路線都沒有太大的改變,這個是比較小隻的,年紀比較小的喔,那白色是成年的,這邊有三隻、這邊有四隻,這一隻是最小的,其實在大海裡面你要操作飛機去搜尋牠們是很花時間、非常費力氣的。

(換一張投影片)好,我們看北到南,桃園的永安漁港、觀音的觀塘海岸,這是他們六月六號的記者會,就是看到白海豚在桃園出現,你看他還在往北移,他可能會到觀音甚至是更北的地方,但是這樣是好的嗎?白海豚的活動範圍擴大,搞不好是原有的棲地受到干擾,不得不往外跑,所以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情。

(播放影片)這邊是大潭火力電廠,那這邊的潮間帶是很短的喔,所以白海豚的活動範圍大概就在這外面的水域。那這個地方就是這裡要蓋一個觀塘工業港,做天然氣接收站的地方,所以未來如果這個觀塘工業港蓋起來以後,這附近的海域、水域可能會阻撓白海豚的活動的路線,因為牠其實是在岸邊活動喔;這是另外一個關心藻礁的地方:觀音跟新屋。然後要蓋天然氣接收站的位置其實是在這裡,所以只要天然氣的接收站跟港蓋好之後,你看這整片的藻礁跟系統都會被破壞,所以白海豚即使這邊出現,以後也不會有比較好的活動範圍,因為這邊未來又都是工業港新建的一個海岸。

(換一張投影片)好,再來是竹南的,台灣現在兩座離岸風機的示範在這個地方,不管溪口或者是龍鳳漁港是白海豚分布最北的一個地點,所以這邊面臨到的問題也是一樣,這邊二十支,這邊在打樁有噪音的問題,那這邊漁民會圍著水泡沫的這個帷幕,讓聲音不會傳播出去,但是這個效果多好?不知道,還要繼續做監測,我在拍的位置離這個地方三公里,聽到的打樁聲音,咚咚咚的,還是非常大,這樣的效果到底對白海豚的保護,好還是不好?

(換一張投影片)那這是另外一個從上往下看的角度。
(換一張投影片)苗栗的新埔海灘在2009年發現了第一隻死亡擱淺的白海豚、2014年又發現了第二隻、2018又發現第三隻,所以你看苗栗海岸居然是白海豚擱淺死亡次數最多的一個地方。
(播放影片)好,我們看一下這個是龍風漁港——我們過去認為白海豚分佈最北邊的地方,這條是高速公路國道三號,所以一樣這邊的潮間帶其實是蠻短的啦,所以白海豚就在這個近岸的地方會出現。往南會到新埔海邊,新埔就是白海豚第一筆擱淺死亡案件的地方。這個就是中港溪口,這個風機兩支就在這個位置上,這個是垃圾焚化爐。

(播放影片)好,這邊是苗栗白沙屯,媽祖廟在這個地方,這邊好望角,就是很多風機在這個山上的位置,然後白海豚死亡擱淺的地方就在這個位置,白沙屯往南一點這邊就是新埔海岸,大概是在再過來一點的位置,你看他的潮間帶一樣是很短的喔,然後白海豚在這裡的水域活動喔,然後白海豚死亡擱淺的位置大概在這邊新埔。這邊有一個秋茂園,就是大概擱淺死亡在那附近喔。大概在這個位置上,邱茂源在這邊,白海豚死亡位置第一次發現的地點就在這裡。

(播放影片)好,再來看我們台中的部分,台中港跟高美濕地喔。這是高美濕地、這是大甲溪,所以這個地方也是一個白海豚陸地觀察,比較容易看到白海豚在這邊活動、游動路線的位置。然後這是台中港的最北端,這邊有一個防沙堤、然後這邊有一個防波提,就是台中港主要出入的一個位置喔,這邊也是目擊到白海豚次數最多的。

這邊有外傘頂洲,所以他們當時說國光石化要開發位置不是白海豚活動的地方,所以國光石化不會影響到白海豚,其實這不對,因為我們搭船目擊看到有或沒有,你看不到,而不是沒有,所以我要給大家看空拍的照片就是

(換一張投影片)因為濁水溪口的潮間帶非常的寬,從這邊到這邊有五公里寬,所以當你搭船在外面看白海豚的時候,白海豚如果在這個近岸的地方活動,其實你是弱易(不容易)看到的……

(換一張投影片)這個地方是二月的時候,一隻擱淺死亡的小海豚在這邊發現,就這一隻,這一隻出生不到三天,不止裡面沒有奶水、也沒有進食,就是他出生一兩天後就死亡了,然後就被潮水打上岸邊,這是彰化第一次有擱淺死亡的白海豚事件。

