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 #1寵物戶籍制度面面觀

第二場

講題:寵物戶籍制度面面觀

講師:嚴一峰 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處長

    請問一頭驢是不是只能載兩個人,真的剛剛的問題我就在思考,假如我牽兩頭驢可不可以?還有一種思考,我不騎驢我騎摩托車可不可以?所以事實上解決動保問題應該慢慢要創新動作、創新研發,如何提出新的首選?尤其是我們發現了問題,最重要人跟經費跟資源,如何分配得當。

    我們很清楚,桃園收容所發生了簡園長,走了以後,我一直在思考到底發生了甚麼結構上的問題,到底我們動保發生了甚麼樣的地震,發生了甚麼問題,事實上我對媒體講,結構發生的問題,因為我們現在一直從88年到89年,一直在增加我們的法律要求,真的愈來愈增加,每年在增加,我們動保法真的是奇蹟,全世界的奇蹟,修法的速度相當的快。可是資源到位了沒有?我想陳淵泉,我想陳處長在新北市,他收容所有那麼多,但仍然知道有很多的盲點,一萬多隻的流浪狗,台北市號稱兩千到四千的流浪狗,但是我知道,我們衛星定位照下來的地面上,看到的流浪狗,可能還被隱藏在照不到的地方,藏起來的地方、山區、或者是在民間的場地裡面。

    所以我們今天,剛剛前面政策講完了,講完了,其實講到的就是我們的戶籍制度,其實台北市早期對戶籍,因為我們在61年時就有台北市的畜犬管理辦法,為什麼台北市最先有管狗的辦法?其實那時候全台灣只有台北先有,再來就是台灣省再來全國,甚麼原因?跟都市化是息息相關的。所以大家會講說,我們訂一個法律,每次抄台北的。我常常會講,不是台北有錢,是因為台北都市化速度很快,我們很多事情都先碰到,所以為什麼台北市法律不要亂抄,拜託,真的不要亂抄,抄了你地方政府絕對死棋,包括遛狗繫狗鍊,台北最早有規定,可是花東要不要去規定?真的不要,花東他們渾然天成,他們可以人跟狗去好好奔跑,不用繫狗鍊,真的,因為車子少、人少,這樣的話,你要去規範繫狗鍊,除非他要夏威像夷一樣,為什麼要繫狗鍊?因為它有海灘,我之前去夏威夷受訓的時候,他們動保警察接到電話馬上衝出去,我也跟著衝出去(開車),一位美麗的小姐,從海灘上面趕快上來,趕快把狗繫上鍊,繫完鍊之後馬上跟他說對不起,道歉,因為他們有繫狗鍊的政策,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是觀光地區。所以地方自治有其美妙的地方就在於因地制宜性,真的,所以法律真的不能一貫治之,尤其是很多城鄉差距很大的地方。

    Ok,那當然我們現在講台北市的部分,我們現在會講寵登,先看看國外的制度是甚麼,我們學習他們的優點,當然不是全部照抄,因為還要回到我們的文化和制度,再來是我國的制度以及我們台北市新創一個兩軌制度,我們的寵物登記伺服器以及我們戶政系統,兩個是並行但可以互相可以界接串接的。戶政跟寵登目的在於找到主人,主人是誰?ID是誰?而且他換了去哪裡可不可以找到他?馬上第一時間下一秒狗找到掃描到,我可以立即通知他(領)回去,這個就是我們要去思考,再來說我們可不可能推動?

