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所羅門王的指環]永續農業保育田裡野生物--介紹綠保案例

 

講題:永續農業保育田裡野生物--介紹綠保案例

講師:溫婷安 /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專員

    為什麼會從農業開始做切入呢?想要先談談,什麼是農業,什麼是永續農業?農業從自古以來,就是人類改變地形原始面貌與生態環境的操作行為,去生產自己所需要的作物的動作,就像剛剛姜博士所呈現的空照圖,很多田區已經把原始的地形面貌改變,只要開始操作農業,或多或少一定會造成生態環境的影響。

    在這張圖上,大家可以看見,綠色部分是把全球有關農業的操作面積,集合起來就佔了這麼大的部分,保守估計已經佔了百分四十在做農業生產的面積,在台灣,依去年或前年的調查,遇過有超過百分之二十四在做於農業操作的部分。其實每一次的操作、每一次的農業耕作模式的切入,對於生態非常、非常具影響性。

    IFOAM有機3.0的概念,其實就是希望可以更強調永續跟共善的部分,在3.0的概念有提出四個原則關於生態、健康、公平、謹慎這四大原則,只要在整個操作過程符合這四個原則,就可以稱做你的農業符合有機精神或有機理念的操作過程,在台灣這樣還不能稱為有機,因為有機有相關法條需要遵守,這四個原則每一個基礎目標都是朝向永續進行。

    綠色保育到底是什麼?他是一個證明標章,證明在農業生產過程中,比較友善、關顧在生態模式所生產出來的作物,若符合綠保規範就可以得到標章。為什麼會有這個標章?其實這個標章在民國99年,從官田地區發起,其實官田地區很有名的就是凌波仙子─水雉,林務局發這保育類動物水雉,在官田地區大量死亡,為什麼呢?

    其實因為當地農友屬於非常高齡農友,在農業操作過程,為了減少人力的部分,所以撒播的方式是將水稻的種子碰農業的時候,撒在田裡作操作,當種子撒在田裡什麼會去吃?鳥會去吃。水雉吃進去造成身體中毒、大量死亡。林務局這時候發現官田有這個狀況,邀請基金會輔導當地農友朝向有機的部分。

    我們發現,在官田的地區,環境背景的關係,它的水田非常畸零、小,如果要做隔離蓋是有困難的,因為他們的灌排系統是不分離。所以我們在想,有沒有另外的方式可以保護到物種的步驟,也可以輔導農友朝向保育的部分。所以我們開始進行綠色保育標章,只要用友善的耕作方式去做耕作,同時針對物種去做保護,就可以讓他認證標章。

    綠色保護標章也有三大原則,不使用農藥化學肥料除草劑,希望對環境更加友善;針對你的保育對象,避免使用傷害他的友善資材,再來就是自然形成的環境要積極維護,不然就是營造多樣性的農村生態,提供各種生物來做棲息、覓食的友善環境。

    我希望拉得更大的角度介紹,農友想做友善耕作的時候,我們綠色保育到底有哪些可以讓他做切入。綠色保育到底在保育什麼?希望農友以綠色保育生產模式,兼顧原生野生動、植物及生態環境,維持農田跟生態之間的連結。有兩大保育標的,第一種是以動物做對象申請,針對動物在田區周圍或田區的生產區內,針對動物做棲地環境的改善或營造,另外一種是棲地環境營造的申請方式,這個申請方式不用特定針對某種生物,只要在田區生產區及周圍,去維護原本的棲地環境或特別營造多樣化生態系統更加豐富的生態環境。

    各別還有細項,以動物為申請標的的有保育類野生動物、稀有物種、紀念物種、指標物種,棲地環境有陸域、水域、多樣化棲地,農友只要在七種之中選一個即可申請。針對保育類野生動物有公告在農委會的名錄中,稀有物種如田鱉數量非常稀少但沒有編到名錄當中,可是只要經過專家學者的認可,也可以作申請標的。

    再來是紀念性物種,則是對於特定種族和具有文化依存的物種,例如紅嘴黑鵯、繡眼畫眉,大家有看過〈賽德克巴萊〉嗎?裡面有祖靈鳥─繡眼畫眉,繡眼畫眉最賽德克族有代表性意義,農友就可以以這個物種來做申請。指標物種則是這個物種有指標性意義,以友善方式去做耕作的時候,這個物種會有顯著性的數量成長,如果你的操作模式不那麼友善的話,物種會顯著性的降低。如果以動物為對象的話,這四種,只要針對任何一種物種,去做這個物種的棲地改善措施就可以來做申請。

    棲地更簡單,水域、陸域和多樣化,水域的話就是像在田區做一個生態池,或維護原本就有的溝渠、沼澤,陸域棲地的話可以種灌木綠籬、開花植物等,多樣化棲地,則是兩者兼具。從這邊往上看,七種選一種,各個農友只要願意投入友善耕作、願意保護生態,很容易做各種角度的切入來申請。

    綠色保育邁入第七年,我們有各式各樣的農友,有的可能是從慣行操作想要去做有機認證,可是發現有機驗證比較繁瑣,費用高、難度高,所以先做綠色保章申請。已從事有機或友善耕作,是有機耕作模式,我不能說他的產品是有機產品,可能他用有機的操作模式但沒有得到有機認證,或是他已經有一些友善操作模式,可是因為法令規範所以難以申請有機驗證。還有已經取得有機認證資格,但是他發現,綠色保章可以突顯更深的生態意涵。另外可能崇尚自然農法,比較沒有經濟壓力的時候也可以來申請,從這邊往上看後會發現,農友的切入面非常多,我們綠色保育標章有各式各樣的農友存在。

