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 #2半野放犬的多元管理策略

第一場

講題:半野放犬的多元管理策略

講師:劉必揚 (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股長股長)

    在做ppt的時候,我有點懷疑自己為什麼一個月前答應了吳老師,呵呵。畢竟宜蘭在這一塊算是還蠻偏遠的地方,好,那在這現場應該有一些我們之前所認識的人,那我們今天僅就宜蘭縣在這一陣子開始的轉變,誠如剛剛主持人所講的關水龍頭計畫,當時就是我們所喊出來的關水龍頭計畫,這是一個轉變的開始,那我想今天應該大家對於流浪狗的減少,或是不想要讓牠再…或是不希望外面繼續有這麼多的流浪狗,因為流浪狗產生的問題才有這些共同的努力,我想我就把今天把大家的目的定位在這裡。

   那我先就宜蘭的地形,宜蘭它其實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四周是比較封閉的地形,主要其實真的會這樣子做的話,也是考慮它的地形,流浪狗牠往北往南,都侷限在一個地方。那我們從過去開始講,不過這個政策到現在都還是…宜蘭縣的捕犬業務還是由清潔隊捕捉,那,可是主管單位是在農業處,就是防疫所這邊,那其實這個是我們在執行上有點困擾的地方。

   那在過去的時候,其實也是緊守著農委會,或是各個縣政府一貫的捕捉、絕育補助,當初的絕育補助是沒有對象的,對象是只要是肯帶去動物醫院申請絕育補助,目標有可能是名種犬、混種犬或各類的犬隻,那數量可能是少少的,一年可能三百隻左右,因為錢用完了。再來是一直在做教育宣導,我們從很早開始就一直在跑,我很喜歡跟小朋友講話,我們要看卡通,才跟他們有一樣的語言,那就像我跟大家要有一樣的語言的話,應該是絕育這塊,送養,感覺大家都很希望送養,可是送養這一塊還遇到很多挫折,那絕育這一塊似乎是大家的語言。這是我們之前所做的,那這是之前我們看到外面的流浪犬聚集的情形、捕捉的情形。

   那在這幾年裡面,其實經過剛剛那四種做法,那我們觀察這四年捕捉的頭數,以流浪狗來講都是在3500隻左右,送養的隻數也不是很多。那我想到了102年11月29號這個十二夜的紀錄片,似乎對於整個社會對流浪狗產生一個很大的…算是化學反應,忽然間大家對這塊議題,昨天看維基百科,大眾對公立收容所產生很大的敵意甚至造成今年收容所的女獸醫自殺,十二夜這個似讓社會對流浪狗這塊有比較大的感受或感覺,認為說流浪狗抓走了,那牠的下場會是怎麼樣的會開始有想法。

   於是我們在這個時候,也剛好我們防疫所導入新的所長,他開始接受這些新的資訊,還有剛剛講到的關水龍頭計畫。那最主要就是四個字啦,我們想要「收支平衡」,那收支平衡用這個收容所的圖來解說,其實收容所它有三個步驟,一個入所,一個收容,一個出所,那簡單講就是「把收容數減少、送養數增加」,如果公立收容所裡面的收容數它是維持恆定的時候,其實就是達到零安樂死,就是呼應我們明年度的零安樂死,我只要養這些,然後送出去就好了,那我們根本就不用執行安樂死這一塊。

   於是,在這個時期,我們就採用這個剛剛講的大家的共同語言—擴大絕育,那這裡面包含了三合一計畫、TNVR計畫,這在103年年底,跟吳老師以及現場的鄭老師還有跟湖光的團隊一起做,那另外還有教育宣導、送養。

   那另外,考慮到一百零六年的元月,收容所不能因為收容超過12天予以安樂死這一塊,那我們急需將捕犬業務回歸,因為現在…剛剛講到,現行收容所野犬捕捉的分工在最基層是清潔隊,那把抓狗的任務交給清潔隊會遇到什麼樣的情形呢?其實白天班清潔隊的工作主要是除草、清除水溝等等各項工作,有空才被分配到做捕犬的工作,再來他們的工具只分配到捕捉棒、捕犬網,進步一點有誘犬籠,如果他們肯用的話,那他們久久才…,他們甚至都不認識這些動物的習性,盡管每年都有人道捕犬的訓練。

   可能在很鄉下、很基層的所要面對的其實是不想養繼續養狗的民眾,以至於我們收容所很多都是乖狗、很多都是有項圈的狗、很多都是一波一波人家捧過來的小狗,那清潔隊只負責出去帶牠們回來,有交代,那對於源頭的減少,似乎欠缺很大一點,不是一點點。