    好,我們來看一看世界,我們最近的日本,他們也很早作寵登,當然我們台灣還是比他們更早,他們寵登事實上在1995年開始做,一生一次,而且是三個月以上,就是90天以上,那他必須要去衛生局保健所去做,而且有個鑑札(身分證)。但是他們並沒有做寵登,當初最早是跟著狂犬病一起做,甚至他們很妙的是在門口弄一個犬字樣,其實是為了保護他人,讓客人知道我這裡有狗你小心,那我狗也要準備栓好,客人進來先管理好,事實上是為了人。

     再來就是新加坡的制度,他們有限制三條狗以上,所以他們有限制門檻,因為他們是地小人稠。所以他們有一些住戶公約的規定,他們只能養10公斤以下,40厘米(身高)以下,而且是全部小型犬,62類。同時他們有凶猛狗的嚴格規定,當然也必須植入晶片,那他們是怎麼弄的,那麼多的狗,那麼多品種的狗,這些都是已經有一些品種有人意識到牠們容易兇猛,所以他們都把他列印出來以後,去把這個嚴格管理,因為法律不能一次全部管理,必須把一些重點的管理。所以他們現在,甚至必須絕育,甚至必須植入晶片,甚至,很特殊的就是,他們有強制保險,10萬坡幣以上,防止傷害他人,防止傷害其他的狗,甚至損害其他的這個財產,由所謂的保險機制來理賠,而不是說我開完罰單以後,那個受害者完全沒有受到救濟保護。

    所以,新加坡他們文明能夠進步也是因為他用了很多經濟手段,來解決流浪狗問題,包括保險。所以當初我們在三四年前甚至早在台北市的時候就在講,我們提倡寵物保險不是只是為了人,寵物保險當初我要提的就是第三人責任險概念,其實我們今天,愛護動物,其實有時候想到,我們今天在推動保制度的時候,忘了我們還是在人類的社會裡面,讓牠爭取空間,所以我必須要包括一個動保的核心,但是外表要追求人本的主義,也就是我必須兩邊要共存。所以我去說服其他人的時候,像我們這邊,今天現場也有一些企業界的老闆在這邊。其實我們動保常常玩小圈圈,是因為我們一直沒辦法突圍,因為我們沒有替他人而想,替他人而想,包括ooo(07:56)包括唐鳳,他們都已經在關注這一塊了。那怎麼樣讓大家和諧共生?其實剛剛提到說我們用保險的方式來去處理,甚至還有保證金,因為這是凶猛狗,他交了保證金以後,保證甚麼?萬一他的狗沒有繫好,發生了事情,或是他在公共場所報走失,這個(保證金)完全是會被沒收的,甚至死亡以後不知去處,他丟掉了,哇這個很嚴重,所以他們有保證金就沒收了。用經濟手段而不是用事後開罰手段,事後開罰手段我就丟掉就好了。

    再來是德國,大家都知道,其實德國大家都說零流浪犬,其實他們源頭管理相當嚴格,他們是用狗稅,當然台灣前一陣子農委會、桃園有提出來過,被罵到狗血淋頭,這是為什麼?因為我們基本沒做好。人家說我們現在要學會飛,我們現在連爬、走都不會走,因為我們基本的base(不夠),像剛剛講的不管是保險還是稅,一定要公平正義,稅基大家要抓得到,不是只有百分之20有稅基,百分之50,像寵登百分之50,那其他都沒有,那一半的人就不公平,我們抽不到。所以一定要達到八九成以上,所以一定是先要我們的寵登先做好。再來是強制險,注射的晶片,那他也是特殊犬種,但很特別的是德國養狗法,對大型犬或是特定犬種,應該是凶猛犬種,必須要通過一個理論,還要測試,就像汽機車一樣我們必須要有駕駛執照。我們可不可以養狗要有執照,現在剛開使在飼養大型犬或特定犬種犬。現在英國也開始學習德國的制度,開始在討論了,是不是要有證照?講的是養狗證照是要飼主先經過通過,甚至狗也要上過課,兩邊都要對等,所以他們也必須考取證照。

