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所羅門王的指環]與石虎有約-和農民一起守護石虎

 

講題:與石虎有約-和農民一起守護石虎

講師:林育秀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研究員

 今天很高興分享這個主題,對我來說有點難度,做這件事情有時候不知道有沒有成果。自己從2011年決定做石虎研究,很關鍵的原因和陳美汀博士有很大的關係。剛剛美汀博士講到6隻石虎在一年內死亡這件事情,很多人都很有感,我確實也因為這件事情才踏進來。

    我進去特生中心時,當時收容五隻石虎,檢視這些病例時,發現1994年至今有41起案例,主就都是獸夾原因,送到野生動物急救站,因為牠還有可能活命。野生動物保育法在1994年才正式施行,1996年特生中心就有一起救傷案例,留下比較完整的照片所以特地拿出來看,他其實放的籠子就是很標準的雞籠,雞舍主人真的很生氣放了很多獸夾,所以牠的身上有超過兩個以上的獸夾,當天晚上就不致死亡。

    我沒有看到牠的屍體,以前保存好像也沒有做好,可是這張照片讓我非常驚訝,第一個是野生保育法剛施行,這個民眾他用什麼樣的想法?還是願意把這隻個體送出來,這也是我滿在意的事情。

    以年份來看,最早1994年就開始收到救傷的案例,也許是地緣的關係,從我們救傷紀錄來看,南投跟苗栗都佔了滿高的比例,台南、台中這兩起都是救傷到可以野放的案例,總結一下,這幾年確實發生了非常多跟石虎有關的事件。路殺的部分剛剛姜博士有提到,這些資料我滿希望讓大家都知道,因為我希望大家不要把任何事件錯過,沒辦法去做更多事情。

    所以我會用路殺大於44起,我非常相信這個數據是遠遠低估的。特生中心在我決定做石虎研究的時候,我是一個什麼都不清楚狀況的人,所以一開始是針對圈養石虎做觀察,也就是域外保育的部分,也開始在野外架設相機,這兩年在林務局和林管處的支持之下跟嘉義大學合作,進行南投地區石虎族群調查及保育工作,其實慢了苗栗整整十年才起步。

    另外,我們認為教育推廣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事,做石虎研究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對石虎都不夠清楚,包括跟貓到底有什麼樣的差別、牠生活在哪裡,教育推廣大家想得到的我們必須做,可是有一塊對我滿有挑戰的是人跟石虎的衝突,到底怎麼樣減緩人虎衝突,這部分包括救生野放工作,還有野生動物危害雞舍、友善農作,我今天重點大概會講這三個部分,因為彼此之間有所關連。

    這是南投地區石虎族群調查及保育的資料,這份資料都有回到姜博士的分析裡面,看得出來,南投是一個族群很快在限縮的地方,包括竹山跟鹿谷確實是被認為台灣石虎分布的南界,整個族群確實在這個區域確實是比較好的,包括集集、中寮和魚池鄉,我們認為這個區域是南投的分布熱區,以南投的整個分布預測來看,我們會發現它的面積其實是非常小的,南投的面積很大,但可利用的棲地大概只占總面積百分之十三,比例非常的低,百分之十三還包括這兩個區域,認為環境非常適合但目前沒有族群,所以南投可能只有百分之十的面積有石虎的存在。

    我自己決定做石虎研究室2010年,第一個跟石虎有比較直接的接觸就是這起雞舍危害案例,它離特生中心不到五分鐘車程,非常近,這是我開始發現雞舍危害問題是個問題,可是好像不是這麼容易有科學方式可以處理的第一起案例,也是做中學的課程。