   這是投入絕育工作,這是我兩個小孩,他們也投入絕育工作,其實沒有啦,說真的,我在一百零二年以前,我的本職是獸醫師,我雖然是獸醫師,但獸醫師不是每個人都會做犬、貓的結紮,獸醫師也不是每個人每一種動物都會,我的專長是在經濟動物的病理,那可能治療疾病、使用抗生素很厲害,或是對於細菌很了解,可是絕育我不會,那為了這個共同的語言,我就開始學習絕育,那這是假日帶著我的小孩子,他們覺得很有趣。

   講一個笑話,我們家狗狗的蛋蛋是我幫牠結紮掉,可是我女兒很棒、很厲害,那就拿著兩顆蛋蛋給她阿嬤看,說:阿嬤妳看這是我家狗狗的蛋蛋,全家都跑來跑去,她很勇敢,那這小的比較害怕一點。

   那這是一起做的。

   那這是我們持續做的宣導的動作,那我們開放民眾…,這是同學到我們這邊做服務學習,甚至大學生,甚至去年我們有做一個行動劇,到各個學校演出,那我們有做成光碟,那可以發送,那宜蘭縣就是很窮,那窮,窮則變,變則通,那我們往往都是用最少的錢,可以做出比較多的事情,當然可能在精緻度就不大夠,可是總是會發揮些創意才可以再繼續。

   那這是送養的工作。

   那也因為這樣的投入,那收容量開始減少,從剛開始3500隻,這兩年間就陸續減少了,那我們因為在這個之間…,剛講說是不是十二夜起的化學變化?還有清潔隊的怠惰,因為抓狗還是在清潔隊裡面,阿不過有差的是我們投入了絕育,那這是大家共同的語言。

   那這是用圖表來解釋,那這是我們最希望的目標,就是收支平衡,平衡的時候,那大家都收容量減少了,那這一塊對於動物保護,或是動物福利的這一塊才會有提升。

   那講到這個,這是我們剛剛宜蘭,我們用很短的時間講宜蘭四、五年來的經驗。

   那接下來就稍微做一點結語,做這些工作我們需要整合愛心人士、愛心餵養人士的力量,因為大家可能對於公部門,或是我們從媒體啦、各種管道可以看到公部門跟愛心人士往往是對立的,或是公部門剛跟鄭老師在講,公部門需要有熱情,那公部門—我最好抵擋大家的一句話就是:公務員依法行政,那其實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線,那要不要做?可是現在就是超過法律大家要不要做這一塊,那至少宜蘭在這幾年有願意做,那我們先整合愛心餵養人士,把以往這些衝突的力量,整合成,一個目標嘛,那大家在拉扯並不容易往前,我們把它整合變成往同一個方向的力量,那說真的也不是那麼容易喔,哪一個公務員考試進來要在中間當磨合或是整合的角色?很不幸的我投入了,我電話很多,每天早上來上班我就是接電話,跟愛心媽媽接電話、跟抓狗人士接電話、跟村長接電話等等…,那等一下會有一個上個禮拜三星鄉的一個動保案件,那我們希望的是,能夠把流浪犬的捕捉回歸動物保護業務,宜蘭縣阿,雖然六都,雖然看報章報導全台灣只剩下七個還八個縣市沒有回歸,但都是鄉下非六都的縣市,那我們還蠻希望能夠回歸,第一個捕犬效能提升,抓狗抓簡單的不厲害,要抓很難的、會生的才厲害,那其實他們在執行捕犬的時候,很多狀況不需要親自去抓狗,他跟養狗人溝通,或是會產生問題的狗的主人這邊進行溝通,溝通、拜託你或是說服你,其實我們台灣人,見面三分情啦,見面跟他講就有機會,我有兩位動物保護計畫人員,我說他們是我的「捕安隊」,為什麼?剛說把「拔河的力量」轉變成「馬車的力量」的時候,沒有人要去承擔這個,所以我的兩位捕犬人員是我的捕安隊,因為他就坐在我的旁邊,因為我的其他同仁不大想touch這一塊,所以這些抓狗的case、愛心媽媽的case,幾乎都是我在溝通比較多,所以哪裡有狗要抓、哪裡要協調,直接由我下指令,或是他們跟我溝通看接下來怎麼辦。

   那他們出去可以兼具動檢員的身分,抓狗不見得只是抓狗,因為藉由剛剛溝通的過程,恩威並重,他願意配合,我就幫牠們帶去絕育,他們不願意配合,那就是寫單子,或是開稽查單等等。

