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式講座]04-創造茶與鳥之間的關聯

講題:創造茶與鳥之間的關聯

講者:黃柏鈞與林玫孜對談-臺灣藍鵲茶 Taiwan BlueMagpie Tea 創辦人與營運長

    大家好,我們想在半小時的時間很快的跟大家說明藍鵲茶是怎麼發生的。

黃柏鈞--創辦人

    營運的部分,在這一年因為玫孜的加入,現在完完全全是走企業的模式。當一個茶品擺在商品架上的時候,我們發現我們要去對抗、要去比拼的是竟然是天龍茶,這是實際上血淋淋的商場模式,因此下定決心要走企業的模式。剛剛林老師也有提到,當一個社會企業的農產品一旦拿到商場上去賣的時候,就完完全全並不是用同情去獲得所有的盈利了,變成真的需要在商場上競爭。我來把這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和大家說明。

    整個藍鵲茶的起源,依稀知道藍鵲茶的夥伴,知道我們公司以前叫八百斤,為什麼呢?是因為,2014年的時候有一個盤商定了八百斤的茶葉,那個時候,台灣藍鵲茶是我的博士論文,這個商人定了八百斤的茶葉之後就跑掉了,人間蒸發了。我們那個時候認為他是想砍價,但我們覺得不可以砍價。但他蒸發了我就發覺,糟糕,這件事會相互流傳,他們被騙了。後來,我就個人學生貸款兩百萬,把那八百斤茶葉頂下來,所以我們社會企業的名稱叫做八百斤,整件事情是這樣來的。現在這個企業真的變成要走下去的事情了,就這樣跌跌撞撞這兩年內,非常多的事情,很多滴血的事情,包括團隊分裂,另外一個台商進入要收茶葉、茶農跑盤等等,完完全全就是商場上經歷的事情。今天當然會和大家分享好的一面,另外有時間還會和大家說一些社會企業的黑色一面。

    我們的題目是流域收復的社會策略。我們當時的概念是希望用一種模式去保護整個流域,而並不是單純的保育一個物種。所以跟各位解釋一下:台灣藍鵲茶並不是針對一個物種去保育。最早的時候,我做的是中華鳥會的秘書長,我們去學習日本豐岡為了保護東方白鸛而出現的東方白鸛米。同樣的觀念,我們想說是不是可以進行流域收復。我們的茶園全部都是坪林,坪林有大大小小的山谷,12個集水區散佈在七個村。全台灣有機茶園面積不到1%,坪林地區有機茶園面積只有3.46%,因此我們想通過流域收復的策略,對一個個的茶園、農家的耕田契作交朋友,把那個地方流出的水,茶園的水土都沒有農藥化肥,這樣生物才會回來,也才能產生台灣原汁原味的茶葉,這是我們的初衷。透過這樣整個集合運作,從一開始3個茶農到現在的12個茶農、17片茶園,這是台灣藍鵲茶慢慢發生的。

    關於台灣坪林,有非常豐富的生物資源。在60、70年代,也就是全世界農藥革命的時候,坪林開始進入很多農藥、化肥,包括06年的雪山隧道開通都是很嚴重的事情。水庫興建限制地方發展,茶產業才是唯一出路,這也是坪林很重要的一件事。雪山隧道開通,奉茶經濟和茶產業的沒落,特別的是外來茶葉的進來,所以本土茶葉價格下滑。我們就想,人變少了,環境是不是可以變更好?結果不是,情況卻是06年的時候,當地發生了一件很有名的事件——地方公投。雪山隧道開通之後,當地居民認為要有交流道,這樣有更多的遊客下來。當地民眾進行抗爭,一共經歷了兩個鄉長,去行政院、去農委會、去地方政府。抗爭的結果是可以了,環境評估通過雖然不可以有交流道,可是蓋了一個施工便道,也就是我們現在下去坪林的施工便道。但是這條施工便道蓋了之後,完完全全事與願違,並沒有更多的遊客下來,可是當地的民眾可以花20-30分鐘就可以去台北市上班。2006年當時登記的居住人口總共有六千多人,2014年只剩三千多人,人數整個下降。我們想是不是環境就會變得好一些?然而不是,當地的農家為了讓自己的生活再振奮一點,慣性農法更甚,以量制價邏輯主導,變成當地的農藥化肥更嚴重。2014年開始,翡翠水庫的優養化的程度是上升的,因為那個時候的農藥化肥更甚,因為毒物累計當地,水庫水質土地生態受到影響,造成了惡性循環。並且我們發現,這樣的情況在台灣各地的山村、鄉村,甚至是海邊村落經常會發生,因此我們想到品牌,透過品牌把價值留下來。