    簡單的案例介紹,用很多不同面向做切入。農友在官田種菱角保育水雉,大家會發現,水雉原本的棲息環境就是菱角田,所以只要耕作模式稍稍改善,水雉就可以在菱角田裡棲息的很好,我們發現,在他開始做綠保的耕作模式後,隔了幾年去查訪發現,那塊菱角田小小一塊,可以拍到四、五隻水雉鳥,只是稍稍的耕作模式改善,對整個環境造成很大的影響。

    南投埔里的農友─練美玉保育台灣白魚,這個農友很特別,她不是只是單單營造生態池,特別去找當地的生態老師,對棲地不斷調整,定期去上生態課程。再來這位農友許瑞明在卑南保育八色鳥,或許只是針對一個八色鳥去做申請標的,可是你會發現,路上的標誌有很多警告標誌,表示這段路會有這些物種出現─八色鳥、蛙類、山羌、螢火蟲,請你在開車經過的時候,請你注意放慢速度,他在申請的時候可能是對八色鳥特別有感覺,但是會關顧各種生態,這位農友長期跟生態學者合作,甚至他現在也快變成生態專家了,會去做田區周邊做觀察。

    農友黃惠美與先生也是很特別,當她在鳳梨田發現環頸雉時,她很特別,特別保留環頸雉周邊的環境不再做農業操作,甚至特別留了草,讓環頸雉棲息時更有安全感,更特別留兩排鳳梨給環頸雉吃。上面很多面向,或許他只針對一個動物特別想去做營造或是以一個動物做申請,可是他會光顧到各種動物,申請環頸雉,對動物非常、非常有感覺,甚至每天會記錄環頸雉的數量和行為。

    有農友在雲林地區申請多樣化棲地,可以看到在棲地營造方面非常、非常用心。大家有沒有發現,我介紹這麼多石虎在哪裡?其實我要表達的是,這些農友在申請標的時,他們申請的不是石虎,而是針對某一種物種來做保育,有利的只有那個物種嗎?不會。針對某一物種做操作模式改善時,它會形成一個保護傘,在生態系裡面,生存的任何生物或多或少都會造成一定的益處。

    綠色保育推動至今已經七年,我們一直、一直在做改革,從一開始只是在官田地區逐步推動到全台推動,在2015年時擴大申請模式,不單單只是針對保育類動物才能做申請,現在連棲地營造、紀念物種都可以做申請。今年綠色保遇有比較大的突破,想要全面推動PGS模式,PGS是國際趨勢,中文是多方參與式保障系統,改成參與式查證系統,針對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有共同的願景,如綠色保育的理念,多方人一起進去討論、溝通,最後去做認證。

    綠保的操作模式可能有綠保的規範,做程序查證的時候,會邀請消費者、邀請農友、學者進來,一起看田區符不符合你心目中的綠保田區,如果符合的話就會認證綠保田。大家可能會覺得,好像這些人員不是這麼專業耶,那驗證模式可不可以相信?其實在查驗證的時候,我們基金會有代表進去,我們在過程中,也會替參與的各種人員上關於綠保課程,各個人背後都有知識背景,譬如消費者去看,所生產出來的作物他敢不敢安心食用,農友去看他的田區是不是有友善模式,專家看生態環境到底符不符合需求的理念,如果每個人從中交流、都同意的話,我想這個綠保田是可以被信任的。

    從今年開始,慈心基金會有試跑過幾次,有農友回饋,農友在操作模式上,會依照他的地形、氣候甚至未來規畫做不同的操作模式,很難用一個框架去限制農友,也許PGS可以成為農友互相溝通的平台,讓農友訴說,為什麼他會用這樣的操作模式操作。消費者也回饋,在與農友互動的過程中,會解決很多心理面的很多疑惑,農民的辛苦與用心也能從中體會。

    我想說的是,或許在台灣,農民跟消費者的連結性還不是很強,在座的各位應該都屬於消費者吧?我們其實跟農友關係連結最強的一個人,他們生產的東西是我們在食用,可是有哪些人,對他們田區的操作模式式是非常熟悉的?幾乎是沒有。透過真正的參與了解更深、從中的理念交流,當交流的互動形成之後,我相信其中的誠信、透明就會從中浮現。

    我們好像一直要求農友你要保育,但是只要消費者投入進去,瞭解裡面整個理念或操作過程,當他每一次的選擇當中,不管是石虎田出來的石虎米,保育水雉的菱角田所生產的菱角,或者是保育各種動物田區所生產出來的作物,在每一個選擇中,保育就在裡面了,我可能在這次演講中,不是針對石虎特定物種去做訴說,我是想說,各位在保育當中,可以用更廣大的角度去做切入。基金會綠保邁入第七年,從官田七位農友到現在超過兩百多公傾面積通過認證,也在逐步增長,基金會也會為農田生態保育繼續努力。

    陳美汀:謝謝婷安跟我們介紹綠保。最後講到,我認為是最重點,像綠保友善環境的農作,其實對於做田、做農的人來說,真正在意的不只是金錢。以石虎米來說好了,一開始農民做石虎米時,有些農民好朋友是為了挺我,有些人看到,好像這麼做利潤還不錯,對環境也不錯所以我來試試看,會鼓舞他們往前做的是消費者對他們的支持,最簡單的是賣得好就是支持,可是更大的支持是,你告訴他「你做了我們一直很想做的事。」一開始農民可能因為利潤,或是好朋友相挺、覺得噴藥不太好,但後來會慢慢因為消費者的鼓勵,更堅定地認為自己做的是對的,我覺得綠保這件事,對農民來說看到的是背後的相挺、支持力量。另外一個重點是,婷安關心的不是只有石虎或田邊某個物種,我時常跟別人說,保育石虎不是只有保護一個物種,而是整個淺山生態,更重的是他保育我們對生命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