   那這是最好的部分,野外的一群小狗,牠們已經差不多可以捕捉了,那這是直接配合愛心媽媽,她們肯餵,那這種狀況我們去的話抓不到,一定要配合愛心媽媽去,才抓得到、才容易抓吼,那當然還可能配合比較大型的圍一片這個,這個是我們的同仁,他很厲害,他除了剛剛那兩個身分,動物管制的身分還有動檢員的身分以外,他還可以變成愛心媽媽模式,他變成愛心媽媽模式的時候,他固定餵養這一群,那配合這些圍片,那這是後來比較人道的捕犬,而且比較有效率的圍片,或是我們利用吹箭,把特定的野狗,或是人家通報的有問題的狗移除,那移除是帶去絕育。

   另外一個,是增加絕育量,那這在宜蘭可能真的比較缺乏,湖光傻傻的在宜蘭開一個分院,這是一個很虧錢的動作,當初他肯投入做這種下鄉絕育,說真的這是觸發我們肯繼續做的原因,前幾天天氣很熱,或是這幾天天氣很熱,大家肯下去做、肯下去協助,他們平常一到五都還要上班,他們要到全台灣去幫忙做下鄉做結紮,那我們在一百零二年的年底到現在,都一直跟他們保持一個蠻好的互動,這樣講起來好像在吃湖光的豆腐。

   那是湖光團隊下鄉,那包括我們也練好自己去做,這不是湖光團隊,這是宜蘭防疫所團隊,那當然是少少做一場,我們去到宜蘭最南邊的澳花村,那有愛心人士跟我們聯絡,因為在我們某一次南澳的下鄉結紮只做了30隻不到,那有一個人說他可以號召他們村的二、三十隻,然後...就去了,那我們就自己做,當然做得比較慢,就不敢跟林師父炫耀、臭屁,不過看起來還蠻像一回事的,那這一場,上班去到那邊11點,做到結束4、5點,4點多回去,中間做了32隻..,這也是我們很有自信,因為這個我們…說來慚愧啦,做了兩、三場了還拿出來講那麼大聲,不過我們可以這樣做,只是還找不到肯…,因為在宜蘭在比較後面…,台灣雖小,但地方的民情不太一樣,每一個人的熱情程度不一樣,我遇過台南的華山,人超好、大家都熱情,什麼都可以自己來,甚至可以幫政府單位做,在宜蘭大家都很畏縮,我有一張照片不敢拿出來,那個陰屍路的劇照有沒有,愛心媽媽們就像隔著柵欄伸出手的殭屍,一直想要把你拉下水,而且真的有好幾個人被拉下水。

   維持熱情,剛講到維持熱情很重要,這是我們8/18,在我們縣長、副縣長、秘書長的三長會議他們裁示一個…,還真的維持熱情很重要,不要一直把依法行政掛在嘴巴講,依法行政是做最低限度的服務,那你可不可以進一步的繼續…對這個目標繼續做下去,那這個是維持熱情。

   談一下收容所的狀況,其實103年以前,維持一個很不錯、很舒服的一個狗的福利的狀態,可是為了因應零安樂死以後,103年以後,收容量超過一倍以上,那其實間接造成狗的吵鬧、受傷、吃得不夠、狗的狀況不好等等的,不只自己的這樣子,外面也會這樣子,阿最後會造成怎麼樣?最後會造成這樣子…很多人待不住,如果在各個防疫所來講…全台各防疫所來講,這個工作…最曬的工作,新人才先丟到這個工作裡面來。

   好,剛講到那邊,之前好像都講好的,就是收容量下降阿、收容量增加阿等等,其實在執行這些的過程我們面臨到一些挑戰,第一個就是這些流浪狗,以公部門來講,好不容易抓到了,為什麼抓到還要放回去?剛跟課長講,抓到一隻不是少一隻,抓到一隻是還是維持一隻,可是我們希望是以後少很多隻,那還可以慢慢跟牠當個朋友。