    這隻個體被送來時發現牠有乳汁,所以獸醫第一時間就知道牠在野外有繁衍,可是本中心是公部門,有些記者確實會守在急救站,牠很快就被公開,被公開後民眾的反應讓我們非常兩難,民眾就一直寫信到特生中心說「人家是石虎媽媽,你怎麼把牠居留?牠的小孩怎麼辦?」我們只能用時間來看,是十月,乳房不是最腫脹的狀態,所以只能告訴民眾,牠的小孩可能快獨立了,民眾不用那麼緊張。也有民眾說「石虎媽媽受傷那麼嚴重,那你們去把小孩抓回來。」我就想,這件事情怎麼這個棘手。告訴大家該怎麼辦,這隻個體送來的時候,獸夾是怎麼樣的狀態?大家可能都知道,很痛,很痛以外,這隻個體因為獸夾是被綁在樹上,所以送來的時候同一側的兩隻腳都是相當的嚴重,因為牠被懸掛,只能用後腳去拆,所以送來的時候非常嚴重,當時都以為是二次中獸夾,其實是牠後腳拆到都長蛆了,可以看到前腳必須截肢,後腳的傷很嚴重。

    十月十五受到特生中心,非常巧合就是在假日,我接獲消息是在禮拜一,我的同事告訴我「郁秀妳做石虎研究,趕快去拜訪雞舍主人,因為石虎中獸夾了。」我心裡就非常忐忑,我問在哪裡?他們就告訴我,雞籠山吧?我想說怎麼那麼剛好,有講到雞又是雞籠山。

    我就在那附近一直繞,其實我在心理建設,一直不知道怎麼跟主人聊天,因為他告訴我們他有五十雞不見,在這一起記錄時是二十六隻雞被殺死,過去沒有抓到石虎我們都會說,這絕對不是野生動物幹的,因為野生動物只要吃飽而已。

我在那裏繞了大概兩個小時,因為找不到哪裡有雞舍,只好打電話。讓我滿驚異的是,大哥當下換他很愧疚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獸夾是我爸爸擺的。」這張照片的果園看起來很整齊對不對?其實我去的時間算比較慢了,十一月三號。因為他不是每天去雞舍的人,所以我們約了時間到這邊,他的果園在我們獸醫師的建議下做了清理。

    因為他把雞就養在果園下方,可是過去他是完全不清理的,所以基本上就是一塊野地,附近有夾雜竹林或是樹林,規格相當的小,他說本來養了八十隻小雞,在一開始就不見五十隻雞,他覺得一定是自己的網子太遜了,他之前養雞超過三年,都沒有發生這些事情,他決定花錢修補籠舍,選了活動連型網圍起來,可是又發現有雞被拖到圍網邊,所以放置滅鼠藥,這也是剛剛沒有講到的問題,滅鼠藥的放置。

    他在十月十三號,也就是石虎媽媽被送到特生中心前兩天,看到雞只剩下四隻在籠子,二十六隻不翼而飛,而且快要可以賣了,他就發現狗往一個很隱密的竹叢下跑,發現竹叢下都是雞的屍體。當下他想,把牠埋一埋,擔心有疾病問題。他爸爸跟他說你留一隻給我,他要放獸夾。

    雞舍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狀況?他雖然用了很不錯的圍網,可是有個倒木可以連結到外面,所以很好的圍網是沒有用的,可以看到倒木上面有非常多的爪痕,我們不是在呼攏民眾說石虎媽媽的小孩比較大了,確實這起案例很特殊,因為應該是牠在帶著小孩在練習打獵。每隻雞都超過1.2公斤,這麼重,牠要走這條路是非常難走的。石虎要花非常大了力量是非常辛苦的,主人在竹叢下找到的雞其實是不浪費的,野生動物不浪費食物,那個地方非常陰暗是天然的冰箱,所以石虎確實會再回來。

    他又告訴我們,又有兩隻雞被攻擊了,不要擔心,他又放了一些雞進去,我們就跟他談,可不可以跟他要一個空間來側設,就是有橋梁的第一間,另外幫他補籠舍三。籠舍三我們希望可以讓他安心的養雞,那我們就發現,格子網對石虎要攀爬很簡單,所以在五金行買了塑膠板架設好,讓牠沒有辦法攀上去。

