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所羅門王的指環]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石虎族群與棲地之關鍵

 

講題: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石虎族群與棲地之關鍵

講師:姜博仁 /野聲環境生態顧問公司負責人

    大家好,我是姜博仁,我跟美汀是很多年的朋友,以前我們在屏科大的時候,當時還天真浪漫的想尋找雲豹,陳美汀本來也想研究雲豹,但是礙於被我先發制人,所以她只好來做石虎,但是也因為這樣子,我覺得她很幸運,因為石虎還沒絕種,雲豹已經絕種了。過來替石虎關心牠的現況,但是我心裡還是有雲豹。

    今天我要跟大家報告石虎族群跟棲地的關鍵,我認識很多醫生朋友,習慣性用治病的去看問題,石虎族群瀕臨絕種,在現場做的時候,也覺得情況越來越危及,如果在有限的資源下,如何關鍵性的幫助石虎,這是我嘗試用這樣的角度去切入,其實雖然說想多幫石虎做一點事情,但這是非常多人辛苦的工作,我就像炒菜一樣把資料整理出來,有非常多學者的調查與大家的努力,才能有這樣的資料呈現石虎的狀況面臨什麼問題。

    今天先由我報告比較嚴肅、悲慘的部分,後面場次希望他們提出解決的方式帶給石虎比較有希望的面向。如果要從歷史看石虎的話,在台灣動物採集談(1921年代),那時候已經提到石虎與雲豹是台灣唯二的野生貓科動物。更早之前,地方志會提到山貓,山上的貓也就是石虎,最早、最早在台灣府志1685年提到山貓比家貓還大。陸續在台灣各個地方,後續研究者都發現,石虎在野外吃很多小型哺乳類動物,從以前地方志都有陸陸續續提到石虎就是山貓,這個給我們一個訊息,石虎以前在全台灣地方各處都有。最早、最早在1894年苗栗縣誌第一次提到石虎,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地方誌會提到石虎皮,也就是說,那時候其實有些利用的徵兆。

    到了日治時期時,鹿野忠雄做了相當多博物學的調查,調查人類學跟動物的問題,發現石虎在台灣全島並不稀少、海拔最高可以到一千三、一千四公尺跟現在資料相當類似,因地方不同數量不同,也提到石虎會侵襲原住民養的雞隻、豬隻。

    全島普通平地1500公尺內外,有不同的採集紀錄,體長、重量、測量等數字,紀錄早期分布的狀況,早期的大溪,現在已經沒有石虎了,現在埔里附近還有,台北過去也有石虎蹤跡,現在也已經沒有了。另外提到,石虎皮有趣的是,在1936年〈台灣日日新報〉提到竹山,南投竹山是現在石虎分布最南盡,提到為了抓山貓、石虎,石虎皮是相當有價值的額外收入,當時每張1.5元,1.5元買的米大約可以吃一個月,日本那時候對原住民的彈藥是有管制,狩獵拿新的彈藥必須回報你打那些動物,在〈高砂族調查書〉中提到,各個地方其實都有山貓的捕捉紀錄一年全部有1150隻,雲豹有24隻,當時對雲豹和石虎狩獵壓力相當大,那時候,山貓跟麝香貓有部分重疊,但可以告訴我們資訊,石虎在全台灣都有分布。當時我們覺得毛皮的交易對石虎與雲豹很大的生存壓力,雲豹面臨整個山上森林的砍伐,石虎面臨平地人口一直在成長、開發。在國民政府來台灣後,後來交通部觀光局請國外學者來台灣做調查,台灣全島發布並不普遍,後來王穎教授針對山產店調查,一年38隻的石虎交易量,已知很多山產店都有交易石虎,但是報告中沒有提到是哪幾家山產店,但是他們後續的調查發現,石虎的減少程度高居第一名、第二名,所以那時候山產店是合法的捕捉販售時,那時候就已經知道石虎是減少的第一名,但那時候對動物還沒有進一步做保育的事情,蒐集很多在大家的努力之下的資料做了很多調查,近二十年石虎出現紀錄,如果把嘉義某幾個地方囊括,裡面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十年以內的紀錄。

    大家看這張圖,紅色的點有放自動照相機,自動照相機就是動物經過時會啟動照相機拍張照片,透過這樣的調查,黃色的地方是有拍過石虎的地方,統計這些將近361處有石虎出現地點,絕大部分在海拔500公尺以下,我們會認為石虎海拔最高可以在1500公尺,但在6、700公尺以下會是最主要、適合的環境,苗栗、台中、南投、台南,可是台南這個地點,後來放了很多照相機還是沒有拍到石虎,不知道是不是當初這隻野放的石虎找不到另外一隻配對。

    這些年代瀕臨絕種保育類,從年代分布去看,在1968年還有簡報記錄說在台東有抓到石虎,1985年烏來也有石虎的紀錄,1988、1994嘉義救傷紀錄等等,目前主要石虎分布區為苗栗、台中、南投,已知分布範圍日漸縮小,以前全島分布數量還算多,分布範圍日漸縮小,大概就知道族群呈現下降的趨勢,目前觀察到沒有往外恢復擴散的跡象。

    唯一的例外是去年年底惠蓀林場有新的紀錄,新的擴散紀錄,當然值得可喜可賀,但也可能是某隻年輕石虎,往外去擴散牠的新領域,我們抱持觀望的態度,希望牠能建立新的族群,但是目前而言,石虎族群數量下降,分布範圍日漸縮小。石虎為什麼會越來越少,其他地方都沒有了?是棲地問題嗎?還是其他問題?