   用這個圖來跟大家解釋一下,以鄉下地區,可能在都會區的這個地方可能是發生在河邊的高灘地啦,那在鄉下地區可以發生在有三個區域,家犬、半野放家犬、流浪犬,那家犬的話有可能去跟半野放家犬,半野放家犬應該不用多做解釋,大家知道它的意思,那半野放家犬那會再跟更外面的流浪犬混雜產生小BABY,那以現在的策略--三合一的計畫,是在做半野放家犬跟家犬,甚至減少半野放家犬跟流浪犬產生小BABY的機會,那另外,TNR的目的,是可以跟愛心媽媽配合把外面的這些野犬做絕育,再更減少產生更外圍的小baby的機會,不過挑戰的是…做這些大家都很認同,包括我猜現在在場關心的人都會很認同,可是,像我這兩個月來,面對村長的壓力,他媽媽的村長齁,他那邊被回放最多,那村長打電話跟我們說這樣講,或是看到台中荔枝園咬傷小孩的那個,他在他的臉書發表說,我們這邊的狗被丟很多,然後造成大家的注意,甚至民意代表的注意,那也是齁…一般民眾,因為我們現在談論的流浪狗的議題,在我的認為是一個道德的問題,事不關己的人在道德的部分是覺得道德愈高愈好,當然啦,道德要高,可是真的關係到自己的時候,所以這個不是實線,這個是虛線喔,好的時候就OK,不好的時候就給它反推回去齁,那一般民眾都不喜歡跟…互動,不一定齁,他的共同話題的時候可以一起很討厭,那當然愛狗人士跟不喜歡狗的人士,在這邊的溝通就會有困難,又講到見面三分情的部分,我們人與人…好像大家,是我們在接到通報的時候,跟你講…你千萬不可以跟我說是我報的,因為我就是他的鄰居,我住在他的隔壁,你不可以跟他說我的名字,不然我們見面鄰居怎麼辦,那時候跟誰講?跟政府講,那我依法行政,我們要怎麼辦,那就是該採取的策略,那這是不是能夠用法律來定齁,我覺得法律越越細,那就遵守愈多,有可能漏洞也愈多,那我們政府單位…,所以講到這裡,政府單位的角色…我們是動物保護法的執行者,我們是捕犬的權責單位、流浪動物的收容,同時我們要推廣絕育,精確捕捉的話…我們現在想要….應該是說…很希望朝這個發展,可能就需要人力還有這證明(??-30:30)中的需求,當然大家都把這個講得很高,或是直接掛在嘴邊,不管有沒有做就把這個先講了齁,來取得大家的認同,那這一塊是我感覺比較灰色的地帶,那這個縫隙裡面的草…,講到這個就是前一陣子,農委會在做問卷調查對於修法…對於精確捕捉的修法,或是某一些法律的規定是不是要把這些東西入法,或是定義的那麼明確,結果我怎麼看都不想要讓它這麼明確吼,這樣…基於剛剛執行上的困難,還希望…我們能夠在這夾縫中游離的齁,因為有些真的…,大家看法不同,有些真的還需要稍微做調整。

   那其實今天的主題是半野放家犬的飼主責任,後來才是多元策略啦,那其實飼主責任也不用講,很簡單動物保護法第5條的一般保護、第20、21條的寵物管理就有了,再怎麼樣…最基本的法律就已經規定了,沒什麼好說的了,因為那是最底線了。

   那最後我用這個做結語,這是我們上禮拜愛犬招公所,當天已經火化,我用不同顏色的框框代表不同的問題,第一個是他有打晶片,他很守規定,他跟牠形影不離,可是牠在外面遊蕩的時候被抓走了,那這個在鄉下是半野放家犬,那又沒有絕育,他形影不離,可是會放出去在外面上大小便,他如果沒有結紮,或是沒有絕育,牠就是去外面播種,牠十五歲或十六歲可能就不行了吼,好他說牠在這個社區,藍色這一塊,牠在這個社區大家都認識牠,可是還是會被舉報,也是齁剛剛講的,我們如果回放的時候是不是能考慮大家的接受度,這麼緊密的社區關聯呢都會被舉報,那當然它這個過程我都有參與,包括他們的調節委員會我都有參與,那我們社會是這麼…大家講的很大聲,可是真的入到我們法律面的時候,我們去執行的時候,還是有一些衝突或是有一些可以議論的齁,那最明確的是,我們這個公所對於捕捉的態度其實還是很欠缺的吼,每年都去辦人道捕犬的訓練,那這個最簡單的捕犬作業規範都沒有遵守。

   結語啦吼,這個好像可以用到很多地方,我們做了這麼多,可是這一塊木桶…做了這麼多把這一塊木桶補齊了,可是有一個漏洞讓它繼續漏水,這一塊還是做不起來,經由這種大家討論的機會,或是…還蠻希望有這樣多元的…大家發表意見或是溝通的機會,那不是一面倒的一些說法或是講法,剛剛在車上聽到一位歌手叫做…,未來他要發的專輯…叫狐狸精,就是他看到網路上不當的發言造成某一個藝人的自殺,所以他用這個寫一首叫狐狸精的什麼…未來…還沒有發,他先在廣播上面唱,那,不是用這樣,其實用公開,大家以開放的心胸,用這樣的態度來處理這樣的事情,那以上是我今天的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