    法國也是一樣狗證照,18歲以下,我們是20歲,喪失行為能力的不可以,所以他們目前也一樣要出示免疫證明,但是大家也發現到,一樣有第三人民事責任保險的部分,保障受害者的權力,這是強制放進去,其實假如養狗是一成或兩成,仍然有九成以上不愛狗,如何保護牠?前一陣子我們在推說,寵物殯葬業,其實政府站出來應該不是為了他的飼主如何好好安葬,而是第三人先出來。因為公共秩序在管理的時候,就是管他是不是會造成人家的衛生安全、汙水問題、空汙問題。其實日本現在慢慢開始在管寵物殯葬,我想新北市寵物殯葬業也很多,日本地方政府出來在管寵物殯葬業竟然是先以第三者(的權益),(也就是)公共利益跟公共衛生來去著手立這個法律,這樣的話大家很容易會支持,否則的話若我是為了狗主人這東西在立法上相當難去做一個(支持),所以事實上應該先從公共利益,所以剛剛從立法技巧上應該要先從那裏思考。

    美國制度來講,其實大部分是一樣,他們必須把狂犬病(預防)也有狗執照,那時間一樣是有效期間,有人用到一年有人用到三年,但是他們很特別的地方是絕育的部分證照的價格是有差異的,那同時很特別的是在加州,馬里蘭州也開始要求貓證照,為什麼?因為現在美國養貓的愈來愈多,那為什麼會這樣?都市化程度。最近我們在調查,愈都市化養貓人愈多,因為遛狗的問題,因為狗必須一定要遛,而且美國要求狗上午要遛15分鐘下午要遛15分鐘,所以在都會化遛狗的地方假如少,自然養貓的就多。我想這部分在日本在德國,美國一樣這個趨勢。所以他們現在也因為美國有狂犬病,尤其野外,所以也要求貓要有證照來做管理。

    加拿大呢,也是一樣,他們有的是用刺青有的是用晶片。狗的執照是1888年很早就出來了,而且三月齡以上。優點是找回率97%。但是我們看一看喔,他們拿到狗證照經費的錢是用在狗動物的福利,像是現在蓋免繫鍊狗公園,或是收容所,能夠幫你甚至將來還有緊急受難傷時可以提醫療服務,而不是完全免費的,因為這要財源才能永續經營下去。同時這些社區的巡邏、甚至呼叫服務,結紮跟復健,剛剛前面說到我們後面有一些老病殘,就會出來了,這邊復健就需要一些經費。

    澳大利亞部分,每州都有強制的狗執照,同時也是一樣,他們的首都,維多利亞省,貓也強制晶片登記。所以亞洲的部分,我們台北市在今年的七月開始,開始要做寵登,人家也問我為什麼台北市這麼提早做?其實我們現在貓愈來愈多。所以在1994年他們也開始在做,也是一樣要強制法律規定。

    我們來看我們對岸,2003年,他們比較晚,很特別要分享的是公安單位來做主管機關。他們要做寵登,要養狗證,是由警方來做,每年都要做檢查,當然他是一個共產國家。所以為什麼現在寵登的落實度跟事實上誰執行很重要。以前推騎機車要戴安全帽對不對,怎麼落實的?我想跟跟見警率有很大關係,每個路口只要有看到警察,那你就被攔下來,攔下來以後怎麼樣?你被檢查沒戴安全帽,你是要被罰一千多塊還是買一個安全帽?人民就會選擇我去買一個安全帽五百塊。南部呢?見警率低,所以我們常常看到南部騎摩托車常常沒戴安全帽,嫌太熱,早期在推的時候還說安全帽太小或太大甚麼技術問題都出來了,因為市場還沒出來,假如市場出來,廠商就會設計大頭的安全帽,小孩的安全帽也出來了,所以自然的就做到了。所以的確寵登的落實,的確是檢查的頻度跟強度跟見警率是有關的。所以為什麼常常台北市在講說沒有人?其實落實執法(的困難)就在沒有人。當然我待會會講沒有人有沒有人的做法。