    下面我來介紹「流域收復」是什麼。(看圖)紅線是翡翠集水區的一個集水區,我以一個集水區舉例來說,當地的農家,茶園(看圖)。我們會和當地的農家一起舉辦PPGIS的課程,請同學辦一個工作坊。PP就是Public Participatory 公共參與地理資訊工作坊,大概就是大家都坐在一起,約略八人。農家興高采烈地說他的家在哪,居然還可以拉近拉遠,因為這是Google Earth。農家拉近圖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家都覺得很新穎、新鮮。這樣做的原因是,坐在一起的實際上都是遠親,在圖上看到各自的茶園位置,並且看出哪片茶園有農藥,哪片沒有。在知道茶園分布後,透過農家間的培力關係互相影響,特別是讓農家參與品牌,成就一兩位農家,讓其他農家也來一起參與,知道台灣藍鵲茶還有一點發聲量,一起成為台灣藍鵲茶的茶農。透過這樣模式讓更多的農家參與,現在一共有12位農家。聽起來很簡單,但其實是一個辛苦的過程,其中包括了很多事,包含農家間、妯娌間的衝突等各種問題,所以在裡面蹲點是最困難的事情。可是我們也發現了一件事,台灣所有的茶商茶行,沒有人在做這種茶學體驗,把消費者帶到山上來,並且很清楚明確地把生產者直接帶上來,看到有消費者喜歡他們的東西,他們種茶是有意義的。

    這是流域收復圖,12個集水區,我們現在鎖定的是三個,上德、大粗坑和漁光,針對這三個集水區做流域收復。我們預計,並很希望在這十年、二十年內會有第一個因為沒有農藥的投入而使整個流域有生態意義。我們會告訴農家這件事情「沒灑農藥」和生態村可以聯合在一起。這麼說的原因是,這句話農家聽得懂,簡單的告訴他們這件事情是有意義的。

    這是台灣藍鵲的品牌建立,台灣藍鵲有「巢邊幫手制」。就是一對夫妻結婚,他的叔叔伯伯會幫助照顧下一代。這樣的概念很像台灣的山村,這個茶園要採收時,隔壁鄰居會來幫忙,事實上都是遠親,一起來幫忙。台灣藍鵲,這種鳥,很漂亮、很吵、很兇,我認為這三點很像台灣的個性。所以台灣藍鵲茶不是保護藍鵲,而是取它的名,我們有一個slogan之後也會提到,台灣藍鵲為你選茶。用台灣藍鵲象徵萬物,大自然享用一切之後,是人類的財源。我們用這種方式來告訴大家,我們做得事情是流域的保護,有非常多的物種以流域作為它的生存地,流域是它的家,只有單一個茶園是有機的,是環境友善是不夠的,我們就是透過這樣的模式。

    盤商讓利茶農讓地,就是我們剛剛說的補給進去兩百萬。我也想和各位說清楚,在台灣創造一個品牌,在前期大概要燒到六百萬。大家可能覺得台灣藍鵲茶現在看起來還不錯嘛。不是,我們去年還有一百多萬的缺口,到現在貸款也還沒還完,但是還是要一直撐下去。

    我們透過三個目標,並不是讓台灣藍鵲茶只是單一的茶園看起來很好,而是希望透過對整個環境的保護,讓生態回來。其中我們做了很多小旅行,讓消費者和生產者參與。中間換一個方式,不用解說員去介紹環境,而是培力當地的農家茶二代,讓他來講解自己的家鄉,當他的農業從一級產業變為三級產業的時候,他的自信心也是提高的,也進一步創造生態和農業的品牌。

    我們有幾個堅持,包括:無農藥、無化肥、現有茶園面積不可擴張,不要企業合作用「面積」來認領。意思就是,比如我是華碩的,我要買一百盒禮盒,而我們說別只是買禮盒,你上去茶園去看,覺得哪個茶園和你的頻率是匹配的,去認養他的茶園,在那片茶園插牌,產出的茶葉變成伴手禮,企業夥伴還可以來這裡過工作假期,這樣也可以進一步綁2-3年的契約。用插牌的方式留住企業,而不只是買伴手禮。

    現在我來跟大家推想一下:一甲地可以生產200斤春茶,一年大概700斤,如果讓一甲地完成三年友善耕種的過程,就是要有機換成三年友善耕種轉作,一個人需要承諾2100斤的收穫。如果換算成每個人收購一斤,就是2100人。目前坪林的慣性面積有983公頃,有機34公頃,相減,按照整個台北市地區的人口約兩百六十多萬人,翡翠水庫在台北市的上游,我們換算下來的結果,只要台北市每人消費不到一斤的茶葉,準確的是0.74斤的茶葉。換句話講,透過這樣的行動,翡翠水庫集水區上游的慣性茶就有機會消失。大家設想一下,透過消費可以讓台北地區上游很重要的備位水庫的農藥消失,透過的就是消費,用這樣的方式去做很多的轉變。喝一杯茶葉,實際上是在建構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可以讓生態回來的。從棲地圈護到環境教育,再到地域經濟,也可以進一步走下去,走到文化地景,在地文創或是一個社會企業。