(換一張投影片)再來就是麥寮,今天各位在這邊看白海豚的位置就在這個地方。那濁水溪口因為這邊的潮間帶很快,所以其實在退潮的時候不容易看到,只有漲潮的時候可以看到。
(換一張投影片)影片我就不播了,給大家看一下這個六輕的位置。這是新興區,是屬於離島工業區的一部分,不過這個地方已經沒有要開發了,因為本來是六輕要在這邊做煉鋼廠,然後轉去越南,所以目前這一塊是閒置的,所以都沒有填海造陸的話,其實這一邊原本都是白海豚的棲息範圍。

(換一張投影片)再來看這個是嘉義的外傘頂洲,這個是台灣最大的潟湖,這邊的環境其實還不錯,因為沒有大型的開發的衝突,因為沒有做離岸風機、也沒有工業區的發展,所以水污染、空氣污染、噪音的干擾幾乎都比較少,而且這邊漁民都是養牡蠣,所以基本上沒有拖網或是捕魚的這些行為,魚都養在裡面的漁塭,所以這邊的話,覺得是白海豚目前比較好的一個棲息空間喔

(換一張投影片)那這是外傘頂洲的畫面喔。

(換一張投影片)這邊很漂亮喔,這邊是北港溪的出海口,那退潮的時候,你看這邊都是蚵架,所以白海豚大概游不進來喔,但是他會在外面這個潟湖、沙洲的水域活動,所以有不少的漁船有目擊到喔。

(換一張投影片)那在這邊飛比較危險,因為有一個嘉義空軍基地在這邊,所以我們那天在飛的時候,戰鬥機,正好那天是漢光演習的前面,他們在練習的時候,拍完趕快回來,因為他戰鬥機變得很低,所以在那邊飛其實有點危險。這是鰲鼓濕地,很外邊的外傘頂洲。

(換一張投影片)最後就是到台南了喔,台南將軍、北門這一帶,這是一個很漂亮的扇形鹽田,這也是只有用空拍機才可以從空中看到這樣一個漂亮的畫面。那這是將軍漁港、下面是北門

(換一張投影片)所以可以看到那邊的海岸環境是潟湖,因為外面沙洲裡面是一個內海,所以白海豚就會在這個外面玩,他不大會近來,因為這邊都是蚵架、蚵殼太危險了,而且那邊沒有白海豚的食物,所以他們都會在外面的水域。

(換一張投影片)好以上是台灣白海豚的活動,從北到南的海域的環境喔。

最後的結論就是綠能不是唯一的價值,我們不能削台灣生態之足,適2025非核家園之履。2025年是人定下來的,但是你的研究不夠,像今天講的,白海豚的生存調查、水鳥的遷徙路線跟風機的這些影響,其實我們都需要更多的時間去降低生態的干擾,因為現在被卡在2025年的這個時間點,什麼事情都趕著做,所以都來不及,當你這些破壞都造成以後,是不是就反而顛倒了?所以目前最憂心的就是,到底白海豚滅絕的機率還是核災風險的機率比較高?我是覺得難講,白海豚的滅絕速度會更快喔。當然我不是反核喔。不要講「老師,你是支持核能的」,我是反核的,反對台灣沒有條件使用核能,所以我的前提是你要節能、做結構的調整,我們可以不需要依賴核能,這才是重點喔。我們要去找出適合台灣的發展,像台灣的玻璃,我們要發展的是高附加價值的、汽車的零配件,我們不要再去代工別人的產品,我們要有台灣自己的品牌,那才能夠創造台灣更大的附加價值,才是台灣經濟與環境永續共存的策略,然後公民社會才能實踐公平正義,這個能力有多強,這個國家就會有多強大。你知道當時我們把國光石化擋下來,是全台灣NGO一起努力把它變成一個錯誤政策,所以NGO的力量越強大,這個國家才會越強,不是看GDP說我們的人均生產總額多少作為我們國家的強大指標,是NGO的力量喔,所以今天很高興能夠在這邊跟大家分享這些訊息,也希望今天結束之後各位都變成在地人,成為各地很重要的一個公民種子喔,謝謝大家。

歷年活動

更多文章

主辦:關懷生命協會、台大-永齡「關懷生命、愛護動物」專案、挺挺網絡社會企業、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協辦:圭話行銷/「一企業一公益」專案   01這個課程的話我們現在要來講的是突破同溫層,那我現在要來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在2011年的時候就在台北市動物之家擔任志工,然後現在工作的話在做社群經營,那目前經營的社團的話有「柴犬司令部」、「走失協尋認養」跟「小屁柴」就是我自己的狗,這是我自己的狗跟我有,我現在目前有兩隻狗,一隻柴犬,一隻米克斯這樣。...

閱讀全文: [行銷營] 鄭伊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