    農舍本身就是用樹圍網,這些現成的樹,都是讓石虎輕易入侵的方式,找了同事幫忙,在下方用現成的素材將之圍起,我們希望養在第三間,但主人不照我們的希望做事,他偷偷在十二月放在第二間沒有告訴我們,果然,第二間就被攻擊了。可是我們路徑架的相機都沒有被啟動,可是你可以看到血跡,已經看不到雞的屍體,也看到新的爪痕,所以我們在針對他的農舍做了一些改善,這中間我們用捕籠子抓到鳳頭蒼鷹,這個地方也很容易有鳳頭蒼鷹出現。

    修補針對籠舍二,希望牠不要再來了,所以針對籠舍二,我們也針對石虎有機會進去的地方,都用現成的素材再做加強,這件事情其實沒有結局,後面石虎沒有再回來,我們在附近有拍到石虎可是不是小石虎,是其他野外族群。我在想,可能是因為我們很頻繁去,我每天下班就去,大概雞舍的石虎覺得太有威脅,後續跟大哥都保持滿好的關係。

    同時,魚池鄉也發現鳳頭蒼鷹,送來時發現牠尾羽都斷了,因為抓到的人把牠放在不適當的環境裡面。我們知道,雞舍跟野生動物的衝突滿大的,我一直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真的也沒有行動。在2013年日本保育中心研究西表山貓的教授的牽線下,我們才開始正式做了跟雞舍防治通報有關的保育行動,我們這筆經費是基金會給了一百萬日幣,最關鍵的是需要有人力,常常找雞舍或跟雞舍主人做交流。

    我們才正式從2013年後,沒有斷過這份工作。這份工作的東西不算很大,同時還可以把教育宣導的東西放進去,還有其他野生動物危害的部分做牽連,剛剛這個雞舍案例主角,就是我們在推石虎保育大使的真實故事。阿虎這個名字怎麼來的?因為牠的療程很長,前腳被截肢太多了,後腳獸醫希望盡量保留,不然會對後續行動影響很大,每次獸醫助理換藥的時候,都會喚牠「阿虎、阿虎你要乖一點」因為不能常常麻醉牠,石虎也不是容易馴養的動物,這是阿虎的真實故事。

    我們也發現,在做宣導的同時,成為宣導和通報的平台,滿多起路殺的資料、還有包含苑裡有狗攻擊石虎的事件,都是從粉絲頁通報來的,在研究之下架了很多相機,才讓我知道,石虎跟人真的離得很近。我以前架相機只會想往山上去,可是發現石虎離人真的滿近的。後續在這幾年內,發生了一些路殺的案例就在這小小的範圍,所以我想人為的活動頻繁對石虎的影響非常大。

    有一隻個體叫做小嫻,生活在這個區域,在特生中心延伸到濁水溪河床之間,這隻個體,可以讓大家看一下牠的樣貌,牠非常漂亮,牠就生活在我們的範圍,甚至我們石虎籠舍的屋頂都是牠的大便場,牠的活動範圍大概就在2平方公里以內,這隻個體的出現讓我們知道,我們要做的事情更多了,因為牠的活動範圍內,非常、非常農地,我們能幫石虎什麼?也許在座大家都很喜歡石虎,可是我們好像無法幫上石虎個體什麼事情。

    所以我們後續才開始推動友善農虎農作標章,因為我們希望石虎的棲地品質可以改善,我想這是直接回饋石虎的事情。2014年,林務局開始跟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結合綠色保育標章,滿幸運的在南投中寮的石虎家族,他們非常主動,去年底成立南投縣友善石虎農作促進會,目前加入石虎家族的農場滿多的,通過綠色保育成員有21戶農場,我們總面積大概是23.8公頃,不過實際上有非常多的小農,小農雖然農作面積不大,可是他們自己本身是五甲地、十甲地的地主,一旦我們說服一個農夫,可能就保住也留給一個安全的環境給予石虎,這是我們把研究資料結合為什麼這個區域推動友善石虎的原因,也希望這些觀念讓消費者知道,可以支持。