    這張圖中,黃色的是國有林班地,可以看到絕大部分的石虎都分布在私有地。面臨非常大的困難,不可能把私有地直接劃成保護區,保護區當然是一個可以努力方向,但似乎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會進一步想,石虎分布區域面臨什麼狀況,這是石虎分布點,這只是點並沒有告訴我們石虎分布區域,考慮石虎範圍途徑,往外擴散3500m保守思考石虎最大活動範圍直徑,利用數學的統計模式從分布點去預測適合棲地模擬、計算,大概會產生這樣的狀況圖,告訴我們石虎喜歡低海拔、連綿的和緩丘林地、不太陡峭或海拔高低變化不會太大、具有一定森林覆蓋、鑲嵌的環境,道路密度不能太高,有些農田、草地可以獵食,讓牠可以回到森林去休息、繁衍,我們就是把這樣的預測找出適合的棲息地,可以再分成低適合度、中視和度、高適和度,再進一步把中適合度跟高適合度合併,再跟石虎分布區做套疊。但是,這邊想跟大家說一個觀念,氣象預報不是萬能,但是可以給我們資訊,同樣的,這個模式也告訴我們有用的資訊、趨勢,針對這樣的資訊去做適合的石虎保護措施。

    現在衛星遙測非常進步,因為我們利用台灣國土利用塗層,是一年一年更新某部分,基本上這是2000~20005年初頭的狀況,來看看苗栗的狀況,為什麼單獨看苗栗?其實苗栗很恐怖,多了非常多森林砍伐區域,裕隆車廠後面當我們在現場看,如果從整個石虎族群去看,整個棲地對牠的影響,不是只有一片山坡地這麼簡單而已,對石虎主要棲息區域挖掉一大塊。

    還有另外一個很大的地方─銅鑼科學園區,其實講的這個,科學園區在大家認知創造很大的經濟奇蹟,所以如同呼應美汀剛剛講的,其實網路上一直在責備苗栗人,是非常、非常不對的事情,大家都是其中一份子,思考之下,怎麼做更好的作為,現在是事後諸葛,科學園區依舊蓋在山坡地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選擇,科學園區的效益不只侷限在這個地方,延伸的效益包括,越來越多人來這邊工作,考慮城市的擴展,這個週遭一直開發成衛星市鎮,你看看現在新竹園區的山坡發展,可以預測銅鑼5~10年,拉長思考對石虎的衝擊。

    觀察591租屋網,可以看到這裡市場越來越大,如果這是農用,他可以用友善環境的方式試作的話,可以維持生物多樣性的話不見得會對石虎造成巨大衝擊,但是因為有很多這樣的需求,北部人去山區買房子,把整片山坡買下,當地地主都是賣整片山坡再切割兩分半、兩分半,所以現在苗栗別墅性農舍別農用,大概就是宜蘭平原的丘陵版,以苗栗而言,狀況比南投更為嚴重。

    因為這樣子,就會有開路的需求,開路需求就看到新聞上因為路殺對石虎的影響,大家開始把焦點放在路殺的石虎,但是路殺是病因還是病兆?不是路殺不重要,要思考原因是路殺嗎?還是因為破碎化棲地族群,所以當然這樣子觀察發現,為什麼其他地區石虎不會恢復卻逐漸消失?還是有很多未知的地方。這幾年關注,發現值得比較憂心的地方,在通宵追蹤六隻無線電石虎,在1年內全部死為人為因素,六隻有四隻在半年內就死亡,而且是在32平方公里內,路殺在馬路上很容易引起大家注意,但是有多少隻石虎不知道下落就已經死去,消失數量可能遠遠大於一年被路殺的數量。

    山上居民會養很多土雞,很多居民養土雞不是要賣的,是要分給家人朋友,對他們而言到了逢年過節或是有朋友要做月子,石虎如果來吃,對他影響很大。一旦有石虎獵殺這些雞,石虎會在附近埋伏獵殺放養家禽。後來訪問了幾個養雞戶,每個人都知道,很簡單只要放了籠子和獸夾就解決了,很多石虎在不知不覺中死亡。

    希望未來能夠針對養雞場友善防治,所以人為致死原因評估比較,我們認為養雞戶與石虎衝突,一年可能會超過20隻或更多,因毒殺或捕獵比例會不會到10~20%以上?這樣的死亡率,我覺得是非常、非常需要迫切解決的地方,還有慣習農法與滅鼠之中毒,甚至流浪貓狗對石虎的影響,這樣的狀況建議主管單位做幾個措施,紅色區域是現在已知石虎分布環境,以後這個地方如果要開發的話,我們希望做必要的補償措施,不要做粗糙的環評或是不夠仔細調查便犧牲掉石虎,用寬鬆的條件來看這樣的面積大概有400~600多隻,如果用嚴苛的標準來看約256~367隻。

    如果從核心族群的角度來看,石虎核心族群會有些切割,開發會對族群產生切割,如果說保育從跨領域的方式思考,道路對族群切割與路殺是優先必須思考的地方,嘗試分析核心族群連接的廊道,這些地方就是石虎永續生存非常重要的地方。南投族群現在是孤軍奮戰,說不定會是下一個消逝的族群,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工具,可以更明確知道哪些的交廊道有利於保育,如何避免石虎步入雲豹後塵?開源節流,減少石虎的死亡,增加石虎繁殖。包含家禽、盜獵、友善環境的有效控制,這些部分可以馬上著手,花的資源不是幾千、幾億的等級,可以是救命針。再針對國土利用、核心族群的連結,大河床的周遭大概就是市政、農地的開墾,最最根本的,我覺得還是山坡和國土利用的檢討,我覺得石虎保育議題不是石虎保育議題,我們對後一代有什麼樣的想像,石虎只是要告訴我們這樣的事情。跟石虎講一聲,石虎加油!要撐住!我們不會跟雲豹一樣來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