    再來他們年檢制度以後,必須要養狗證,當然這些最基本都要有民事責任,就是20歲以上、18歲以上,有固定的居所,但他們有一個特殊的的地方就是,有些是禁養區,很特別的,在台灣還沒有這個禁養區。在香港他們有一個餵養區,還要公告可餵養跟公告不可餵養,他們有分開,所以剛剛陳處長在講乾淨餵食,要避開有沒有。香港為什麼要禁養區,因為有狂犬病疫區的問題,有些人口稠密的地方,甚至是由官方認定可以餵養的地方,這樣的話或許比較能夠做好。官方授權給你方政府去訂一個可以餵養的區域,這個餵養區域是經過管理的。

    北京還簽一個都委會、村民委員會要同意的一個認養保證書,這個就是所謂的敦親睦鄰條款,當然他們已經訂下去了,這個有點像是公共政策一樣。現在台北市公共政策像公共房屋、公共住宅,將來是不是要定這種所謂的,他們有同意保證書的概念。所以在美國有分哪些住宅是可以養動物哪些住宅不能養動物,他們有去規範。你假如不把這一塊解決,將來養狗數一兩成也沒辦法再提升了。他們是先把自己禁止養狗的規約拿掉,而是用談保證書的概念。

    再來就是他們現在有分,重點區域用價金比較高的一千塊,每年要五百塊。他們有分這種區域繳納管理費。然後各國的寵物稅制,德國、荷蘭、瑞士、中國北京,那他們這邊都是年繳,我們將來是不是能夠做到,大家努力。其實真的不容易,必須先把ID做好、寵物登記基本做好。我跟大家報告,我們待會數字會看到,台北市寵登到底做的怎麼樣。所以基本要做好,不僅是要推展公平、徵稅,還有民眾會說徵完稅,對我們狗主人有甚麼好處?沒有好處我幹嘛徵稅?是政府太缺錢了用到別的地方去呢?還是用到公共福利呢?還是公共教育還是生命教育?所以我們落實執法講白一點,都是要資源。任何的戰爭用到最後,銀彈是最重要的,跟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剛剛有企業界在講,兩個M,真的money跟所謂的people,要去思考。所以使用者付費慢慢被接受之後我們要思考說到底這些錢要用在哪裡。所以溫哥華的制度是會用在狗所需要的設施設備服務的管理,不管是硬體還是軟體,包括防走失,或是剛講說的可以用在醫療,社區巡邏,甚至我們執法上面需要公權力的執行的時候,包括檢舉獎金的部分。

    那我國呢?最早是1972年,其實當初也是為了狂犬病的管理,狂犬病…當初還沒有流浪狗問題,早期就沒有其實日本制度也是一樣,就是用狂犬病方法來管犬雜再來就是台灣省一直到動保法出來,所以事實上台北市都走在前面,其實倒過來講,台北市都是先碰到第一波浪,浪一進來,台北市先碰到,為什麼?因為都市背景,發展最快的,不是首善之都而是首衝之都,所以常常是動保的浪潮,甚麼樣的浪潮,包括野生動物浪潮,其實我們台灣的動物保護歷史,從野生動物開始,再來是動保歷史再開始。因為外國的西風東漸過來以後,慢慢都會知道。其實日本的歷史也是外國的引進來的。所以實際上我們寵登,植入晶片也是我們早一兩年在做,因為我們在畜犬管理辦法已經把它納入說要做寵登。

