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動物園]處理傷病野生動物原則─以特生中心動物急救站為例

 

講題:處理傷病野生動物原則─以特生中心動物急救站為例講題:處理傷病野生動物原則─以特生中心動物急救站為例


講師:詹芳澤/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副研究員

 

謝謝主辦單位,讓我有機會介紹自己的工作,這個工作做了快要二十年,有時候覺得滿辛苦的,辛苦的時候是有些不如意的時候,順暢的時候也會非常快樂,工作時如果可以搭配順逆、順逆可以走了二十年,這樣的人生,回顧起來也是滿好玩。野生動物救傷的工作,遇到的都是動物的生命,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我們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急救站怎麼面對、處理這些野生動物,還有主要案例分享。

內容大綱會有案例、SOP分享,處理傷病野生動物的代價。這些動物有些沒辦法回到野外去的時候,我們要怎麼面對牠,會回到人道處理部分,當妳們遇到傷病野生動物時,要找誰、哪一些單位。我是特有生物保育中心的員工,這是我們的急救站,小小的,關了十八位員工,我們員工所有工作,目的和希望究是這些傷病野生動物可以回到大自然,回到大自然的工作有哪一些呢?

接下來是案例分享,好幾年前,有個民眾帶了桶子來,桶子裡裝了一隻亞成年的猴子,牠在塑膠桶中都不動,稍微處理牠時也都不動,發現開始喘。剃毛處理、傷口處理乾淨後,發現背部破洞比想像大、胸部漏氣,衛生紙放在傷口前,隨著呼吸會動,這意味著胸腔和外面是通著的,依照送來的人,我們推估是被野狗所咬傷,但無法確認為什麼會咬傷。手術縫合之後,猴子還是無法站起來,住在氧氣防住了好幾天,之後四肢還是不靈活,獸醫師啟動了另外一個機制,請外面中醫師做針灸治療,很神奇,針灸完就開始動了,傳統的針灸療法對動物來講有不錯的療效,猴子在處理過往在健康之後就會相當活潑,恢復後會翻東翻西,活力越來越強,越來越大的空間,最後再來野放,這是猴子的案例。

第二的例子是大官鷲,這隻大官鷲與我們滿有淵源,牠是第二次來到特生中心,被獵槍打到一邊翅膀斷掉。幫牠打骨釘、手術,在小空間療養、訓練牠。每一隻動物不是醫好就可以馬上出院,門打開、把牠丟出去,需要療養、訓練的時間,還需要做障礙訓練,經過野放評估,觀察飛翔時翅膀會不會斜一邊飛不好、腳擺的位置,牠停棲架停得好不好,這些都是我們需要評估的指標,最後才野放。

第三個是石虎,幼年動物都非常吸引人,石虎小隻時,許多人都覺得太萌了,長大後,未來你如何為牠安排?目標是什麼?重返大自然除了要照顧營養之外,還要讓牠適應野外的生活,野外的生活需要大的空間,如果是幼年動物,人要帶著牠打獵,種種因應的活動,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特有生物保育急救站處理傷病動物有一個SOP,動物處理種類非常多,詳細檢查、治療過後,復原後適合野放的動物,一定朝野放方向走,但是不適合野放的動物,可能要做人道處理,如果送收容都沒有地方收容,展示也沒地方去的時候,可能會把這隻動物人道處理,死亡動物會做成標本或是研究。

102年狂犬病,也是我們死亡的病例,確定狂犬病的案例在台灣再次發生。救助傷病野生動物的代價,簡單評估、統計過,這幾項問題,由這表向大家說明,每隻動物處理天數平均47天,處理費用三萬多塊;死亡動物平均處理14天,處理費用一萬多塊;野放動物處理天數平均63天,處理費用四萬多塊。費用怎麼計算?依照獸醫師公會、中興大學的收費標準,把相關處理費用都算出來,我們102年模擬可以收入是一千八百多萬經費,但實際上我們沒有這麼多經費。