林玫孜——營運長

    我之前也是一個動保人。藍鵲茶從2015年還是八百斤的時候,一路走來,有不同的商業模式。這幾年,它開始慢慢的調整,慢慢的找到自己的路。包含之前提到的「沒灑農藥」可以發現,其實我們和農家的陪伴,很關鍵的是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態,切入他們的生活,了解為什麼灑農藥這件事情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或有不得已的原因,不能讓他們不灑農藥卻不顧他們的生計。這件事情唯有用社會企業,用品牌的方式去切入他們的痛點,找到他們的痛點,再想辦法大家一起解決。我們想傳遞的是,台灣藍鵲是帶著消費者走入產地,包含現在有茶區的體驗。除了想帶消費者深入體驗,也想讓消費者知道怎麼採茶。一整天從早上到下午,彎腰採茶才可以有這樣的茶去炒茶製茶。當消費者體驗過,原來採茶這麼辛苦,我們的茶葉原來是這樣出來的。像是還有土法製茶,帶著很多消費者,甚至小朋友,體驗用手去炒茶,用大鍋子的方式,用手或是木板攪拌,把那些畫面復刻到現在,為的是讓消費者體驗以前的農家是怎麼運作的。接下來還有打工度假。今年一個里程碑是,我們召集了四個企業進來藍鵲茶,因為他們支持藍鵲茶的理念,無農藥無化肥,所以企業認同我們進了契作的農家茶園,因為打工度假把企業夥伴引領到企業產地,看見產地農家,跟農家互動。因為我們相信,產地和農家的連結才能讓企業和消費者看見農家的生活樣態以及茶葉是怎麼來的,因此這件事是非常重要的。

    流域收復這件事,在坪林有12個大大小小的流域,在這個流域上面有不同的里,比如漁光里、大粗坑里、上德里,目前這三個里也是我們的重點規劃。這三個里分布了不同的農家,每個農家又都有不同的個性。剛剛提到的,生態茶學,把消費者引領到不同的農家,每個農家講解自己的家鄉故事,其實是非常動人的。我們也讓他們可以去表述他們自己的家鄉,讓他們覺得除了自己是個生產者,自己還可以是分享者,這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還有一個就是切入農家,陪伴他們,也就是我們的課輔。每週五載台大的志願者學弟妹們去不同的山頭,去每個家庭進行課輔。但是今年出現了一些困難,之後也希望可以引進更多的資源協助來農家,這也是很重要的。之前有一個農家,是使用慣行農法的,找到他想讓他加入藍鵲茶不灑農藥,因為課輔而決定加入了藍鵲茶。其實和農家互動的時候,隨時都要切換自己,採收茶的時候,其實是每一批茶葉下來都要逐批檢驗,而且不並堆。檢驗中只要有一點點的ppm,我們就只能說抱歉了。之前就有一位農家大哥,他的茶葉檢驗出只有0.15,是在合格範圍內,但我們就跟他說不行、沒辦法。那位大哥就抽著菸,然後說「就沒辦法,可能桶子有點沾到。」因為他理解我們的理念,我們可以這樣和他們互動。坦白說,跟農家的互動非常不容易,這也是柏鈞和同事之前五年蹲點下來的成果。農家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樣態,我們潛進就是打破他們的生活習慣,那到底要怎麼樣潛進呢?這件事情我們也一直在努力。

    接下來就帶大家看一些圖。我們在產地,是帶著斗笠,穿著袖套,直接進入茶園去體驗採茶。在茶園可以看到很多生物,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穿山甲的洞,有時候我們晚上也會聽到傳來被打的聲音,那是山羌。在坪林,好像不太需要太多的語言包裝,你就可以很直接的體驗那裡的農家生活。甚至很多人到我們的農家,發現我們不是觀光農場,我們就是直接讓大家參觀農家生活。這是我們一位有機茶員,這位大哥曾經和我們說過,做有機真的是非常累,只有他和他的太太。

    現在坪林還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除了慣行農法比較盛行之外,就是他們的下一代都不願意再回來製茶。面臨這樣人力凋零問題,我們還可以多做些什麼?如果明年有機會,大家可以來體驗製茶。我們今年上半年有一個很重要的目標,就是啟動個人契作系統。我們希望可以號召更多的企業、團體單位來跟我們的農家契作茶園。我們也開始思考,關於個人這件事情,可不可以一個人就契作?是可以的。結合剛剛的地理資訊系統,加上系統上,農家所有的茶園資訊,包含哪一片茶園在哪一個流域,哪一片茶園產出了什麼茶,我們決定放膽去做這件傻人會做的事情,開啟一個個人契作系統平台。希望明年我們的個人契作系統上線,各位可以在線上進行購買。除了購買支持品牌生態與農業之外,我相信這是最大的力量,每一個人都有機會讓我們的水資源、讓我們的土地更美好。我們是台灣藍鵲茶團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