    這就是我們現在全國寵物登記系統,你看有這麼多,有68個功能、有29個功能,這麼多表單在處理,目前是我們農委會最繁忙的系統。但是聽說我們現在這個系統也正式面臨一些困境,必須要改版,現在慢慢愈來愈多,加上我們要求貓要增加,88年籌備89年上線,其實已經破千了,最忙碌的系統,這就是我們現在在做的,總作業量28萬多,每天大概一千多件,來做處理。但這樣的話其實會有些問題,我們的中央跟地方政府發現失聯的問題很重要,那這些失聯問題是甚麼原因,第一個,我們在做寵登的時候,早期晶片的統一性沒有統一,晶片太多元了,我們最早在台北市的時候,那時我在跟農委會建議說是不是能統一化,晶片一元化,就像我們人的身份證一樣,我們人的身分證前幾年說要把它變晶片卡對不對?那後來停下來了,聽說是有中資的因素去停下來的。其實身分應該要有一套而不是多套,後來沒辦法都引進來了,變成好多系統從八碼、十二碼、十五碼,國際碼甚麼碼都進來了,就很亂。亂了以後就學美國制的就用開放市場政策多元的掃讀器。當然,我跟你講,一隻狗一隻貓都是生命,當初不少沒掃到的,都走掉了,這就是很重要,再來就是,寵登不是只有一次而已,第一次登記。其實有時候換了地址、換了手機、搬到外縣市等,完蛋了失聯了,其實照道理收容所應該馬上掃描,掃描到馬上就email過去、電話過去,就找回去了,當然如果是你(飼主)都不理我,當然就是要處裡開罰,這整套系統原始的理想應該是這個樣子,可是後面這段完全都沒有了,不管是轉移、電話換了甚至死亡也沒有除戶,所以待會會講為什麼會這樣,而且一直重複在登打,因為現在多頭系統,寵登系統、狂犬病系統,是兩個單位兩個系統,沒有整合。我們地方政府常常人力不夠,可是每次都要來登打,這個耗費好多人力。怎麼樣的資源共享跟整合。

    好,這個就是我們全國的東西,你看在這邊,台北市17萬多,你看這麼多年來一直在登記,那這是貓的部分。那這個,你們有沒有發現甚麼問題?近年來寵登率已經超過百分之100,121,新北市45,其實都是累計來的,這個問題在議會一直很多議員來問我為什麼甚麼原因,其實就是沒有死亡做除戶,一直累計起來的。那死亡怎麼不做除戶?因為人民沒有來告訴我,那變成我必須,政府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也許也做不到。所以資料會一直累積愈來愈多,當然我最近已經跟外面講,我們請科技界的思考說,是不是找黑客送,我們一起來辦個黑客松,你們知道黑客松就是科技人,大家來體檢,看我們這個系統到底發生甚麼事情,讓大家協助更好,因為(系統)這樣日積月累下來就完了,失真了,甚至主人我也找不到,系統也沒辦法處理。

     好,全國是這樣,從90年到104年,狗是有下降的,當然有動保來管理。貓的部分則是往上升。好,這個是台北市的家犬數,也是控制下來了,從21萬到14萬多。貓的部分在增加,你看2萬5、2萬6一直到9萬1,後來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怎麼找到主人,我們從這樣去思考,那個時候我們的副市長叫陳雄文,那時候是我們的局長。那時候我們記得上網找農委會,議員有問我說信義區多少隻狗?我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台北市多少隻。我請廠商跟我講,趕快資料去撈一撈。那請問信義區多少隻母狗?結紮了多少?我不知道。因為你沒有資訊的時候,我就無法去執法。

    所以我們現在台北市其實是用,建立一套系統。那建立一套系統剛剛講到,我怎麼找到主人在哪裡?搬家到哪裡?我們到戶役政系統連線,第一個問題碰到的就是資安的問題,他們不願意讓我們連,他們覺得危險,但是我們一直克服的是,說服他們看用甚麼樣的機制,用申請制還是認證制,那個人,誰要上網查,我們有單次查跟批次查、整批查,但是這些過程當中都要有認證。誰去查的,資安問題要做好。後來戶役政單位也覺得這個系統可以,他們也願意過來,那他們整個系統是有資安的一個規劃,所以就可以出來。再來就是誰登打,這很重要,誰登打?我們動保處有多少人?就才30人還50人每天登打這麼多萬筆的資料,那我們可不可以委託外面的動物醫院幫我們登打?假如動物醫院做寵登,一天就算5隻10隻,所以用委託方式做很好。以前都是紙本,很糟糕,回來就是變成我們同仁登打,那動物醫院的紙本用完有時候會遺失,弄完一整年有時候遺失掉了,所以早期會碰到做完甚麼都不見了,所以這也是個問題,所以慢慢我們介紹網路,直接跟網路接線。甚至跟網路接線以後,現在有四五家的診療醫院的管理系統已經可以界接了。