我們預計可以收一千八百多萬經費,但是急救站有十幾個計畫,真正的公務預算可能只有五、六百萬。如果動物無法野放,我們一直將牠養下來,或是傷重的動物,我們怎麼處理牠?我們急救站目前的政策、策略與方向,都是盡量不飼養野生動物,除非這隻有野放、教育目的才會將牠留下來。這隻是隻飛鼠,牠被高壓電電到,四隻腳都被電得焦黑,牠遭遇到嚴重的疼痛與緊迫,如果這隻動物嚴重的疾病或是沒辦法治癒,一定處在疼痛、焦慮的情況下,獸醫師們可能會考慮做人道處理,如果看到類似的案例就會做人道處理。

動物一旦確定有狂犬病的臨床症狀時是無法治療,一看到幼獾有臨床症狀時會即時做處理。

還有比較慘的是蛇,這季節常常會有蛇跑到家裡,消防隊員抓蛇時往往會二次性傷害,皮綻肉開,療養時間常常到半年到一年時間,甚至無法完全治癒。另外是不當飼養,民眾將領角鴞幼鳥養在家裡面,自行到超市買雞胸肉給牠吃,方便又好餵,結果兩個禮拜,身體過重、身體鈣太少,體重壓斷了骨頭,不僅僅有外型問題,體內嚴重鈣磷不平衡,生命遭受危害,幾乎也是沒辦法留下的動物。野生動物急救站因為養了這麼多動物,所以養了這麼多人。因為我們有動物,所以有這麼多人來工作。動物有哺乳動物、鳥類,鳥類數量最多,近年來約每年六百多隻,平均一隻就要花費兩三萬塊,大家往回推,心中會比較有概念。

我們野生動物急救站還有做哪些工作?我們最主要的工作除了救援醫療外,還有醫學的研究。保種,就是這個數量非常少,但動物留下來後做保種復育。還有做

生命教育推廣活動,在特生中心這邊,引進國外救援教育概念,讓這些沒辦法野放動物怎麼在人為環境之下,延伸生命價值,需要經過訓練讓動物熟悉人的環境,不會畏懼訪客,也可以在過程中,讓民眾近距離觀察到科普的現象、傳遞科普知識。

99年時我們也跟宗教團體合作,進行傷癒野生動物放生計畫,宗教團體很期待有更多放生的機會,第一時間,我認為這是很可行的,雖然一開始放的數量很少,每次都一隻、兩隻,他們一開始合作時,也感覺非常少,但是慢慢地,團體知道我們的用意,知道為了生態著想不能用傳統的方式在放生,直到現在都有在執行。102年狂犬病計畫,其實民國90幾年就有狂犬病的發生,只是當時沒有監測出來,還有烏龜收容計畫。

發現傷病野生動物時該找誰?需要緊急救助時,可以就近找動物醫院協助,很多動物醫院會拒絕,但可以嘗試看看,第一線負責單位是當地的縣市政府,可是野生動物救傷還是非常弱勢有很多狀況,時常被推來推去,急救站時常會被打爆,抱怨縣市政府處理不力,或是你們公務人員一直在推託,所以這個工作,我們不知道怎麼去做才能突破困境,還是需要社會資源才有辦法處理,不管怎樣,第一線處理的縣市政府,可能會委託動保所各地鳥會、動物醫院來處理,如果沒辦法處理才會轉送林務局的收容中心,我們也算林務局收容中心的體系,如果你們願意送南投縣集集鎮,上班時間我們一定會收。

除此之外,現在google大神和粉絲大神都很厲害,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上網聯繫,我們沒有辦法即時伸手救援全台灣動物,但是都會協助電話進來時,適時的處理

、引導動物送到該去的單位。野生動物急救站將有新基地要完成,在國內能走這邊,對我來講是異數,政府單位其實不會重視野生動物救援工作,但為什麼還會投注經費?最主要是狂犬病的關係,政府需要我們處理野生動物疾病相關問題,不管怎樣,野生動物也是動物的一環,國人對野生動物越來越重視,也是社會進步、提升的象徵,未來如果大家關心野生動物,可以加入我們的團隊,謝謝大家!