    跟農民的結合也才發現,過去也許我們很不習慣跟地方做很多溝通,但一旦溝通上,可能會有很多意外的事情,包括去年一月六號,這隻個體被送出來,牠被送來的是晚上快十點,因為我九點收到農民電話,他打來說「育秀、育秀急救站還開著嗎?」我說「什麼事情,急救站是都有人,我可以幫忙聯絡,什麼動物要送來?我們要做即就準備。」但他非常支吾,他講不出石虎兩個字,因為他覺得非常難過是這個物種。

    這個案例不是很正向,但的確發生在我們周遭,這隻個體是後來才知道,其實是農民買下來的,有些人只是在農暇之際想抓個野味,他抓到這隻石虎是打算要吃了,從共同朋友知道這件事情跟他談,所以還跟朋友一陣子的周旋,所以時間上拖的有點久,送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好一陣子,可以看到腳掌已經腫成這樣子,牠中的獸夾滿大的應該是山豬夾,只能截肢。

    我們與林務局的合作之下,做了雞舍的訪談,也訪談很多農戶,其實讓大家知道,這些農戶對石虎都不陌生,最熟悉的還是白鼻心,對食蟹獴、麝香貓非常非常不認識,其實,我們就知道一些狀況,希望從他們那邊,知道一些石虎的事情,大多數人也認為石虎在變少。

    調查中,野生動物曾經危害家禽的五十個有四十個,所以就知道其實在山區謀生,確實跟野生動物接觸滿多的,主要危害物種,他們認為石虎還是佔滿高比例,當然狗跟鳳頭蒼鷹是第一名。

    取特別案例跟大家分享,在2010年從一月訪談,是在苗栗很典型雞舍,不用任何農舍,放生養的,常常通報1月25說有雞受襲,1月14先說有隻火雞脖子有個傷口,大家知道火雞很大隻,1月25有隻土雞死掉,2月1號又有隻火雞死掉,這個農夫常常通報,我們也架設相機,他的雞到處跑,石虎也在這裡生活。我們做討論後,一直問阿伯,你願不願意接受不要放山養做圍網,讓石虎跟人有一個界線,他說OK,就要決定怎麼做,我們從2013年開始跟臺北動物保育教育基金會有石虎基金的募款,決定補助圍網金額,但由農戶自己實做,共圍網120米,必須自己付出。

    這不是結束而是開始,持續跟農民保持好關係很重要,包括上週末我不在,收到中寮鄉民的電話,問說有沒有一隻小石虎送到特生中心,那是一個誤報,可是非常有趣,民眾開始懂得跟我們連繫,他必須自己為他關心的事情做些努力,另外我們也知道,南投地區利用面積比較少,我們認為族群比較少,而且在私有土地上如何連結在地的力量,共同保護石虎是現在該做的事情,另外這是我們需要努力的對於民眾對於土地的概念,在南投我們有些事情還沒有做,包括海拔一千公尺但是我們還沒有調查的區域會在這兩年內把它完成,對石虎更細部的研究包括是不是啟動跟陳老師一樣的再追蹤,才有辦法了解石虎更多,才可以為牠做更多的事情,非常感謝非常多夥伴在石虎保育路上的相挺,我相信這是會另外的開始,有在座的參與,我相信石虎保育會有一股新的力量。

美汀老師:育秀講到的有兩個很重要,養雞跟石虎的關係怎麼做?這一點就是我很羨慕郁秀的地方,南投有特生可以支持,在苗栗力量上還是有些不一樣,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宣傳,我們要成立石虎保育協會,我們很希望可以跟公部門、用民間的力量做這些事情。另外她還提到友善農作,這也是下一位演講者要介紹的,事實上,苗栗推的石虎米,就算不是以石虎為主體而是其他動物,就是慈心在推動,我覺得這一股力量其實在台灣農業和生態上是很重要的事情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