    再來就狂犬病的系統,其實中央也要我去申報狂犬病的資料,我們也希望透過…所以中央的分配系統、寵登系統、民役政系統,以及民間的動物醫院的診療系統整個來做整合。那我們現在做的成果是這樣,查詢前查詢後把他剔除掉,因為有的外縣市。你知道我們台北市移動率、遷徙率大概有多高嗎?大概有三成多,兩成到三成,可是全台灣異動率最高的,我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是選舉呢?還是因為台北常常這樣進進出出,移動率比較高。

    所以就這樣交換界接,寵登系統、狂犬病系統,所以資料上傳,狂犬病注射,資料上傳。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界面有8、12、15碼,抄一定會抄錯,那個e寫成c,b寫成d,這個錯誤率,每一條錯誤就是一個生命,失聯了,找不到人了。那這種錯誤率可不可以用這種方法來解決?他只要嗶一下條碼進去就可以了,當然後續有些附加效應,是有一張卡動物醫院嗶一下,那他病歷號碼就掉出來了,這個就是可以用科技來服務。

    再來就是資料交換的部分,你看我們寵登系統,直接可以上網來填。其實只要你資訊上網,而且一建寵登,將來的註冊證出來以後,資料會愈來愈真實也愈正確。當然我們還有除錯,假如你key錯了,可以塗掉。所以我們這個成果是這樣的,慢慢一直增加,剛開始只有一兩家慢慢四五家界接慢慢愈來愈增加,那大家也習慣用這個方法。再來就是我們界接的成果,我們對一般的大眾也可以申請線上的除戶,我們會催促他除戶,APP來除戶甚至社群推播的方式,能夠馬上跟民間的一個協尋系統,因為民間也有民間的APP,像找狗網各種網都有,可以互相來連接。因為社群的力量很快,直接可以找到人。甚至現在最新的用拍照來做交叉認證,因為現在iphone,apple已經可以做到所謂的照相辨識,狗也是可以,現在已經有人在開發這個事情了。甚至剛剛講說寵物登記上動物醫院能夠整合在一起,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我們能夠把這些人力給省下來。其實人力用在我們前面的稽查,剛剛講過,人很少,我連登打的時間都不夠還要去稽查。

    好,所以便民服務跟效率,這樣一整合在一起,我們地方的服務會更加深,甚至我們加強寵物登記的宣導,這樣有一個好處因為我們基本資料都有,其實只是要有任何訊息要傳達給他(飼主)是相當快的,包括我們任何活動,包括我們任何的優惠,包括剛剛講的打折。甚至我也跟我們資訊在談,我們悠遊卡是不是能和寵物結合,因為台北有台北卡,他們跟醫院結合,那我們將來是不是能夠跟悠遊卡結合,寵物也能夠進到悠遊卡的體系,這樣的話,我們任何的活動、甚麼訊息都可以一卡在手,到處是可以悠遊含我們的毛寶貝。

    再來是我們的線上除戶,當然有人覺得線上除戶亂報,其實我覺得死亡來講可以用一些認證,因為我們有認證系統可以記錄,亂報他的ID就不對。再來就是各機關以前我們常講工業時代做分工,切豆腐,每個承辦人每個承辦人。結果,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所以現在我們台灣或全世界已經走向整合時代,所以必需跨界、跨領域來合作。

     好,我們的界接這些成果大家看一下,多元整合跟介面整合。好,這個是飼主端跟委託動物醫院端,我們大概兩百多家來委託。當然這套系統我跟農委會取得跟界接的時候就說假如我們示範的好,基本的版本跟系統都可以開放給各縣市,使用都沒關係,只要是好的,因為我們一直在try。

     好,改變、整合跟連結,讓服務更貼心,當然這個服務有內部服務跟外部服務,我第一個我常常講,要產生更好的效益,我自己的同仁一定要先開心,否則怎麼去服務人家更開心?所以假如自己陷入一天到晚登打的話,其實我覺得很多是做假的,包括動物醫院、收容所裡面。

    還有就是我們推動的可行性,現在曹主委是在6月16號那天,流浪狗貓太多,所以就思考到,立法有個法源,就想到說戶籍謄本當中加註狗貓的數量,同時一併來進行普查。其實這個概念很早議員就提出來了,可是台北市還是沒有規定,我們待會來看甚麼原因。他們也是思考這個問題,他們有兩條路可走,第一個,就是真的進到戶籍法所說的,或是請戶役政單位能夠幫忙加註狗貓的數量,這是第一條路。第二個就是剛剛台北市的雙軌制,我寵登有伺服器,戶役政也有伺服器,但我互相界接互通,但不是真的把他放在戶籍謄本裡面,那怎麼做呢?戶籍法裡面,開宗明義講的,他只針對中華民國人民的戶籍,只有人民,沒有財產,沒有車子沒有房子,沒有其他的動物。假如這樣的話我養的豬也要登記了,我的車也要登記了。那車現在也是另外一個車籍管理。所以現在目前身分來講,他最重要。當然我也在思考怎麼突破,你的身分登記、初設登記跟遷徙登記以及分戶登記,跟出生地登記,當然,我為什麼畫這個,依其他法律所為登記,我在想,引這一條,是不是寵物就可以進去,那他們願不願意,那請問內政部,管戶籍的單位願不願意,依其他法律所為登記就是狂犬病登記或是我們的寵物登記放進去,就要他們願不願意,因為這是所謂的保留條款,那他願不願意把狗放到裡面?假如同意,行政院長同意,當然也可以,可是後面就有人力資源調配的問題了。

    你看看我們戶籍法是誰在辦?不是中央辦理,是地方政府的戶政事務所,他們的人力願不願意幫你做?怎麼做呢?我們動物醫院打完晶片以後,又到戶政上再去登記一次,因為他是戶籍嘛對不對,這樣就兩頭,當然也可以用電腦直接傳給他。兩種方法,一種是馬路一種是網路。這就是未來要走的。再來就是電腦系統可以互接,因為戶籍系統含電腦系統,所以我傳到電腦系統也可以,那現行的戶籍系統的確,系統、資料、格式由中央訂,所以你看有這麼多的機關,還有電腦的系統,以及中央的格式系統必須要重新界接、要改。所以有沒有難度?我想這個要請農委會去思考,他要不要走這條路?所以我們台北市的作法是雙軌制,兩個制度我們去界接,找到他搬家的地方,但是有個盲點就是說我們台北市只管台北市,我一到外縣市我也沒辦法知道,也沒辦法界接。假如全部都是這樣做,我就可以做得到,我的狗搬到新北市我也可以知道,所以你看我怎麼做?批查以後,我可以訂出(寵物的)戶籍謄本放在人的戶籍謄本裡面,夾在一起,就是放入了。Ok,然後就是可行性,我們現在己應做出來,這個樣子就是模擬。所以結論就是說,我們現在可以用戶籍批查修正甚至產生寵物的戶籍謄本,跟人的戶籍謄本放在一起,那當然是不是要列入戶口普查,這是另外一個政策的決定,因為那需要經費跟很多的人力,這是另外一種說法。所以,可以用這兩種方法來解決。今天很簡單報告到這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